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我和干妈的秘密 我梦中的女神 斗破  明星 星际争霸 乡村
催眠 医妃天下 龙珠 神医娇妻 春光 公交 山香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未来 > 何以为王
何以为王

何以为王

分类:科幻未来

时间:2021-02-17 20:38:56

作者:何以为王

最新章节: 第二章Seven deadly sins

编辑:执伞青衣袖

点评:每一场久别重逢的背后都是蓄谋已久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举剑天下,无人可站我之后!一剑手上,无数臣服于,纭纭众生,任我砧板上的肉,茫茫世间,我为最低。王者无情地,霸者绝义,逆我者亡,顺我者也可杀! 何能为王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美少女遭到杀害,是为情,还是为钱#。


何以为王作文  何以为王ff  何以为王是啥意思  何以为王 百度网盘  何以为王(f\/f 古风 女尊 权谋 姐妹)  何以为王 蜗牛的梦想  何以为王的意思  不孤高何以为王  不高傲何以为王  


  身他起身摇摇头“没有了,本就是给你送这样东西的。另外我们这一队是七人队伍,其他人明天会过来进行磨合,那么我告辞了。”我点头示意他明白,他礼貌性的朝我一笑转身离开,

  而且以这人的身手只怕身份不一般,直接杀了的话会给老头子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起来。”我命令试的叫他从我身上起来并警惕的看着他,随时准备如果她有任何古怪的举动好将她一击闭命。

  君月依扁扁嘴巴有些委屈的从我怀里站了起来。我看着她将记忆反反复复在脑海中搜寻个转,我可以确定我根本不认识眼前这人:“你是谁。”“我刚才说过了哦~不过小墨染问的话我不介意再说一遍,小墨染听清楚哦~我叫君月依,狂战系s班学员,女,20岁,身高161cm,体重42kg,最喜欢的书是【盗墓笔记】,最喜欢的人是我家小哥张起灵……”“所以……”看着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说的还是根本没用的东西,我忍不住插了个嘴。上一秒被打断说话君月依还有些烦躁的皱了皱眉头,下一秒却挑起我的下吧俏笑倩兮的看着我:“所以嘛~小墨染~跟姐混吧!”本能告诉我这个人很危险,我眯起眼睛下意识的回答“不跟。”君月依本来还想说什么的,但一听我这话嘴巴一扁,眼睛里迅速蒙上了一层薄雾,摆明了我要不答应就哭给我看。我看着她,她看着我,我们两个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瞪着,谁也不肯退让,许久……君月依实在熬不住了,揉揉眼睛,欲哭无泪的看着我:“小墨染~你是什么怪物,嘤嘤嘤嘤嘤嘤嘤嘤,眼睛痛死啦。”怪物吗?我抿了抿嘴唇,有些烦躁的看她一眼:“你到底想干什么。”似乎被我突如其来的脾气吓到了,君月依凄凄哀哀的看我一眼,活脱脱一个被抛弃的怨妇:“可是小墨染,你输了呀!按照我们学院的规矩,小墨染~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的说~”的确,我们两个都晕倒了,那么谁先醒来谁就算赢,既然她先醒来,那么按照我们学院的规矩是这样的没错,这是所以懂事同意,校长也就是老头子批准的。一来,是为了整体提高学院的竞争力从而达到提升学生战斗水平的目的。二来,是这个要求只要不危害个人生命安全就都必须答应,也就意味着可以为自己的基地发掘强大的下手,何乐而不为。三来,是为了一个贪字,可以从中谋求暴利。【狂战系比的是战斗,圣愈系比的是治疗,涅槃系比的是智慧,神魔系比的是……这个系比的五花八门,只要赢就可以啦。】“你的要求。”我看着她,不留痕迹的将手中的冰刃凝聚在手中,反手将冰刃藏在手下,一旦她提太过分的要求我就会毫不犹豫的从床上跃起将她击毙。等我说完,君月依颇有些无奈的看我一眼,眼神移到我藏着冰刃的手上,微微眯起眸子,笑嘻嘻的说“我的要求很简单。小墨染~你知道学院祭吗?”听着陌生的词,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她,将她的话再次重复一遍:“学院祭?”她看着我眼中闪过一丝我不明白的情绪,微不可闻的说了一声什么:“果然呀!校长大人……”我下意识的问出口:“什么?”她意味不明的可以我一眼,随即挂上笑嘻嘻的脸:“小墨染~让姐姐我给你解释一下学院祭吧~我们学院从末世开始到现在已经有100年历史啦~期间我们人类与丧尸的战斗从来没有停息过哦~有个13场大战役……其中小型战役无数”“说重点。”一个陌生的声音突然从门那边传来,我下意识的回头去看。那人静站在门口,手上拿着一个木盒子,穿着一身黑色束身衣戴着一幅眼镜再配上有些妖气的面容显得整个人分外不伦不类。他看我一眼径直向君月依走去,猛的拍了她一脑袋:“我就说不该让你来劝人加入…要不是我去的即时……就你惹事生非招来的那么多敌人,看你晕在哪里还不……”“小枫枫,形象形象……”君月依委屈的用手捂着脑袋逃到一边“小墨染~这是小枫枫,涅槃系s班学员,我们队员之一,小枫枫这里就交给你啦,我先走啦~”看了一眼君月依逃跑的方向他颇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朝我伸出手:“寂枯枫。”“君墨染。”我回握,他看着我的眼睛眼里闪过一丝我看不懂的东西,而后又无比认真的对我说“我们学院的学院祭是为了纪念战死的先辈,你可以将它理解为狩猎大会。学院会为我们指定一个场所让我们进行活动,以得到的丧尸晶核为分数,一级晶核5分,二级晶核10分,三级晶核15分依此类推,分数多的获胜。为了避免发生危险事故,只允许s班学员参加,并且活动期间可以进行组队,队伍人数最多15人,最少7人,得到的分数将进行平分。分数最多的队伍便可以拥有直接毕业权!”我点头表示明白。寂枯枫看着我浅浅一笑将手中的盒子递给我,我疑惑的看他一眼:“活动期间我们将在野外渡过三天俩夜,异能不是星空不会取之不尽,异能枯竭后就只能等它自己回复,而我们便只能亲身上阵,这是武器。”我点头表示明白伸手将装着武器的盒子接过,穆然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手轻放在盒子上,触手一遍微凉之意,就好像一块千年不化的玄冰令人通体生寒,盒子之上仿佛铭画者什么,可能因为年代太过久远,只能依稀便别出是一种动物,我从盒子的边角摸过,猛然发现上面铭刻着一行字;【千年英雄志,百世男儿情;莫说红尘苦,横刀无独行!】

  临到门口他转身对我说:‘对了队伍的名字是:Sevendeadlysins。。。。那么明天见。’说完便转身离开。

  摸着盒子边缘我说不出是什么感觉,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一直萦绕着我,我抬头望向寂枯枫却发现他也在看我。“还有事吗?”他起

  #少女竟在学校无故被杀,学校是否该为此付出责任#

  推开门,猛的有一条鞭子向我袭来,我侧身躲过,鞭子砸向地面,将地面深深砸出一个深坑。看的我眼皮不禁一跳,心想:鞭子的主人一定是一位力量异能者,不然绝对不可能发出如此大的力量,且能将玄武岩打碎异能应该至少有2级了。就在我愣神想鞭子的主人是谁的时候,鞭子又再次袭来,犹如一只扑食的猛虎快,准,狠。我来不及反应,被抽飞到墙上,不过好在鞭子最后打向我的时候收了力,不然我现在已经成两节了。战斗最忌讳的就是走神,而我却忘了,我有些懊恼,要知道战场可不是过家家,它太过无情,一瞬即生一瞬即亡。手,猛的拍向地面,我借力腾空跃起,“既然你想玩我便陪你玩一场!”我朝着鞭子袭来的方向跑去并释放精神力注意四周动静。期间鞭子无数次的与我的脸摩擦而过,要不是靠精神力分析方向并减缓鞭子速度,让我进行躲闪,我恐怕已经再一次被抽飞了,虽然我没有痛感,但不代表我愿意被陌生人抽飞,在我终于快接近那一身影后,耳边传来一声谄笑。眨眼间眼前便再无那人身影,速度快到我连她是男是女都没有看清楚。突然鞭子从我的右后方传来,我猝不及防,下意识的用手抵挡,然而鞭子却灵活的缠住我的手,将我抛到半空中。猛的半空之中一个身影向我袭来,我抬手用冰系异能在自己面前铸造一个冰墙,下一秒冰墙便被打破,露出一张甚是可爱的脸,在我还没有看清楚那人时就被攻击的余震猛击在墙上。虽说冰墙没有为我完全抵挡住攻击但它至少分担了一部分让我不至于更加凄惨,不过在我身体里面至少断了三根肋骨。跟据刚才攻击我判断出那人至少是两系异能,我冰系异能是3级可却被她轻而易举打破那说明她力量系异能至少4级,而且我精神力异能是2级却连她过来的方向也分不清那么单单算异能的话,她应该是风系或者速度系异能,可刚才她却没有使用出一丝风系异能,那么60%是速度系异能20%是风系异能10%是传说中的古武者另外10%不排除特殊情况,如果是异能的话那她至少3级,而且看她的身手必定是经过训练。力量系异能4级,速度系异能3级,外加敏捷的身手,似乎没有胜算了呢。我微眯起眼睛,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不是说富贵险中求吗。那赌一把好啦……何况看她刚才的动作似乎是不想我死的……赢既生,输既……没有输,也不能输。而且要是输了估计老头子又要哭哭啼啼的进行唠叨了。想着我竟然不禁笑出声来。“你笑什么。”略显稚嫩的声音传来透着一股似是经过时间沉淀而产生的沧桑有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在右下方,我眼神一凛,脑袋高速运作,一个大胆的计划便在脑海中形成。我不动声色的将精神力全部笼罩过去,锁定那人。而后将心脏用冰护住,万一在计划实行的时候被打到可就不妙了,小心为妙,毕竟我可不想死。而将心冰封会造成心脏停止跳动,所以以我的体质最多可以坚持15秒……20%成功率……足够了。俯身向那人方向冲击……1秒……2秒……3秒……4秒……那人似乎没有想到我会直接冲向她,楞了几秒几乎下意识的向后面退后了几步……5秒……6秒(头开始发晕)……在那人反应过来立刻将鞭子甩了过来,而我赌的便是这个,赌她自尊心不会允许她退缩会直接迎战,从而让我有接近她的机会【在实行这个计划之前我心里的想法:像她这种人肯定是天之骄子,那么她便绝对不会允许自己有一丝的软弱和退缩即使只是下意识的一瞬间。】……7秒……8秒躲开鞭子,继续向她奔去……9秒……10秒再次躲开袭来的鞭子……11秒(眼前开始发黑,呼吸困难)……12秒跃到她身后……13秒袭向她脖子,猛击【脖子被打会导致颈椎错位压迫脊髓,枕骨大孔疝,常见的都会晕迷】……14秒被抽飞……15秒倒地,冰封解除……16秒看着她倒地……17秒晕了过去。那么现在赌的便是谁先醒来。不过80%会是我,因为我体质特殊再加上被猛击脖子可不是那么好受的。也是幸好我们不是在野外,否则,两败俱伤就成了丧尸的食物和一些危险份子的‘战利品’啦。许久……忽然有一个温暖的怀抱将我抱住,按他走的方向我推测应该是医务室。我虽然晕了但是不代表我就无意识可以任人宰割,这也算是我特殊体质的一种吧!永远不会深度睡眠。以前无论我怎么做都无济于事,意识都会一直存在,最是不过累爬下动不了,可意识会依旧清醒如初。从最开始的恨不得死去到现在的习以为常,让我不得不明白时间恐怖,它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办法让我们习惯,不想死去,那便只有学会顺势而生。虽然现在有时还是很讨厌但是更多的是感谢吧!如果不是它的话我可能早就死于暗杀了吧。而此刻如果不是身体累的动不了的话,我一定会赏给他(抱我的那个)几拳,让他知道世界为什么会有傻子(被打傻的),没有人告诉他不可以随便抱别人吗?然后朦朦胧胧之间我似乎被放在了床上,然后……便没有然后呢……因为我醒了。“你醒啦!”熟悉的声音传来,我几乎下意识的想要动手,然后便被那人扑了一个满怀,那人笑嘻嘻的在我怀里抬头看我一眼:“我叫君月依,你可以叫我Lucifer以后便是伙伴了。”看着她笑靥如花的脸我的脑海中迅速闪过‘骗子’俩字。冰刃,在手中形成,只等她先动手我便可以名正言顺的杀了她。毕竟这里是学校【学校名为:Theendofdust】,影响不好,我可不想明天的话题是: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