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八章 你拧试试

发布时间:2021-10-15 08:24:01

“这哪儿有厕所?”金霁月意识到自己是在一座大山的山顶。岩承一声不吭,扛起金霁月,背后会出现一对白光之翼!将近两13分钟的时间,金霁月被放下去。面前这是?这是——云山书屋!金霁月感觉周身温暖的许多,原来是那个铁皮屋是在云山山顶。金霁月赶快推门进来,那个岩承一声不吭,扛起金霁月,背后出现一对白光之翼!。

>>>《黑光噬昼》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你拧试试》精选

“这哪儿有厕所?”金霁月意识到自己是在一座大山的山顶。

岩承一声不吭,扛起金霁月,背后出现一对白光之翼!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金霁月被放下来。

面前这是?这是——云山书屋!

金霁月感觉周身温暖许多,原来那个铁皮屋是在云山山顶。

金霁月赶紧推门进去,那个做咖啡的小哥哥,或许他能帮我。

金霁月假装去上洗手间,然后对岩承说:“我想买杯咖啡,我今天5点就醒了。等会剪光脉的时候,犯困就不好了。”

岩承并没有说什么。

对面咖啡台已经做好了一杯咖啡。

金霁月这才发现,这个服务员也被控制了。

整个锦信中学,就没有一个人醒着吗?

金霁月又被扛了回来。

她心下一寒,不知该如何自救。

除非老天帮助我。

今天可能就真的得割去光脉了。

实际上,割去光脉,对她来说并没有失去什么。

可是,花这么大力气来得到自己的光脉,显然不是件小事。

如果因为自己的一个无心之失,而给爷爷带来很大的损失,就不好了。

金霁月又被绑了起来,显然对方已经失去耐心。

“如果,你还耍什么花招,我现在就让你的朋友倒在你面前。”

“你真的能拧断他的光脉?”金霁月问道。

对方一声冷笑:“不信?那我试试?”

对方以为金霁月会吓得赶紧求饶。

金霁月说:“关孑笃一个背叛我的人,我想他死还来不及。”

“他不是你最在意的人吗?”对方显得不知所措。

“一天到晚冲我耳朵哈气,我烦都烦死了。”金霁月说。

“你在骗我。”对方说。

“我没骗你,你拧吧。”金霁月一脸无所谓。

如果拧掉关孑笃的光脉,自己还有什么胁迫金霁月的把柄呢?

岩承这小子可不行。

金霁月巴不得他武功全废。

“我··”

“你··你什么?你拧啊你倒是!”金霁月还急了,催促道。

“哼,金霁月。我比你自己更了解你。你现在不过是激将法。我果真动手了,你会哭昏过去。”对方冷静下来,对自己掌握的情报确信不疑。

“我真不会。”金霁月冷冷地说。

“不要以为我不敢···我这就···”

对方没了音。

根据情报,关孑笃体内光脉是金色暖光,怎么会····

拧不断?!

不仅没拧断,整个宿主的灵魂还被弹飞了。

金霁月冷笑一声:“这么菜的水平,还想绑架我?”

眼看对面的岩承已经苏醒过来,金霁月喊道:“岩狗,给我松绑!”

岩承迷糊地睁开眼睛:“我怎么会在这里?”

“别人把你绑来的,我刚刚用脚给你松了绑,现在换你,快!”金霁月骗他,说。

岩承被忽悠过去给她松开了白光绳。

绳子一松开,金霁月立马用意念召来一个黑光手铐,把岩承铐住。

在不知道他身份的前提下,金霁月不敢信任一个整天追着她喊打喊杀的人。

哪怕这个人是校友。

金霁月赶紧登掉椅子,摘下西装男的面罩。

“阿笃。”金霁月心疼地低声唤道。

他满脸通红,早就在面罩里缺氧过度,一时半会醒不来。

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金霁月盘腿坐下,将手掌放在他的胸口。

她要看看他的心脏怎样了。

金霁月凝气聚神:黑色的光脉仍然遒劲有力。

可···

可他本色光脉金色暖光,却受了重伤。

自己实在没想到会这样!

都怪自己,太想快点出去!

金霁月都怪你,急什么急啊!

按照她的推断,对方是不能直接接触黑光的。

而且对方的情报很可能是错的——关孑笃的履历上写的是金色暖光。

而实际上,他还有黑色光脉。

只不过金霁月糊涂了,对方之所以那么自信能拧断关孑笃的光脉。

就是因为他可以拧断金色暖光啊!

关孑笃还没醒过来,金霁月抱着关孑笃泣不成声。

而岩承蜷缩在一个角落,看着眼前如同囚室的小房间,惊慌失措。

这就是金德芬带着人闯进来时,看到的样子。

顾归琛蹲下来,让金霁月把关孑笃给他。

金霁月不肯给,抱着哭着:“是我的错,都怪我。”

金德芬皱起眉头,也蹲下来,检查了关孑笃的脉象,一切都明白了。

“乖,月儿。交给爷爷,相信我。我可以治好他。”

“真的吗?爷爷——”金霁月梨花带雨,抬头却对上了金德芬坚定的目光。

“放心。”爷爷说。

金霁月放开了关孑笃,却走进了自己的心牢。

她在里面日日自责,直到关孑笃的金色暖光被修复如初。

而岩承,在和金德芬爷爷喝过一次茶以后,再也没有受过任何责罚。

就如同这次绑架,从未发生过一样。

金德芬没有责罚任何人。

相反一直在安慰那些自责的人:“不怪你们,不是你们的错。”

星期五的大会,提前到了星期一。

大会上,金德芬并没有隐瞒周日这次绑架。

他说:“我将所知的全部真相,告诉了大家。希望大家内部不要猜忌,我想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去绑架自己的同学。如果我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一个人的过错,我们就要给予充分的信任。”

大家议论纷纷,不是所有人都认同金德芬的观点,甚至有些老师都不认可——比如,方迪里。

一旁的方迪里老师取下黑色眼镜:“德芬哥!你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我们就不该让白光人进学校!他们正迫害有色光人,您对此最清楚了!让一个白光人入学,就多了一分危险!今天是金霁月,明天就可能是在座的每一个学生!”

金德芬并没有打断方迪里,也没有生气:“希望白光学生,当以方迪里老师的话自勉。现在全球各处,歧视与被歧视都存在。大家不必过于在意,但也已一定要记得——不管是什么颜色的光脉,都要为人善良,对得起自己的本心。”

台下议论纷纷。

白光学生一脸高傲,而有色光学生则一脸斥责。

就算方迪里老师不说,校园内这样斗来斗去的,根本就不是一天两天了。

只不过今天来被放在台面上而已。

“最后,我表示抱歉。对金霁月,对在座各位,我对不起大家。没有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这个案子,我会亲自调查,一定会将真相公之于众。在此之前,大家都不能猜忌对方,要保持团结。虽然不想承认,但我不得不说,锦信中学不再是以前那个安全的所在了!大家要保护好自己,时刻和老师保持联系。”

会后,金德芬找到金霁月:“月月,这个事情,你做得对也做得不对。你是对的,你的纯黑光脉,绝不能被任何人剪走。这关系到全球黑光者的命运。你也错了。错在把自己最珍视的朋友,放在一个危险的位置。”

金霁月没有辩驳,她只想哭。

“也不要太自责。”金德芬摸了摸金霁月的头。

她哪里是自责,更多的还是委屈。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