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女配修仙 拒绝炮灰 外婆 从零开始 合集 正阳门下 gl
互换 变成  凡人修仙传 原神  终极一班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章我都是被逼出来的

发布时间:2022-11-25 19:57:13

这话,说得还真很不错。哪个男人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女人变为别人的。可,要我相信这样能轻简单轻松松就捕捞到到他们一成天幸苦结果的好办法,是个孩子想起的,那更难。脸色不停地变换,最后,壳子爷爷问:“那阿缺是怎么想起这个办法的?”抬眼,快速的别了老者几眼,在垂头,哪个男人愿意自己的孩子女人变成别人的。。

>>>《蛮荒福运小地主》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我都是被逼出来的》精选

这话,说得还真不错。

哪个男人愿意自己的孩子女人变成别人的。

可,要相信这样能轻轻松松就捕捞到他们一整天辛苦结果的好办法,是个孩子想到的,那更难。

脸色不停变幻,最终,壳子爷爷问:“那阿缺是怎么想到这个办法的?”

抬眼,快速的别了老者一眼,在垂头,夏微微揪着手指,忐忑不安的解释:“我知道青木阿爹跟青梅阿妈放心不下我,我更知道只有自己抓到鱼,大家才不会整天防备着青木阿爹他们给我鱼。所以,昨天我想了好久。”

一言道出万般无奈,接下来说的,就不甚重要了。

不过,接下来的话不重要归不重要,说却必须说,而为了将顽强扛下自己一切的孩子演绎到位,夏微微相互揉搓的手指更加用力,表现得更加不安惶恐。

人啊,该示弱的时候就要示弱,她一个孤儿,还是一个被部族嫌弃到赶之而后快的孤儿,惶惶不安,忐忑无助才该是她应该拥有的情绪。

有桫椤那样的父亲教导,她能表现自己比一般孩子更加顽强的性格,也能表现自己不为现实低头不屈不挠的倔强精神,却不能释放出过多的骄傲跟不符合年龄的智慧。

若一切都尽在她的掌握之中,原主爹必定会被再次挖出来鞭尸。

她一个孩子,在没有人教导的情况下,怎么能那么肯定。

若傲然强调一切都是自己所想,那她想得是不是太多了些。

毕竟,她只是个十来岁的孩子。

十来岁的孩子城府过深是会让人害怕的。

所以,她若不想原主爹在被人挖出来说事,又不想自己被过度关注,过度怀疑,那她就必须做好协调。

即得让人觉得她聪慧,又得让人感受到她的无可奈何,被逼无奈。

“我想,我不能下水,那我就想办法将鱼儿弄到水岸边来抓。我想,鱼儿不可能自己跳上岸,或游到岸边等着我,那我就弄一个能暂时留住它们的地方,让它们在这个地方乖乖等着我来。”

“壳子爷爷,您看,这些小水坑像不像荷塘,那连水口像不像连接宽阔水域与草沼内荷塘的沟渠?”

荷塘跟陷阱,也就夏微微能将两者说到一处。

然而,被眼界局限的人们并没有发现两者的牵强性,一个个的,具都在夏微微强制将两者攀扯到一块后认真思考起来。

每年春夏,湖水上涨时,湖里的鱼儿都会顺着草沼上的浅渠进入草沼,然后,在湖水退却后困留部分。

若将荷塘挖在这水边,游弋在水里的鱼儿还真难免会进入,而它们这一进入,抓它们就容易了。

思想被故意的指引,在加上一个孩子的能力有限,眼前这屁股大点的荷塘也就在情理之中了,而湖水,别说冬季的,就是春夏也不可能由着谁的心意涨退。

自然的,让水坑干渴的目的就不可能达到。

那,在小水坑都挖出来后,怎么让鱼儿进入,这接连水坑与宽阔水域的孔洞自然而然,而试着玩一般的水坑都有了收获,那有枯叶,干草为先例的干鱼为什么就不能试一试?

“还真别说,这回还真将阿缺这孩子逼到点子上了。”哭笑不得的,壳子爷爷呢喃。

大人是不可能会想到这么小家子气的法子的,这办法若是大人想来的,荷塘的面积只会是最大。

不得不承认,孩子这回倒是歪打正着了。

而既然一个想法歪打正着了,那另一个为什么就不能试一试。

精神矍铄的,壳子爷爷问像大家:“阿缺这些鱼,换给我们来晒,大家有什么意见?”

陷阱明天还有没有效果不能肯定,但相比一无所有的孩子,他们更具底气。

而前有桫椤殚精竭虑的为部族设想,在有今天的意外之喜,众人对夏微微的包容力明显增长。

“壳子叔,这事我没意见。”

“壳子叔,这事我也没意见。”

“壳子阿哥说的什么话,我们还能看着阿缺做事不成?”

“壳子爷爷放心,我们不会有意见的。”

争先恐后的,大家急急表态,却不想他们这边话语落尽,夏微微却举起手来。

目光看向莫名其妙地举着手臂的孩子,众人无言:“?”

故意缩了缩脖子,在别了脸色复杂的粉樱几眼,夏微微这才大着胆子似的开口:“我一个人,有没有鱼吃都没关系,这鱼,我还是自己试吧。”

我自己试,晒不成那也是一个人的事,若是让大家试,浪费了有人可得不开心,而这人不开心,第一个找的人就是她,她实在是被针对怕了。

虽然没有直言,但夏微微那两眼以及表情,神色都再在说明了对某人的忌惮。

瞬间,众人的目光都转向了粉樱,下一瞬,自然而然的开口。

“粉樱,这事是大家都同意的。”

“粉樱,咱们即同意这么做,这么做后的后果会是什么样子我们都该接受。”

“粉樱,咱就是不为以后,就因桫椤咱都该帮助阿缺。”

“阿大,阿缺也是你看着长大的,你难道就忍心看着她去承受结果。”

“阿大,说句难听的,这事若是成了,得益最大的不会是阿缺,而是我们。”

“阿大,寻木说得不错,咱不能让孩子来给我们做试验。”

不知大家是想到了粉樱嘴巴虽不饶人,这一家里能做主的却是阿大,还是大家觉得阿大才是这一家人里对夏微微最付深意的人,只见众人画风一转,从强调自身的意愿转为阿大夫妻剥析其中得益。

一早起来就被自家女人戳了个透心凉的阿大,面容扭曲,心思沸腾:“·····”

他是好赖都不会分的人吗?

他是吗,是吗?

“阿大?”壳子爷爷意味深长:“心疼女人是好事,可心疼道理不分的女人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壳子叔,你说谁道理不分了?”一秒叉腰,粉樱露出你这个老不死的不给我说清楚,老娘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凶恶目光。

瞥她一眼,壳子爷爷失望摆头:“哎!”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