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十二章 咖土之光

发布时间:2021-10-15 08:22:17

瑞礼酒店自助餐吧。“多少吃点儿吧。”金霁月一手拿着提拉米苏蛋糕,一手拿着一整块榴莲,对一声不吭的关孑笃说。金霁月有点爱上训练了。因为自从训练以来,自己不管吃多少都是瘦

>>>《黑光噬昼》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咖土之光》精选

瑞礼酒店自助餐吧。

“多少吃点儿吧。”金霁月一手拿着提拉米苏蛋糕,一手拿着一整块榴莲,对一声不吭的关孑笃说。

金霁月有点爱上训练了。因为自从训练以来,自己不管吃多少都是瘦。

“你别老是吃甜的。”顾归琛往金霁月的盘子里放了很多肉类:“你这个月体重必须达到85斤。不然训练时没有力量。”

“85斤穿裙子,会显得很胖吗?”毕竟金霁月也没有胖到过85斤。

“会。”不知什么时候,从隔壁桌冒出一个圆圆的脑袋,是个女生:“我就是从80斤一路胖上来的,没办法,我是举铁运动员。”

“你好,我叫金霁月。”金霁月伸出刚刚啃过猪脚的手,这女生毫不犹豫地握了上去。

“我叫娄枯艾。”她说。

这名字太具有迷惑性。没见过真人,绝不可能想到她这么胖。

“月儿,看看别人。为了能举重,胖到150斤,也根本不在意。你明白老师为什么让你增重了吗?”顾归琛说。

关孑笃将眼前一盘食物,推给了金霁月:“给你。”

此刻,关孑笃除了酒,其他都不想沾。

“不是吧。你们是想看我撑破肚皮吗?”金霁月最后吃了一个冰淇淋,就瘫坐在椅子上了。

一个小时后。

千米泳池。

“娄同学,谢谢你能来。”顾归琛吃饭的时候就已经感受到娄枯艾身上强大的气场了。

这绝不是来自于一个举铁小运动员的气场。

而是一种对于光的感召力。

“盘膝而坐。闭上眼睛——呼——吸——想象自己的后背处正长出两只翅膀。”

用体内的光,感召出属于自己的光之翼,是每个光术战士的必经之路。

但,并不容易。

时间的沙漏一分一秒的流逝着。

偌大的泳池,只能听见三个人均匀的呼吸声。

如同海的波涛,一下一下地温柔拍打着海岸沙滩。

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

顾归琛拿着一支老式钢笔,如同拿着一根光子香烟。他正在记录三个人的光脉变化。智能戒已经关机,开机会带来光的波动,干扰三人的光脉。

关孑笃:额头上有密汗;呼吸不均,胸内有浊气;思维没有集中;后背无羽翼。光脉是金色暖光+···黑光?!

顾归琛的手抖了一下,黑光的光字尾部拉得很长。

关孑笃什么时候有了黑光?

之前他一直都是百分百纯度的金光啊!

顾归琛只能想到一种可能性——关孑笃的妈妈就是一个黑光术士!而她的死亡,必定跟白昼会脱不了干系。白昼会,英文名为Bright Lights Club,简称BLC。这是一个以猎杀黑光术士闻名的星际组织。

成员都是白光术士。

根据关孑笃的研究,白昼会的成员,已经悄悄发现了人类可居住的第二星球。

他们用白光清除了星球里的原始居民,这一项计划被他们内部称为“除臭虫计划”。

紧接着,他们要清除地球上对他们有危害的光术战士,代号为“永恒白昼”计划。

这也是为什么全球现在不分白天黑夜的原因。

显然通过全球永恒白昼方案的联合国,已经快成为白昼会的领地。

可仅仅这样是杀不死黑光术士的。

也许能让黑光封闭在术士体内,但是无法杀死他们。

顾归琛几乎可以断定,关孑笃的妈妈是黑光术士。昨天隔着呼啸而过的救护车,他感知到了一股强大但纷乱的黑光。

关孑笃妈妈摔下楼,死了,但是她体内的黑光不会无缘无故消散。

这股黑光流落到自己的至亲身上,并不是没有可能。

拿着笔的顾归琛,豁然开朗。

他总能想清楚一些复杂的事情。难怪学校里喜欢他的女生那么多了。

人总是对智商高于自己的人,有着天然的崇拜感。

他手里的钢笔,开始转向第二栏。

金霁月:已经召唤出左边的黑光之翼;翅膀长度超过一臂;遒劲有力;暗黑之光气息渐趋稳定。

金霁月这个女孩是真的有天赋。

就照这个程度练下去吧,金霁月。

顾归琛一直以来都对金霁月抱着很高的期望。可以说,自己之所以接下这个编纂教材的活,就是为了金霁月而来的。

可是他从没有在金霁月面前表达过这一点。

他不想给她施压,也不想她对于自己的天赋过于骄傲。

平静地,顾归琛将自己的目光转移到娄枯艾上。

我天!

这孩子,竟然是个咖土术士!

她背后已经召唤出两只咖啡泥土色的光之翼!两只翅膀彼此对称,力量感十足。

要不是娄枯艾这150斤的体重压着,恐怕她早就被翅膀拖着飞出去了。

“好了。收起自己的光。下面,还是白瓷杯练习。”顾归琛拍了拍关孑笃的肩膀:“笃儿,今天你不练习,帮她们俩换杯子。”

顾归琛怕关孑笃情绪不稳,让体内刚蕴蓄的黑光失控。

“好。”关孑笃向救生梯走去,留给金霁月一个落寞的背影。他的背后秋风四起,万念俱灰。

“上下三排,一共放九个白瓷杯。”顾归琛手上笔画着9的数字。

“金霁月,你先来。”

一个白瓷杯接着一个白瓷杯炸裂。就像是泉水叮咚,咚咚咚响了九次。

之间没有任何拖泥带水。

上个月的密集训练,显然是到位的。

顾归琛本来就是天才老师,金霁月又是天赋异禀的术士,这样的成果,也是意料之中的。

金霁月带着喜悦和一丝自矜,回到了顾归琛的身边。

她瞟了一眼顾归琛手里的小册子,娄枯艾一栏什么也没写。估计是光脉太差了,无法记录吧。

“很好。接下来,娄枯艾。”顾归琛对娄枯艾点了点头。

“嘿——”声如山倒。果然是举铁运动员的嘶吼声。

娄枯艾看上去年纪不大,却有如此强的爆发力。

就算是顾归琛背对着救生架,也知道,9个杯子,碎得一个都不剩了。

他转过头去,看着自己两个傻眼的学生,带头鼓起掌来。

“月儿,笃笃,看来我们9月的训练强度还不够啊!”

午餐时。

娄枯艾用手肘抵了抵金霁月。

“姐妹,对面那帅哥是你男朋友?”娄枯艾的眼睛里发着光。

“不是。他,他是我弟。”

阿笃都没向她表白过呢!她何尝不希望他是自己的男朋友呢?顾归琛肯定第一个不同意。早恋嘛,都没什么好结局的。

“你弟啊!那真是太好了。我第一眼见到你,就觉得咱俩投缘!以后小妹我的终身大事,就托付给你了。”娄枯艾抓住金霁月的胳膊,和她耳语道。

。。。。。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