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女配修仙 拒绝炮灰 外婆 从零开始 合集 正阳门下 gl
互换 变成  凡人修仙传 原神  终极一班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九章论粉樱的脸皮厚度

发布时间:2022-11-25 19:57:35

众人“······”‘抢草?’‘掐她?’的话,井野这理由用在几天现在,就凭大家对她的固有了解,就凭大家对‘阿缺’这一路的做为,大家会一点也不迟疑的我相信。可明明,这两天她不停地破盾,让大家心底那个善良真诚,可爱的的井野崩塌,而夏轻轻,一个倔犟又她坚强而且顽可偏偏,这两天她不停破防,让大家心底那个善良,可爱的小樱崩塌,而夏微微,一个倔强又坚强并且顽强的形象树立完成。。

>>>《蛮荒福运小地主》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论粉樱的脸皮厚度》精选

众人“······”

‘抢草?’

‘掐她?’

如果,小樱这理由用在几天以前,就凭大家对她的固有了解,就凭大家对‘阿缺’这一路的作为,大家会毫不犹豫的相信。

可偏偏,这两天她不停破防,让大家心底那个善良,可爱的小樱崩塌,而夏微微,一个倔强又坚强并且顽强的形象树立完成。

所以,这会,听小樱这么说,大家心头都只有一个‘我们就那么好忽悠’回荡。

目光来回在两当事人身上转动,越看两人的个头,身型以及此时的表现,众人越发觉得过去的自己眼瞎,越发觉得自己对不起阿缺这孩子。

明眼一看就能看出阿缺的战力不足,为什么之前的自己会有阿缺逮着小樱就欺负的想法?

明明小樱做戏这么假,为什么以前的自己就是看不出来?

在现下的众人看来,情况若颠倒一下,小樱来抢阿缺的干草,阿缺求她不要全部拿走,然后小樱动手才合情合理。

感觉自己对小樱的认知又被翻新了一遍,众人看着小樱的眼神一变在变。

小樱不是没见过大家露出这样的眼神过,事实上,就是见多了,这会,在大家这些眼神明显是对着自己透出时,心头才会翻腾出抑制不住的怒怨,恨意。

她又不是阿缺,他们凭什么这么看她?

伸出手,小樱有意让大家看她的伤。

可惜,她伸出的手上连指印都不见一个。

咔吧咔吧猛眨眼,小樱不可思议搓像手腕。

那神色就好似那手不是她的一般:“怎么会不见?怎么会没有?明明就是这里。”

众人:“·····”

夏微微暗暗冷笑。

抬头,扫向众人,见众人眼神里的厌恶更加浓厚了些,见夏微微一脸的无辜,倔强,小樱心头的怒火更甚:“阿缺就掐着这,就掐着这里,我快痛死了求她放手,可是不管我怎么求她,她都不放过我。”

见众人完全不相信的样子,小樱手一转,将手腕递到自家阿妈眼前:“阿妈,她就这么掐着我的手,就掐在这里,痛得我都觉得快死了····”

紧盯着小樱的粉樱,眼角一抽,手一抬,将小樱抬着的双手按下。

接着,她强行将孩子按进怀抱:“阿妈可怜的孩子啊,是阿妈对不起你,让你受这样的欺负。呜呜呜,都怪你阿爹死得早,都怪阿妈不争气····呜呜呜,小樱啊,我可怜的孩子啊,早知道会让你受这样的委屈,当年我就不该将你带到部族来···”

“阿缺,你需要多少干草?想干嘛?”很是不合时宜的,榛子问。

榛子这语气并没责问夏微微的意思,倒是有点你需要多少,我们马上就给你扯的感觉,而大家,听着粉樱母女的凄然,眼里却是对夏微微的关心与同情,愧疚。

对于粉樱这些陈芝麻,大家都已如数家珍,而对于粉樱的举动,众人更是不屑指点。

让人当枪使不是别人有本事,是自己太愚蠢。

所以,现下,大家都只想发挥自己的正常智商。

众目睽睽之下,夏微微也没机会掐自己,脸上的表情差点破功。

困难的,她绷着脸,压着声音:“各位阿伯,阿妈,阿叔,阿婶不用为我操心,不过是想趁着热汤这点时间扯两把草回去罢了。”

“啊,原来是这样。”有点失望又觉得理所当然的,榛子嘀咕。

与身边人相对一眼,大家都心照不宣。

但凡阿缺这孩子多点心眼,现在的她就不会这么累。

越想,众人越觉得粉樱母女可恶,若不是粉樱挑唆,针对,阿缺这孩子又怎么能咬牙说出那样的话,现在的他们又怎么会觉得这般亏心。

听听,居然还在嚎!!!

对她们母女,谁对不起过?

“壳子叔,咱部族人口虽然不多,但少了粉樱母女应该也不会有什么所谓。”

“壳子叔,粉樱都说咱对他们母女不好了,咱实在是不能让她失望啊。”

“壳子叔,咱部族历来融合,像她们母女这样的人还真不该存在于咱们部族。”

话,不能说一模一样,但基本都是听过的。

只不过,这些话以往听来特别舒心,现在听着却特别气愤。

指着众人,粉樱连哭都忘记了。

她怎么想也没想过大家对她居然会如此不客气!

更没想过众人能如此绝情。

这一个个的,是想她死,是想她们母女死啊!

现在的草沼,谁敢接收被青部赶走的人?

“你们,你们怎么能够这么对我?”粉樱愤恨的大吼。

“这么对你?你说的这么是什么?是在阿大无须下水的情况下分鱼给你们家,还是在阿大不参与狩猎的情况下分肉给你们家?亦或是在你对阿缺做了这么多过分的事情后依然让你留在部族?”一只没张口的壳子爷爷沉声问。

咯噔一下,粉樱吊起心来。

在她看来,只要阿大活着,青木就不可能让大家赶她们母女走。

就阿大那不全人,除了她,谁能瞧得上?

而青木,他要是能狠心让阿大没女人,这会她们母女就不可能还在青部。

分肉的事却不同,众人对他们家早有怨言。

大家是恨不得一口肉都不分给他们家。

“啪”

出乎众人预料的,粉樱一巴掌甩在小樱脸上。

小樱茫然了几秒,然后“哇”一声哭出。

“还好意思哭,你瞧瞧你都干了什么?”一边骂一边戳,粉樱用行动证明自己的‘正气’“都跟你说多少次了,阿缺还小,你这个做阿姐的要让着她,要让着她,可你这都干的什么事?不就几把干草吗,阿缺要,给她就是。”

“阿缺,你别跟你小樱阿姐一般见识,那些干草你拿去就是。”慈爱的,粉樱回头对夏微微说。

仿佛,这件事只要夏微微说没事就能过去。

仿佛,她刚才的撒泼打滚都不存在。

‘这脸皮!!!’

‘这心态!!!’

又一次被粉樱的脸皮厚度震惊到的众人一时无言。

好似看不到众人皲裂的表情,粉樱呵呵又是一句:“好了好了,都说开了,没事了。”

众人:“·····”

夏微微:“·····”

‘说开,谁跟你说的开?’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