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狐妖 按摩  少妇 最原始的欲望 神奇宝贝 斗罗
爱你没错 火影之 综漫 二次元 雏凤涅槃 狐妖之绝世妖孽 网聊情缘冯(李雪晴)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职场商战 > 妖娆王妃
妖娆王妃

妖娆王妃

分类:职场商战

时间:2021-01-10 09:43:48

作者:梧桐阅读

最新章节: 《妖娆王妃》第七章 线索初现

编辑:梦中佳人

点评:往往一个人的一种特质总会吸引另一半。

在线阅读

目录

已完成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妖娆妩媚王妃》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方雨露,青竹,方雨霜,夏莲,宋姨娘,段氏,祖母,赵大夫,方老,方良庆,方老夫人,宋家成,秋菊,宋夫人之间的故事。妖娆妩媚王妃约51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妖娆王妃太有料  妖娆王妃之王爷请上塌  妖娆王妃桃花多  妖娆王妃毒医倾天下小说  妖娆王妃狠撩人凤蝶舞  妖娆王妃:毒妃倾天下免费  我是谁的妖娆王妃  凤倾天下邪王的妖娆王妃  妖娆王妃毒医倾天下  妖娆王妃  


“嘘!别吵。”方雨露竖起食指轻轻出声打断夏莲的问话。

两人在一旁不知等了多久,夏莲感觉腿都麻了,周围都没有动静。

“吱呀。”宋姨娘的院门打开,她的贴身丫鬟红叶,贼头贼脑的从里面钻出来。

悄悄的往后门去了。

方雨露推了推夏莲道:“你悄悄的跟上她,看她做了什么?遇到了什么人?快点回啦禀告我。”

夏莲点点头,跟了出去。

方雨露继续守着,直到太阳出啦了,天也大亮了,里面的人开始叫饭了,方雨露才退了出来,小跑回到了院子里。

那个红叶肯定是去请大夫了,不行,我得先下手为强。

方雨露换了身衣服,正要梳头,从外面慌慌张张跑来一个丫鬟,一进门,就开口笑道:“小姐,今儿个起的好早,奴婢春意回来晚了,给小姐请安。”

春意?方雨露记得前世,她在成亲前就已经被放出去了,前世自己嫌她烦,嫌她啰嗦,她总是不厌其烦的说宋姨娘和方雨霜如何的不好,如何的奸诈,要自己小心,还要方雨露多跟祖母接触。

当时的方雨露是怎么做的?方雨露努力回忆着,前世未嫁时觉得宋姨娘对自己很好,什么好吃的好用的都给自己,连庶妹方雨霜都没有,觉得宋姨娘是除了母亲以外对自己最好的人,造成了自己性格倔强,孤僻,目中无人。

现在想想,方雨露才知道这是捧杀,宋姨娘居心叵测,故意把自己往歧途上引,正经的嫡女怎么会跟一个姨娘亲近,怎么会被一个半仆半主的姨娘左右。没有了母亲,不是还有祖母么,祖母可是被皇上封的诰命。

只可惜当时方雨露并未察觉,出嫁前还把忠心的春意给放走了,夏莲为自己也死了,其他的两个女仆本就是宋姨娘的人,怎么会帮助自己,在自己失宠时,就已经爬山了苏云明的床了。

这一世,方雨露一定要珍惜身边对自己好的人,想想前世的春意和夏莲是多么的可怜,跟了一个无能昏庸的主子,想必春意临走时,肯定又心痛又无奈。

“春意,你回来了!”方雨露激动的两眼发红。

春意和夏莲有点意外,主子这是怎么啦?春意不过才走了两天,况且,走的时候,小姐没有一丝的留恋,如今的表情怎么有些久别重逢的味道。

方雨露为了不让她感到突兀,想到母亲的情况,要抓紧时间,她强行压下心中的激动,让春意给自己梳妆。

“春意,咱们快点,母亲正在生产,我要去祖母那给娘请个大夫来看着。”方雨露催促道。

“夫人要生小少爷了?好,咱们赶紧快点。”

她手脚麻利的梳了个简单的发髻,顺手整理一下方雨露的衣服,带着方雨露往喜荣堂走去。

方雨露饭都顾不得吃一口,来到方老夫人的院子。

“孙女,给祖母请安。”

“来了,今天怎么这么早?”方老夫人刚刚梳洗罢,就见方雨露进来,以前她可是最不喜欢来的,即便是请安,总是在最后。

“祖母,母亲一直在喊疼,孙女想给母亲请个大夫。”方雨露期待的看向方老夫人。

“喊疼是因为要生孩子了,生孩子哪有不疼的,不过,是得请个大夫看着,以防有什么意外。”孙女长大了,知道心疼母亲了,方老夫人脸上欣慰的笑着。

方老夫人安排人把方府惯用的大夫,赵大夫请来。笑眯眯的问道:“露儿来这么早,是不是还没用早饭?来跟祖母一起吃吧。”

方雨露本来想答应下来,转念想到夏莲,不知道她跟踪那人结果怎么样了?

“祖母,母亲还没有把小弟弟生下来,露儿很担心,容孙女去看过母亲后,再来陪祖母吃饭。”方雨露行了礼退了出来。

回到房间,夏莲已经回来。

“怎么样?”方雨露赶紧问道。

“回小姐,奴婢看到红叶先进了一个叫荣和堂的医馆,进了一盏茶的功夫后,又去北边的弄堂,敲开一家门,奴婢问过,那是张稳婆的家。”夏莲不明所以,只把自己看到说了一边。

医馆,大夫,稳婆,是的,这些宋氏早就准备好了,只等今天用上了,母亲昨天下午发作的,顺利的话也要今天上午才能生出孩子,如果不顺利,那就会中圈套了。

那宋姨娘怎么这么肯定,母亲生产不会这么快!看来还是有问题,只是问题在哪儿呢?希望赵大夫快点来,好查明问题所在。

春意摆了早饭,方雨露匆匆吃了,道:“夏莲,你去祖母那等着,赵大夫一来,就赶紧让他给母亲诊治,要是其他的大夫来了,就拦上一拦。”

夏莲是个聪明的姑娘,方雨露这么一说,她就立刻明白了:“小姐是怕宋姨娘请来的大夫和稳婆害了夫人?”

方雨露郑重的点点头。

“好的,小姐,奴婢这就去荣和院盯着。”夏莲快步离去。

方雨露带着春意来到了母亲的清瑞院,祖母还没到,父亲还没到,只听见母亲在房间里疼的直哼哼。

方雨露心中不免焦急万分。

“小姐,不要着急,奴婢的娘生奴婢的弟弟时,也是生了一天一夜呢!”春意劝解道。

方雨露感激对春意笑道:“我知道的,我只是怕宋姨娘在母亲这里动手脚。”

春意皱眉正要说话。

突然,前面有些混乱,只听夏莲的声音说道:“唉!唉!你不能进去,就算是给夫人看病的大夫,也要禀了老夫人知道。”

红叶尖尖的声音说道:“你是什么东西,还敢拦着,已经回过老爷了,老爷让过来的,再说这可是从京城来的大夫,花钱都请不过来的,要不是宋姨娘的哥哥,他可是谁的面子都不给的。”

“那就不要给面子了,我想我母亲用不起这样的人。”方雨露冷冷的声音响起。

红叶一下愣住了,她看到大小姐方雨露站在院门口高高的台阶上,冷冽的望着她,不觉得浑身打了个哆嗦。

她扯了嘴笑道:“大小姐早,回大小姐,这是王大夫是从京城来的,是老爷专门请来给夫人看诊的。”

方雨露面带疑问道:“咱们家不是一直用着赵大夫吗?用了十几年了,贸然的换大夫对母亲身子不好吧,况且是这么关键的时刻。”

红叶心中焦急,宋姨娘只交代了让王大夫给夫人催生,其他的并未交代,怎么一向啥事不管的大小姐会横插一缸那!

“大小姐,王大夫可是京城中首屈一指的大夫,你知道把他从京城请来多不容易,这些都是老爷的一片心意,你怎么能阻拦那!”

什么从京城请来的,害了人恐怕就跑了,方雨露可不信那一套,只盼着赵大夫快点过来:“即便是他是京城有名的大夫,可是母亲的身子一直是赵大夫照料着,贸然的换大夫,恐怕不妥吧。”

“没有什么不妥的,王大夫是我请来的。”方良庆迈着大步走来,身后还跟着挺着大肚子的宋姨娘。

方雨露悠悠的看了她一眼,一贯的媚笑,里面有那么多的虚情假意,你看那笑都不达眼底,还带着些许的讥笑,奇怪怎么前世会觉得她很好。

方雨露微微蹲了蹲道:“露儿给父亲请安。”

方良庆轻轻“恩”了一声,转身对王大夫抱拳道:“王大夫好,请恕在下管教不严,小女失礼了。”

那个王大夫不但没有一般大夫的慈眉善目,反而一脸的孤傲:“没什么,小姑娘而已,在下不会计较的,还是赶紧给夫人治病要紧。”

方良庆笑了笑恭敬的伸手道:“王大夫请。”

方雨露给夏莲施了个眼色,夏莲赶紧跑了出去。

方良庆看到方雨露堵着门,大声喊道:“堵着门干什么,还不赶紧让道,你母亲还在里面哪!”

方雨露心中焦急,脚下却不能不动,她略微退后一步,侧了身让他们过去。

宋姨娘的丫鬟红叶领头,王大夫和方良庆依次而入,紧接着是宋姨娘,还有她的丫鬟绿叶。

红叶和绿叶是宋姨娘从娘家带过来的丫鬟,对她肯定是忠心不已,是她为非作歹的帮凶。

绿叶退后宋姨娘半步,与方雨露擦肩而过,她偷偷的看了方雨露一眼,那眼神深邃,阴冷,仿佛地狱里的魔一般。

绿叶不禁感到冷气从背后窜来,脚下一滞。

“哎呦!”

绿叶左脚拌右脚,一下子扑到了宋姨娘的身上,宋姨娘不防备向前扑了过去,绿叶一个机灵赶紧上前垫在宋姨娘身下,饶是如此宋姨娘还是摔了一跤。

“姨娘,你没事吧,赶紧扶起。”方雨露慌忙的和春意一起搀起她。

宋姨娘捧着肚子道:“哎呦,哎呦,老爷,我肚子疼。”

绿叶顾不了身上疼痛,咬牙爬起,赶紧伸手扶着宋姨娘的腰。

“啪”方雨露拉过绿叶,一巴掌打到她的脸上:“不长眼的东西,走路都不会走了,要你有何用,姨娘肚子里可是怀着我们方家的孩子。”

方雨露收起锦帕正色道:“祖母,倒是秋菊说宋姨娘给母亲服用红花一事,此事非同小可,还请祖母查清楚之后再定夺。”

“**,你没有证据就敢空口白牙的污蔑他人。”方良庆一下子推开门进来,大声吼道。

方雨露早就知道方良庆在外偷听,这时见他进来,故作一惊,吓得一下子从椅子上跌落下来。

方老夫人厉声道:“你干什么?别吓着孩子。”

方良庆来到秋菊面前,一脚踢到她身上:“下贱的东西,都是你们这些下人在一起口无遮拦,才弄得府中上下不宁。”

秋菊委屈的扫了方良庆一眼,咬着牙不敢出声。

果然不出所料,父亲对宋姨娘有所袒护,没有触到他的底线,他万不可能真正舍弃宋姨娘的。

方雨露被春意扶起,上前拉着方良庆的胳膊:“父亲,你怪她做什么?她只是说她看到的事情,事情还没有定论,是真是假一查便知。”

方良庆气呼呼的被方雨露拉到方老夫人身边。

方老夫人对儿子袒护宋姨娘有些不满,冷哼了一声,不搭理他。

方雨露心有不耻的听方良庆说的话,嘟嘟嘴:“要不这么着,秋菊先关在女儿的院子里,这件事情,女儿前去查清,说来也简单,去宋府查一查秋菊的母亲和弟弟是否在哪,便可知晓,如果是秋菊诬告,女儿定将她送进大牢。可是父亲,万一秋菊所说是事实怎么办?”

“事实?不可能是事实,宋氏一向贤惠,怎么做出这等伤天害理的事情,那时她肚子了也怀着身孕,她总要为自己的孩子积德。”方良庆信实卓卓。

自己怀孕的孩子死了,这难道不是报应,只不过宋姨娘更有险招,她买了个其他人家的孩子。

方雨露这时并不点破,她相信秋菊的话,虽然没有证据,但是,光凭这些不能够扳倒她。

只是这个宋氏给父亲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让父亲这么维护她,难道是因为宋家成了皇商?可那也不是还没成吗,这是上京城去找关系去了。

她失望的看了一眼方良庆,母亲刚刚去世,就人走茶凉了,真是令人心寒:“这么晚了,父亲来找女儿可有什么事情?”

方良庆回过神来,这才想起来这里的初衷,他端起杯子喝口茶,掩饰自己的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最近,自己是太过信任宋氏了,竟然让她把自己让枪使,还挑破他们父女的关系。

要不是半夜来这里,他还不知道事实的真相,算了,冷她一段时间也好,免得在母亲和露儿那里说不过去,段氏才入土,宋氏又可以奉承,险些把持不住。

方良庆放下杯子,温暖一笑道:“哦!为父路过这边,看这里夜深了还灯火通明,所以过来看看,唉!既然出了这样的事情,那露儿就协助你祖母好好查查此事,不要冤枉了好人,也别放过坏人。好了,你休息吧,我送母亲回去休息。”

方雨露福了福道:“知道了,父亲,夜深了,送祖母,父亲。”

“留步吧。”方良庆搀着方老夫人离开。

方雨露送他们出了院门,方回到房间。

“小姐,老爷竟然不相信我们!”春意有些失望。

方雨露坐在梳妆镜前,拔了头上的簪子,弄散了头发:“那有什么稀奇,宋姨娘本来在父亲心里分量就重,再加上现在的宋府可是皇商,父亲以后要进京打点,少不得宋府的支持,没有有力的证据,怎么能够轻易扳倒她。”

夏莲小声道:“小姐不是知道,那孩子···”

方雨露苦笑道:“那有什么用?顶多把孩子送走,把宋氏关起来,现在父亲可不愿轻易得罪宋家。”

如黑墨般的头发,每次春意梳来都爱不释手,丝滑柔顺:“那小姐就从长计议,秋菊怎么办?要不然还是留在院中?”

“恩,先留着,给她个二等丫鬟的活计,另外找人去宋府打探一下她母亲和弟弟的消息,上次说她母亲在宋家的浣洗房,再去打探一下。”方雨露吩咐道。

方雨露不太理解宋姨娘的做法,即便是绑了人也不能把人留在自己府里,好歹找个别院啥的,怕就怕宋家已经杀人灭口了。

果然,没过两天,宋府就来人了,来的是宋姨娘的嫂子,宋家成的母亲。

方良庆不在府中,方老夫人不用亲自接待,让人从偏门直接领到了宋姨娘的院子。

宋夫人这次来,又是带了一推的礼品,除了给宋姨娘留些外,搬到了荣和堂。

荣和堂

宋夫人和方老夫人客气一番后,自然的提起了来的目的:“老夫人啊,本来呢,这话我是不应该说的,可是关于孩子们的事情,咱们还是早说早好,省得以后出了什么事情,说咱们做长辈的缺乏管教,再说这也是好事。”

方老夫人明知道她说的什么事情,压根就不想见她,可是转眼想到孙女的话,只好忍了忍,脸上的笑渐渐的冷了下来:“是吗?既然宋夫人有好事,不妨讲讲看。”

得到了方老夫人的鼓励,宋夫人知道这件事情八九不离十了。

随献媚的笑道:“是这样的,老夫人,今天呢,我是来问问关于大小姐的婚事,自从我们家家成见过方大小姐后,整日的挂在嘴边,念念不忘,这不央着我来给探个信。我问过我们家姑奶奶,她也觉得两人很是般配,不知老夫人意下如何。”

方老夫人冷笑道:“宋夫人真是好礼节,你难道不知道方家才丧主母,如今是我这个老太婆当家做主,再说,我们方府的女儿自有她父亲做主,一个姨娘怎么能管得了大小姐的婚事,我还真没听说是那家的规矩,难不成是你们宋家?”

宋夫人听她出言不善,觉得可能自己话没说清楚,随讪笑道:“大小姐的婚事当然是老太太做主,这不我这就忙着来跟老夫人商量了吗?”

方老夫人正喝着茶水,重重的一放:“商量什么?大小姐的婚事?孝服未除,怎提婚事,难道宋夫人是想陷我们家大小姐于不孝?”

这个时候宋夫人总算是知道方老夫人的拒绝了:“可,可那锦帕可是定情之物啊!还有成儿送的玉佩。”

方老夫人不动声色道:“那锦帕可在???”

宋夫人赶紧从兜里掏出那方帕子,想要递给方老夫人,眼中又出现防范之意,想着光天化日之下,她总不能硬抢,来个矢口否认吧!她在方老夫人的威震下,还是把帕子交了出去。

方老夫人把宋夫人的小心思看个清楚,眼中流露出鄙夷之意,结果帕子一看,笑了:“宋夫人,你拿的这是什么?你说是我们大小姐的帕子吗?哈哈!这么粗糙的绣工,恐怕是那个小丫鬟新学的吧,红缨,去大小姐的房中取她新绣的帕子来。”

片刻,帕子取来,一对比,宋夫人愣了,不是说宋大小姐平时懒的很,不爱绣花,不爱读书,怎么这绣工这么好,没有三四年的苦练是不可能有这效果的。

那这帕子是谁的?难道是府中的小丫鬟的?成,堂堂皇商的嫡子怎么能迎娶一个丫鬟那。

宋夫人的表情变化方老夫人尽收眼底:“宋夫人是不是误会什么?我们家大小姐一向深入简出,就住在老妇的后院,平时是不出门的,至于你说的玉佩,老妇这儿还真有一枚。”

说着从袖里掏出一枚成色不错的玉佩,递给了宋夫人,宋夫人一看,正是成儿的那枚。

方老夫人嘿嘿一笑道:

“那小丫鬟本是大小姐身边的丫鬟,长的也标志,就是绣活有点拿不出手。不如给夫人叫来见见?不过我这个笑丫鬟,脾气不好,眼光还高,可是看不上商贾之人,还说玉佩是人硬塞的,要给扔了。说要么嫁给家中管事,要么就嫁一个读书人,你说一个小丫鬟,说这大话,可笑不可笑,偏偏我们大小姐还都同意了,唉!”

方老夫人嘴上说的笑话,眼底满是宠溺,满满的优越感,你们家除了有钱还有什么?我们都是读书人,你们家连我们的丫鬟都看不上,更别说大小姐了。

宋夫人心知方老夫人看不上他们家,正想借着大小姐和成儿私相授受,成就好事,谁曾想方老夫人一推推个干净,还说是自己的丫鬟,现在连丫鬟都看不上他们家了。

再说宋夫人也确实拿不出证据,好不容易得到一个锦帕,谁知道大小姐的锦帕绣工更好,她这技艺别说是兴州城了,放眼整个京城也怕是独一份。

方老夫人端了茶,宋夫人知道她该走了,可是心到底不甘:“老夫人,我去看看我家姑奶奶。回头再向您请安。”

到了宋姨娘的院子,宋夫人把话一说,宋姨娘直接碎了茶杯:“她虽说是一个四品的诰命,但穷的叮当响,凭什么瞧不上我们,我倒要看看,她那个大小姐到底能找个啥样的?找我说嫂子,干脆让家成生米煮成熟饭得了。”

宋夫人哭丧着脸道:“要说让家成来内院,到还说的过去,可是那大小姐在老夫人的院子,整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怎么才能煮成熟饭那。”

宋姨娘嘿嘿一笑,在她耳边耳语一番。

方雨露宋姨娘小说名字叫做《妖娆王妃》,这里提供方雨露宋姨娘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妖娆王妃小说精选:“嘘!别吵。”方雨露竖起食指轻轻出声打断夏莲的问话。 两人在一旁不知等了多久,夏莲感觉腿都麻了,周围都没有动静。 “吱呀。”宋姨娘的院门打开,她的贴身丫鬟红叶,贼头贼脑的从里面钻出来。 悄悄的往后门去了。 方雨露推了推夏莲道:“你悄悄的跟上她,看她做了什么?遇到了什么人?快点回啦禀告我。” 夏莲点点头,跟了出去。 方雨露继续守着,直到太阳出啦了,天也大亮了,里面的人开始叫饭了,方雨露才退了出来,小跑回到了院子里。 那个红叶肯定是去请…

方雨露方良庆小说名字叫做《妖娆王妃》,这里提供方雨露方良庆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妖娆王妃小说精选:方雨露收起锦帕正色道:“祖母,倒是秋菊说宋姨娘给母亲服用红花一事,此事非同小可,还请祖母查清楚之后再定夺。” “**,你没有证据就敢空口白牙的污蔑他人。”方良庆一下子推开门进来,大声吼道。 方雨露早就知道方良庆在外偷听,这时见他进来,故作一惊,吓得一下子从椅子上跌落下来。 方老夫人厉声道:“你干什么?别吓着孩子。” 方良庆来到秋菊面前,一脚踢到她身上:“下贱的东西,都是你们这些下人在一起口无遮拦,才弄得府中上下不宁。” 秋菊委屈…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