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拒绝炮灰 外婆 从零开始 合集 正阳门下 gl 互换
变成  凡人修仙传 原神  终极一班 女儿娇
首页 > 资讯

第七十五章阻止

发布时间:2022-11-25 19:57:45

就跟夏轻轻那件事像,在阿大一家这件事上,要说怪谁,谁也怪严禁,既让步了就没怪谁的权利。可也跟夏轻轻那事像,让步是让步了,恼怒却也真恼怒。既恼怒能发啊!一时之间,红李有些闷堵。青梅这态度毫无疑问是在谴责她得理不得理不饶人。“青梅你~”青梅垂头,掩去眼中可也跟夏微微那事一样,妥协是妥协了,气恼却也真气恼。。

>>>《蛮荒福运小地主》章节目录<<<

《第七十五章阻止》精选

就跟夏微微那件事一样,在阿大一家这件事上,要说怪谁,谁也怪不得,既妥协了就没怪谁的权利。

可也跟夏微微那事一样,妥协是妥协了,气恼却也真气恼。

既气恼能发啊!

一时,红李有些闷堵。

青梅这态度无疑是在指责她得理不饶人。

“青梅你~”

青梅垂头,掩去眼中的歉意:“红李阿姐要打要骂尽管冲着我来。”

“···我哪敢啊!”气闷不已的,她愤愤转身。

众人见此情形,你瞅我,我看你,最终,大家都收起心思。

这么多年,那么困难的时候都过去了,这时没必要跟青木硬刚。

特别是才将阿缺赶走不久。

“哇,好困,我得睡去了。”

“哈~眼皮都撑不起来了。”

瞬息功夫,人群就散去,原地只余青梅母子跟粉樱一家。

“阿大,你放心,我们是绝对不会让你离开部族的。”承诺似的,青梅说。

“青梅,你是不是啊···”

“谢谢阿嫂的维护。”阿大打断粉樱的质问,同时,抓上粉樱手臂的手控制不住力道的让粉樱痛呼出声。

月末之时,星黯月隐,没有火光的辅助,这时再好的眼力也只能看出个轮廓。

青梅就算看出了阿大出手,却看不到他下手的力道。

自然,就不该明白粉樱这声痛呼是怎么回事。

“粉樱?”青梅装模作样的问。

粉樱:“·····”

掐住手臂的手,手劲在不断加大,警告意味浓重。

气恼的,粉樱只能按压下心头的汹涌波涛,气突突一句:“踢到脚趾了。”

“严不严重?”就跟这段时间的隔阂从未存在过一样,青梅忧心询问。

“···不严重,青梅阿嫂不用担心?”真怕这样下去手臂会被阿大掐断,她连忙催促:“不是还得去喊阿缺吗,青梅阿嫂,你们快去,时间可不早了。”

可不想听到谁一句‘我跟你们一起’,青梅当然抓紧时机顺杆子爬,留下句:“你们快休息,这一天累得不轻”急冲冲离开。

“啊~”

黑暗里,青梅母子听到一声惊呼,而后夜色归一平静。

“阿大?”被强扯进帐篷的粉樱委屈。

没了外人,阿大可没好脸色留给她:“你是猪?什么话重要,什么话无聊你都不知道?”

粉樱无言,承认自己没说好话。

见阿妈又被骂,小樱嗔怪:“阿爹,你怎么能这么说阿妈···”

“你闭嘴!”低呵过去,阿大心火难消的抬手,一把掐过去。

“啊~”小樱痛呼。

下一秒,阿大将人口鼻捂住:“别逼我教训你。”

“唔~~”小樱瑟瑟发抖:“阿~妈~”

粉樱满心都是夏微微要是不教他们编制该怎么办,根本就不理会小樱的哭求。

“阿大,咱必须学会编制。”

“这怪谁?”说到这问题他就一肚子气:“都告诉你们母女不要太过分,不要太过分,可你们母女呢?”

“青梅也真是的,之前也不见她维护咱们!”

青梅的人情阿大不止不高兴承,更怨怪得很。

今天,她若不那样铿锵,他们一家绝对能脱离部族。

只要脱离了部族,他就有大把时间缠着阿缺,他就能将桫椤教授给她的一切学会。

他就能带着这些知识去,····

心思回转,阿大再次警告粉樱母女,今后不许在挑起事端,而一路往水边山包去的青梅母子则商量着今儿这事该怎么跟壳子爷爷说。

“阿妈,不管怎么说,在阿缺没有离开部族前,壳子爷爷都会尽力保护她的,我觉得,这事咱能跟壳子爷爷坦言。”

翻来覆去思索许久,在瞧见山包边的火光时,青梅说:“你别插嘴。”

“嗯。”

青梅母子的到来并没引起夏微微跟壳子爷爷的意外,但青梅便秘许久没得解脱的脸色却在夏微微扬起笑脸时映入夏微微眼帘。

笑容隐退,夏微微关心问:“青梅阿妈是不是不舒服?”

“是不舒服!”仰头插腰,一副纾解缓和的模样。

青梅啥时候露出过这样的表情,夏微微顿时急了,停下手里脱模的动作,转头眼神询问黑石。

刚被自家阿妈禁言,黑石为难的垂头,压着若干个为什么接手夏微微的脱模动作。

闻声回头的壳子爷爷,正好瞧见青梅那副被气得三魂七魄都逃逸一半的模样,心头一个念头闪过。

即刻,他停下踩拌泥土的动作,问:“那家人又找事了?”

“···壳子叔!”及其憋闷的,青梅闷喊。

壳子爷爷是多么睿智,精明的人,略微寻思就估摸到问题所在。

顿时,他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

“看我!”一拍脑门,他先说:“阿缺,我今儿过来是要问你,你方不方便教咱编制?”

该提炼的已经提炼好,该实验的也已经试验完,这时就是教他们编制也没什么问题了。

不过:“壳子爷爷,我觉得编制这事可以慢慢来。”

冬季才刚刚开始,确实有的是时间。

可,草衣编制太过复杂,他实在担心。

“阿缺,捏制大家都学得差不多了,我就想着能抓紧些时间就抓紧些时间!”

壳子爷爷并没掩盖脸色,话虽这么说着,但终究为什么这么着急显而易见。

回头看了眼自顾自动手的黑石,夏微微干脆洗手。

“我想煮糖,长茎草坚持不了多久了,若是壳子爷爷坚持之后教导大家编制,那我得请壳子爷爷帮忙调理下时间。”

现在,她跟黑石的换工既没按照部族的规制也没按她的作息,而是以草衣的完成时间计算的。

她啥时将五件草衣完工,黑石就啥时回去。

所以,这几天她的个人时间算是比较多的。

而在该做的都做完后,她可不想让部族耽搁了她。

多拖沓一天,长茎草损失的水分,糖分就越多,她花同样的功夫得到的糖就会越少。

部族想做什么她不会干涉,她要做什么也坚持,就看壳子爷爷怎么协调大家的时间了。

再次听到糖这个词语,壳子爷爷有那么几秒的恍惚,但很快,他想了起来:“你是说你要做那个了?”

夏微微:“长茎草不等人,我得赶紧实验!若是可以,我想多做点糖。有糖,回头赶路时绝对不会饿到脱力,若遇到人,也容易跟人交换到肉食。”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