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一章 平等卫士

发布时间:2021-10-15 08:23:10

“你,能宽恕,我吗?”金德芬梗咽了。因为,人年纪越大,越爱当演员吗?这还tm是苦情戏。很显然金霁月也没同理心能力。她掩盖住着极其尬尴的内心,挤出一个笑容:“当然了,您当然是我亲爷爷。”金德芬松了口气,像是自己负着着的罪恶终于等到被人卸掉了。“对了,所以,人年纪越大,越爱演戏吗?。

>>>《黑光噬昼》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平等卫士》精选

“你,能原谅,我吗?”金德芬哽咽了。

所以,人年纪越大,越爱演戏吗?

这还tm是苦情戏。

显然金霁月没有共情能力。

她掩盖着极度尴尬的内心,挤出来一个笑容:“当然了,您毕竟是我亲爷爷。”

金德芬松了一口气,好像自己背负着的罪恶终于被人卸下了。

“对了,您的头为什么秃呀?”金霁月睁大了双眼,一副无辜讨人怜爱的表情。

要是金霁月自己看了这表情,也许会吐出来。

“这可是爷爷很光辉的一段历史呢!当时,我被国安部派出去参加一场密战····”金德芬说道,身子往沙发背靠过去

“什么是密战?”金霁月身子前倾。

“密战就是联合国内两派势力之间的战争。有平等派和贵族派。平等派就是那些信奉各种光,不论颜色都平等的人组成的。贵族派则是那些鼓吹白光是贵族光的人组成。”金德芬淡淡地说,仿佛他在讲一个轻松的童话故事。

“那白光的人能加入平等派吗?”金霁月问。

“当然可以。但是正因为如此,也导致很多白光的间谍活跃在平等派中。他们装作信仰平等,实际是白光贵族论坚定不移的支持者。”金德芬叹了一口气:“这给平等派带来不小的损失,但是至今为止,平等派仍然允许白光人的加入。但也加强了审核门槛。”

“所以爷爷您是?”金霁月问。

“爷爷当然是平等派。”金德芬笑了。

金霁月这才注意到,爷爷也是纯黑光脉。

“我们一大家子,可是白光人追杀的对象啊!”金德芬无奈地笑了。

“金世、罗洛也是?”金霁月已经很久没有叫过爸爸妈妈了。

在爷爷面前,这还是文雅的。

在自己的心里,她叫的可是:死金世,臭罗洛,两个傻b玩意儿!

“他们都和你一样,是黑光人。”金德芬说道:“离婚也是我的主意,你要怪就怪爷爷吧。”

什么?!

“为什么?”金霁月装作一副不在意的样子,问道。

“因为白光人正在追杀他们,他们不像我身边有很多保镖。就像今天开会,台下有很多伪装成学生的保镖,你也许没有注意到。”金德芬说。

那时金霁月正在打盹,连顾归琛站在自己身后都不知道,怎么会注意到那些伪装在人群里的保镖?

“我想他们离婚是最好的选择,一是可以有一个很好的借口从M市转移,另一个原因,则是有人保护。”

“谁保护他们?”金霁月问。

“你的爸爸正和一个紫火之光的女子在一起,形影不离。但他们仅仅是上下级关系,你爸爸本来就是这个紫火女子的下属。金世可不仅仅是M市首富,他还是你顾归琛老师的学长,甚至连离虹老师也得教他一声师哥呢。”说起自己的儿子,金德芬有种溢于言表的自豪。

“那我妈妈呢?”金霁月问。

“罗洛么,也是投靠了他的上级,他和你最好的朋友关孑笃一样,拥有强大的金色暖光。一旦真的发生战斗,罗洛有了他的补给,不会吃亏。”金德芬说道。

看来,他还很了解我?居然知道关孑笃是我最好的朋友。

“你的意思是说,我爸和我妈都是黑色光脉,所以需要分别投靠具有强大补给性光源的人?”金霁月展开了推论。

“有人说你不聪明,我从来都不相信。今天看来,我的猜测是对的。你不仅聪明,你还懂的掩盖自己的聪明,这和当年的我颇为相似啊!哈哈哈哈”金德芬爷爷又笑了。

“不仅仅是你父母。在那最危险的几日里,我们甚至都把你送进了封闭式的心理病院,借抑郁症的名头休了学。都是出于对你的保护啊!不要觉得爷爷不关心你,你出生那天,爷爷等在病房外不知等了多久,把你给盼出来了。你出生那一刻,我就猜测,你是黑光光脉。因为你的父母都是黑光,我也是。果然,你也是。”金德芬说:“我们也许被白光人迫害,但我们永远以自己的黑色光脉为荣!”

“那金世、罗洛现在呢?”金霁月问。

“金世和他的领导去了联合国特工部英国分部,你的母亲罗洛去了美国特工部,和她上级一起。”金德芬说:“都是为了工作,你爸爸妈妈经常通信的。他们之间的感情依然没变。”

金霁月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只是感觉非常不真实:“那他们怎么不给我写信?”

金德芬一笑,转动光子智能戒,一块光屏出现在二人眼前,上面是成百上千的信,开头全都是:“我亲爱的宝贝女儿金霁月:”

“我叫他们想你时就写信,我对他们保证,有一天会亲手将信交给你。”金德芬收回戒指,所有的信都转移到了金霁月的手戒上。

“为什么不让我跟着我妈妈一起去美国?!”金霁月知道这些真相之后,将自己的悲伤化作了满腔怒火:“你把我放在这个破学校,你就不怕白光人把我杀了?!”

“我想,我用了我自己最大的努力,保证着你的安全。我不是没有考虑过,你跟着父母去一个新的环境。可是外面的环境何其复杂,而国内却是我所能控制。”金德芬摸了摸自己的秃头,紧张地解释道:“一开始我将你放到了心理病区,那是全市最安全的地方。后来,我怕你在里面会害怕,我立马联系总部派出一个人品过硬的年轻人下去保护你。后来我又派了一个优秀的女士。现在我自己亲自请缨,下到这里,都是为了保护你啊!”

人品过硬的年轻人——顾归琛?

优秀的女士——离虹?

爷爷自己下来,恐怕就没有升职的机会了吧。

别人会怎么议论他呢?

他们一定会用“下放”这两个字眼吧!

想到这里,金霁月算是感受到了金德芬的良苦用心,她好像没那么生气了。

金霁月站起来,给爷爷戴好帽子:“其实,您就算是不戴帽,也还是吊打一圈爷爷的。我的好基因估计是从您那里传来的吧!”

这嘴巴像是抹了蜜,甜在金德芬的心里。

“可不是嘛!每当别人笑我秃头时,我都可以自豪的告诉他————为平等而战,被一束白光削了一半头发有什么关系,就算是白光直接爆了我的头,我仍然是个平等的卫士!”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