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女配修仙 拒绝炮灰 外婆 从零开始 合集 正阳门下 gl
互换 变成  凡人修仙传 原神  终极一班
首页 > 资讯

第七十八章绕过他

发布时间:2022-11-25 19:57:46

的话说阿大家的岩盐跟刀斧看不见了这事还让大家有什么饶幸心理,那粉樱的一句‘好你个阿大,竟然敢丢下她们母女’就彻底破灭之后了大家的幻想。阿大也不是出了出乎意料,更也不是无意闹,不是悄摸着离开了了部族。耳里是粉樱哭嚎的命运,心里是阿大的绝义,负义。一时之间,大家阿大不是出了意外,更不是有意闹腾,而是悄摸摸离开了部族。。

>>>《蛮荒福运小地主》章节目录<<<

《第七十八章绕过他》精选

如果说阿大家的岩盐跟刀斧不见了这事还让大家有什么侥幸心理,那粉樱的一句‘好你个阿大,居然敢丢下她们母女’就彻底破灭了大家的幻想。

阿大不是出了意外,更不是有意闹腾,而是悄摸摸离开了部族。

耳里是粉樱嚎哭的命运,心里是阿大的绝情,忘恩。

一时,大家情绪激动。

“没想到阿大是这样的人!”

“咱不过抱怨抱怨而已,他怎么能这般?”

“我一早就觉得阿大有问题!没想到他居然能有这么狠的心!”

偷偷摸摸跟大大方方完全是两个概念,阿大这一悄悄咪咪的不告而别无疑是在跟部族宣战。

无疑是宣誓野心。

“怎么办啊壳子叔?!”

“壳子叔,一定要将人抓回来,不能让他有跟其他部族接触的机会。”

“对,他应该没跑多远,现在就走,咱不能耽搁了。”

不能确定阿大是否离开了部族,心里担心的种种还得藏着噎着,确定他离开了部族,那意义就不同了。

沉静,萧肃的,壳子爷爷扬声:“阿大的离开代表什么大家都心里有数,我也就不多说了。如今,咱能做的只有解决了这件事。”

在阿大带着晾晒鱼干,制作板车,陶器的手艺离开后,这事就只有一种解决办法了。

神色萧索的,男人们自行列队。

“壳子爷爷。”终于想到完美的解决方法,夏微微走近整装待发的人群:“草沼面积广大,别说阿大阿爹什么时候离开的咱都无法肯定,就是他这会跑出去,咱想找他也不容易。”

“那怎么办?咱坐吃等死?”没好气的,壳子爷爷剜像夏微微。

被老头眼神控诉的夏微微差点打个咯出来,以示自己吃得有多饱:“壳子爷爷,咱老老小小这么多人,现如今又有这么好过的日子,怎么能座吃等死!”

壳子爷爷无语:就不能少说两句让自己心头不这么梗噎?

“我是这么想的。”无视着壳子爷爷我快要被你气死了的目光,夏微微凑近,在男人们怀疑的目光中,她嘚啵嘚一阵分析。

有青木在前,光阿大会那点东西绝对无法让人违背誓言。

那想说动谁,阿大必定会将她这个终极武器推出来。

因实力太弱来草沼的人,根本就无法忽视她能保护女人孩子的话。

而现在青木小队不在,想吞并她们更加容易,在吞并了他们后策反其他部族则不在话下。

编制确实动人,但比编制更能捕获人心的是未来的有可能。

“壳子爷爷,阿大阿爹能说会道,咱就算当面也不一定说得过他,所以,咱唯一能做的就是绕过他集合其他部族。”

青木等人的离开是有时限的,而他们一旦找到莲部,松部去,阿大不纠集相同数量的部族根本无发将拿下他们。

阿大在这时候离开,想要的无非就是青木他们不在这一先机,那么,他会舍近求远的可能就比较小了。

在阿大说服人时离开,在他们过来时去到安全区域,这还真是好办法。

只是:“我们能放下这些鱼离开,其他人却不一定能。”

“所以,我们得用糖做借口。”眨巴眨巴眼,夏微微表示就看你了。

壳子爷爷:“····”

夏微微:“大丫弯那边不是有草沼上最多的长茎草,而时间有限,当然是大家一起合作比较好,毕竟,咱都会捏制,他们也各有所长。”

他们青部会捏制,在长茎草采集完或糖煮够前他们能一直捏制陶器,而有他们提供无以计数的锅具,其他部族采集,煮制分配好,那在长茎草干透前,几乎每个草沼上的人都能分到糖。

“···这由头确实无法让人拒绝。”压抑着心跳,没忍住的,壳子爷爷露出了一丝冷笑:“九部对两部,咱妥妥的站赢面。”

性命攸关,没人不积极,而夏微微能想到这种完全将劣势逆转的法子,她说什么还能不是什么?

在解释了筏子,风力后,众人都以她马首是瞻。

“女人先将岩盐,兽皮,鱼干搬到长茎草林那边去,男人砍树····”

傍晚时分,一长三十米,宽二十米,用木料做梁,桅杆,干草茎为浮筏,薄草毯为帆的巨大草筏下水。

片刻功夫后,穿着半身草茎救生衣的女人孩子围坐到草筏中心的桅杆下,桅杆两边分别以寻木,长竹为首的掌帆手各就各位。

“大松阿叔,你们可以撑了。”

大松几人闻声而动,草筏缓缓离岸。

冷风轻送,帆鼓力张。

从慢到快的,草筏逐波而动。

“阿缺!”壳子爷爷既喜又惊。

草筏吃水比他想象中小很多,平衡感很好,草帆阻风厉害,不过微风而已,它前进的速度居然就比男人划水还快。

举着沾水手指仔细感受风向,夏微微指挥着摇帆手们调整草筏的前进方向。

在一声声寻木阿叔,长竹阿叔中,草筏在离水岸十几米的地方转来转去,转去转来。

“唔,我怎么觉得有点头晕?”

“呃,我有点想吐。”

“怎么回事,我头晕想吐的!”

面前,女人们的小声议论传来,来回按压合谷穴,内关穴的夏微微默汗。

别说她们了,就是她都给转得受不了。

感觉方向基本能把握,在草筏直对东方时,她暂停了号令。

夜幕四合,疾风卷波,草筏带着青部百十号人顺风而走。

也不知是夏微微运气太好了点,还是部族里谁霉运比较大,风浪间歇时他们正巧进入莲部的捕鱼区。

百十米外火光映红,人声嘈杂。

“阿缺,水边有人!!!”他能祈求阿大没来莲部,或没有将莲部立为第一目标吗?

有些跳脚的,壳子爷爷哀嚎:“怎么办,咱们这就要送上门去了!”

百十米的距离,若是白天,若是月中,若没有那熊熊的火光影响,他们应该早就被人发现了。

电光火石之间,夏微微心思敏捷,头脑清晰。

“别嚷嚷,火光会影响他们的视力,草筏他们又没见过,只要咱们不出声,他们就算发现水里有东西也不会往这东西上座着人这方面想。”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