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从零开始 合集 正阳门下 gl 互换 变成 
凡人修仙传 原神  终极一班 女儿娇  神雕
首页 > 资讯

第54章 我是不是好人

发布时间:2022-09-23 16:06:42

叶寒之始终没睡,在书房处理事情。他听到主卧响了的打开门声时,我以为唐芷兮出倒开水喝。虽然却始终没听到回家去的声音。因为他出看了看。客厅的灯也没开,唐芷兮坐在沙发旁的地毯上,茶几上放着一个直接点燃的蜡烛。暖黄的烛光,点亮了那一小圈,与幽暗做着斗争。温他听见主卧响起的开门声时,以为唐芷兮出来倒水喝。但是却一直没听见回去的声音。。

>>>《大佬的影后夫人她又美又飒》章节目录<<<

《第54章 我是不是好人》精选

叶寒之一直没睡,在书房处理事情。

他听见主卧响起的开门声时,以为唐芷兮出来倒水喝。但是却一直没听见回去的声音。

所以他出来看了看。

客厅的灯没有开,唐芷兮坐在沙发旁的地毯上,茶几上放着一个点燃的蜡烛。

暖黄的烛光,照亮了那一小圈,与黑暗做着斗争。温暖宁静。

听见动静,唐芷兮回头看了一下,见叶寒之的样子道:“还没睡?”

“嗯。”叶寒之温声应了一声。走近才发现唐芷兮手里拿着一个侧灰压,茶几上放着一个香炉,她正在平香炉里的灰。

他的家居服穿在唐芷兮的身上很大,裤腿和袖子都挽了起来,衬得唐芷兮都似乎比平时小了一号。

烛光映在脸上,也把她平时那份疏离照的淡了一些。

叶寒之坐在了沙发上,和她保持了一段合适的距离。

唐芷兮继续平灰。一手转着香炉,另一只手拿着侧灰压轻轻抚平里边的白色香灰。

手法不仅专业而且很熟练。

她道:“我在卧室闻不到沉香的味道了,就出来擅自动了你的东西,想重新弄一个。”

“家里所有的东西,你都随意。”叶寒之的声音放轻了一些。

唐芷兮没有说话,这个香炉和装香粉的瓶子,还有蜡烛台都是古董。而其它的,不管是香勺,香铲,香扫,香篆还是她手里的侧灰压都是纯金的。

要不是实在静不下心来,她肯定是不会碰的。

“喜欢沉香的味道?”叶寒之见她额上有些细碎的汗。

“嗯,挺好闻的。”唐芷兮拿过香扫,扫了扫香炉壁上的灰,然后又拿起侧灰压平灰。

不仅沉香静心,打香篆的过程也静心。

平完灰,唐芷兮拿过香篆模具放在香灰上。然后拿起香勺,打开香瓶,一勺一勺的把香粉舀在了香篆模具上。

用香铲把模具填满,多余的香粉放回去。她转过勺柄敲了敲香篆模具,把它拿起来,一个如意香篆就打好了。

之后,唐芷兮拿了一根线香,在蜡烛上点燃。用线香把香炉里的香篆点燃,盖上香炉的盖子。

轻烟缓缓飘起。

最后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回了原位。

整个过程,叶寒之一直在边上看着。

现在会这些的人已经很少了,大多数年轻人都喜欢用一些香水,香薰之类的。

别说何煜哲,就他大哥五十岁了见他弄这些东西,还骂他不务正业老古董呢。

他没想到唐芷兮会,而且手法很熟练,绝对不是现学的。

“睡不着吗?”叶寒之问道。

唐芷兮的手肘撑在茶几上,手支着额角:“三爷会号脉,应该也会针灸吧。能不能一针把我扎昏迷。”

“需要吗?”叶寒之挑了下眉。

唐芷兮也挑了下一下,起身坐在了沙发上,淡声:“还是不了。孤男寡女,我不是很放心。”

叶寒之磨了下牙,最后没什么脾气道:“行吧。我在芷兮心中形象不好。”

唐芷兮眼底染上了些许笑意,往沙发里靠了靠。

两人都安静了一会儿,唐芷兮看着香炉里飘出来的轻烟,叶寒之则看着茶几上的蜡烛。

过了一会儿,叶寒之看向唐芷兮:“要回去睡吗?”

“有书吗?”唐芷兮看向他。

“有,想看什么?我去拿。”

“都可以,最好是英文的。”唐芷兮道,“英文的容易困。”

“原来如此。”叶寒之笑了一下,起身去了书房。

过了一会儿拿着几本书出来:“诗集可以吗?”

“嗯,困得更快。”

唐芷兮伸手去接,但是叶寒之没给她,把几本书都放在了茶几上。

“我给你读。”叶寒之道。

唐芷兮愣了一下,道:“你不睡觉吗?”

“你睡了,我就去睡。”

唐芷兮扬了扬眉,眼神有些意味深长。

“起来一下,我把沙发拉开。”叶寒之道,“我就在这儿给你读,困了你就睡这儿。顺便检验一下我是不是个好人?”

唐芷兮看着没动。她双腿交叠,手肘撑着沙发靠背,撑着额角,挺酷的一个姿势。

叶寒之见她不动,微微俯身,拉近了两人的距离:“兮姐,敢吗?”

两人对视着,一个如清雪,一个如血月。

须臾,唐芷兮移开视线,站了起来:“拉开。”

语气有点凶。

叶寒之站直身体笑了一声,然后把沙发拉开了。

虽然没有床大,但是在上边睡一觉肯定不会不舒服。

唐芷兮靠在那个矮了一半的沙发靠背上,腿正好可以在展开的沙发上伸直。

叶寒之又去拿了一床被子,轻轻放在了唐芷兮身上。又拿了一个靠枕给她:“放腰下。”

“嗯?”唐芷兮把身上的被子整理了一下。

“腰下悬着不难受吗?”叶寒之坐在沙发最边上,把那本诗集拿了起来,翻了翻。

他刚才从房间出来就看见了她悬着腰靠在沙发上。

隔着宽大的家居服,都能感受到那小腰又细又软。他就看了一眼,便不敢再看了。

“腰好。”唐芷兮把靠枕放在了腰下,语气很是随意,又淡又冷,显然没当回事的两个字。

但是叶寒之拿着书的手却蓦地用力,书上都被按出了一个手指印。他闭眼轻轻吸了一口气。

再开口声音有些暗哑:“我开始了。”

“嗯。”唐芷兮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When Day Is Done. If the day is done,If birds sing no more......”

唐芷兮偏头看向他,烛光下那张脸更加妖孽了,似是给妖冶镀上了一层强烈的光。

她一直都觉得叶寒之的声音是她听过的最好听的声音。有点低,带着点点独有的京腔,但又很清澈。

很贵气的声音。

听了一会儿,唐芷兮闭上了眼睛。闻着沉香的味道,听着叶寒之的声音,很快就睡着了。

叶寒之读了很久,声音缓缓的,直到她觉得唐芷兮进入了深度睡眠,才把书放在茶几上,轻轻起身,慢慢把沙发靠背放下了一些,然后又给她往上盖了盖被子。

叶寒之的家居服很大,唐芷兮穿在身上,领口一开始往左边歪,露着漂亮的锁骨。现在又往右边歪。

叶寒之给她盖被子,视线从她的脸上移开,不经意间落在了她的领口。

他看见了锁骨上红色的疤痕。

因为衣服遮挡,只能看见一小部分。三道,长短不一,像是什么东西挠的。

叶寒之的视线顿了一下,之后视线又移到了唐芷兮的脸上。

静静地看了一会儿之后,他去书房拿了电脑,然后去了落地窗旁的椅子上。一边办公,一边隔着一段距离守着唐芷兮。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