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水难求 第五章 主线任务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祸水难求小说简介

祸水难求这本男生小说目前处于连载,这本小说是一本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几位主角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这个系统实则是来帮组我变美的,虽然,即使我变为绝世美人,又有什么用呢?在这世间上但是像,任由他人犹如鱼肉一般砧板上的肉。倘若也没强悍的实力,容貌越美反倒愈加非常危险。阮倾歌的眼神沉了下去,情绪又慢慢的变的极端化和悲观消极。有也没什么办法能让我自己变的强悍?阮倾歌的眼神沉了下来,情绪又慢慢变得极端和消极。。...

祸水难求小说-第五章 主线任务全文阅读

这个系统看似是来帮助我变美的,但是,就算我变成绝世美人,又有什么用呢?

在这世间上还是一样,任凭他人如同鱼肉一般宰割。若是没有强大的实力,容貌越美反而越加危险。

阮倾歌的眼神沉了下来,情绪又慢慢变得极端和消极。

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自己变得强大?

她眼眸一转,注意到了属性栏上部的几行字,“健康,武力,幸运…武力?”她眼睛一亮,想到自己上辈子偶尔听到过的一些传言,在心中问道,“武力是否能用属性点提高?”

“健康,武力和幸运均不能用属性点来提高。”系统的声音响起。

阮倾歌问道,“那什么方式能提高这三项的评分?”

“通过服用丹药可以提高这三项的属性。”

“丹药?…”阮倾歌想到了刚刚获得的一转丹,“丹药如何才能获取?”

“通过任务奖励可能会获得礼包,礼包中有小概率含有丹药。”系统的声音依旧十分的死板机械,但却一丝不苟地回答了阮倾歌的问题。

阮倾歌微微点头,看来无论是属性点还是丹药都是需要去完成任务才能获取的。她想了想,继续问道,“那任务怎么去完成?我现在有没有任务?”

随着她的问题,光屏突然闪了闪,任务一栏突然从待开启的状态变成了开启状态,下方有一行字:

5.任务

主线任务(一):帮助凌承嗣登上东云国皇位

奖励:倾国礼包一份

任务失败惩罚:才艺属性清零”

看着光屏上的字,阮倾歌怔住了,帮助凌承嗣登上皇位?她没想到一出现任务便是如此惊天动地的大事。

阮倾歌不禁蹙起眉思索着。

上辈子虽是凌承玉坐上了皇位,但他出身不高,母妃仅为九嫔之一的充仪,而他也仅在皇子之中排行第七,既不为长也不为嫡,在这个世家当道,嫡庶有别的世界,他能当上皇帝的机会是很渺茫的。

而三皇子凌承嗣既占了长又占了嫡的名分,是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人,只是还未被立为太子罢了。

要不是因为凌承玉心机极重,利用她和金陵孟家为他助力,铲除了其他继承人,他是不可能成为皇帝的。

阮倾歌微皱着眉头,在房中慢慢地来回踱步。

对她来说,肯定是不愿让凌承玉这个小人成为东云国的皇帝。所以,帮助三皇子凌承嗣登上皇位这个任务,刚好符合了她的利益,而阮家本身便是站在三皇子凌承嗣这边,支持凌承嗣当皇帝的。

上辈子若不是她,凌承嗣也不可能这么轻易地便失了皇位。

想到此处,她对凌承嗣多了一丝愧疚,上辈子凌承嗣的下场也是十分凄惨。

凌承玉那人内心狭隘记仇,对阮倾歌尚是如此绝情冷酷,那对这个阻碍他皇位的最大绊脚石更是不用再提。

阮倾歌心中打定了主意,这个任务还是要慢慢筹谋。

在屋内呆的时间有些长了,她看了看天色,便唤门外的婢女准备用早膳。

在偏厅用完早膳后,阮倾歌便吩咐灵雨道,“你去问问阮木管家,父王现在身在何处?”

重生后,阮倾歌最想见到的就是自己的父王,等到得知阮鹰扬在正德殿内休憩,她便在自己殿中匆匆换了身衣裳,带着灵雨出门,朝王府西北方向走去。

走过了小半个王府,主仆两人才到了正德殿门口。

灵雨此时有些气喘吁吁,看到阮倾歌面不改色的样子,不禁有些羡慕的说,“郡主,看来腿长的人还是好,不仅好看,连走路都没那么费劲呀。”

阮倾歌闻言看了看灵雨红扑扑的小圆脸,无视了她羡慕的眼神,敲了敲她的头,训道,“这和腿长腿短没有多大关系,主要是平时不要偷懒,要多动少歇。”

嘴里在说着灵雨,阮倾歌心里却也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好了一些,要是以前走这么久的路还不歇息一会,也会像灵雨一般脸红气喘。

阮倾歌说完灵雨,便迈步走进正德殿,而守着正德殿的侍卫也不敢阻拦,在那恭敬地行礼。

灵雨“哦”了一声,心中还是有些纳闷,平时郡主也没有比自己多走多动啊。虽然心中有些嘀咕,但她还是快步跟了上去。

正德殿位于汾阳王府东北角,其规模乃是四大正殿中最大的一座,正德殿中间便是汾阳王的住处,而东西两边众多的院子和厢房则是汾阳王的侧妃和夫人的居所。至于阮倾歌的亲生母亲,汾阳王的正妃,生前便是和汾阳王同住在正德殿中间的大殿。

此刻汾阳王便是在大殿的寝殿里休息,听闻女儿过来,不一会儿便披着衣服出来了。

他来到前厅一看,便见到阮倾歌坐在椅子上喝着茶水,不由笑道,“今日怎么想着过来看父王了?”

阮倾歌听到汾阳王浑厚爽朗的声音,托着茶杯的手不禁一顿,她放下茶杯,朝出声处望去,便看到自己父王熟悉的面容。

阮倾歌现如今性格虽然变化较大,但当她看到自己的至亲之人站在自己面前,而那音容笑貌正是上辈子自己死前一直牵挂的模样,心中便一阵百感交集。

“父王…”阮倾歌声音颤抖地出口喊道,有些控制不住的红了眼。

汾阳王见状脸色一沉,大步走过来问道,“歌儿,发生何事?是谁欺负我家宝贝女儿了?”

阮倾歌摇了摇头,鼻头微红地说,“无人欺负歌儿,只是歌儿太想父王了。”

听到阮倾歌这么说,汾阳王不禁失笑道,“不是前几日还在一块用膳吗?”

他虽然是这么说,但还是仔细看了看阮倾歌的表情,有些不放心,“若有什么不开心的事都尽管和父王说,不要在心里闷着。天塌下来都有父王顶着呢,知道吗?不要怕。”

阮倾歌听到汾阳王满怀关爱的话语,内心满满的一阵酸胀,恨不得现在就把心中所有的一切都全部告诉他。

她动了动嘴巴,又停下来了。

重生这样离奇的事情应该告诉父王吗?他又如何才会相信我?他会不会觉得我疯了?

阮倾歌的心中百般纠结,自己的面色也在不停变换。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