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十三章 自己自足

发布时间:2021-10-15 08:22:20

夜幕降临时到来。酒店系统将房间系统自动改成了暗黑玻璃,整个房间处在一种天光前的幽暗之中。金霁月坐在大而软的皮质黑沙发上,面前是光子全息投屏,正播着一些万古未变的肥皂剧。金霁月的眼光,漫无目的地落在眼前的茶几上。她拿起来一杯洋酒。两块热辣的石头,从自己酒店系统将房间自动换成了暗黑玻璃,整个房间处于一种破晓前的黑暗之中。。

>>>《黑光噬昼》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自己自足》精选

夜晚来临。

酒店系统将房间自动换成了暗黑玻璃,整个房间处于一种破晓前的黑暗之中。

金霁月坐在大而软的皮质黑沙发上,面前是光子全息投屏,正在播着一些万古不变的肥皂剧。

金霁月的眼光,漫无目的地落在眼前的茶几上。

她拿起一杯洋酒。

一块火辣的石头,从自己的喉咙滚落到胃里,炸裂开来。

金霁月的眼神仍是冷漠。

这是属于自己独处时的表情,写着:冷漠、厌世、狠毒、凶残、报仇、嘲讽···

人前热情红,人后寂静黑。

此刻,她的表情是一种淡漠的狠劲——老娘一定要把关孑笃给叫醒。关孑笃你可别跟我玩伤感。

第二天早上。

“月月。”

顾归琛来了。

该换班了。

“关孑笃!你给我起来!”

一进门,金霁月就吼叫着,将关孑笃的眼罩给摘了。房间的玻璃也换成了白昼。

“好刺眼。”关孑笃拿黑色丝绸睡衣挡着自己的眼睛。

“去跟我晨练。”金霁月将关孑笃拽到床边。

“我不去。”

金霁月将关孑笃拽到地上了。

她双腿叉在关孑笃身体两侧,将关孑笃抬了起来。

可他的身体很沉,很快就倒了下去。

“人人都说,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可我就是不信邪。你不是装睡,你是逃避现实。”金霁月一边说一边从柜子里找出了酒店备好的男士运动套装。

“给我起来。”金霁月狠心地往他肚子上踹了一脚,看见他根本没动,就蹲在地上去扒拉他的衣服。

关孑笃脸朝底,一副谁也不想见的样子。

“你不肯换衣服,那我就帮你换。”

金霁月开始脱他的裤子。

关孑笃伸出手来死命拽住自己的裤子,一下跳起来:“金霁月!我跟你说了你也不会懂!”

“我怎么不懂?你失去了你的妈妈,你悲痛欲绝。可是,你有尝过妈妈还在这个世界上,但她属于另一个孩子的滋味吗?你妈妈是去世了,而我妈妈却是背叛了我。哪种滋味更难受?你和我差不多大,只要我们愿意,没有人能拆散我们。我也失去了妈妈,我不能再失去你····你失去了妈妈,难道你还要让一个真正对你好的人伤心吗?”

金霁月语无伦次地说道,几次情绪失控。

虽然是短短几句话,让金霁月说出来可并不是那么容易。因为字里行间,能唤醒的,都是泪水写就的记忆。

话不能打动人,但感情能。

“我很害怕。”关孑笃扑在金霁月怀里,下巴抵在金霁月的左肩上。

“你害怕什么?”金霁月摸着关孑笃的头,安抚着他的情绪。

“我害怕未来。我妈一死,我感觉自己完蛋了。就像是最坚实的底座不在了,整栋高楼大厦也崩塌了。”关孑笃小声说,声音里充满了压抑。

“别想这些了。跟我去跑步。”

跑起来,就好了。

万事有一就有二。

一旦你向命运宣战,你每一天都是在为曙光而战斗。

如果永远趴在地上,那你也会就这样趴进棺材里。

“你们怎么来了?”顾归琛正准备往回跑,看到自己两个徒弟一前一后,向他跑来。

“顾老师,再来一圈?”金霁月偏头一笑。

能把关孑笃拉起来跑步,挺有成就感的,说实话。

“没问题。”顾归琛用力地揉了揉关孑笃的头发:“小伙子不错,一下子就想通了。”

金霁月从脖子上拿下来一条毛巾,替关孑笃擦了擦汗,又从腰包里拿出一瓶水,喂到他嘴里。

13岁的男生,依恋母亲,也是正常的。

他也算是幸运。

有这么个关心他的姑娘在身边。让他能将对母亲的情感,暂时寄托在她身上。

否则,他可真要一蹶不振了。

千米泳池。

“我给你俩买了泳衣。先游几圈,练练体魄。”

顾归琛将两套衣服,扔给了他们。

十圈。

第一圈,关孑笃差点溺水。金霁月就在旁边,立马将关孑笃脑袋撑出水面。

顾归琛也赶忙跳下了水。

本以为顾归琛会喊停。

怎能想到他原来也是心里憋了一股劲!——一定要让关孑笃活过来!

第二圈!

被水呛得喉咙发痒,关孑笃总算是恢复了一点精神。

第三圈···第四圈···第十圈。

关孑笃坚持下来了。

从水里钻出来的金霁月,好似一朵出水芙蓉。而旁边甩动着头上的水珠的男生,就像是水边戏荷的小狼狗。

“换身衣服,准备练习光脉!”顾归琛压制住嘴边的笑意,高声喊道。

顾归琛真是天才教师。

游完泳的关孑笃莫名地专注。

他的光脉又变得浑厚起来——那是一种裹着金色暖光的黑色细纹光脉。

显然,自从关孑笃有了黑色光脉以后,他的金色暖光就自动退回到了辅助的位置。

这种组合,顾归琛还是头一次见。

收阿笃做徒儿的时候,顾归琛还嫌弃过关孑笃的金色暖光,认为这种光脉只能补给不能攻击。

可是现在,有了黑光做底,金色暖光就成了绝佳的助攻。

简单来说,普通的光术战士,只有单色光。

金霁月就只有纯黑的光脉,她需要别的光给她补给,因为她每一次攻击就会消耗自己的光能。

可是,像关孑笃这样的光术士,完全可以自给自足!

不过,顾归琛并没有把这些,告诉关孑笃。

以免他一启动自己的光能,就想到母亲留给她的黑色光脉。

他可能会因此触景生情,最终无法发动黑色光脉。

总之,顾归琛要考虑的远非这两个娃娃所能想到的。

不知不觉,就练到了夜里。

晚饭也没吃。

顾归琛因为今天的发现,需要做一些研究。

“月月,你先和关孑笃在7号房玩会,我去书桌写点东西。”

顾归琛说完就往8号房去了。

晚餐被一个小推车送来。

关孑笃对食物没有一点兴趣。

金霁月只好一口一口喂他,他拒绝吃饭,但他总不好意思拒绝喂到他嘴边的关心吧!

到睡觉的时间了,可是关孑笃说他会感到害怕。

如果不是金霁月自己也经历过这样的暗黑时刻,如果不是金霁月自己也曾经如此迷茫过,她也许会觉得关孑笃矫情吧。

靠着药物强制维持着情绪的自己,比他其实并没有好多少。

拯救关孑笃,好像也是在救赎自己。

再说,关孑笃处境目前并不算坏。在她和顾归琛的关心下,应该是可以很快治愈的。

在这一点上,关孑笃比金霁月幸运太多了。

金霁月拍着关孑笃的背,让他在自己的怀里安眠了。

自己的歌声虽然难听了点,但总归比吃助眠药好。

金霁月轻轻地给关孑笃盖好被子。

8号房,黑夜灯还没有点亮,顾归琛的房间一片明亮。

他仍在工作。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