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八章 以爱之名

发布时间:2021-10-15 08:23:02

娄枯艾是唯一一个也没怨恨对象的人:“的话我恨一个人,我当即就疯狂报复回家去了。幼儿园就,我是这样的性格。”“先说看,你幼儿园的事。”离虹说。“我们幼儿园仅有一个滑滑梯,很多小朋友都想滑。便我们都挤在了滑滑梯的口子上。”娄枯艾好不容易也可以递一口“说说看,你幼儿园的事。”离虹说。。

>>>《黑光噬昼》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以爱之名》精选

娄枯艾是唯一一个没有仇恨对象的人:“如果我恨一个人,我当场就报复回去了。幼儿园开始,我就是这样的性格。”

“说说看,你幼儿园的事。”离虹说。

“我们幼儿园只有一个滑滑梯,很多小朋友都想要滑。于是我们都挤在了滑滑梯的口子上。”娄枯艾总算可以递一口薯条进嘴了。之前她都太关注听别人说的,都忘了吃了:“因为我小时候就比较胖一些,我只听见后面有人叫我——死胖子,然后就从滑滑梯的顶端跌了下来。”

天哪——

大家都在心里替娄枯艾捏了把汗。

“我的额头着地,在地上撞出一个血洞,血不断流出来。”娄枯艾指了指自己左额上方:“你们看,之后我妈妈带我去医院缝了几针。”

“当时我疼得满地打滚,直到老师来,给我贴了一个创可贴。”娄枯艾哭笑不得:“我竟然撑过了下半节课。终于到了放学的时候,我找遍了全班,终于找到那个穿着白色蕾丝袜的女生。我记得是这双脚将我踢下去的。”

“后来,当然是——这个女孩也从相同的位置,被我踹了下来啊。”娄枯艾将整袋薯条倒进嘴里:“我们还是在一个手术台上,做的手术呢!”

离虹笑了,没表扬,但也没批评。

因为如果是她,她只会做得更狠。

“仇恨,并不一定是一件坏事。”离虹说道,将自己的红色高跟鞋脱下来,扔在草地上。两条笔直白皙的腿,实在是太漂亮了。

一直默默坐在一旁的顾归琛回到车里,给离虹拿了一双黑色平跟皮鞋。

离虹一脚蹬上去,说:“仇恨无论大小,无论是否消解。你们每个人,仍然能记住,仇恨是怎么发生的,你们仇恨的人是谁,你们当时想要毁灭的人是谁。”

“仇恨也许会让一个人失去理智。”离虹看着大家,停顿了几秒:“同样,你也能用理智掌控仇恨。它就像是一把双刃剑。你用得好,将会是最好的增加力量的方法。可如果你用不好,走火入魔,你也许会错杀你的朋友,甚至亲人。”

“下面,我们不妨试一试。”离虹示意顾归琛将道具拿出来。

顾归琛打开一个大纸箱,里面放满了欧洲中世纪的黑色提灯。

这显然比白瓷杯,更需要攻击力量。

顾归琛将黑色提灯一个接着一个,放在了湖上的拱桥桥沿上。

“我知道,有人现在连白瓷杯都无法击破。”离虹将眼光分别停留在关孑笃和游洛身上:“但总有一天,你们能行。”

“老规矩,关孑笃、游洛补给。金霁月、尤也、娄枯艾攻击,看你们三个在半小时之内,能拿下多少个提灯。”

金霁月站在中间,作主攻。尤也和娄枯艾站在左右两侧,辅助攻击。关孑笃和游洛站在后方左右两侧,做光能补给。

就像比赛时那样。

每个人都进入了战备状态。

这次我们不和任何人比,我们的心思只在提灯上!

“集中注意力在面部三角区,让你的仇恨就呆在你眼睛直视的位置!”离虹在一旁大声喊着,如同一个光运会教练。

“砰——”岩承那盏灯被爆头了。

“啪——”闵尘被人从90层的高楼推了下去。

“咣——”南柏怀被高跟鞋崴到了脚,从20层楼梯上一阶一阶地滚了下来,到一层的时候已经血肉模糊。

“嘶——”如果热水烫在猪肉上一般,一团浓烈的黑光裹着白光人,直到他被黑光灼烧至死。

今天孩子们的力量似乎格外大。

就好像从天空那里借来了力量一样。

每一个黑色提灯都被精准的爆破了。

看来,下节课,得教他们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了。

“你们会增多一节光术实践的。霍奇校长退休了,金德芬,担任M市中学校长,明天是他的就职演讲。”顾归琛说道。

什么?周日又被占了吗?

“现在国际形势复杂多变,教育部也是不得已为之。”离虹解释道。

她又转过头去,对顾归琛说:“现在你应该能看出来,初中光术普及教育的重要性了吗?如果不是因为实在是太重要了,又怎么会派金德芬校长下来,担任一个中学的校长呢?”

顾归琛点了点头:“就怕金德芬校长也是白光人。如果他也是白昼计划人之一,恐怕初中光术教育就完蛋了。”

离虹:“金德芬是我见过最睿智的人。他不可能支持白昼计划。在他心里,所有光都是平等的。都可以互相借鉴,互相利用,一起合作就能解决复杂的问题。”

“希望如此吧。”顾归琛说。

金德芬?这个名字好熟悉,金霁月努力回忆却回忆不起来。

周日,金德芬校长的欢迎仪式,在大操场召开。

所有人都搬着自己的木板凳,在操场上找一个角落。

如果这个角落能让讲台上的人看不见自己,能逃避过纪律委员的视线,那就太完美了。

由于光梯太多人挤,尤也和金霁月选择走楼梯,两人因为这几天的练习,手臂力量猛增。

就算是抬着沉重的木头椅子,也如同提着一个空桶子一般轻松。

到二楼楼梯口的时候,尤也和金霁月看到一个男生,正在疯狂地踢着揣着一个男生。

只见那人蜷缩成一团,嘴里不断嚎叫。

金霁月的正义感腾空而起,正准备好好教育一下那个施暴的人。

墙上的光屏,正大字写着:“对校园暴力0容忍”。

瞎了眼了吗?

尤也扯住金霁月的衣服,摇了摇头:“被打的是闵尘。”

什么?

闵尘?

就是那个口口声声说,尤也爱他的那个疯男人?

金霁月大喝一声:“住手!”

打人的男生骤然一惊,回头看见两个柔弱的女孩子。

金霁月一把推开这个男生:“放着我来!”

闵尘看到了站在一旁的尤也:“尤也,救救我!我知道你还是爱我的,我错了!求求你!你曾经对我那么好,你给了我那么多光明和希望。为什么你说走就走了呢?你一定爱上游洛了!我错了,你把微聊加回我好吗?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

我艹!

“尤也喜欢你这个怂b?”金霁月身上的黑光浮动,她一把隔空抓起闵尘的衣领,将他提到半空之中。

那个打人的男生赶紧跑了。

金霁月猛地将闵尘落下,在地面一厘米的地方悬住:“我现在就明确的告诉你。尤也她从来,就没有,喜,欢,你。你爱幻想是你的事。可如果以后在让我听到,你污蔑尤也的声誉。我会把你切成八块,然后喂狗吃。”

金霁月将闵尘抵在一面黑光硬墙上,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如同下一口就要将他吃掉一般:“每天被人追着打,和退学之间,你选一个。”

“我选尤也。”闵尘鼻子上挂着两条黄绿色的鼻涕,没把金霁月恶心死。

“夷呃,太tm恶心了。”金霁月松掉手,闵尘就这样从高处摔了下来,手脚都骨折了。

这楼道里没有监控,金霁月打了120的电话,便和尤也离开了。

“自作孽,不可活。不想退学,那就去医院呆个半年再说吧。”

尤也踏过闵尘身体的时候,狠狠地在他脸上踩了一脚:“闵尘,我替你把你的鼻涕擦了。你要记得知恩图报,而不是恩将仇报。我对你好,不代表我喜欢你,也不代表你可以对我死缠烂打。”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