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一章 搞错生日

发布时间:2021-10-15 08:24:09

金霁月用四个板凳拼在一起了一张小床,又将自己宿舍的被褥拿来铺好。不论关孑笃怎么说,她都不去上铺短暂休息,也不愿回自己房间。夜已深。虚弱无力的关孑笃早以步入睡眠。金霁月睡得并不很踏实。恍惚间中,她总感觉有个白色西装的身影,在自己周围晃悠。那个人有着关孑笃像无论关孑笃怎么说,她都不去上铺休息,也不肯回自己房间。。

>>>《黑光噬昼》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 搞错生日》精选

金霁月用四个板凳拼成了一张小床,又将自己宿舍的被褥拿来铺好。

无论关孑笃怎么说,她都不去上铺休息,也不肯回自己房间。

夜已深。

虚弱的关孑笃早已进入睡眠。

金霁月睡得并不踏实。

恍惚中,她总感觉有个白色西装的身影,在自己周围晃荡。

那个人有着关孑笃一样修长的身材,可是他带着面具,自己看不清。

不会的。

关孑笃在床上睡觉呢。

可是这个白色西装男一点点靠近她,从空中俯瞰着她。

似乎还有一分米,他那巨大扭曲的脸,就要将金霁月给吃了。

“啊————”巨大的尖叫声,将金霁月从噩梦里惊醒。

与此同时,关孑笃、睡在隔壁的尤也和游洛也从床上惊坐起来。

只有娄枯艾仍然在打呼噜。

关孑笃赶紧抽掉手上的细针,来到金霁月身边。

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尤也和游洛一进门就问:“出什么事了?”

关孑笃摸了摸金霁月的额头:“她做噩梦了。”

“我又梦到那个白色西装男了···”金霁月脸上仍然充满着惊恐:“我梦到关孑笃就是那个白色西装男,我梦到他要杀了我····”

听到此话,关孑笃赶紧拉住金霁月的手:“那不是我。我怎么会伤害你?”

尤也坐下来,拉住金霁月另一只手:“我们都在这儿,你不用怕。”

“你没经历过,你不懂。”金霁月声音呜咽,颤抖。

“明天我陪你去看学校的心理医生吧。”游洛说:“你会好起来的。”

“我不去。”金霁月说:“方迪里说,只要我明天休息好,后天就可以给关孑笃疗伤了。”

“可你心里的伤,谁医?“游洛冷静地问。

“我医!”尤也高声说:“月月,你什么事都可以跟我说。我虽然不一定懂,但我一定是个好的倾听者。有些心病啊,说着说着就消失了。”

“也好。”游洛说:“也许对朋友,你更能敞开心扉。如果你愿意,也可以随时找我。”

“谢谢你们。不过是个噩梦而已。我现在心里想的,就是把关孑笃的本色光脉给恢复过来。其他的,我没有时间去想。”金霁月说。

终于等到星期三。

这两天金霁月虽然没做什么,但一直陪在关孑笃身边。

看着他···

那个白西装男也不断侵入她的梦境,成为一个她不愿意说的梦魇。

“来吧。”金霁月坐在关孑笃身后。

两人闭上双眼。

金霁月稳定地将金色暖光补给到关孑笃身体各处。

一种久违且熟悉的暖流,回道关孑笃身上。

加上他这几日,每天都在吃生长剂。

这暖光很快被吸收进体内。

转眼三天过去,关孑笃已经恢复如初。

周五下午,尤也他们都请了假。

说好的去关孑笃宿舍庆祝。

游洛迟到了。

几人只好叽叽喳喳讨论起明天去哪儿玩。

敲门声。

“游洛?”关孑笃隔着门问。

“是我。”是游洛沉稳的声音。

关孑笃打开门,只见游洛手里捧着一个生日蛋糕。

上面亮着足足14根蜡烛。

“生日快乐。”游洛露出难得的笑容:“许个愿吧!”

“别,别让他们看到。”关孑笃慌张的说。

游洛一脸不知所措。

“小笃,怎么还不让游洛进来?”金霁月跑到门口去。

关孑笃皱着眉头,将脸偏到一边去,给游洛使了一个眼色:“游大少爷,您记错勒!金霁月的生日是下个月初一!”

说完赶紧连人带蛋糕给请进来。

游洛早已明白,只好装糊涂说:“月月,我记错了,我以为你今天生日···”

“没事儿!那我就提前过了算了!”金霁月笑容满面地说:“正好,祝贺关孑笃康复——”

尤也应景喊道:“快许愿!”

金霁月双手合十:希望关孑笃一生再也无病无痛,希望在场各位都能平安!

“我许好了,大家一起帮我吹蜡烛。”金霁月招呼大家靠前。

五人一起吹尽了14根蜡烛,烛光映照着五张稚气未脱的笑脸。

五人一边吃着蛋糕,一边聊着这几日的惊心动魄。

笑声不断。

月亮悄悄爬高。

“月月,今天你总算能睡个好觉了。”关孑笃用纸巾擦掉金霁月嘴角的蛋糕屑。

“嗯。那你也是。好好睡觉。晚安。”金霁月说完就回房了。

屋内只剩下游洛、关孑笃二人。

“他们都不知道我11月初一的生日!”关孑笃急着说,但不好意思责备。

“我不知道他们不知道。”游洛回答。

“无所谓了。还好你聪明,圆过来了。”关孑笃松了一口一气。

“生日是什么大秘密吗?为何不让大家一起为你庆祝?”游洛问。

说实在的,游洛心里还有点委屈。

明明自己是为他庆生,没得到表扬不算,现在还被责怪。

“哦对,你不知道。”关孑笃拍拍自己脑袋:“我应该早点就告诉你的。”

“是什么事?”游洛问。

“你知道我喊金霁月叫月月姐吗?”关孑笃盯着游洛的眼睛问。

“月月姐——?”游洛突然会意:“你比金霁月大一个月?”

“对啦!”关孑笃两手一拍:“就这原因。其实我应该叫她…月月妹妹。”

游洛表情又恢复到平淡:“不是什么大事,以后我不再给你庆生便是。”

“生日什么的,我不在乎,只要不戳破这层姐弟关系,就什么都好。”关孑笃看着外面的月亮,真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