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九章 良药苦口

发布时间:2021-10-15 08:24:04

“我,我也没内疚,我是受了委屈。”金霁月实话照实。“怎么会受了委屈?”金德芬热切地问。“我我以为,他造成伤害不了关孑笃。”金霁月解释道:“他们敢碰体内有青光的人。”“你我以为的,是真相吗?“金德芬语气平静,也没责备之意。“我明白错了。”金霁月又低头:““怎么会委屈?”金德芬关切地问。。

>>>《黑光噬昼》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良药苦口》精选

“我,我没有自责,我是委屈。”金霁月实话实说。

“怎么会委屈?”金德芬关切地问。

“我以为,他伤害不了关孑笃。”金霁月解释道:“他们不敢碰体内有黑光的人。”

“你以为的,就是真相吗?“金德芬语气平和,没有责怪之意。

“我知道错了。”金霁月低下头:“我判断失误。”

“你太相信自己了,而低估了敌人的实力。”金德芬说:“这会让你做出莽撞的决定。毕竟,就算是现在,连爷爷我都不知道对方的底细。”

“是啊,连爷爷都不知道的事,我却妄自行动。”金霁月反省道。

“不怪你。爷爷知道你是怕光脉被夺,爷爷受到影响。”金德芬说。

“嗯。”金霁月确实是这样想的。

“月月,关孑笃已经从医务室回来了。”金德芬说:“可是爷爷得外出一周。”

“去哪?”金霁月不想爷爷在这时候离开。

他可是学校的定海神针。

他走了,学校怎么办?

“爷爷自有爷爷的道理。”金德芬说。

也许他就是为学校发生的怪事而去开会之类的。

不过一周也太长了。

“那您不帮阿笃疗伤了?”金霁月现在心里满心愧疚,只想爷爷赶快给关孑笃生出一条金色光脉来。

“这也是爷爷要交代的。”金德芬转身拿起一个小玻璃罩,里面是一段暖金色的光脉。

“爷爷想,把这根暖金色光脉埋进你的身体,让它和你的本色光脉一起成长。”金德芬将玻璃罩交到金霁月手中。

“什么?”金霁月很惊讶:“种植?”

“对。一旦成功,你就拥有两条本色光脉了。”金德芬解释道:“这和吸收其他光脉,融合为自己的光脉,有着本质区别。”

“什么区别?”金霁月问。

“比如,关孑笃的本色光脉是暖金色,而他吸收的光脉是他母亲的,黑色光脉。如果有人对他有坏心,可以将那条黑色光脉,逼出体内。”金德芬顿了顿:“而金色的本色光脉,却始终不能被动摇,只能受伤或者死在体内。”

“所以,爷爷您是想要我拥有两条光脉,而且这两条光脉无法被逼出体外,是这样吗?”金霁月怕自己听错。

“是的。是这样。”金德芬说:“只不过,种植金色暖光,需要你吃点苦头。”

一想到自己拥有金色暖光光脉后,就能为关孑笃疗伤,她还怕什么苦!

刀山火海都可以下。

“爷爷很快就要去出差了。种植暖金光脉一事,我交给方迪里老师了。他会来帮你。”金德芬说。

看样子,爷爷很信任方迪里老师。

“他能行吗?”金霁月不敢把自己的命交给一个新来的老师。

而且,方迪里老师并不了解金霁月。

“我可以将自己的命放在方迪里老师手中。”金德芬说:“我还给你请了一周的假。方迪里老师种植需要两天,你用金色暖光去疗伤需要三天。也就是说,熬过这五天,你就轻松了。”

“爷爷,你周五就回来了是吗?”金霁月问道。

“爷爷周一回来,我已经跟顾归琛和离虹打过招呼了。周末不上课,带你们去时乜度好好玩玩。”金德芬戴上帽子,拿起自己的行李准备出门。

走了几步,他又返回来说:“这周,娄枯艾她们也会睡在教职工宿舍。如果晚自习后,游洛过来敲门,那是来给你和阿笃补课来了。最好不要拒绝吧。希望你期中考试能全科及格。爷爷知道有点难,但给自己一个小目标。万一成功了呢?”

说完,他终于笑容满面地走了出去:“月月,书架上都是你爱看的书。出门时记得锁门。爷爷走了!”

关孑笃宿舍。

五人组成员都挤在这里。

关孑笃身子很虚,躺在床上,手上全是针孔。

天花板上刮挂着足足十六瓶吊屏。

里面全都金色暖光。

需要人爬上爬下去换,十分不方便。

可这个宿舍虽然只有关孑笃一个人住,但却是上床下铺。所有的生活起居都在这个狭小的空间。

其他地方反倒是空着。

这些地方成了金霁月他们开会的地方。

“这是他的药。”尤也抱着一个桶,里面全是药盒。

“不是有金色暖光吊瓶的补给了吗?”娄枯艾问。

“里面不是补给类的,是生长剂。”游洛说:“味道很苦,而且吃下去,体内血管会被撑破。”

这是他从医学书上看到的。

“可以不吃吗?”一听到会很痛苦,金霁月就开始自责起来:“星期三我就能长出暖金光脉,到时我可以帮他!”

游洛摇摇头:“你的作用就相当于更多的吊瓶而已。起不到实质性的作用。”

“要想保住关孑笃的金色光脉,只能靠吃药?”尤也问。

“只能靠吃药。但金色暖光可以起到一定辅助作用,加快恢复。”游洛说。

“除非关孑笃好起来,否则我不会离开他半步。我已经请假一周了。”金霁月说。

“我们都知道。”娄枯艾说。

“月月,你不是一个人。”尤也说。

“你还有我们。”游洛说。

从上面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我没事。不要因为我请假。”

是关孑笃。

他醒了。

金霁月赶紧拿了药和水,轻功爬上去。

“阿笃,一定要记得吃药。吃药好得快。”金霁月将关孑笃的脖子抬起。

“张嘴。”金霁月说。

关孑笃将苍白的嘴唇打开一个缝。

金霁月将各色的药丸塞进他嘴里:“来,喝口水。”

药丸的苦,随着水,从他喉咙流到胃里。

如果不是金霁月早有心理准备,捂住他的嘴,恐怕药全都给吐出来了。

金霁月把关孑笃放下,盖好被子,满脸心疼:“我就在下面,有什么事就叫我。”

关孑笃有气无力地点点头。

2分钟后,关孑笃已经是满头大汗。

他的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挣扎着,像是要穿透自己的血脉肌肤一样。

这种撕裂的疼痛,让人难以忍受。

“呃啊——”

关孑笃叫了出来。

“我说了吧。”游洛说:“他必须度过这关。”

“药效只会一次比一次猛。”娄枯艾说道:“如果想要好得快,就必须承受更多的痛苦。”

“为何不慢慢来?”尤也不希望自己的朋友,承受这么多不该承受的苦痛。

“不能慢慢来,暖金光脉比药消失得还要快。”金霁月眉头拧成一团:“不仅不能慢,还要快!”

“就算关孑笃不想吃,也要逼着他吃。”游洛同意金霁月。

“这是唯一保住暖金光脉的方法。”娄枯艾也明白了。

“那我们就换班来守着他。”尤也说。

“没必要,有我在,你们放心去上课吧。”金霁月说:“这也是校长的意思。”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