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叔叔 山海  满园春色 龙珠 王叔的幸福生活 村意满香
桃色小乡村 迷糊 网游dnf 秘密花园 总裁强宠101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探险异闻 > 一个现代盗墓者的自述
一个现代盗墓者的自述

一个现代盗墓者的自述

分类:探险异闻

时间:2021-05-21 14:30:17

作者:封回月转

最新章节: 第一章 第六节 子母魔

编辑:书信起笔

点评:文章情节幽默,设置疑点,引人阅读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我曾是一个盗墓人。走出监狱的大门,我又呼吸的节奏到了很新鲜空气。那种感觉,就像每次从墓洞里爬出像。阳光,绿树,野花,小草,空气都叫人如果怀恋。这时候心里想的仅有一句话。好好活着真好! 一个“呼~嗯!”隔了一道墙,连空气都不一样。纯净的空气,对于一个盗墓者来说是很奢侈的,有很多时候是很渴望的。就像饿极了,渴望奶油面包一样。除了空中叽叽喳喳的小鸟,我料定不会有别人来接我。父母离婚时,我才8岁。母亲听信了一个算命先生的话,算我一生,命犯天煞孤星,跟着谁就会克死谁。于是便狠心的抛下我,8岁一别,便从此没了音讯。父亲除了喝酒就是打牌,根本不会理会我的感受跟生活。家里仅有的二亩薄田也全都荒废了。我天天穿着同一件衣服,看着别的孩子快乐的玩耍。自己身上脏的要命,他们自然也不会跟我玩。嫌我没爹没娘,现在清楚的记得,当时自己幼小的心灵,出现的是恨恨的杀意,眼中喷射的全是怒火。这并不是一个8岁的孩子,所应该有的。也许是老天垂怜我,我的姑姑看到我这般家境,提出要把我带走去抚养,当时父亲很爽快的说了一句“行啊,你把他带走,以后叫他给你养老送终就行了。省的我看着他碍眼!”姑姑无奈的摇了摇头。把仅有的二亩田出租给别人去种,在面粉厂办了一个户头,租田的人可以任意转租别人,但是每年必须在父亲的面粉厂户头存两袋面粉。这是姑姑心存仁义,给父亲想好的后路。不想父亲饿死街头。安顿完这一切,姑姑就带我走了。。。。姑姑嫁得很远,我只记得当时坐汽车,走了一天一夜,才来到了一个叫做“向官屯子”的地方。这便是姑姑的婆家。姑姑家也并不富裕,无奈姑父也是一个好吃懒做的主儿。(我是一直这样认为的)有时候很多天都不会回家。姑姑只得自己一个人独自抚养女儿。现在加上我,更是雪上加霜。姑姑家的女儿比我大三岁,我称呼她姐姐。姑姑对我很好,给我换上干净衣服,还布置好温暖的床。第一天没看到姑父,隔了一天,姑父才回家,看到我,面无表情,好像多一个人也跟他无关的样子。我也不敢多说话。几乎跟姑父很少沟通。就这样,儿时的记忆只有跟姑姑在一起的时候是最快乐的时光。可以跟着她到井口提水,地里挖野菜,跑前跑后的,回复一个孩子该有的天真快乐。可是好景不长,过了几年,姑姑身体越来越差,总是一天比一天咳嗽的厉害,有好几次还咳出血来。吓的我跟姐姐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姑父回来时候,有时候也带回一包一包的草药,可是好像根本不管用。终于有一天,姑姑一病,卧床不起。姑父在屋子外面表情无奈的抽着烟,我跟姐姐守在姑姑的床边只会不停的哭。姑姑抚摸着我们的头,“丫头,妈妈教你做饭,你都学会了吗?”姐姐哭着点点头。“那你以后要好好照顾爸爸知道吗?”“龙龙(姑姑给我起的小名,叫龙龙),你以后要做一个男子汉,不能像你父亲一样不争气,知道吗》”姑姑说完,眼里含着泪花,就咽气了。屋里只剩下两个孩子无助的哭声。。。。姑姑就这样走了,姑父叫来几个本家人,抬了一口廉价的木质棺材就把姑姑入殓了。当地的风俗是要请风水先生,事先看好风水葬地,然后主持入殓的。当地最有名气的一位风水先生人们都叫他“山羊道长”。等我第一次见到他,觉得这个名字确实非常适合他。他头戴这一顶浅蓝色道士帽,颧骨很高,黑瘦的脸上布满慈祥的皱纹。腮帮子上好像少了两块骨头一样,一边凹进去一块。眼上还带着一副茶黄色的近视镜。最主要的是,还留着雪白的长长的一撮山羊胡子。我想,这正是他名号的由来。身穿黄色道袍,手持白色拂尘。搭在手肘。脚踏黄色道鞋。走起路来苍劲有力。大步流星的走进院子。当时我本来哭的很厉害,可是看到那个道士脸上,一边一个凹进去的坑。活像一个老猴子。不禁却又笑出声来。那个道士缓缓转过头来,看了我一会。伸出手示意我过去。我走到他身边,他蹲下来问我“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龙龙,名字是姑姑给我起的。”“哦,龙龙,呵呵。你家里都有什么人啊?”“还有一个父亲,不知道是死是活?”那个道士微微点点头。“你是不是属龙的?”“你怎么知道啊!?”那个道士却爽朗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我不但知道你属龙,而且还知道你父亲也属龙,你的爷爷也是属龙,对不对?”听他这么一说,我父亲属龙我是知道的,隐约也听到过父亲说过爷爷好像也是属龙。我疑惑的看着道长。道长用手摸了摸我的额头,“嗯!天庭饱满却温和不冲(四声)"。又用手指横放在鼻梁上“双眼微开主观六路!”又抓起我的手看了看“手掌宽大肥厚,手指粗短有力,好一双“熊掌”!好材料!好材料啊!呵呵呵呵!”当时我并不知道他在干嘛,只是疑惑的看着他。道长站起身来,微喝了一声“丧主何在?”“山羊道长”在村里一直很有威望,姑父一听在叫他,赶紧小跑着就过去了。“您有什么吩咐?”“这孩子无父无母,你打算怎么安置?”当时我就纳闷了,应该没人告诉他我是外地来的孩子,他为什么要这么问?再说了?我不是还有一个父亲吗?虽说他没尽过父亲的责任,但至少不是无父无母啊。“道长,这个孩子一直都是我媳妇儿抚养,我是无力教养,他老家还有一个父亲,打算给他送回去。叫他父亲抚养?”“哼!你啊,整天就知道出去“耕地”,你有尽过父亲的责任吗?你要是能多照顾一下家庭,内人也不至于早死。这样吧,这个孩子我收留了,我自然有他的去处,以后你就不用费心了。”“这。。。。。恐怕应该告诉他父亲一声吧。我不好做主。”“还请示什么啊,人早死了。”道士摇了摇头,“唉~~!龙气儿传五辈儿!一传一辈儿伤。何苦呢?”姑父说“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也没什么意见。”道长又蹲下来抚摸着我的头,问我“龙龙,你愿意跟着学习本事吗?”我突然觉得这个道长跟神仙一样,什么事都知道。反正我也没有去处。就跟着他好了。“多谢师傅收留!”“山羊道长,乐的脸上开了花,哈哈大笑,随即喊了一声,起棺!~~~”有几个年青的把棺材抬起来缓缓的向墓地走去,山羊道长走在前面,一边撒纸钱,一边扯开嗓子,拉长语调喊“广招~应瞬客!送魂~上西天!”就这样,姑姑就下葬了。后来姑父去打听,果然我的父亲在我走后的一年里就已经病死了,村子里帮着办理了丧事。因为不知道我的去处,就没通知到我。而我听说了这个消息,也没觉得伤心,因为跟他好像就没什么亲情可言。现在跟了师傅,就只想听姑姑的话,学一门手艺,好以后能够自立。等姑姑下了葬!我给姑姑磕了三个头,姐姐把我扶了起来,掸了掸身上的土。说“龙龙以后要听道长的话!好好学习本事啊?”“姐姐那你呢?”“我是一个女孩子,我不像你那么自由。以后要记得姐姐,要来找我啊。”“我会的!”“龙龙,咱们要走了,你们终归会有见面的一天的。呵呵呵”“姑父,我走了,以后要好好照顾姐姐。”这是我第一次喊他姑父。“嗯!不是姑父不留你,好男儿志在四方,学点手艺才能过好日子,好好照顾自己!”我们相继挥手告别,跟着师傅慢慢走远,放佛消失在了天际。。



  “呼~嗯!”隔了一道墙,连空气都不一样。纯净的空气,对于一个盗墓者来说是很奢侈的,有很多时候是很渴望的。就像饿极了,渴望奶油面包一样。除了空中叽叽喳喳的小鸟,我料定不会有别人来接我。父母离婚时,我才8岁。母亲听信了一个算命先生的话,算我一生,命犯天煞孤星,跟着谁就会克死谁。于是便狠心的抛下我,8岁一别,便从此没了音讯。父亲除了喝酒就是打牌,根本不会理会我的感受跟生活。家里仅有的二亩薄田也全都荒废了。我天天穿着同一件衣服,看着别的孩子快乐的玩耍。自己身上脏的要命,他们自然也不会跟我玩。嫌我没爹没娘,现在清楚的记得,当时自己幼小的心灵,出现的是恨恨的杀意,眼中喷射的全是怒火。这并不是一个8岁的孩子,所应该有的。也许是老天垂怜我,我的姑姑看到我这般家境,提出要把我带走去抚养,当时父亲很爽快的说了一句“行啊,你把他带走,以后叫他给你养老送终就行了。省的我看着他碍眼!”姑姑无奈的摇了摇头。把仅有的二亩田出租给别人去种,在面粉厂办了一个户头,租田的人可以任意转租别人,但是每年必须在父亲的面粉厂户头存两袋面粉。这是姑姑心存仁义,给父亲想好的后路。不想父亲饿死街头。安顿完这一切,姑姑就带我走了。。。。姑姑嫁得很远,我只记得当时坐汽车,走了一天一夜,才来到了一个叫做“向官屯子”的地方。这便是姑姑的婆家。姑姑家也并不富裕,无奈姑父也是一个好吃懒做的主儿。(我是一直这样认为的)有时候很多天都不会回家。姑姑只得自己一个人独自抚养女儿。现在加上我,更是雪上加霜。姑姑家的女儿比我大三岁,我称呼她姐姐。姑姑对我很好,给我换上干净衣服,还布置好温暖的床。第一天没看到姑父,隔了一天,姑父才回家,看到我,面无表情,好像多一个人也跟他无关的样子。我也不敢多说话。几乎跟姑父很少沟通。就这样,儿时的记忆只有跟姑姑在一起的时候是最快乐的时光。可以跟着她到井口提水,地里挖野菜,跑前跑后的,回复一个孩子该有的天真快乐。可是好景不长,过了几年,姑姑身体越来越差,总是一天比一天咳嗽的厉害,有好几次还咳出血来。吓的我跟姐姐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姑父回来时候,有时候也带回一包一包的草药,可是好像根本不管用。终于有一天,姑姑一病,卧床不起。姑父在屋子外面表情无奈的抽着烟,我跟姐姐守在姑姑的床边只会不停的哭。姑姑抚摸着我们的头,“丫头,妈妈教你做饭,你都学会了吗?”姐姐哭着点点头。“那你以后要好好照顾爸爸知道吗?”“龙龙(姑姑给我起的小名,叫龙龙),你以后要做一个男子汉,不能像你父亲一样不争气,知道吗》”姑姑说完,眼里含着泪花,就咽气了。屋里只剩下两个孩子无助的哭声。。。。姑姑就这样走了,姑父叫来几个本家人,抬了一口廉价的木质棺材就把姑姑入殓了。当地的风俗是要请风水先生,事先看好风水葬地,然后主持入殓的。当地最有名气的一位风水先生人们都叫他“山羊道长”。等我第一次见到他,觉得这个名字确实非常适合他。他头戴这一顶浅蓝色道士帽,颧骨很高,黑瘦的脸上布满慈祥的皱纹。腮帮子上好像少了两块骨头一样,一边凹进去一块。眼上还带着一副茶黄色的近视镜。最主要的是,还留着雪白的长长的一撮山羊胡子。我想,这正是他名号的由来。身穿黄色道袍,手持白色拂尘。搭在手肘。脚踏黄色道鞋。走起路来苍劲有力。大步流星的走进院子。当时我本来哭的很厉害,可是看到那个道士脸上,一边一个凹进去的坑。活像一个老猴子。不禁却又笑出声来。那个道士缓缓转过头来,看了我一会。伸出手示意我过去。我走到他身边,他蹲下来问我“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龙龙,名字是姑姑给我起的。”“哦,龙龙,呵呵。你家里都有什么人啊?”“还有一个父亲,不知道是死是活?”那个道士微微点点头。“你是不是属龙的?”“你怎么知道啊!?”那个道士却爽朗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我不但知道你属龙,而且还知道你父亲也属龙,你的爷爷也是属龙,对不对?”听他这么一说,我父亲属龙我是知道的,隐约也听到过父亲说过爷爷好像也是属龙。我疑惑的看着道长。道长用手摸了摸我的额头,“嗯!天庭饱满却温和不冲(四声)"。又用手指横放在鼻梁上“双眼微开主观六路!”又抓起我的手看了看“手掌宽大肥厚,手指粗短有力,好一双“熊掌”!好材料!好材料啊!呵呵呵呵!”当时我并不知道他在干嘛,只是疑惑的看着他。道长站起身来,微喝了一声“丧主何在?”“山羊道长”在村里一直很有威望,姑父一听在叫他,赶紧小跑着就过去了。“您有什么吩咐?”“这孩子无父无母,你打算怎么安置?”当时我就纳闷了,应该没人告诉他我是外地来的孩子,他为什么要这么问?再说了?我不是还有一个父亲吗?虽说他没尽过父亲的责任,但至少不是无父无母啊。“道长,这个孩子一直都是我媳妇儿抚养,我是无力教养,他老家还有一个父亲,打算给他送回去。叫他父亲抚养?”“哼!你啊,整天就知道出去“耕地”,你有尽过父亲的责任吗?你要是能多照顾一下家庭,内人也不至于早死。这样吧,这个孩子我收留了,我自然有他的去处,以后你就不用费心了。”“这。。。。。恐怕应该告诉他父亲一声吧。我不好做主。”“还请示什么啊,人早死了。”道士摇了摇头,“唉~~!龙气儿传五辈儿!一传一辈儿伤。何苦呢?”姑父说“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也没什么意见。”道长又蹲下来抚摸着我的头,问我“龙龙,你愿意跟着学习本事吗?”我突然觉得这个道长跟神仙一样,什么事都知道。反正我也没有去处。就跟着他好了。“多谢师傅收留!”“山羊道长,乐的脸上开了花,哈哈大笑,随即喊了一声,起棺!~~~”有几个年青的把棺材抬起来缓缓的向墓地走去,山羊道长走在前面,一边撒纸钱,一边扯开嗓子,拉长语调喊“广招~应瞬客!送魂~上西天!”就这样,姑姑就下葬了。后来姑父去打听,果然我的父亲在我走后的一年里就已经病死了,村子里帮着办理了丧事。因为不知道我的去处,就没通知到我。而我听说了这个消息,也没觉得伤心,因为跟他好像就没什么亲情可言。现在跟了师傅,就只想听姑姑的话,学一门手艺,好以后能够自立。等姑姑下了葬!我给姑姑磕了三个头,姐姐把我扶了起来,掸了掸身上的土。说“龙龙以后要听道长的话!好好学习本事啊?”“姐姐那你呢?”“我是一个女孩子,我不像你那么自由。以后要记得姐姐,要来找我啊。”“我会的!”“龙龙,咱们要走了,你们终归会有见面的一天的。呵呵呵”“姑父,我走了,以后要好好照顾姐姐。”这是我第一次喊他姑父。“嗯!不是姑父不留你,好男儿志在四方,学点手艺才能过好日子,好好照顾自己!”我们相继挥手告别,跟着师傅慢慢走远,放佛消失在了天际。

  “吱呀!。。”随着一声嘈杂刺耳的摩擦声,监狱的大门打开了。我缓缓迈动脚步,一步一步沉重的向前走,短短的距离却像走了半个世纪。从没想过,出监狱的时候,也会有一种舍不得的情感掺杂在高兴的情感里面。慢慢的又回想起,刚入狱的那个时候。。。。很早就听狱友们说,“出狱的时候,千万不要后头,否则会很不吉利。回家后要用柚子水洗澡,去去霉气!”每次我听到都会笑笑,不说什么。“狱友”呵呵,多么温馨,又讽刺的字眼。我相信,不会有人希望有“狱友”。不管是有钱的,还是贫穷的。守法的或不守法的!都不会想拥有“狱友”。可是“狱友”也是自找的,不是吗。他们劝我用柚子水去霉气,我总会笑笑,是因为我觉得,我是一个经常跟死人打交道的人,会害怕霉气嘛?也许在监狱里,才是祛除霉气的最好的地方,因为可以很长时间不用“下地”了。别人并不知道我是为什么入狱,所以他们也不会理解我为什么要笑,每次有狱友这么问,“眼镜儿”就会跟我相对笑一下。记得刚入狱的时候,心情却异常的平静,甚至有一种解脱感。默默无语,理完头发,检查完身体,穿上囚服,领了被服。走进了监间。谁第一次进监狱,都不会活蹦乱跳。因为那种心情,实在复杂。我铺好床铺,双手抱头,慢慢的躺了下来。突然,却有了真想一直这样过下去的感觉。在外面有什么好,人与人之间,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互相攀比。为了钱,为了面子,为了生活。很多人就走上了不归路。在这里,人跟人没有区别,一样的待遇,一样的穿着。没有名车,没有洋房,没有美女。没有了这一切,也就没有了竞争,没有了攀比。有时我在想,是不是监狱里,应该就是很多人眼中的天堂。如出而作,日落而息。双眼盯着屋顶,脑海里却一直在翻腾,想了很多平时不会去想的问题。为什么我会这样?时间!对!绝对是时间的问题。现在人们根本没时间会去想这些问题,人们都太忙了。也只有我这样入狱的人,才有时间思考人生。也许,这正是监狱所存在的道理。。。。“想聊聊天吗?一直不说话不会很闷吗?”我斜视了一下眼睛,旁边床位上趴着一个人,侧头看着我。我从头到脚看了他一眼。大概二十六七岁,一米七左右的个子,蜡黄色的皮肤。削瘦的脸上,架着一副细框黑边眼镜。椭圆的镜片后面,看得出一双小眼睛,非常有神。专注的盯着我,期待着我的回答。“有什么好说的,已经是阶下囚了。”眼睛儿一看我说话了,“噌”的一下,就从床上跳起来了。我几乎没看清他的动作。只见他手脚一用力,就腾空而起半米高。然后一只手,撑住床边,身体水平旋转,已然稳稳的坐在了床头上。这时我才注意到,他的手指非常的长,指关节都突出着。就好像整个手掌是机器做的一样。手臂虽然并不粗壮,但是看上去很结实,很像一根蜡黄色的钢管一样,坚不可摧。放佛你用铁管敲一下,都会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来。而且手臂的上半截比下半截几乎还要长一点。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手臂,我顿时对他产生了兴趣。也坐了起来。“你好,我叫赵沐风,刚入狱三个月,因为我带着眼镜,他们都叫我外号“眼镜儿”你呢?你叫什么?”“我叫封月。”“哦,名字真不错!你是因为什么判进来的?”我眼睛转向别处,不知道该不该回答他的问题。“唉,其实也没什么不好说的!进来这里,谁也不会是做因为光明正大的事才进来的!”他说的对。我看了看别的床位,别人都已经睡了,并没有人关心这里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新人。“那你呢?你是因为什么罪被判进来的?”他虽然刚刚劝说我,但是当我这么问他的时候,他脸上的眼镜后面,也稍纵即逝了一丝落寞。淡淡的说出两个字“盗墓.‘我突然愣了一下,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他。又把他细细的打量了一遍。想起了老师傅曾经告诉我,“想要窥其先人之物!必先伙同奇人。或义,或忠,或明,或奇!方可行事。是有五成!”老师傅是这行的老前辈,入狱之前还曾拜访他老人家。唉,后悔没听他老人家的教诲,以至于锒铛入狱。他告诉我,想要到墓里拿到明器,可以说是一件非常难的事。光靠自己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必须有一支强大的队伍才可以行事。包括,忠心的,讲义气的,非常聪明机智的,还有就是天赋异禀的。只有各有所长,互相互补。成事的几率,才能有一半。师傅还说,其中只有天赋异禀的人,最难找到。现如今,人们生活都很奢侈,从小娇生惯养,根本不可能去吃苦受罪,学什么奇门易数。只有那些挂羊头,卖狗肉的大资金集团,现在还会收养孤儿,投入大量的资金,从小训练他们盗墓的技术,不过也只是一些基本功而已,打洞,攀岩,抛绳索等等。那些盗墓集团都是利欲熏心,为了训练出一个合格的“盗墓工具”无所不用其及。他们都会有固定的训练基地,为了避人耳目,往往是修在野外别墅的地下室里,有专人管理。那些被拐骗或收养来的孩子,就全部赶进地下室,有专业训练他们的人,每天进行无休止的训练项目。就为了叫他们能适应长时间不吃东西,或超强的消化能力,每天每个人都会配发一个十公斤的背包。训练的时候每个人必须背着训练,在细沙子里面埋着两个稍大一点的棒子面窝窝头,和用保险套装的大概有一瓶矿泉水量的水。他们可以自行分配吃东西的时间,但是如果吃完了,只会在24小时以后,才会重新获得食物。饿了就从背包里刨出窝窝头,掺着细沙就吃进肚里去,如果训练时候不小心,把装水的保险套弄破了,就不会有水喝。有时候为了争夺一点带沙子的窝窝头,还会大打出手。这时候,也不会有人去管他们的死活。在他们眼中,只有这样才会更强,才会为公司带来更多的利益。”眼前这位削瘦干练的人,莫非就是。。。。。。。。。。“你在想什么?为什么这么看着我?”眼镜儿见我不说话,一直盯着他看,出口问我。“哦,没什么,只是没想到,在这里能碰见同行。”“嗯,你一进来我就看出来了,”其实,我打量了他这么久,我也早猜出来了。盗墓者身上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阴森气,而且跟死人打交道久了,身上就会有一种祛除不了的味道,我们叫做“死人味儿”。就好像一窝蚂蚁一个气味一样,如果,你经常的去别的窝里,就会沾惹到别的窝里的气味。人也一样,人也分活人,死人。味儿,也分活人味儿死人味儿。“你被判了多久?”“我回答,三年。要不是交友不慎,也不会被抓进来。你呢?”“我四年。。。其实你不用说理由。做我们这行,如果不是被人出卖,谁会进监狱。‘其实仔细想想,他说的是对的。不会有警察整天跟你屁股后面,也不会有条子掐指一算,知道你要在哪里准备找洞钻。如果不是朋友出卖,根本不会是这个下场,这时候想起师傅的话,真是奉如经典。“你今后有什么打算?”“我嘛?今后?呵呵,没有想好.‘”眼镜一本正经的看着我,表情严肃,面沉似水。那一双小眼睛,显得更加深邃。我愣了一下,试问到“你有什么。。。。?”“盗墓!”斩钉截铁,不假思索。我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了这两个字。“我还要去那座古墓!那座,永远进不去的古墓!‘”“进不去的古墓??”“对!那是袁天罡的,镇墓!!。”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