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七章 你仇恨谁

发布时间:2021-10-15 08:22:59

离虹说着又抚慰了下大家的情绪,接着就下了山。7人站在湖边,顾归琛坐在旁侧,这一次的训练显然是由离虹来完成4。“你们心中有怨恨吗?”离虹并也没让大家坐定调息运气,也更本也没带白瓷杯回来。五人都默不做声。好像怨恨,并也不是一件能拿得出说的事情。谁愿7人站在湖边,顾归琛坐在旁侧,这次的训练显然是由离虹来完成。。

>>>《黑光噬昼》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你仇恨谁》精选

离虹说完又安抚了下大家的情绪,然后就下了山。

7人站在湖边,顾归琛坐在旁侧,这次的训练显然是由离虹来完成。

“你们心中有仇恨吗?”离虹并没有让大家坐下调息运气,也根本没有带白瓷杯过来。

五人都默不作声。

似乎仇恨,并不是一件能拿得出来说的事情。

谁愿意承认自己心中的满腔恨意?谁又愿意脸上挂满怨尤,成了祥林嫂?

仇恨这种东西,似乎到了这清风吹拂的湖畔,也就自行消解了。

“那我换个说法吧。你们有恨的人吗?如果没有,那你们有讨厌的人吗?”离虹说完,将食指竖在唇上:“不必告诉我,只需要在脑海里浮现他的样子。”

金霁月闭上眼睛,就看到了岩承嚣张的样子,一遍又一遍地对她说:“你完蛋了!迟早你会一无所有。而我又怎么会跟穷人做朋友呢?哈哈哈哈。”

关孑笃眼前,是一个陌生人,他用白光杀死了自己的母亲。母亲全身血脉炸裂。这人狠心地将母亲推下高楼,并迅速离开。

是那辆呼啸而过的救护车,是自己在雨里崩溃的嚎叫声,是面无表情的警察,是父亲握住他的手,这些细节撞击着关孑笃敏感的神经,让他产生巨大的愤怒,足以摧毁整个地球。

浮现在尤也面前的,是一个有着恶心人长相的男孩。他圆润的脸上,有着一双死鱼般的鼓眼睛,一口大龅牙,还有那没有擦干净过鼻涕的鼻子····而这个人口诛笔伐地说着:“尤也真是个婊子。每天和我搞暧昧,却背地里和新来的游洛在一起了。”

暧昧?如果救了他一次就算暧昧的话,那当时她是不会救他的。

尤也之前并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男生会去欺负闵尘。

她以为他不过是住在城市平民窟的一个相貌略丑,成绩倒数的普通男孩罢了。

有一次,尤也发现两个男生正在对闵尘拳打脚踢。

尤也心想:他们怎么可以一脚一脚地踩在闵尘身上?

这人已经跪躺在地,毫无尊严。

尤也也许一辈子都不会明白,有些人就是不配有尊严,因为他们自己从来没有尊重过自己。

他们并不知道什么叫做尊严。

别人的拳打脚踢,反而让他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感。

每一拳每一脚都是对他的认可。

可是,善良的尤也还是喊了出来:“你们在干什么!别再打他了!”

两个男生转过头来看见漂亮的尤也,摸了摸脑袋,害羞地离开了。

“你没事吧?”尤也附身问道,并将闵尘拽了起来:“回去上课吧,下次有人再打你,你就打回去!”

闵尘什么也没说。

后来每一天,闵尘都拿各种各样的练习题问尤也。

尤也一开始热心解答,她显然很高兴,自己挽救了一个差生,激发了他学习的动力。

可是后来,她才发现,闵尘根本就没有在听。她所有的心思,全都付之东流了。

请教问题,只不过是他接近她的手段罢了。

更让人恶心的是,他不断在微聊找尤也聊天。尤也很少回应。

他就伪造了很多和尤也的聊天记录,甚至用一个小号换成了尤也的头像,和自己聊骚。

金霁月开始回避他。

他却无休止地骚扰她,跟踪她。

还在校园网上,发出和她的微聊记录(伪造的)。

引起风浪后,他更是想将猜测坐实:“我和尤也早就好了一段时间,可她现在却和新来的游洛打得火热”。

说实话,没有人相信尤也会喜欢闵尘这样的人。

可是风言风语,成了很多吃瓜群众茶后饭余的谈资。

人性就是这样。

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妄加评论又何妨?

善良的尤也,第一次有了仇恨的感觉——真想把这个丑东西给掐死!滚!傻叉!忘恩负义的狗腿子!

而游洛倒是没有受到这件事的影响。

他感到恨意的是小学的班主任。

游洛的小学是在M市最好的重点实验小学读的。

他的班级,也是年级排第一的重点班级。

这个班级一直是以百分之百的重点初中升学率闻名的。

游洛考进这个班级花了不少功夫。

的确,这里高手如云。

原本小学年级第一的游洛,到了这里,班级第11名都差点没拿到。

他感到一种压抑感。

这种压抑感体现在班主任艳色系的西装套裙上,体现在实时更新的排名公布光屏上,体现在紧张的人际关系上。

严格来说,班级上根本不存在人际关系。因为下课了不许走动、不许闲聊,任何谈话必须围绕学习。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全都是学习二字。

假期如同摆设。

游洛排名又下降了。

班主任南柏怀又开始找游洛谈话了。

每次的谈话从不关心他的生活,只是一味给他施压。

“这次,你的对标对手是宫雨。”南柏怀将排名亮在光屏上:“原本,你在她前面。现在她已经在你前面了。你比她差了多少,你心里有数吗?她比你勤奋多少,你了解过吗?”

“老师,我并不想和任何人比。”游洛面无表情地说。

可抵抗南柏怀的心理战,总不是那么容易。

“人,生来这个世界,就是要与别人做比较的!”南柏怀提高了自己的嗓音:“就连我,也一直在和二班做比较。如果不这样做,你觉得我们班还能一直保持年级第一的好成绩吗?”

可我并不想当为您争光的机器。

游洛在心中说着。

“你不仅要把宫宇当作对手,你还得超过他!因为我已经跟他下了指标,要他超过你。他显然已经做到了,现在他又有了新的对手。而你,连做他对手的资格,都已经没有了。”南柏怀喝了一口被子里的热茶。

这些话,像针一样刺进游洛心里。

而南柏怀就像是手里拿着马鞭的农夫,一鞭又一鞭打在马身上,可他仍然是倔着不动。

南柏怀将游洛从第一排调到最后一排,课上再也不点名叫他。

他已经被当作差生对待了。

他只好又奋力考取高分·····

在南柏怀的辣手之下,游洛终于熬过去了。

可他内心对南柏怀充满了恨意。

明明是一个属于自己的欢乐童年,被这样硬生生被南柏怀毁了。

他自己很清楚,就算不搞他这套竞赛教学,他仍然能考上重点初中。

并带着一颗健全的心灵,去新学校报道。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