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 第五章 脱胎换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小说简介

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这本男生小说目前处于完本,这本小说是一本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几位主角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云鹤堂内,一穿着暗紫色织金锦袄的老妇人倚坐在紫檀木罗汉榻上。老夫人头发半白,发髻光滑平整服贴,发间插着两支墨绿玉簪,抹额中间嵌着一大块上好的沉色翡翠,脖上的翡翠珠链子是用一百零八颗大小完全一致的同色翡翠珠子穿成,望着淡雅又贵气。她左手下方的螺钿椅上坐老夫人头发半白,发髻平整服帖,发间插着两支墨绿玉簪,抹额中间嵌着一大块上好的沉色翡翠,脖上的翡翠珠链子是用八十一颗大小一致的同色翡翠珠子穿成,看着素雅又贵气。。...

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小说-第五章 脱胎换骨全文阅读

松鹤堂内,一穿着暗紫色织金锦袄的老妇人倚坐在紫檀木罗汉榻上。

老夫人头发半白,发髻平整服帖,发间插着两支墨绿玉簪,抹额中间嵌着一大块上好的沉色翡翠,脖上的翡翠珠链子是用八十一颗大小一致的同色翡翠珠子穿成,看着素雅又贵气。

她左手下方的螺钿椅上坐着一圆脸盘的年轻妇人,她穿着一身玫瑰金色的袄裙,高挽的发髻上并插着赤金宝石芙蓉簪,耳坠和颈链上嵌着五彩宝石,看着很是贵气。

戴着宝石戒指的手捧起青瓷杯盏,慢悠悠的啜着茶。

刻着青松仙鹤的香炉内飘着缕缕轻烟,屋内一片静谧,只能听到杯盖与杯身轻触之下发出的清脆声响。

“老夫人,二老爷和大小姐来了!”

听到丫鬟的通报声,老夫人只撩了撩眼皮,语气淡淡:“让他们进来吧。”

丫鬟撩开门帘,顾二老爷和顾锦璃迈过门槛走进屋内。

顾二老爷抬眸打量了一眼屋内,垂首走至老夫人身前,一撩衣袍,跪在了地上,身后的顾锦璃也随之双膝跪地。

顾老夫人一怔,也不再倚着罗汉榻,而是坐直了身子,拧着眉诧异道:“明哲,你这是做什么,好端端的怎么行上大礼了?”

顾二老爷眸动,看来这里对父母是不讲究跪礼的。

可他早有打算,便半垂着头道:“儿子生病惹母亲担忧,实是儿子不孝,自是要向母亲赔罪。

想到这些时日母亲忧心操劳,儿子心中实在不忍,还请母亲责罚。”

这老夫人是原主的母亲,他承了原主的身子,跪拜父母并无不妥。

顾二老爷态度恭敬,言辞真挚,顾老夫人虽心中有气,可到底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哪里舍得责罚,便叹道:“大病初愈,别跪着了,快起来说话。”

“是,母亲。”

顾二老爷声音微有哽咽,望着顾老夫人的眼神尽是孺慕欢喜,看得顾老夫人心不由软了两分,可当眼神落在顾锦璃身上时,便又像外面夹雪的寒风,冷的刺人。

顾老夫人没有开口,顾锦璃没有起身,她微垂着头,薄唇轻启,柔声道:“孙女给祖母请安了。”

“哼!”顾老夫人鼻中发出一声哼笑,冷漠道:“请安就不必了,你以后只要能安分一些,少惹些祸事,我便谢天谢地了。”

顾锦璃蹙了蹙眉,二房一家落水的确与顾锦璃有关,可并非是她执意要去大佛寺。

更何况此次她险些丧命,身为祖母便是没有关切,也不应如此苛责。

抿了抿薄唇,顾锦璃不紧不慢的道:“此事的确是孙女的不对,孙女不该将那些愚人蠢话放在心里,徒惹得亲人担忧。

能投生在顾府,有祖母疼着,父母宠着,这便已是天大的幸事,又怎么会是那些愚人口中的晦气。

祖母放心,经此一事,孙女日后不会再将那些闲话放在心里,定不会再惹得祖母担忧。”

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但她吐字清晰,又因她姿容清丽,听着竟只觉悦耳。

顾老夫人的脸色有些难看,府里谁人不知顾锦璃倒霉晦气,这般说她之人何止一二,就连她也曾暗暗抱怨过。

可此时这些却都被顾锦璃归为愚人蠢言,岂不是连她一道骂了?

“若是早想的明白,你父亲母亲何至于遭那般的罪!”顾老夫人不好直接斥责,便没好气的道。

顾锦璃静静听着,乖乖应道:“祖母教训的是,孙女以后必定以此自警,绝不会再听信那些长舌之人半句闲话。”

顾老夫人面皮一紧,又是愚人又是长舌之人,怎么还骂的没完没了了呢,这丫头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顾锦璃微微抬起头来,露出了一张娇嫩似芙蓉般小脸来。

未施脂粉,未描红妆,却依旧颜若朝华,美的清尘脱俗。

特别是她那双皎若星子般的眸,明亮清澈,干净的似花间凝露,不夹一丝污垢,让人无法生出猜疑。

望着顾锦璃那格外精致明媚的容貌,顾老夫人目光闪了闪,嘴唇喃动几下,最终只沉声道:“知错便好,起来吧!”

“谢过祖母。”顾锦璃轻轻开口,声音轻细却是不卑不亢。

顾锦璃眸光暗凝,这老夫人对原主如此凉薄,根本不值得她敬重。

这是她第一次跪顾老夫人,也会是最后一次。

顾老夫人多看了顾锦璃两眼,总觉得她这大孙女有哪里看起来不一样了。

这时屋内传来妇人的一声轻笑声,顾锦璃侧头看去,只见那穿着一身玫瑰紫金色妇人放下茶盏,用帕子擦了擦嘴角,才慢悠悠的笑着道:“锦丫头病了一次,倒是比以前能说会道了。”

顾锦璃从如意的碎碎念中得知,最近恰逢顾大夫人的母亲过寿,顾大夫人带着大少爷和三小姐一同回了徐州娘家,那这个妇人便应该是她的三婶了。

顾锦璃轻轻抿唇,露出一抹浅浅的笑,“侄女一贯嘴笨,哪里担得起三婶口中的“能说会道”?只是病了一场,许多事都看得明白了。”

顿了顿,粉白桃瓣般的唇勾起一抹弧度,轻轻柔柔的问道:“还是三婶觉得侄女说的不对,若是如此,还请三婶指点赐教。”

顾三夫人被问的语凝,她哪能说不对,就算心里真是那么想的,也不能说,否则传出去岂不是被外人觉得她这个婶娘凉薄?

这个死丫头,什么时候这么牙尖嘴利了!

顾三夫人皱眉看她,顾锦璃淡笑望之,笑意嫣然如芙初绽,看的顾三夫人越发心烦。

明明是晦气鬼,偏生长着一副好容貌,真是暴殄天物。

她这模样真是像极了柳氏,看着便让人生厌。

论出身、论头脑她哪样都比柳氏强,偏偏在相貌上输了两分,结果柳氏却把二哥哄得服服帖帖,连个妾室都不曾有。

可她家男人倒好,满院子的美妾俏婢,整日流连温柔乡,老天还真是不公。

好在二房有个倒霉鬼,看着他们一家晦气,她才如意。

似是想到了什么,顾三夫人勾唇一笑,望着顾二老爷道:“二哥刚刚痊愈便不顾风雪赶来松鹤堂,想来是为了大姑娘退婚一事吧?”

装什么孝子贤孙,还不是为了自家那点事!

果然,顾老夫人闻后,柔缓了两分的脸色又变得冷冰冰的了。

顾二老爷却是面露惊诧之色,一脸的不可置信,“退婚?什么退婚?”

顾三夫人一怔,便见顾二老爷望向顾老夫人,发问道:“母亲,三弟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你没听说此事?”顾老夫人问道。

顾二老爷摇摇头,脸上还带着震惊和慌张。

顾老夫人没有怀疑,她这个二儿子一向木讷老实,便不悦的瞪向了三夫人,怪她多嘴。

顾三夫人委屈同时又想不明白,她明明派人把消息透漏出去了,就等着二房来闹。

二房一闹,母亲定然不高兴,就不会觉得亏待了他们,省的送东西安抚。

可二房怎么会不知道呢?难道是消息没递出去?

顾三夫人自是如何也想不到,并非消息没送出去,而是她所熟识的人早已脱胎换骨……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