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十四章 九死一生

发布时间:2021-10-15 08:22:22

好热。这是哪儿?我怎么躺在冰面上?明明寒风呼啸声,但是我真的好热。我受不了了——“月儿姐,你怎么了!?”是关孑笃的声音。金霁月从噩梦中醒过来,身上像是被人点了火。从来不也没见过关孑笃这么惊慌的样子:“等着我。我去叫顾老师!”“顾老师!——”关孑笃这是哪儿?。

>>>《黑光噬昼》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九死一生》精选

好热。

这是哪儿?

我怎么躺在冰面上?

明明寒风呼啸,可是我真的好热。

我受不了了——

“月儿姐,你怎么了!?”

是关孑笃的声音。

金霁月从噩梦中醒来,身上像是被人点了火。

从来没有见过关孑笃这么慌张的样子:“等着我。我去叫顾老师!”

“顾老师!——”关孑笃喊叫着跑出了门。

8号房的房门敞开着,顾归琛手里拿着一只钢笔,趴在书桌上睡着了。

“顾老师,你快过来。金霁月,她,她——”

关孑笃推搡着顾归琛。

“啊————”金霁月的尖叫划破了天际。

也叫醒了顾归琛。

“发生什么事了?”顾归琛猛地一下子挺直了腰杆,像是半夜里被吵醒的军官。

两人赶到7号房的时候。

金霁月正捂着脸站在镜子面前。

“好强的黑光!”顾归琛的冰蓝之光和金霁月的纯黑之光,是同属性的攻击性光波。

所以,顾归琛可以立刻感知到黑光的强弱。

金霁月的大腿、手臂、脖颈处,黑色的血管暴起,像无数条黑色的小蛇,爬满了全身。

“乖。”顾归琛走到金霁月面前,小心地将她的手从脸上拿了下来。

关孑笃倒吸了一口气——金霁月的脸,就像是一副水墨画,滴满了墨水。她的眼球里,布满了黑色血丝。

“是黑光被释放了,你昨晚吃了什么?”关孑笃说。

“你们睡了之后,我喝了一杯洋酒。”金霁月说。

“你怎么能喝洋酒呢?我没有告诉过你,大强度训练之后不能喝咖啡、茶,更不能喝酒吗?”这是顾归琛第一次责怪金霁月。

金霁月你是在引火自焚!

“怪她也无用。老师,快救救她吧!”关孑笃担忧地看着金霁月,十分自责。

如果不是这些天他沉沦不起,金霁月又怎么会借酒浇愁呢?

“现在只有一种方法可以救她。”顾归琛说。

“什么方法?”关孑笃问。有方法就行,不管是一种还是两种。都要去试!

“你用暖光进入金霁月体内,压住她的黑光。用补给光波,驾驭黑光。直到这强大的黑光,被压制成一颗钻石般大小的黑色光球,稳定地悬浮在她心脏的正前方。”顾归琛说。

他将金霁月抱到8号房:“阿笃,倘若你真的能做到。金霁月,她就会因祸得福。倘若你做不到,你很可能也会被黑光反噬。因为,你自己的体内本身,就有一丝纷乱的黑光。它并不稳定,你不一定能压制得住。”

“黑光?”关孑笃说。

“是你妈妈留给你的。这也是我不建议你去试的原因。你会触景生情的。”顾归琛说。

“那你呢?你的光?”就算是关孑笃自己,也不得不承认,母亲的去世对自己的情绪影响之大。

“我的光是冰蓝之光,我也是攻击性光。我掺和进来,只会起反作用。”顾归琛说。

“那就我来。”关孑笃说。

见面第一天,他不是说自己是大侠吗?

如果连自己的朋友都保护不了,那就真的成了大虾了。

“这样风险太大了,你容我再想想办法。”顾归琛头一回犹豫了起来。

他无法在关孑笃和金霁月之间做选择。

进?关孑笃很可能变成炮灰,被黑光反噬。

不进?金霁月撑不过两小时。

“不能再想了!顾老师!!”关孑笃用力扯着顾归琛的胳膊。

“好吧···关孑笃,你要想好了。月月你过来,盘腿坐在床上。”顾归琛换上夜窗,整个房间落入黑夜之中。

只有一盏小昼灯微弱地亮着。

“阿笃,你盘腿坐在金霁月的背后。双手掌心相对,分别握在月月腰窝两侧。”顾归琛将关孑笃的手,往上移了一点:“在她的鲨鱼线的位置。”

金霁月太瘦了。

关孑笃能感受到她清晰的骨骼线。

“顾老师,多长时间我就能将金霁月体内的黑光驯化?”关孑笃怕自己体力不支,这些天他几乎没有吃东西。

“能一个小时驯化,就不要两个小时。总之,越快越好。”顾归琛说:“黑光已经蔓延至金霁月全身。你应该也知道光速有多快吧!”

“明白。只要我的金色暖光跑得比黑光快,金霁月很快就能脱离折磨。”关孑笃用尽全身意念,一呼一吸之间,将自己体内的金色暖光与黑光分离。

然后将高纯度的金色暖光推进金霁月的身体里,以最快的速度和金霁月体内的黑光缠绕在一起。

顾归琛启动了眼镜的透视系统。

金霁月体内的黑光十分具有攻击性,显然是在洋酒的刺激下,放了场。

金色暖光毕竟是补给性光波,怎么都无法赶超纯黑之光。

而关孑笃呢?顾归琛将目光转向金霁月背后。

不好!

关孑笃体内母亲留给他的黑光,正在侵蚀着他的身体。

“孑笃!小心!快!将你的金色暖光退回体内!”顾归琛厉声呵斥道。

关孑笃猛地一松手,金霁月倒在关孑笃怀里。

之前被驱散的黑光,很快又反噬在金霁月体内。

“不行,太危险了。”顾归琛说。

“顾老师,如果我将黑光和金色暖光一起推进金霁月体内呢?”关孑笃抱着金霁月说。

顾归琛瞬间明白了关孑笃的意思:“可以。快试试。”

关孑笃再次盘膝而坐,双手找到金霁月的鲨鱼线。呼吸之间,将自己体内的金色暖光和黑光缠绕在一起。

由于黑光速度更快,它带领着金色暖光,用比前一次更快的速度,进入金霁月体内。

这缕关孑笃妈妈留给他的黑光,裹挟着金色暖光,迫切地穿梭在金霁月体内。

关孑笃感受到了母亲的存在,他的情绪没有收到影响,反倒是更加增强了对金霁月体内黑光的追击。

我的妈妈,如果能见到你。

她一定很喜欢你。

月月姐。

金霁月体内的黑光左逃右窜,终于交汇于一点,形成了一颗黑色光钻。

于此同时,一颗晶莹的泪珠,从关孑笃的眼眶落下。

因为他终于看到,金霁月的皮肤再次变成白瓷色。

“好了!”顾归琛示意关孑笃可以停下了。

那颗黑色光钻已经稳定地运行在金霁月心脏周围了。

就如同行星绕着恒星一样。

关孑笃调息,将自己的光脉收回。

“阿笃,谢谢你舍命相救。”金霁月正在关孑笃的怀里,一抬头就碰到了他的下巴。

他笑了,说:“如果我妈妈看到这一幕,会很欣慰的。我想,我已经走出来了。”

如果不是你的悉心照顾,我也许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该说谢谢的,是我才对。

“月儿,阿笃,你们俩再运一次气看看。”顾归琛的透视镜仍然开着。

“顾老师,我感觉自己的光脉平稳了很多!”金霁月说:“之前像是横冲直撞的野兽,现在像是一只温顺的小白兔。”

顾归琛笑着点了点头。

“我的金色暖光和黑光贴合度更高了!之前我总感觉身体内部有种撕裂感。”

顾归琛松了口气:“今天真是吉人自有天相。”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