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女配修仙 拒绝炮灰 外婆 从零开始 合集 正阳门下 gl
互换 变成  凡人修仙传 原神  终极一班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七章意外发生

发布时间:2022-11-25 19:57:18

因转移到话题了路走,也因两方都很急切地,一个早晨,青梅跟夏轻轻就那么遥视了几眼,也就那么几眼,她们都当然了彼此昨天的收获颇丰。便,顶着俩大熊猫眼的青梅精神又精神抖擞了些,没了部族严冬无鱼可食这一压力的夏轻轻心情也更完全放松了些。取鱼,转移到,拾掇,凉晒,于是,顶着俩大熊猫眼的青梅精神又抖擞了些,没了部族寒冬无鱼可食这一压力的夏微微心情也更放松了些。。

>>>《蛮荒福运小地主》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意外发生》精选

因岔开了路走,也因两方都比较急切,一个早上,青梅跟夏微微就那么遥视了几眼,也就那么几眼,她们都肯定了彼此今天的收获颇丰。

于是,顶着俩大熊猫眼的青梅精神又抖擞了些,没了部族寒冬无鱼可食这一压力的夏微微心情也更放松了些。

取鱼,转移,收拾,晾晒,等渔获处理完,太阳都快落了。

背着半篓鱼,夏微微愣憧片刻,而后沿水向东。

这会,他们应该在编制鱼篓了。

在夏微微看来,今天的收获必定是大家抓紧编制鱼篓的动力,毕竟,今天的收获再多也不足以填补他们缺失的那一个多月。

于是,当她背着鱼颠颠到达部族的捕鱼点却不见人影时,她有些意外,而后,在发现昨天剩下的枝条,草绳都不见了时,后知后觉的想起自个昨天说的那些话。

为了不妨碍鱼儿觅食,应该是将东西拿回帐篷边去了。

毕竟,谁都想收获更多些。

不在水边就在帐篷边,部族两点一线的作息方式让夏微微直觉的给出结论。

于是,当她爬上斜坡却见男人们在不远处成圈的围坐编制时,她不由一呆:“·····”

‘其实,打扰不打扰鱼群的话都是她说的,而就算真打扰,离水边一点距离就行,不用跑那么远。’

抬手摸摸鼻子,严重怀疑自己智商开始退化的夏微微走向人群。

“阿缺来了?”

“阿缺挖够陷阱了?”

“是来找我们帮忙的,还是休息了?”

相差无几的话,相别无二的笑脸因夏微微的走近而响起,扬起,从穿来就被各种嫌弃,各种讨厌的夏微微一时都有些接受无能。

干巴巴的扯开嘴角,挂上营业性假笑,她一一解释:“我今天收获也挺好,我想着,我一个人吃不了多少鱼,就没打算继续挖陷阱,晾了鱼见太阳还没落就过来看看。”

所以,她既不是来找大家帮忙的,也不是来帮忙大家的。

一听到晾了鱼三个字,心头才生起孩子这是担心被喊着帮忙的人们心思顿时被转移。

“你今天又晒了鱼?”壳子爷爷疑惑。

不是说她将鱼背进去了?

···难道是背进去后又取了一次?

···若她在那么短的时间里都又见到渔获,那他们最早取过的那些鱼篓是不是能在天黑前在取一次?

···鱼儿在天黑后许久才会睡的·····

壳子爷爷的眼神,因心头瞬间闪过的想法骤变,闻声看过去的夏微微,正巧目睹了他脸上转换是神色。

三分不敢置信,三分期待,四分迫切。

‘她就说句晒鱼,老头居然就知道鱼干多半能成了。’

又一次,夏微微开始怀疑,‘这真是原始世界,为毛这老头这么机灵?’

“嗯,又晒了些。”自然而然的,不知自己误解了的夏微微点头。

壳子爷爷:“·····”

他对这孩子是不是期待得太多了,还是自己问得不够明白?

呃!

好像是自己问得不够明白,他直言:“你又取了回鱼?”

夏微微表示不懂:“???”

什么叫又取了回鱼?

陷阱挖着难道只取一回?

今天又取不是正常操作?

看到孩子这个表情,壳子爷爷提起的心顿时掉进谷底:“你告诉爷爷,你今天总的取了几次鱼?”

“二十四次。”夏微微无比肯定的给出答案。

听到这个数字,壳子爷爷嘴角抽搐了几下,眼神也瞬间没了色彩。

不过,他还是有些不死心:“你有几个陷阱?”

“二十一个。”为了让老头少问一句,夏微微很实在的将他接着会问的也答了:“有三个鱼篓。”

壳子爷爷彻底心凉了:“·····”

二十一个陷阱加三个鱼篓。

很好,就是二十四次。

看着壳子爷爷明显萎靡下去的精神气头,夏微微越发莫名。

不由自主的,她看向青木:“?”

与孩子那一眼的茫然相对,青木轻扯嘴角,为她解惑:“你壳子爷爷以为你今天就取了两回陷阱,以为你晒的是后头这次取出的鱼。”

“···啊!”她明白过来。

原来,老头子的‘又取’是这么个意思。

所以,他那眼神不是因为鱼干的可行,而是觉得他们也能取两回鱼篓!

···这未免也太贪心了些。

终于真相了的夏微微思考片刻,最后,还是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壳子爷爷,再加上今天编地,一天取一回怕是都得紧着些时间用。”

他们人虽然多,但鱼篓也多,这鱼又不是拖出水就完事的,还得挑拣后送到里头。

事实上,就昨天放入水的那些鱼篓,若女人不来帮忙,这个时间,他们要么在送鱼,要么还在取。

别说取两回,就是一回都够呛!

幡然醒悟过来,壳子爷爷失望的表情即刻淡去:“人老了,脑筋转得慢,还好有阿缺提醒。”

“壳子爷爷····”

“阿爹~~”

被壳子爷爷这么夸赞,夏微微可不觉得自己能上纲上线,正想委婉的表示‘您不老,脑筋好使得很,只是太心急,忽视了一些小问题’却听到黑石远远传来的,充满不安,迫切的声音。

顿时,夏微微住嘴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众人都知道黑石那小子的个性,若不出什么大事,他绝对不会这么火急火燎,慌张不安。

于是,在黑石的身影映入眼帘时,众人都放下手中的动作站了起来。

“怎么回事?”青木直接迎了过去:“出什么事了?”

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黑石连多喘两口气都没敢,抓着自家阿爹的手臂小声说:“黄桃阿婶摔了,直接从山坡上摔了下来,红李阿妈说伤到肚子了。”

别说黑石一开口就直说重点,就凭他这不同寻常的态度,青木都不敢往轻的想。

然而,即便心头有数,怀着孩子的女人摔了这句话还是让他心脏紧缩。

“人呢?”青木问。

粗吸两口,黑石连忙回道:“正往帐篷送。”

“长竹。”青木大声一喊,并在长竹闻声跑向自己时大声说:“黄桃摔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