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从零开始 合集 正阳门下 gl 互换 变成 
凡人修仙传 原神  终极一班 女儿娇  神雕
首页 > 资讯

第53章 我吃醋

发布时间:2022-09-23 16:06:42

叶寒之的住处她去过一次,大致重新布局和她那边差不多。但不知道是因为沉香的味道,但是因为叶寒之这个人的气质。她总会觉得他这边透着一种儒雅复古的的气息。到了门口,叶寒之放到她脚下一双拖鞋,女士的,纯白色,毛茸茸的棉拖。唐芷兮看他几眼。叶寒之一笑:“天气冷了但不知是因为沉香的味道,还是因为叶寒之这个人的气质。她总觉得他这边透着一种儒雅复古的气息。。

>>>《大佬的影后夫人她又美又飒》章节目录<<<

《第53章 我吃醋》精选

叶寒之的住处她来过一次,大体布局和她那边差不多。

但不知是因为沉香的味道,还是因为叶寒之这个人的气质。她总觉得他这边透着一种儒雅复古的气息。

到了门口,叶寒之放在她脚下一双拖鞋,女士的,纯白色,毛茸茸的棉拖。

唐芷兮看他一眼。

叶寒之一笑:“天冷了,穿着暖和。”

唐芷兮没说什么,弯腰换上了。

进客厅的时候,叶寒之看着她白皙的脚腕,还有脚上那双毛茸茸的棉拖,心情很好地挑了下眉。

果然,和他想象中的一样好看,一样可爱。

唐芷兮坐下沙发上,叶寒之给她倒了一杯温水,坐在了边上的单人沙发上:“休息几天?”

“五天。”唐芷兮看了眼放在茶几上的香炉,老古董,价值不菲。闻着沉香的味道,竟是比回自己那边还要安心。

“嗯,可以好好休息休息。”

“你今天没出去?”唐芷兮看着他身上的家居服,比平时多了几分慵懒。

“十一点多回来的,睡了一觉。”叶寒之道,“刚醒就听见了你那边的门铃声。”

唐芷兮靠在沙发里,很放松地一个坐姿,她喝了口水,道:“还睡会儿吗?”

叶寒之马上就知道了她想干什么,没有回答她而是问道:“午饭吃了吗?”

“嗯,路上吃的。”

“那行。”叶寒之起身道,“我去换个衣服,等我一下。”

唐芷兮点了点头。

很快,叶寒之就换好衣服出来了。

叶寒之的衣服很简单,几乎就是西装衬衫,黑色偏多一些。颜色单调一些,但是款式却很多。

他穿的黑衬衫,手里拿了一个西装外套:“走吧。”

“嗯。”

...

两人一起出了门,叶寒之开车直接去了警局。

到警局前,叶寒之打了个电话。到了以后,一个被喊小秦的人带着他们直接去了一个房间。

房间里挺空的,除了办公桌和几把椅子之外,便什么都没有了。

挺干净的,但看起来并不常用。

两人到了房间,没一会儿就有几个人搬着几个箱子过来了。

唐芷兮一下就认出了其中的一个箱子,装纸质报告的那个。

其他人出去,房间里就剩了他们两个人,叶寒之把桌前的椅子拉开道:“芷兮,坐过来看。”

“嗯。”

“这些都是?”

“嗯。”叶寒之道,“东边厂房下边也有个地下室。里边做的是一些反应研究,其余这几箱是那边发现的。”

唐芷兮眼底的神色沉了沉。

两人并排坐在桌前,隔着半个手臂的距离。

房间里很安静,谁也没有说话。除了纸张翻页的声音,就只剩下了两人很轻的呼吸声。

唐芷兮看得很认真,那样子恨不得把上边的一字一句全都刻在脑子里。而且越看她越觉得心底发寒,手脚冰凉。

从四点多一直到了九点,才把所有都看完。

期间唐芷兮几乎没动过,连个卫生间都没去。叶寒之除了去开过一次灯,一直在边上陪着她,也没打扰过她。

“有发现什么吗?”叶寒之问道。

“嗯。”唐芷兮把手里最后一份报告收拾好,淡声道,“这背后之人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变态。”

可能很久没有开口说话,她的声音带着一点点的暗哑。

叶寒之把从家拿来的保温杯拧开,放在了她的手边。

这些报告他看的时候,都觉得心惊。但是唐芷兮一个才二十多岁的小丫头,从头到尾,安安静静,镇静安定地全看了。

甚至情绪都没有太大的波动。

到底是经历过什么样的事情,才能把一个人的心变得这么坚硬又麻木。

不错,就是麻木。

像是经历过极端的崩溃,形成的麻木,冰冷。

...

从警局出来,两人先去吃了饭,之后回了未央宫。

电梯打开的时候,唐芷兮才想起来自己家现在还进不去。

站在门廊处,唐芷兮看着自家的门没动。

“时间太晚了,明天再找开锁师傅吧。”叶寒之道,“先住我这边。”

唐芷兮回身看他一眼,顿了顿,往他那边走了。

叶寒之在她身后跟着,低头扬了扬嘴角。

回了住处,叶寒之先去厨房洗了水果,切好放在了茶几上。让唐芷兮在沙发上坐会儿,他回房间收拾了一下。

快有半个小时,他才从房间出来,还拿着几件衣服去了客房。

从客房出来,叶寒之去拿了唐芷兮的行李箱往主卧走:“床单被罩我都换的新的,你住这边。”

“我住客卧就行的。”唐芷兮起身跟着他。

“不行。”叶寒之把行李箱放在主卧门口,没再往里进,道,“客卧何煜哲睡过了。”

唐芷兮肩倚在门框上,嘴角带笑看着他。

看着她这笑,叶寒之就手痒。他攥了攥指尖,坦然道:“我吃醋。”

唐芷兮脸上的笑更深了,都低低笑出了声音。

叶寒之看她笑了一会儿,然后抬手按了按她的头顶:“早点睡。”

“嗯。”唐芷兮站直身体。

“卫生间的毛巾,浴巾,牙刷都是新的。”叶寒之道,“还有什么别的需要的吗?”

唐芷兮想了想道:“睡衣,借一身。”

她家里什么都有,所以行李箱里装的都是些过季的衣服还有电脑什么的。但是她没想到自己家进不去。

叶寒之走进房间,拉开了衣柜,道:“这边都是新的,没穿过,随便拿。”

“谢了。”

...

前一天晚上几乎是拍了一夜的戏,回酒店也没怎么睡,八点就从那儿出发了。

虽然路上六个小时,但也没怎么休息。回了晏城又直接看了好几个小时的报告。

所以唐芷兮洗完澡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但是凌晨一点多的时候,又突然醒了。

房间的灯都关上了,窗帘只拉上了一半,月光很冷,洒进房间好似带着些许的寒意。

唐芷兮猝然睁开眼睛,凤眸中夹带着冷意杀气,像是突如其来的暴风雪,有倾山之势。似是能把黑夜撕裂一个口子。

她缓了一会儿,打开了床头的灯。

黑暗后退,唐芷兮靠在床头。

她的头发散着,脸上有些薄汗,有几根头发贴在了脸上。而眼睛中除了些红血丝外,细看还有一些湿润。

梦里的场景,像是电影一般,一帧一帧回映在脑袋里。

那药剂的反应也都一项一项具化在了脑海里。

抽搐,自残,没有意识,出现幻想,如蚂蚁钻心的疼,甚至会出现乖乖听话,任由指挥的反应......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