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十章 跪地痛哭

发布时间:2021-10-15 08:22:09

转眼就到了月底。再过一天就是国庆了。别人的国庆:去哪旅游?金霁月的国庆:去哪打工?打工也不错的。这十五天里,金霁月也爱上了打工。或者换个说话,爱上了金钱到账的声音。按这个进

>>>《黑光噬昼》章节目录<<<

《第十章 跪地痛哭》精选

转眼就到了月底。

再过一天就是国庆了。

别人的国庆:去哪旅游?

金霁月的国庆:去哪打工?

打工也不错的。这十五天里,金霁月也爱上了打工。

或者换个说话,爱上了金钱到账的声音。

按这个进度,只需要799年,就能赶上当今首富了。

“月月,我这样好看吗?”尤也穿着一件白色婚纱般的舞服。

好是好看。

可咱能换个风格吗?

“试试这个。”金霁月从众多舞服里,抓出来一条大红色的裙子。

尤也从试衣间出来了。

她拢了拢齐腰长发,用迷离的眼神看着金霁月。

实在是···太美了!

只知道尤也穿白色好看,可没想到她穿红色如此惊艳。

大红色衬得她更白了。

左肩上顶着一朵大红花,右肩光溜溜的。

线条在腰处收窄,在臀部又拓宽。

一双直筒超长靴,将她直而长的腿包裹得紧紧的。

“就这个了。”金霁月拍起手来。

“月月,7点了,我得先去彩排了。”尤也的智能戒响了起来。

尤也离开。

“老板,租3个小时多少钱?”金霁月问。

“5000块。”老板说。

可是学校给的预算只有3000块。

“行。这是一张3000元光子支票。其他2000元,我用智能戒付款。”

“霁月,你在哪儿?”是顾归琛。

“我在租礼服的地方呢。怎么啦?你今晚不是要过来颁奖的吗?”现在都7点了,人影都没有。

“我,我这边有点事。可能过来不了了。”电话那头很嘈杂,金霁月甚至还听到了警车和救护车的声音。

“是出什么事了吗?”金霁月了解顾归琛,如果不是发生很严重的事,他是不会缺席自己答应下来的晚宴的。

“你别管我。晚上的颁奖,你代替我去。我已经跟关数说好了。拜托了。”顾归琛急忙说。

顾归琛就是这样,安排好了一切再通知,从来不给别人拒绝的机会。

“老板,再租一套礼服,最便宜的。”金霁月冲老板喊道。

“这件,红色亮片吊带裙,1000元租给你。”老板算是给自己打折了。

“还不错。”这红裙子设计简单,穿起来比礼服轻便。

红色呼应尤也的舞服,但不会抢了尤也的风头。

和尤也一起站到领奖台,把奖杯亲手送到尤也手里。

想想都开心。

不过,也许得奖的人不是尤也呢?

那就不颁了,爱谁谁。评委的眼睛都拿去喂狗了吗?

彩排结束了。

8点,晚宴正式开始。

前面的节目,金霁月打着盹儿看过去的。

坐在金霁月旁边的关孑笃,不知道是该把肩膀送过去,还是不该。

他一直把背坐得笔直,万一她的头掉在自己的肩膀上了呢?

并没有。

她的头就这么悬着。

一听到“下面,有请一年级8010班的压轴大戏——独领风骚!”

独领风骚。

我真是个起名鬼才。

金霁月心想。

尤也一如既往地发挥稳定。

无数人举起智能戒,想要录下她的舞姿。

果不其然,尤也得了一等奖。

金霁月快把嘴抿歪了,还是藏不住内心的欢呼雀跃。

尤也得奖,她比尤也还开心。

她拉着关孑笃去后台候场。

“下面有请金霁月同学和顾归琛老师共同为尤也同学颁奖!”主持人看了看戒指上的提词器。

什么?

不知道什么时候,身边的关孑笃变成了一个穿着笔挺西装的男人。

顾归琛伸出右手:“回头解释。一起上去。”

金霁月连忙抓住顾归琛的手,毕竟自己脚下踩着高跟鞋,得扶着人才上得了台阶。

舞台的灯光真晃眼。

她稀里糊涂地颁完奖,又立马被顾归琛握着侧腰给带下了场。

“你怎么来了?”金霁月将脱掉的礼服交给尤也,一边整理头发一边问顾归琛。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你。”顾归琛的喉结动了动,眼眶居然红了。

这不是金霁月认识的顾归琛!

他如同钢筋水泥一般,怎么可能这么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车上说吧。”顾归琛说。

“尤也,恭喜你得了第一名。”金霁月抱了抱尤也:“还礼服的事就交给你,钱我已经付过了。”

“孑笃。”这是金霁月第一次看到顾归琛这么紧张地握住一个男生的手:“无论等会儿你看到什么,答应我,一定要保持理智好吗?”

关孑笃一直以来都非常理智啊。

到底是什么事能让关孑笃失去理智呢?

金霁月感受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一朵巨大无比的厚重乌云正笼罩在三人的头顶。

令人窒息的氛围,瞬间将金霁月从晚宴的欢乐中拉了出来。

顾归琛的车,正开往关孑笃的家。

“孑笃,”顾归琛已经吞咽了无数次口水了,话在嘴里打转:“你妈妈出事了。”

终于还是说出来了。

慌乱中,金霁月抓住了关孑笃的手。

“什么事呀,顾老师。”

关孑笃早上还吃了妈妈做的煎蛋,她叮嘱他晚宴完后早点回家。

“她跳楼自杀了,孑笃。”顾归琛感觉自己每说一句话,都是在用针扎关孑笃的心。

可如果孑笃看到那惨不忍睹的场面,会当场崩溃的。

他顾归琛得提前给他打预防针,这些天都得盯着他。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虽然一开始不愿意收他,可一旦收了他,就要对他负责任。

对他负责任,就要帮他度过这个坎。

“我不信。我从没有见过比她更乐观的人。她还有我,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抛下我的!”关孑笃的额头的血管青筋突起。

“我也不信。这个案子有太多疑点。”顾归琛说。

车子到了关孑笃家的小区里。

关孑笃住在一个公寓里,在62层。

这里并不算是豪华地段,也不是很顶端的物业管理。

关孑笃的父亲身为高官,但一直都与当地富商保持着较远的距离。

他有手腕、有执政能力,但是从来不违反内心的原则。

或多或少结了些仇。

警笛声呼啸,警车从三人身边开走,里面坐着的竟然是关孑笃的父亲。

“爸爸————!”关孑笃敲打着警车的玻璃窗。

金霁月上前将警车拦住,顺势直接坐在警车前车盖上。

车窗里的男人头发乱糟糟的,眼睛里没有任何光亮。

他看见了关孑笃,眼眶突然红了,涌出泪来。看上去,他的眼泪已经憋了四五个小时。自从案发到现在,他维持着一个成年男人最后的体面。

可是见到自己的儿子,他突然变成了一个手足无措的婴儿。

“妈妈死了···笃儿···你妈妈··把我们俩扔下了···”

关孑笃爸爸将手伸出窗户去,想要拉住关孑笃的手。

“你装什么装,你就是最大的嫌疑犯!赶紧的,去派出所录口供!”一个身穿黑色警服的男人一把打掉了关孑笃爸爸的手。

金霁月一个箭步向前,拧住警察的领带,一把将他提起来,直到他窒息得说不出话来:“你也是个有爹娘的人。”

话只说了一半,金霁月却不想再说。

世界就是这样,没人能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给他们一点时间,我们不会干扰你们工作。”金霁月说完,松开了警察的衣领。

“爸爸,在里面你要保重自己。我已经失去了妈妈,我不能再失去您!”关孑笃蹲在车边,紧紧握着父亲的手。

“儿子,我很快就会出来的。到时候,你放学回家,就能吃到爸爸做的辣椒炒肉了。抱歉啊,笃儿,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整天忙于工作,厨艺一点都没有长进。你说最喜欢吃爸爸的辣椒炒肉,是不是真的?”父亲看上去没有了之前的慌张与无助。

也许正是因为儿子的出现,给了他勇敢地、坚强地生活下去的底气。

“是真的,是真的,是真的,是真的···”

警察掰开了关孑笃和他爸爸粘在一起的手,顾归琛尽全力抱着关孑笃的腰,金霁月从警车前车盖跳下来。

“我们拦着他们,只会起反作用。”顾归琛说。

“阿笃,你要相信,清者自清。”

天莫名地下起了雨,一颗一颗从天上砸下来。

关孑笃极短的碎发被雨淋湿了,金霁月和顾归琛也站在雨里陪着他。

淋雨就淋吧。

希望淋一场雨,将那些悲痛欲绝的记忆都冲洗干净!

关孑笃想要进小区看自己母亲最后一眼,可是小区内贴满了封条。

“嘟嘟嘟——”

现场唯一一辆救护车开过,里面就躺着关孑笃母亲的尸体。

“妈妈!妈妈!妈妈——”

关孑笃挣开顾归琛的手,不要命了一样朝着救护车跑去。

“阿笃!”金霁月眼疾手快地将关孑笃推开,差点被迎面而来的救护车撞到。

“阿笃,你死了我怎么办?”金霁月抱住快要倒地的关孑笃。

这是认识关孑笃以来,第一次在他脸上看见如此丰富的表情,充满了绝望和痛苦。

慢慢地,在漫天大雨中,他低下头,身子蹲到地上去,他再也不歇斯底里地喊叫了。

他在无声哭泣。雨水落在脸上,分不清是雨是泪。

金霁月此刻万箭穿心。

她能感受到关孑笃的痛苦。她用力抱住关孑笃。非常用力。

“你还有我。你还有我。我一定会查出真相!不会让你母亲死在冤屈之中!”

金霁月声音里充满了担忧,还有愤怒。

这也是顾归琛想要说的。

无论如何,他一定会查清真相。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