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水难求 第三章 重生与系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祸水难求小说简介

搜查小说网小编推荐男生小说祸水难求,祸水难求小说是著名作家鲤白泽的一本小说,小说主角是,小说精彩片段:“不!”突来的一声未知的恐惧的喊叫直接穿透了层层帷幔,横穿过了来回蜿蜒的前厅和走廊,把正坐在门前小歇的灵雨吓了一跳。她轻轻晃了晃脑袋,急忙站了出来,走入房内。房内熏炉里熏着三匀香,香气冷冽中带着一丝甜腻。灵雨横穿过房内的走廊,举步进了里屋,撩开有着繁杂花她微微晃了晃脑袋,赶忙站了起来,走进房内。。...

祸水难求小说-第三章 重生与系统全文阅读

“不!”

突来的一声恐惧的叫喊穿透了层层帷幔,穿过了来回蜿蜒的前厅和走廊,把正坐在门前小憩的灵雨吓了一跳。

她微微晃了晃脑袋,赶忙站了起来,走进房内。

房内熏炉里熏着三匀香,香气冷冽中带着一丝甜腻。灵雨穿过房内的走廊,迈步进了里屋,掀开有着繁复花纹的丝绸门帘,探头轻声喊道,“郡主?”

阮倾歌兀的一下惊醒,才发现刚刚那声叫喊是从自己口中发出的。

她躺在床上失神地看着顶上虚垂的珍珠穗子,额头上的冷汗提醒着她刚刚经历了一场怎样的噩梦。

真的只是噩梦吗?

阮倾歌看着熟悉的珍珠穗子怔怔出神了许久,听到灵雨在门外又几声叫喊,才撑起身子坐了起来。

外面明媚的阳光透过帘子轻轻洒在名贵的边柜上,棕红色的花瓶折射着温润的光芒。似乎是之前在灰暗的冷宫呆久了,她不太适应如此强烈的光线,微微眯着眼睛打量着这个屋子。

看着屋内熟悉的摆设,阮倾歌又是一阵恍惚。

这里竟是她从小待到大的寝殿,竟是汾阳王府,竟是她在冷宫无数个日日夜夜朝思暮想要回去的地方。

她竟然,回来了?

她脸上慢慢地露出复杂的神情,之前的那一幕幕似是才发生不久,无比清晰地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听闻父王和兄长死讯的剜心之痛,毒性发作后的万般痛楚,和内心那撕心裂肺的深刻恨意。

死前那痛苦漫长的折磨怎么一转瞬又变成了岁月静好的样子?

阮倾歌闻着自己以前最爱的三匀香的味道,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她晃了晃微微有些发涨的脑袋,掀开锦被下床,赤足踩在铺满狐狸毛的地面上,走到镜子前,望向镜子里的自己。

镜中人肌肤雪白,细眉杏眼,面容姣好透着一丝稚嫩,正是十四五岁时的阮倾歌。

怎么会只是噩梦?她在死之前已经二十有二,而这七八年的所有经历她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怎么可能只是一场梦就能经历完的?

她又重新回到了自己十四五岁的时候吗?

阮倾歌怔怔地伸手轻抚镜中的自己,又忍不住急急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感受到滑腻的触感之后,她忍不住长呼了一口气,强迫自己不再去想之前自己的脸腐烂化脓的画面。

“开启条件已满足,绝世祸水系统开启…”

突然间,一道中性机械的声音从阮倾歌的脑海中响起,嚇得她往后退了一小步。

“是谁?”阮倾歌低声喊道,四处张望了一下。

那道声音却再也没有响起,仿佛刚刚出现的只是她的幻觉。

虽然声音再也没有响起,阮倾歌的眼前却突然出现了一道半透明的光屏,上面密密麻麻有很多行的字。

在经历了这么痛苦的死亡和离奇的重生之后,阮倾歌遇事更显镇定了许多,她虽然被这个奇怪的东西惊了一下,但还是定了定神,没有被嚇得再叫出来。

她望向光屏,想知道上面写着什么:

【人物信息】

(注:信息已转换为宿主能够理解的文字)

姓名:阮倾歌

年龄:十四

健康:22(恭喜你,应该能活到60岁寿终正寝)

武力:8(七岁小孩的力气都应该比你大)

幸运(隐藏):16(你应该总是会遇到一些倒霉的小事吧)

属性点:0(用来提高各项属性)

********************************************************************************

1.容貌

五官:20(平淡无奇)

肌肤:15(黯淡无光)

身材:12(用瘦竹竿来形容你都过奖了)

嗓音:18(不堪入耳)

容貌综合分:17(貌若无盐,没有人愿意再去看你第二眼)

2.才艺

琴:21(入门)

棋:0(一窍不通)

书:45(今草和簪花小楷勉强到达熟练)

画:0(一窍不通)

歌:12(鸭子唱的都比你好听)

舞:8(跳起来容易左脚绊右脚)

骑射:20(骑在马上不容易被摔下)

女红:5(拿着针容易戳到手)

才艺综合分:14(才薄智浅,千万不要出门让别人看出你满肚空空)

3.技能(待开启)

4.物品(待开启)

5.任务(待开启)

*******************************************************************************

总魅力:16(平庸至极,随便哪里的一草一木都比你更有吸引力)”

虽然光屏上的很多遣词造句让阮倾歌有点不知其所云,但她也大致看懂了其中一些含义。

哪怕阮倾歌刚刚经历过那么痛苦不堪的前世,她在心中将之前的那如同真实经历一般的噩梦称为“前世”,在看到光屏上那些尖锐难听的评价,她也忍不住蹙紧眉头。

不过阮倾歌也没有过于纠结光屏的事情,她现在脑子里全是对自己重新回到十四岁的震撼与不敢置信。

她慢慢地才意识到一点,既然自己重新回来了,那不就意味着之前的一切都可以重新来过,而自己的至亲们也就不会因为自己的愚蠢而遭受折磨痛苦死去。

那,所有的遗憾是不是可以挽回了?

阮倾歌越想越出神,不禁在镜子前站立了许久,直到被灵雨不停的呼唤给唤回现实。

“我的郡主诶,你怎么光着脚站在地上,小心着凉呀。”灵雨穿过门帘,看到阮倾歌呆呆的站在梳妆台前,不禁快步走上前,一边担忧地碎碎念着,一边扶着阮倾歌回到床边。

看着自己以前最亲近的贴身婢女正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看着她圆溜溜的大眼睛和梳得整齐的丫鬟鬓,阮倾歌才真正有一种重新活过来的感觉。

她压抑不住自己心中的喜悦和感恩,突然抱住了灵雨,声音有些颤抖地喊道,“灵雨。”

灵雨懵住了,她不敢挣脱阮倾歌的怀抱,只是红着脸小声地说,“郡主这是怎么了?刚刚做噩梦了吗?”

阮倾歌的脑袋靠在灵雨肩上,闷闷地说,“做了一个很可怕的噩梦。”

她调整好心情,松开了灵雨,笑着说,“不过现在好多了。”

灵雨嘿嘿笑了一下,“郡主吓了灵雨一跳呢。”她觉得今天的郡主似乎有些不一样,看她的眼神尤其的感慨。

不过她以为是做噩梦的缘故,没想太多,问道,“郡主,已是辰时一刻,是否要更衣?”

阮倾歌点了点头。

灵雨出去吩咐了几声,把伺候洗漱的婢女们喊了进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