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刀令 第6章国公府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雪刀令小说简介

翻滚可乐气泡作家的一本女生小说是雪刀令,目前处于连载,搜查小说网已经上架雪刀令,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某人身体前倾着身子凑到了她,对着她绚烂一笑,故意地地说:“怎么?后悔当初了?还来及哦。”陈木凉朝着李倾极为“真心”地一笑,接着亦朝着他逐步逼近了一步,笑嘻嘻地地说:“不是带个娃闯江湖嘛,国公安心,确保给你不弄丢八小王爷。”她的语气真的是真的不能够再真了陈木凉朝着李倾颇为“真心”地一笑,然后亦朝着他逼近了一步,笑嘻嘻地说道:“不就是带个娃闯江湖嘛,国公放心,保证给你不弄丢八小王爷。”。

雪刀令小说-第6章国公府全文阅读

某人前倾着身子凑近了她,对着她灿烂一笑,故意说道:“怎么?后悔了?还来得及哦。”

陈木凉朝着李倾颇为“真心”地一笑,然后亦朝着他逼近了一步,笑嘻嘻地说道:“不就是带个娃闯江湖嘛,国公放心,保证给你不弄丢八小王爷。”

她的语气真的是真的不能再真了。

而李倾的双眼里此时掠过了一抹意味深长之色。

他再向前倾了倾身子,微微一笑,似刚想到了什么一般说道:“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了,小八身份尊贵且特殊,所以,本王决定跟他同吃同住同行。”

说罢,李倾朝着陈木凉挑衅般地一笑。

有风吹过陈木凉的乱发,吹得她眼中想要杀人的火药味愈加的浓烈。

“国公随意。不过,我那小庙实在破得很,怕是委屈了国公。”

“无碍。本王决定将你带回国公府。也算是同吃同住同行了。”

李倾莞尔一笑,笑容倾国又倾城。

陈木凉将手中的大刀握得咯吱作响,几乎是青筋毕露。

但面容之上却是笑容可掬。

她微笑着如沐春风般地道出了一句:“那……就有劳国公了。”

——好女不吃眼前亏。这点道理,她还是清楚的。

而另一旁,李倾则依靠着而粗壮的树干,慵懒地扫了她一眼,似漫不经心一般。

两人就这般面对面地站着,皆笑得各怀鬼胎。

直到远处的八小王爷一路小跑而来,奶声奶气地喊道一句——“漂亮姐姐,走,小八带你去吃好吃的!”,两人才不约而同地收回了虚假的笑容。

“八王爷,姐姐就不去了,姐姐还要……哎呀——”

陈木凉还没有说完便被八小王爷强行吃力地拖着往前走去。

他边拖着还边不满地埋汰着陈木凉说道:“漂亮姐姐这是拿小八当外人了。小八都没爹没娘了,这般可怜了。竟请漂亮姐姐吃个饭都不成……”

“不是,小八,不对,八王爷,这使不得啊使不得……”

陈木凉总觉得这乃是诛九族的大罪啊,拼命地要往后躲去,却不料后腰际处被轻轻一点,整个人竟快了几步朝前踉跄而去!

她恼怒地回过头,却见罪魁祸首颇为嫌弃地擦了擦指尖,漫不经心地道了一句:“回府。备席。”

“我有说过要跟你们回去嘛——”

陈木凉万分后悔地哀嚎道。

某人眯起了好看的眸子,唇旁一抹凉意说道:“说过。刚刚。”

陈木凉凌乱地仰天一记长啸,在八小王爷的连拖带拽下跌跌撞撞地朝前走去,手中的大刀欢脱地叮当作响。

月朗星稀,今日七夕。

*********************

国公府。

陈木凉刚进府邸大门便自觉地把扛在肩上的那把劈天刀给背在了后背之上。

因为——太掉渣了。

站在门口负责守卫的两个将士皆是生得粗壮,手持长戟站得纹丝不动,就连那句“恭迎国公回府”都喊得震耳欲聋。

然后便是匆匆前来迎接八小王爷和李倾的大管家李进,看上去已经白发苍苍一大把年纪了,就连背都是弓成了个锅的形状,偏偏一路小跑到李倾跟前却连喘气都不带一个。

这也就算了。

最为令陈木凉觉得一阵背脊发凉的是,笑盈盈前来领路的红鱼婢女不仅生得俏丽,走起路来竟似生了风一般轻巧,不带一丝尘埃。

依照陈木凉行走江湖多年的经验,八成这国公府的人都是练家子,还是低调一点好。

毕竟,自己连身上的这把大刀该怎么使唤都不懂。

她砸吧了一下嘴,默默地又将腰际间的飞雪刀藏掖好。

“陈姑娘,请随奴婢来。”

红鱼笑容可掬躬身一礼,对着陈木凉做了个请的动作。

“红鱼姐姐,木凉还没吃晚饭,你要多给点好吃的给她,不能把她饿瘦了。”

刚要被李倾牵走的八小王爷走了几步不放心地回头叮嘱着红鱼,一本正经地说道。

李倾却扫了一眼陈木凉的胸前,若有所思地道了一句:“嗯,不仅瘦。”

陈木凉见他目光猥琐而奸诈,恶狠狠地瞪了李倾一眼,怼了一句:“看什么看,该长的我都长了。”

李倾眯起了双眼,笑容更加猥琐了。

红鱼当然知晓眼色,忙又是一礼说道:“八王爷放心,奴婢一定将陈姑娘照顾得好好的。”

“对了,把前些日子江南锦造送来的蚕丝羽衣给她穿上。总不能让人说国公府出去的是叫花子。”

李倾漫不经心地扔下一句便牵着八小王爷径直走去,留下陈木凉气鼓鼓地站在原地骂道:“谁叫花子呢!这叫丐帮!!!丐帮!!!你懂个球!”

红鱼见陈木凉此状不由得掩口一笑,轻轻道一句:“这蚕丝羽衣丞相府的千金辛姑娘不知道问国公求过几回了,国公都没点一个头。今日这蚕丝羽衣能给陈姑娘,着实也是缘分呢。”

“什么狗屁缘分,他不过就是怕我脏了他的府邸罢了。”

陈木凉朝着李倾离去的背影瞪了一眼,不满地咕囔一句。

红鱼见在眼底只是微微一笑,亦不多嘴,轻声道了一句:“陈姑娘先随奴婢去厢房,香薰和沐浴都已经备好,这会儿水温应当是正好的。”

“有劳红鱼了。”

陈木凉点了点头,便随着红鱼往前走去。

红鱼很贴心,似乎知晓陈木凉有顺带看看国公府环境的意思,便也就放缓了脚步,随她怎么瞧怎么看,只是当陈木凉觉得好奇的时候解释一两句,其他的绝不多嘴一句。

陈木凉一路走来,看得最多的便是各式各样的假山,大的小的粗略一数几乎都不下于二十几座。

最大的假山甚至有一亩地那么大,周围竹林环绕,水流潺潺,看上去好不霸气。

她无意地道了一句:“看来李倾这小子很喜欢假山?到处都能看得见。”

红鱼的眉目微微一收,淡淡道了一句:“国公府有个规矩,便是不能靠近这些假山十步之内。否则便是死罪。陈姑娘就算是好奇,也要忍耐一些。”

“靠近这些假山就是死罪?”

陈木凉吐了吐舌头,往后退了三步,悻悻道了一句:“看来,果然不应该来这里。”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