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拒绝炮灰 外婆 从零开始 合集 正阳门下 gl 互换
变成  凡人修仙传 原神  终极一班 女儿娇
首页 > 资讯

第七十四章不能让阿大得逞

发布时间:2022-11-25 19:57:43

瞧瞧这个,在看一看那个,见大家都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红李张口:“大家别想太多,阿缺既教了我也会教大家的。”“这像吗?”忍无可忍的,粉樱怼向红李。最最重要的的是,这人是红李:“你是没听见壳子叔说的草垫跟草衣完完全全也不是一个层次的话,但是会觉得你学会了了“这一样吗?”忍无可忍的,粉樱怼向红李。。

>>>《蛮荒福运小地主》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章不能让阿大得逞》精选

瞅瞅这个,在看看那个,见大家都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红李开口:“大家别想太多,阿缺既教了我也会教大家的。”

“这一样吗?”忍无可忍的,粉樱怼向红李。

最重要的是,这人是红李:“你是没听到壳子叔说的草垫跟草衣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话,还是觉得你学会了草垫,草衣就不在话下了?”

“···粉樱,我不是青梅,不会让着你。”红李厌恶的转开视线:“青梅,不早了,你们还是去喊人吧。”

这段时间,每天晚上都是她们母子出去叫人的,这会,她们去喊人在正常不过。

当然,这想法只有红李跟青梅母子有。

只见粉樱拉下脸,一脸的不依不饶:“这是你让不让我的问题?这是你心虚的问题好吗?”

“粉樱。”阿大沉着脸呵斥。

下意识回头看了阿大一眼,见阿大脸色并不是很难看,粉樱扬起下巴:“我难道说得不对,难道红李阿姐不是在心虚?”

“我心虚什么?”正所谓是可忍孰不可忍,面对粉樱如此的挑衅,红李忍得下去才怪,转回视线,她就这么冷静的看着粉樱:“你倒是说说我心虚什么了?”

粉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阴阳怪气:“还能是什么,当然是自以为是了。”

“我自以为是怎么了?”双手环胸,红李直接被气笑了:“我自以为是是我自己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我自以为是碍着你啦?影响到你啦?还是我自以为是需要你家出食物,需要你动手给我狩猎?”

粉樱张嘴,半响无话。

众人你看我,我瞧你好一会都无言。

粉樱要说红李怎么能那么相信夏微微,那大家一定会升起共鸣感。

不说去要个说法,至少也会与她一边排击红李。

偏她歪曲了重点,责骂红李自以为是。

人家自以为是关你屁事?!

心累的,阿大只能出来和稀泥:“红李阿嫂,是粉樱不会说话,你别跟她计较。”

“她不会说话已经不是一两天了。”幽幽转过视线,与阿大那仅有的独眼相对,红李气势不减:“阿大,说难听点,你们一家也是靠我们家养的,不说要你们感恩戴德,至少也需要你们明白好歹,咱谁都不欠你们,没义务养着你们还让你们胡闹影响生活。”

在养着你的人面前,你不乖觉些还来蹦跶,你是想上个天还是咋滴!

红李这话说得够直白,直白得阿大就是想装作听不懂都没办法。

有那么一瞬,他脸上的和煦垮塌。

但很快,所有情绪都收敛起来。

肩膀耷拉下去,阿大及其诚挚的道歉:“红李阿嫂,是我管教不当,这些年也多亏红李阿嫂照顾····”

“照顾你不是我家自愿的,这点你不需要谢。”一点面子不给阿大的,红李说出自己的想法:“活着对谁来说都不容易,谁都没同情谁的条件,被迫已经不容易,我不可能还像青梅一家一样让着你们,都是第一次做人,没道理我就要做得那么憋屈。”

如果,红李这些话放在几天前或是更早说,阿大除了卖同情,教训粉樱真心没其他办法。

他无法打猎,去那里都不会有人接受。

现在却不同了····

只见阿大脸色一转,颓然说:“是我没管教好粉樱母女,是我给部族带来了麻烦,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回过头,对背后的男人请求道:“寻木,麻烦你去叫一下壳子叔。”

这事,若论主因,那就是粉樱不知感恩,没事找事。

要怎么处理,依照壳子爷爷先前的话,那就是将粉樱母女赶走。

一时,寻木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青木不在,这时将粉樱母女赶走了,哪怕是阿大自己提出的,却也是因红李不依不饶造成的。

青木一向护短,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

寻木很是为难:“这····”

阿大苦笑:“寻木,你放心,不会让壳子叔为难的。”

“是不会让壳子爷爷为难,不过,青木却很会为难,很会为难咱。”脸色完全沉冷下去,红李接口。

眼神里对阿大的失望都要化成实质了。

青木偏颇是众所周知的事,还真没什么好奇怪,好怀疑的。

一时,大家都觉得阿大有些不知好歹,有些过分。

“阿大,这事本来就是你家粉樱不对,红李阿姐那话虽然说得不好听了些,但总体是没错的”

“阿大,咱对你们一家真的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你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难道,在你心里,青木就该带着你们你开?”

“真没想到你是这么想的,阿大,你太让人失望了!”

惊讶,诧异,不敢置信的声音此起彼伏,阿大好不容易调整出来的凄然皲裂。

这些声音他多少年没听过了?

差点都要忘记当初的大家是多么排斥受伤的他,是多么抗拒他带回粉樱母女。

“我会离开部族,也请求部族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们一家能待在部族的领地里。”及其大声的,阿大嘶吼出来。

也就是说,他只是跟夏微微一样,脱离部族却不脱离青木一家。

这···还真是个好想法!

与大家不同,青梅闻声心跳失序。

即刻,在众人准备交换意见时呵斥阿大:“你说的是什么话,你觉得在没有保护好阿缺后,青木还能不保护好你?”

此刻,青梅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不能让阿大脱离部族。

“大家听我一句。”扯着嗓子,她强行拉扯过大家的注意力:“今时已经不同往日了,就算阿大不下水,他也能抓捕到他们一家所需的食物,就算部族不分送他们一家肉类,他们一家也能捕鱼过活。”

有陷阱这大利器,说句难听的,这时将阿大一家赶出部族除了会引起青木的不愤,一点坏处都不会给阿大一家造成。

“我知道这些年来我们的放纵,给大家带来了烦恼,也知道我们的自私让大家失望了,可阿大跟青木的情感那是深入骨髓,剥离不开的。”深深一鞠躬,青梅继续煽情:“要怪,要恨都请大家冲着我们一家来,都是青木让大家为难了。”

转身,她也朝着红李一鞠:“红李阿姐,是我对不起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