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终极一班 女儿娇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红楼长随
红楼长随

红楼长随

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2-06-23 23:31:14

作者:秦腔楚狂夫

最新章节: 第六章春雷

编辑:旧梦拾遗

点评:这本书人物感情和语言都拿捏的很好,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穿越成了贾宝玉的长随李贵,李贵,厉鬼……表字兼美的秦可卿;雍容华贵的薛宝钗;风姿卓绝的林黛玉;顾盼神飞的贾探春……群号:210146422大虞泰宁三年,初春,荣国府。。


红楼长随下载  红楼长随顶点  红楼长随起点  红楼长随小说  红楼长随优书网  红楼长随起点中文网  红楼长随女主  红楼长随TxT  红楼长随txt精校  红楼长随  


青砖小瓦马头墙,回廊挂落回格窗,堂前春兰庭中桂,墙角梅花探枝长。

大虞泰宁三年,初春,荣国府。

一场春雪过后,虽然花木的枝丫还带着冬天的残白,但融化的雪水洗净了纤尘,芽眼处的鹅黄嫩绿已经显露了出来,晨曦中,蓊蔚洇润之气暗腾,春意欲发。

荣国府西南角是仆役聚集之地,一成排的小房。在西南角的最后排,紧靠着青石路,是一处小院,小院的院门是圆拱的月亮门,与寻常人家月亮门不同的是,一支梅枝从月亮门北侧的上方弯弯斜斜的探出,虽然只是细小的一支,但却划破了月亮门的单调、空旷,让整个月亮门立体、生盈了起来。

“处处匠心啊……”

回纹窗格后,透过窗缝,看着月牙门上探出的嫩绿的梅枝,李桂心里轻轻的叹了一声——三天了,他终于接受了他成为李贵的现实!

只是这一声叹息也饱含了很多的无奈。无奈,既是因为现在的身份,也是因为未来的命运……

他现在的身份是李贵,也就是贾宝玉的长随。

所谓的长随本意是官人家的奴仆或奴隶,后来引申成为一种职业,带有帮闲和助理的意思。

不过在李贵身上没有引申,他实际上就是贾宝玉的私人奴仆,工作的主要内容就是贾宝玉出门时听贾宝玉喝使,给贾宝玉办杂事的。

现阶段他的工作主要是陪贾宝玉去贾代儒那里上学,干些拎包端砚、递茶倒水的活。

而他以前是县中学的副校长兼教导主任、兼二十九班的班主任……

由传道解惑之师瞬间变成给学生提茶倒水的……李桂不能不感叹乾坤易转,梦醒无常!

而未来的命运则更让李桂感叹!

《红楼梦》里并没有具体交代李贵的命运,这是因为李贵在《红楼梦》里只是一个小人物的缘故。

但是曹公还是用隐喻的笔法给出了李贵的命运,民间谚语桃养人、杏害人,李子树下埋死人,而贵谐音为鬼,因此李贵的命运一目了然。

而此时距离贾家败落也不过三五年的观景,这样的命运,未来这样的短促,也让李桂不得不感叹时光之匆匆,韶华之易逝。

至于该怎么办,初来想到这一点时,李桂本能的想逃出荣国府,但随后一想,这实在是个下下之策。

因为如果他真的逃出荣国府,那么他就是逃奴,荣国府一定会追捕他的!

之所以说一定,这是因为名声!

荣国府是很在意名声的。其实在意名声的不仅仅是荣国府,而是整个上层!

之所以如此注意名声,是因为在封建社会里名声在一定程度上是他们的护身符,毕竟皇上也不喜欢、也不希望自己身边的臣子臭名昭昭,影响他们高大上的形象,除了个别皇上别有用心之外。

也因此豪门勋贵更需要好的名声,他们毕竟是皇帝的近臣、宠臣,他们有了好名能给皇帝的名声锦上添花。

这个道理贾母很懂!因此荣国府里有两种现象特别明显,一是规矩,这个不用多谈,从贾宝玉与贾政的关系,贾宝玉与贾环待遇的区别就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

第二种现象就是优待奴仆,用冷子兴的话讲是主仆上下安享尊荣,王熙凤也说过咱家只有进人的,林黛玉进府见丫鬟仆役所穿皆是绫罗绸缎也能显示出来。

因此可以这么说,荣国府现在在外人眼里就是个仁善之地,享乐窝,个个都巴不得进来,他这要是一跑,不提因为破坏了荣国府的名声,而让贾家暴怒,就是为了心头的疑惑,贾政、王熙凤等也会把他抓回来问问他为什么要跑。

当然,要是平常的奴仆跑了,或许荣国府不会兴师动众,但是李贵的身份不同,首先他是家生子儿,也就是说他父母以前都是荣国府的仆役。

而且李贵的母亲还是贾宝玉的奶娘,也就是说李贵是贾宝玉的奶兄。也因为这层关系,贾母等才能放心让他当贾宝玉的长随。

而是贾宝玉的长随又是他与寻常仆役的另一个不同点,贾宝玉可是荣国府星光之所聚,借他的星光,他也是很引人注意的,他要是跑了,荣国府肯定不会毫无波澜……

而即使荣国府不在意那又如何?

如果被人认出,大概只有两种结局,要么被送回荣国府讨赏钱;要么应了曹公的隐笔……

而即使没有人认出那又如何!以他现在的年龄、资产,无片瓦之屋,无立足之地……

所以这三天以来,李桂琢磨良久,认为用当逃奴这个方法来改变命运,不但充满了不确性定性,而且充满了危险,实在不是一个好方法!

而至于逃脱既定命运,不当树倒猢狲散中的猢狲的方法,在《红楼梦》里也隐约提到了,这个方法就是赖家的方法。

《红楼梦》里荣宁二府出场露脸的人物几乎下场都是悲惨的,但是在荣宁二府的败落中赖家却飞黄腾达,赖尚荣稳稳当当的做着官,没受任何影响……

原因,来自于后世,李桂很清楚,这是赖家借着贾家的肩膀,攀上了更好的高枝。

“那么赖家的方法我是否可行?”

想到这里,李桂皱了皱眉,继续陷入了沉思。

他很清楚荣国府之所以助赖尚荣高升,有赖家方面的原因。赖家三代都在荣国府为仆,他们的忠心获得了荣国府的认可,同时他们又与荣国府利益交织、捆绑,比如赖大就与贾赦合伙做着私铁的生意。

而精明的赖嬷嬷为了更深的和荣国府捆梆,更是创造了一套理论——赖家的富贵都是来自于荣国府。

这句话反过来的意思是赖家越是富贵,那么荣国府变肯定越是繁华!

同时李桂还明白荣国府之所以助赖尚荣为官,还有荣国府,或者说贾政为名的缘故。

放了赖尚荣,助赖尚荣为官,可以使荣国府得到‘宽仁、厚道’的名声,这个名声是荣国府,也是贾政所想得到的。

至于为什么助赖尚荣为官者、希望得到名声者不是贾赦而是贾政,《红楼梦》中其实已经给了解释:贾赦为人不堪,在朝中并无实职。

同时书中还有一个暗示,为了给贾雨村谋官职,林如海是给贾政写的信,而不是贾赦!

在以上两个条件中,李桂清楚现在自己相比赖家,荣国府,或者说贾政这方面的因素是不变的。

而至于各自的因素,李桂觉得这具躯体的条件并不比赖尚荣差多少!

原来李贵的父母两人都是荣国府的奴仆,他的父亲李长福甚至是贾政的长随,母亲是贾宝玉的奶娘,虽然已亡,这与原著有小小的改变,但他们的情面正好落在了他的身上。或许也是这个缘故,让他也得到了照拂,做了贾宝玉的长随。

“要想摆脱……关键在于贾政!君子顺势而为……”

李桂在心里喃喃了句,随即心里想到另一个摆脱既定命运的办法,那就是延续荣国府的荣华,荣国府不倒,他自然不倒。

但这个方法他觉得以他现在的力量有些太不自量力了,以后或可稍稍为之,但也要审时度势。

因此这个办法只是在李桂的脑海里一闪而过,而就在这时,月亮门花墙后人影晃动,一个纤巧婀娜的丽影出现在了月亮门边。

虽然窗纸朦胧,看不清来人,但只凭模糊大致的样子,李桂脑海里立刻就蹦出了一个名字:麝月。

麝月的身子有些倾斜,这是因为她右手提着一个食盒的缘故。但看着倾斜的身子,李桂立刻感觉屁股疼了起来。

屁股之所以疼,是因为屁股被贾政打了,李桂估计也是因为如此,他才替代了李贵的灵魂……

而贾政之所以打李贵的屁股,是因为贾政向李贵询问贾宝玉的学习情况,学了什么时,李贵一问三不知;而当贾政把贾宝玉唤来询问时,贾宝玉把《弟子规》背诵的异常不熟练,而且仅仅背到了‘财物轻,怨何生’便没了下文。

于是贾政便当着贾宝玉的面,唤人用大板子把李贵狠狠的打了一顿,当时打的很厉害,至今李桂脑海里依然残留着贾宝玉噤若寒蝉,身体瑟瑟如寒雨中秋鸡的模样……

对于一个教育工作者而言,李桂不明白贾政是什么教育逻辑,贾宝玉不好好读书,板子却要打在李贵身上。

他只能猜测是千金之子,不可轻辱,或者杀鸡骇猴,或者让贾宝玉升起恻隐之心从而以后好好读书之类的原因。

而李桂更是深知以贾宝玉的性子要他熟背经、历、子、集,古圣先言是不可能的,《红楼梦》中贾宝玉因为金钏儿投井的事险些被贾政打死,表面上是因为贾宝玉侮辱女婢,但实际上是贾宝玉行为乖僻,学业不好的缘故,也因此林黛玉才会红着泪眼对贾宝玉说你以后可别这样了。

照这样分析李桂又觉的他是接了李贵的接力棒,但随即他就想到了他的策略,心中随之也就释然了:“以后投其所好,或可也能免了皮肉之苦。”

李桂一边想着,一边挪向屋中的矮脚方桌。而他才刚刚坐下,门外就响起了重重的脚步声,随即木门‘咯吱’一声,麝月出现在窄窄的光缝里,上身绿荷带毛边的夹袄,下身红色绣梅百褶裙,这样光鲜的色彩,李桂觉得整个屋子都光亮了一下。

而麝月没想到李桂居然下了床……

原来的李贵虽然小小年纪,但在仆役圈里名声边并不好,特别是在丫鬟,特别是在漂亮的丫鬟圈里,名声是绝对不好!

而麝月之所以给李贵送药,一是因为贾宝玉的吩咐,另外就是李贵下不了床,所以她才放心大胆。

但现在李贵居然起来了!

虽然知道自己是贾宝玉的丫鬟,自感李贵不敢胡来,但她毕竟是女孩子,年纪又小,心里是不由得害怕。

而因为害怕,她秀气的脸蛋立刻挂满了冷霜,手上也加快了动作,一边从食盒里端出一碗热乎乎的、黑乎乎的汤药,一边平淡无波的说道:“趁热赶紧喝了吧!二爷说了,让我问你有什么事吗,要什么东西,有的话跟我说就行了。”

“这贾宝玉对李贵还真是不错……”

一个主人能对家仆如此,在这个时代李桂觉得很是难得,因此听着麝月的话,李桂心里微微感慨了句。

不只怎得又突然想起来《红楼梦》里的一段剧情,贾宝玉上秦可卿处游园时,发现李贵强上兕儿……兕儿羞走时,贾宝玉追着对兕儿喊你别怕,我不会告诉别人,而李贵则在旁抱怨我的爷,你这一喊,人都知道了。

“果然和书上写的一样,贾宝玉和李贵的关系不错!”

心里想着,李桂一边端起药碗,一边摇了摇头。

他没有说话……久历人世,他当然清楚麝月为什么变脸,这皮猴子似的年龄,发春似的小公牛似的年龄……他觉的现在哪怕他轻轻咳嗽一声,麝月也会心惊肉跳!

又何必吓唬小丫头呢!

而脑中残留的记忆里,李贵的恶行还不仅仅是这些,还有持宠而横,打架斗殴,赌博偷窃,勾栏烟花……

在前世,这样的学生,他是深恶痛绝,要狠狠教育,要让他写检讨书,广播点名,并叫家长的。

然而现在……

“终于活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以后要……改过自新了。”

不知怎得,想到改过自新,李桂心里突然感觉莫名的好笑。

而此时麝月正暗中偷偷盯着李桂。她也知道李桂的很多事情,知道李桂很喜欢纠缠小女孩儿,她还以为李桂会趁机向她提出很多要求,她心里不由的想着怎么拒绝,哪知李桂居然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所有的心思都没了用处,她不由的呆了一下。

而她又是个内里精明的丫头,这样的结果却正是她想要的,因此她也没有出声,在李桂摇头之后,她立刻说了句回头我再来收拾,说着扭身去了。

中午,按照贾宝玉的安排,她是要给李桂送饭的。

而在路上,麝月心里疑惑起来:“他今天真老实……他怎么变了,难道是挨打的缘故?二老爷这顿打的好啊……”

……

早点是蒸笼小包子加小米汤,记忆中这在荣国府算是上等餐……

吃过早点之后,李桂拖着受伤的屁股,慢慢挪到了院子里……

他是一个闲不住的人,或者说是职业习惯,操心惯了。即使是空闲时候,前世他也会坐在电脑旁,或者拿起手机,身体闲了,脑袋也不会闲。

不过现在自然不会有电脑或者手机,而李贵的两间小屋里居然连一本书都没有,只有荣国府里退下来的旧桌椅,一直躺着难受,李桂只好到院中,用阳光打发时间。

李桂的屋子在荣国府的西南角,也是荣国府仆役的居住地,不过李贵屋子的位置比较特殊,在西南角的最后一排,紧靠着荣国府内宅的月墙,往东二三十米就是二门——莲花门。

之所以在这个位置,自然是贾宝玉的缘故,李桂理解是给领导拎包开车的,总要离领导近些,方便使唤。

这个位置实际上有些偏僻,而且原来的李桂又持宠而骄,不为众仆所喜,又加上年纪小,人情往来少,因此随后的三天,只有几个处事圆滑的老仆,以及李贵父母生前的好友,一起侍候贾宝玉的张若锦、赵亦华、王荣、钱启、茗烟、锄药等提着些果子、红糖等薄礼来看望了李桂一下。

这些人也只是走走过场,说几句好好修养,能静别动,或者有感而发,说句咱们就是这样的命之类的话,然后便告辞而去,来去匆匆。

而至于其他仆役,要么冷眼旁观,要么幸灾乐祸,李贵的死对头,周瑞的儿子周兴听到这个消息后就兴奋的吐了口吐沫,连叫了三声好。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