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章 愚蠢之人

发布时间:2021-10-15 08:24:06

关孑笃宿舍。早晨6点。砰砰砰——(敲敲门声)“谁?”金霁月隔着门问。“是我。方迪里老师。”一个冷峻的男声。金霁月开了门。“快。把你爷爷给你的玻璃罩拿出。”方迪里将自己的文件袋,随手放到关孑笃的书桌上。金霁月赶快跑去浴室里,把玻璃罩拿了出。早上6点。。

>>>《黑光噬昼》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愚蠢之人》精选

关孑笃宿舍。

早上6点。

砰砰砰——

(敲门声)

“谁?”金霁月隔着门问。

“是我。方迪里老师。”一个冷峻的男声。

金霁月开了门。

“快。把你爷爷给你的玻璃罩拿出来。”方迪里将自己的文件袋,顺手放在关孑笃的书桌上。

金霁月赶紧跑到浴室里,把玻璃罩拿了出来。

因为浴室里有夜灯。

白昼光杀伤力非常强。

只有纯黑之光能抵挡得住。

金色暖光太娇弱。

“我还要赶着去上早自习,所以我们要快。”方迪里说着,好像是她要做一个非常熟练的小手术。

“好。”金霁月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双腿盘坐。对。直接坐地上。管他干不干净。”方迪里搭着金霁月的肩膀,把她压坐地上去。

金霁月盘膝,坐着平息自己的气脉。

放迪里面对着她,一屁股坐下来,抬起金霁月的双手。

两人双手掌心相对,都安静地闭上了双眼。

很快,那一段金色暖光的光脉,顶开了玻璃罩,被两人的气脉吸引到手掌的上方。

“准备好了?”方迪里老师不等金霁月回应,一股由强大的光脉形成的推力,将这根暖金光脉推到金霁月的胸口。

方迪里是个做事干脆利落的人,他不喜欢玩花招,不喜欢拖泥带水。

说干就干。

他仿佛没有看到,金霁月被光脉冲击得扭曲变形的脸。又一个推掌,这根暖金光脉准确无误地冲进了金霁月的心房。

方迪里站起身来,看了看手表6点过十分。

“还是迟了些。”他穿上皮鞋,头也不回的说道:“好好休息一两天。”

门被关上了。

金霁月仍坐在地上,完全无法动弹。

她感觉自己心脏处的皮肤,都已经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穿透、打断。

她伸手摸了摸胸口的位置——是血···

很快血凝固了。

可是她的心脏,却好像被一根重剑穿透,而且这根箭还在不断往外延伸。

暖金之光,却迟迟没有在自己身周浮起。

金霁月捂住巨痛无比的胸口,给方迪里打了VR电话。

“什么事?”方迪里身后,是学生早读的声音。

“方老师···我快不行了···暖光在我体内熄灭了···你能来看看我吗?”金霁月声音里不仅有哀求,还有害怕。

“正常反应。过几个小时就好了。”说完,方迪里挂了电话。

转过身去,他还得抓那些假读的蠢蛋呢。

金霁月此刻害怕极了。

我可以把命交给他····

金霁月一直用爷爷这句话来安慰自己:一定会没事的··会没事的··

金霁月在疼痛中,睡了过去。

等到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八点。

阿笃该吃药了。

金霁月捂住胸口,死命地站起来。

她突然发现,自己周身竟然浮起一道金光。

我成功了!

巨大的喜悦蔓延至金霁月全身。

虽然她的血脉仍在被一丝一丝撑开。

可是,一想到是金色暖光正在体内流动,以适应她的身体。她就瞬间觉得不痛了。

不仅不痛,还很爽。

金霁月轻轻一跃,跳到顾归琛的床上。

她将手里的药丸喂到关孑笃嘴里,又让他喝了一口水。

照例她用手捂住他的嘴,不让药被吐出来。

金色暖光输光吊瓶,仍然一点一滴地将金色暖光输入关孑笃身体。

太慢了。

而关孑笃体内的光脉却已经是千疮百孔,正在以补给瓶无法比拟的速度,飞速消散着。

不行。

等不了了。

金霁月将关孑笃的身子抬起:“阿笃,坐直了。”

“月月,你想干什么?”关孑笃的声音仍是虚弱。

“我不想干什么。我想救你的命。”

说完,金霁月将自己体内刚刚生长起来的金色暖光,攀缘至黑光上,并以黑光的速度,推送到关孑笃的光脉之上。

这吊瓶的输光速度,怎么比得上黑光的速度呢。

加上关孑笃身体内,本来就有黑光的存在,并不会对金霁月的侵入产生排斥反应。

很快,关孑笃的嘴唇上起了颜色。

可是,金霁月的嘴唇却泛白了。

她脸上冒出豆子大的汗珠····

等她睁开眼时,只有一块天花板。

她在关孑笃床上!被子被盖得整整齐齐。

可关孑笃人呢?

床下串来关孑笃的声音:“真的没事吗?”

“放心。”这是方迪里的声音:“谁让她不听我话,我都说了至少要等个一两天。还好你发现及时,如果她还不停下,体内好不容易植入进去的暖金光脉,就被她折腾死了。前功尽弃!”

金霁月赶紧往被子里缩了缩。

我可不想被方老师发现,发现了准是一顿臭骂。

“谢谢方老师。她也是为了救我,才···”关孑笃低下头,要不是刚刚金霁月给他输入的暖金之光,恐怕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

“才自断生路?”方迪里的脸越来越严厉:“她真是我见过最愚蠢的人。害人害己!”

如果不会看在金德芬的面子上,碰到金霁月这样的人,方迪里会绕道走。

“她也是一片好心···”关孑笃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明天让她好好休息,别的什么都别做。”方迪里不耐烦地说:“你,继续吊光瓶,继续吃药,别的也什么都别做。不用怕自己的暖金光脉保不住。老师说的话,执行就好。没有把握的话,我也不会讲出口。”

“好。谢谢老师!”关孑笃把方迪里送到门口。

“嗯。”方迪里从鼻孔里发出个音,匆匆离开了。

“方老师好凶!”金霁月从床上爬下来。

“你没睡啊?”关孑笃望着金霁月。

这是这么多天,两个人第一次见到对方完好无损的样子。

金霁月鼻子一酸:“我不该让你冒那么大的风险。”

关孑笃看着金霁月一脸委屈的模样,好笑又心疼——才两天而已,她就瘦了好多。

关孑度捏紧拳头——

上前,将金霁月搂进怀里,头抵着她的肩膀上,闭上眼睛——我好想你···

金霁月无处安放的小手,只好顺势放在他的背上,用最小的力道拍着他的背,算是安慰。

因为不知道他全身的伤情如何,金霁月不敢下重手。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