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嫁妻 好色 朋友   艳情 铠甲
铠甲勇士 崩坏 乡野 海贼 荒岛求生的日子 重生李元霸 三国之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未来 > 开拓者日记
开拓者日记

开拓者日记

分类:科幻未来

时间:2021-03-28 20:42:02

作者:纯洁的公兔

最新章节: 第六章 人类站起来了

编辑:南风北海

点评:世界上很多事情是不能用科学来解释的...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当你踏往新世界的第一步时,你会做什么?  我会迈开步子第二步  新人新书,文笔还不够脑洞凑 拓展者日记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把这条冻得发紫的胳膊放到一边,我挣扎着坐起来,手撑到后面,歪着头仔细看了看这条断臂,不像是正常人的胳膊,或者说是不像是人的胳膊,像欧洲那些疯子调试出来的狼人一样,整条胳膊粗壮的不像话,就算现在血液所剩无几,但从它的骨架也依旧能看出这条胳膊原来何等粗壮,而且上面金色毛发旺盛,从根部断口处流出的黑红色血液已经凝固,打在金色毛发上,看来这条胳膊已经被砍下超过六小时了,现在有些后悔当初医疗组组长讲课的时候没好好听,只在那里趴着睡觉了,这条胳膊被砍下来的确切时间实在看不出来。。


开拓者工具 村庄日记  


  深呼吸一口气,慢慢调整自己的状态,战场上的尸体形状五花八门,有的从腰部开始缺了一半,有的断腿断胳膊,还有的更过分,半个脑袋都没了,更过分的是这些尸体里大部分死者的身份都不是人类。我让自己强行面无表情把视线挪开,看昏暗的天空,深呼吸几口气。

  战场上的尸体除了那些非人类的就剩下人类的了,很好区分,那些顶着兽头的尸体大部分都****上身,毛发浓密,少部分出现的人类尸体都身披重甲。带着血腥味的风吹到我脸上,作战服包裹下的身体忍不住有些发抖,这里的温度绝对在零下。

  我开始出发了,背朝夕阳。

  我抬头看了看天空的太阳,温度已经不再像昨天那么冷了,隐约间还有什么声音传来,有些精神了,我趴在地上仔细听了听,是马蹄踏在地上的声音的声音,越来越大,正在往我的方向前行。

  胸口有些闷,把胸口压着的东西拿开一看,是一条胳膊,毛茸茸的,从肩膀处被砍下来的,从专业角度看,切面整齐,是某种重型武器砍下来的,比如大斧,或重型砍刀。

  我把布条收好又顺了几把顺手的武器,离开原来的地方,准备向着这个不知名战士背对的方向前进。那几把武器应该是枪吧,婴儿手臂粗细,木制的,枪头是用锐器打磨的,很有韧性,大概一米长点像短枪一样,从一种类似长臂猿的兽人身上“捡来”的,质地坚硬,黑色,重量合适,非常合手。当然,重甲战士们也有一些长枪,不过长近三米,不合适我用,还不如拿几把短枪。

  感觉有点像玩网游的时候,不过我也确认了一件事,这里已经不是我熟悉的地球了。

  我从藏身的石头后露出身影,这队骑兵也看到了我,慢慢换了类似锥形冲锋的阵型,慢慢在二百米外停下了脚步,为首的一名骑兵看到我之后做了个手势,然后才又开始前行,锥形阵也散开了,我举起双手,表示没有恶意。

  野外生存可是我的拿手好戏,这里的环境感觉比热带雨林好多了,至少这里没有那些烦人的虫子。我加紧速度远离了这片战场,夜幕落下来之后,这片战场就会成为一片巨大的餐厅,对于野外的动物来说,它们可没有入土为安的传统。只要是食物,不挑剔的。我想不论是地球还是这个世界,这个道理都是通用的。

  我开始思考今天所遭遇的,这片平原上貌似很荒芜,连草都稀稀疏疏的;树林也是一样,明显是一片荒芜之地,还有兽人,披甲人类,战争,这些关键词渐渐在我脑中连成一串:兽人在快入冬时为了获取更多食物,在人类秋收时往东开拔大军,人类军队往年都会遇到这种事,所以在这片平原有驻军,而这支精锐部队正好遇上了兽人大军,人类为了守卫家园,兽人部队为了种族的延续,开始了战争。这似乎是最合理的解释了。

  兽人的武器装备主要是木制的,全面落后于人类一方,人类的武器除了铁质的还偶尔会有一些钢制的,不过都有一个特点就是都是可以看得出是人工打造的,而且我所见到的人类武器全是破损的,完好的没几个,再结合刚刚看见的人类小头目的尸体却没有看见兽人小头目的尸体,可以联想到这场战斗是兽人获胜了,所以我准备向小头目背对的方向前行。

  这是我发现手上有些黏黏的,一看,原来是手套上沾了一些白色的东西,再看看这位慷慨解衣的仁兄旁边一个兽人头颅被劈掉一半,在兽人毛发上抹了抹,我觉得我现在肯定面无表情。

  那些鸟类慢慢在天空盘旋,大部分已经落下来了,放眼望去暗红色大地慢慢被黑色覆盖,这些鸟是食腐的。

  我的天哪这是哪里,这种跟乌鸦差不多的鸟是怎么回事,明显比乌鸦大好么,还这么多。最重要的是乌鸦飞起来后我看到了原来这里的景象,到处都是残肢断臂,还有四处丢弃的缺了角的斧头,断了一半的巨剑。

  我闭上眼睛最后一幅画面是这样的,树林上空照明弹冉冉升起,拖着尾焰的导弹正冲向这里,闪光弹照着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有种世界末日的奇异感觉,剩下的狼人也抬起了头,看着天空,大概是天空吧。

  看来是一队侦察骑兵,为首的骑兵看到我把脸上蒙的面巾摘了下来,一张标准的西方面孔,皮甲下的身体十分魁梧,一脸络腮胡,大声的对我说了些什么。

  不过现在还会专注于重型冷兵器的人实在不多,等回到基地查查看就知道哪个牲口干的了,把我扔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我拿出胸口的信号发射器看了看,信号灯是红色,无信号,再努力站起来,举起来看了看,还是红色,红色的信号的光线似乎在嘲笑我的愚蠢。

  当我努力的把眼睛睁开的时候,模模糊糊看到的不是医疗组一尘不染的天花板,更没有听到寂静房间内“滴答”的输液声,

  想着想着我进入了梦乡......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