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七章 谁绑架的

发布时间:2021-10-15 08:23:58

金霁月来还来细想,拿了早餐就往外面冲。校道上的树叶越积越多,等金霁月出时,了犹如冬天里的雪地一样厚重了。没办法,她只得踩上来。真想往后面走,去把关孑笃喊出来。两个人总不好过一个人。但是要是——关孑笃不在学校呢?他的房间亮着的灯,不可能会是在睡着校道上的树叶越积越多,等金霁月出来时,已经如同冬天的雪地一样厚实了。。

>>>《黑光噬昼》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谁绑架的》精选

金霁月来不及细想,拿了早餐就往外面冲。

校道上的树叶越积越多,等金霁月出来时,已经如同冬天的雪地一样厚实了。

没办法,她只好踩上去。

真想往回走,去把关孑笃喊起来。

两个人总好过一个人。

可是万一——

关孑笃不在学校呢?

他的房间亮着的灯,不可能是在睡觉。

如果没有睡觉,为什么一声不吭呢?

自己趴在门上听的时候,屋内一点声音也没有。

倒是在门后——自己听到了一个人粗粗的呼吸声····

好像是有人也正在听她的声音一样。

细思极恐。

金霁月打算什么也不想。

先到图书馆再说。

她穿过一个亮着灯的奶茶坊,又过了一个校门,来到教学区。

教学区没有一片树叶,也没有一个人。

这放在以前是极为正常的事情,可是今天看来却十分诡异。

金霁月木着脑袋往前走。

秋天的风在校园的高树里打转,发出一声又一声呜咽的叫喊。

奇怪。

这么大的秋风,竟然刮不下来一片树叶。

而在宿舍区,没有风,却是满地落叶。

不仅是黄叶,绿叶也被刮下来了!

金霁月走在平旷的校道上,竟然不知道这两个场景,哪个算是正常。

教学区里没有亮灯。

6点多的校园,阴暗低沉。

金霁月此时眼睛不敢四处看,自己一个人的脚步声回荡在空气里。

她总感觉,自己的脚步声里还叠加了另一个人的脚步声。

金霁月脑子里出现了那双亮白色的皮鞋。

可她却不敢往回看。

没想到,自己竟然顺利地抵达了图书馆。

看着这栋巍峨的建筑。

金霁月一下子有了底气。

整个图书馆都灯光明亮,充满了安全感。

就连五楼校史馆区,都亮起了灯。

这个区域,学生没有指纹是进不去的。

想来,一定是有老师在楼上研究校史。

一想到学校里还有老师在,金霁月瞬间有了底气。

走!

金霁月走上台阶,走到图书管的大门处。

门卫等候在那里。

“叔叔,早啊!”金霁月进馆前,例行会喊一声保安。

可是这个保安,眼睛直直地盯着前方空地上的旗杆,不言不发。

不对啊。

以前他还挺喜欢我的···

金霁月只好自己站在光屏前,人脸识别后,通过了光禁门。

果然不出所料,一楼自习区坐满了人。

今天是周六,可居然每个座位上都坐了人。

金霁月着急地绕了一大圈,还是没有人让位置出来。

开水房里,竟然一个杯子也没有。

这么多人,却没有一个茶杯。

大家似乎坐在这里很久了,只盯着书,不动笔,也不喝水,不上厕所。

白炽灯在头顶,照射着整个图书馆。

光明之下,竟然藏着阴冷的氛围。

金霁月不敢乘电梯,只好爬楼梯上了二楼。

二楼不是自习区,没有成片的桌椅,只有书架旁放着的一些零散的桌椅。

都坐满了僵直的人。

她只在二楼最后面,找到一个孤零零的二人位。

隔着前面的人,足足三排书架。

金霁月犹豫了,要不要坐在这里呢?

她左右上下打量了一下,决定坐在这,等关孑笃过来。

她已经把位置发到了关孑笃的智能戒上。

坐下以后,她想要那本书看,正好这个书架上放的是各类小说。

金霁月走进漆黑的书架里···

武侠类——金庸

金霁月走过金庸的小说。

言情——琼瑶

金霁月又放弃了琼瑶的小说。

果然,纸质书籍,都已经是半个世纪前的产物了。

金霁月实在没兴趣。

就在金霁月准备回头的时候,

迎面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白色微笑脸。

这个脸不断的扭曲着表情,向金霁月逼近。

直到金霁月被白光照瞎了双眼。

她感受到自己被一个高大的身体扛了起来。

“我的早餐——”金霁月喊道。

而她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回音。

下到一楼时,金霁月更是大叫起来:“同学们,我被绑架了!保安叔叔!!”

没有一个人回应她。

只有沙沙沙的翻书声。

金霁月突然意识到,整个学校已经被某种力量所控制。

包括关孑笃。

显然,这种力量无法控制自己。

她眼前一片白光,她看不清任何东西。

不知道自己是在下坠,还是在上飞。

总之,必然是其中一个。

她感受到了地心引力的作用。

空气却逐渐变得更清新,也更有凉意。

她听见了鸟鸣····

她睁开眼睛,刺眼的白色光团正在缩小····

你是?

眼前的人随着光团虚晃不定,就像是一颗石子扔进水面,搅乱了人的面容。

金霁月左右环视,才发现自己处于一个狭小铁皮箱里。

箱子里四处都装着超高瓦数的白炽灯。

而她被一捆白光做的粗大绳子捆住了,除了头,其他的地方都无法动弹。

金霁月能看到自己的左脚边,正放着一个白皮鞋鞋头。

难道有人在自己背后?

金霁月这才感到,耳根处一直都有一股一股的热气,伴随着粗粗的喘息,送到自己的耳廓里。

只有关孑笃对自己这样说过话····

不可能!

自己的视线也慢慢地适应了强光。

眼前偌大的身躯,在平静的湖光里,变成了一个清瘦的背影。

这人穿着锦信中学的校服。

“岩承!狗**我C**的!放开我!”金霁月心中的恐惧一下子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愤怒。

愤怒到把地球炸个一百遍都不解气。

这个清瘦的背影转过头来,面无表情。

放在以前,岩承一定会一脸狗子得势的表情,说:“金霁月,我说了,你总是在低估我的能耐。”

可现在,他面无表情。

金霁月之前消散的恐惧,再一次席卷上来:“你不是岩承。”

“我是谁,重要吗?”一个不属于岩承的男低音从金霁月耳后传来。

那是关孑笃的声音!

金霁月绝不会听错。

“阿笃?”金霁月声音颤抖的问道,将头尽可能地往后转,她想看到的,不仅仅是一双白色的皮鞋!

没有人回答她。

“这里是一把光制剪刀。”声音依旧是从耳边传来,岩承像个提线木偶一样,给金霁月递过来一把白炽光做的大剪刀。

“剪下一段你的纯黑光脉给我,我立马放你走。”

剪下一段纯黑光脉并不是一件难事。只要自己平息片刻,升起一段黑色光脉,剪掉中间部分,就是纯黑光脉。

就算是剪掉了,在良好的补给下,两分钟就能重新长出来。

这个人废了这么大劲,把我弄到这里来。

就为了一段光脉?

显然,不论是岩承,还是后面这个人,他们都无法亲自剪掉自己的光脉。

只有自己可以。

如果他们能,他们完全可以趁我熟睡之时,将我的黑色光脉用白光逼出,直接剪掉。

金霁月压制着自己紧张得颤抖的身体,飞快地转着脑子:“如果我不剪呢?”

“你若不剪,”身后人冷笑一声:“那么我会拧断你身后这个人的光脉。”

金霁月明白了。

身后的人就是关孑笃。

而他此刻要么是昏迷状态,要么是醒着但意识不受自己的控制。

无论是哪种,他此刻都不可能帮得上忙。

金霁月只能靠自己。

金霁月不知道岩承所为是否是他本意,但在金霁月看来,他和图书馆那些傀儡没什么区别。

“给我一点时间。”金霁月说:“我实在是太紧张了。请您理解。我现在无法平稳我的气息,这样我是无法召唤出我的光脉的。”

金霁月的气息非常喘,显然幕后之人也感受到了。

“给你五分钟,够了吗?”

看来他很赶时间。

金霁月所能做的并不多,唯一真正可以做的,就是拖延时间。

“我···我从早上到现在,还没有上过厕所。”金霁月一副小女孩内急的样子。

“真麻烦!”幕后之人说:“你,赶快带他下去上厕所!上完厕所,立马押回。”

岩承应了一声,给金霁月解开光绳,铐上光制手铐,把她牵出去了。

在出门时,金霁月从眼罩的细缝里,看到:关孑笃穿着一身白色西装、白色皮鞋,还戴了一个白色帽子。

他英俊的脸上罩着一个扭曲的白色微笑面具,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给我戴着眼罩,我看不清路。”金霁月装作差点绊倒。

“摘。”空气中传来一声指令。

岩承说:“是。”

金霁月的眼罩被摘了下来。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