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章 孙女抱歉

发布时间:2021-10-15 08:23:07

“对了,这学校里是也不是有个叫金霁月的女生?”方迪里顺口一问。当然顾归琛而已,偶尔会来学校搜集素材,他的主要工作但是在酒店编纂教材。顺口一问而已,不明白算了。“认识了啊,怎么啦?”没想起顾归琛却认识了。“那太好了,金德芬让我找到了她,接着带她去办公室毕竟顾归琛只是,偶尔来学校收集素材,他的主要工作还是在酒店编纂教材。。

>>>《黑光噬昼》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孙女抱歉》精选

“对了,这学校里是不是有个叫金霁月的女生?”方迪里随口一问。

毕竟顾归琛只是,偶尔来学校收集素材,他的主要工作还是在酒店编纂教材。

随口一问而已,不知道算了。

“认识啊,怎么啦?”没想到顾归琛却认识。

“那太好了,金德芬让我找到她,然后带她去办公室一趟。”方迪里戴上眼镜,太阳光让他很不适应。

“她就在8010班,你自己去找吧。我和离虹还有点事。”顾归琛说。

“也行。”

8010班。

方迪里出现在讲台上,下节课又是娃娃脸吉梨老师的历史课。

历史课非常枯燥。

但显然大学刚毕业就当老师的吉梨,花了苦心,硬是把枯燥的历史讲得有些乐趣了。

“谁是金霁月?”

这不是刚刚校长介绍过的光术实践课的老师吗?

第一节课不应该是在8001班上吗?

他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关孑笃用笔戳了戳金霁月的背:“金霁月——别睡了——”

“什么啊?”金霁月抬起头,惺忪地睡眼,看见了台上的方迪里老师。

“金霁月是谁?”方迪里老师以为是自己嗓音不够大,于是提高了嗓音,又喊了一次。

“我就是。”金霁月立马站了起来,整了整白衬衣的衣角。

“跟我来。”方迪里老师朝她摆摆手,感觉就像是一个和蔼可亲的长辈招呼她一样。

哇——金霁月怎么一开始就受到方迪里老师的青睐啊?

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

听说金霁月的父亲是M市首富,也许这个老师想要巴结金霁月吧?

那绝对不可能,金霁月的父母早就离婚了,听说她父亲的财产只有一小部分留给金霁月。

是啊是啊,听说金霁月的爸爸名叫金世,他现在和新妻子又生了一个孩子,还是个男孩儿呢!

对啊对啊,我听说这个男孩就是未来金家的继承人呢!

“你们都住嘴!”关孑笃一拍桌子,莽撞地站起来。

还好金霁月走了,没听到这些碎言碎语。

这帮八卦嘴未免太恶毒了一点。

班上瞬间安静下来。

也就关孑笃能镇得住8010班了。

这也是为什么关数老师,可以把8010班放心交给关孑笃的原因。

他成绩也许不是最好的,但是他的震慑力,却是全班数一数二的。

校长办公室。

方迪里敲了敲门。

“请进。”光控门打开了。

金霁月走了进去,方迪里却没跟着进来。

门掩住了。

“来,坐。”金德芬起身,走到一侧的沙发区。

桌上放着刚泡好的茶。

金德芬赶紧给金霁月倒了一杯茶。

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还是第一次见自己的孙女,实在是抱愧啊!

“你就是金霁月?”金德芬看着眼前这个瘦弱的女孩,问道。

还别说,她的眉眼之间,和自己倒真是十分相似。

“您找我有什么事?”

金霁月十分有礼貌地用了您,这个敬语称呼。

来的路上,她早就想好了。

如果新来的校长是因为知道了刚刚的事,知道了自己把闵尘弄得手和腿都骨折了,那她金霁月是完全可以不承认的。毕竟没有摄像头,就凭闵尘一张嘴?我还能告他污蔑我呢!

如果不是这件事,新校长找我,也许是因为我之前因为文化课全科55分不及格,结果因为顾归琛一封信就开后门了。

是因为这件事吗?那我就可以说,九年义务教育,没有规定说要及格才能入学的,你金德芬根本没有权利开除我。

当然自己说话绝对不能这么冲,毕竟是新校长。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自己的态度要极热情、极礼貌才好。

虽然她金霁月心冷得跟冰块没什么区别,可是自己至少会演戏呀,不是吗?

13年以来,金霁月的形象被打造得也不差嘛!

除了这两件事,还有什么事呢?

想着想着,金霁月就这样坐在了金德芬的面前。

“我找你没有什么事。就想和你聊聊天。”金德芬将金霁月拿着茶杯僵在嘴边的手,往嘴里送了送货:“尝尝,这茶挺不错的。”

真苦。

金霁月放下茶。

和我聊聊天?

有哪个校长会让学生缺席一节历史课,就为了聊天?

“这样啊。金校长,我真的非常喜欢历史课。吉梨老师的课太少了,我盼了好久。要不,我们下次再聊?”金霁月说道。

我就不信你一个校长,还好意思拦着我去上课。

你这样,我一封举报信递上去,你还不得凉一会儿?

“不,不仅是聊天。”金德芬把金霁月的茶续上:“你要是真的喜欢历史,我可以让吉梨老师给你多讲一些。她正好跟我抱怨自己没有徒弟,你可以当她的助教嘛!你愿意吗?”

“我···我当然愿意····”金霁月装作很开心的样子。

得。

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真好。看到你这么积极读书,我真的感到很欣慰。”金德芬将自己的黑色帽子摘下,露出半边秃头:“知道爷爷为什么秃了一边头吗?”

“爷爷?”金霁月感到又些诧异。

难道这老头这么喜欢别人叫他爷爷吗?

“是啊。我就是你的爷爷——金德芬。金世没有告诉过你吗?”金德芬放下嘴边的茶杯。

“没有。他说您很早就牺牲了。”金霁月说。

“是的是的,也怪我。之前失联了很长一段时间,连你爸爸也不知道我去了哪里。”金德芬一脸愧疚。

“您为什么要失踪呢?”金霁月问。

呵,自己莫名其妙多了个爷爷

这人生的剧情,真是奇妙啊。

金霁月也见怪不怪了,没有一颗强大的内心,在这个世界还真混不下去。

分分钟让人抑郁,分分钟给人吃糖。

有时候,竟然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工作需要。好了,不谈这个。”金德芬说:“很多事情,你不知道为好。我这次主动申请,退休前最后一站来到你上学的地方,就是为了弥补过去我13年的缺位。”

金霁月望着金德芬的眼睛,那是一双饱经沧桑的眼睛,没有丝毫敌意,有的只有一滩水般的温柔。

这双眼睛就这样看着金霁月,丝毫没有校长的威严,有的只是一个老人对孙女的愧疚。

有的只有两个字——抱歉。

抱歉,我只在你出生的第一天,匆匆看了你一眼。

抱歉,这十三年以来,我都不在身边。

抱歉,你父母离婚的时候,我也没能赶来安慰你。

抱歉,让这么小的你,承受了这么多。

所以,你性情乖戾,你爱用谎言掩盖自己的内心,甚至你的心都已经开始被黑暗所吞噬·····

只希望爷爷能在这退休的最后四年里,给你一个幸福愉快的环境。

爷爷这一把老骨头,仍然在翻山越岭,这一次,全都是为了你。

我唯一的孙女儿啊!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