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学大佬燃翻天 第6章 阴差大人,男主出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玄学大佬燃翻天小说简介

春水摇作家的一本男生小说是玄学大佬燃翻天,目前处于连载,搜查小说网已经上架玄学大佬燃翻天,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翌日清晨。砚灵兮睡到自然而然醒,闭着眼睛在床上伸了个懒腰,接着再打开窗户,对胡桃在的地方说了句:“进去吧。”鬼是不需睡着的,胡桃听见,立刻跟随进去了。“砚大师......”“别这么叫我,听着这个称谓我还我以为自己了七老八十了呢。”砚灵兮很非常不满,她明砚灵兮睡到自然醒,闭着眼睛在床上伸了个懒腰,然后打开窗户,对胡桃在的地方说了句:“进来吧。”。

玄学大佬燃翻天小说-第6章 阴差大人,男主出现全文阅读

翌日。

砚灵兮睡到自然醒,闭着眼睛在床上伸了个懒腰,然后打开窗户,对胡桃在的地方说了句:“进来吧。”

鬼是不需要睡觉的,胡桃听到,立马跟着进来了。

“砚大师......”

“别这么叫我,听着这个称呼我还以为自己已经七老八十了呢。”砚灵兮很不满,她明明长的很年轻!

胡桃瑟缩着问:“那,那我该叫您什么?”

砚灵兮:“直接叫名字呗。”

“哦哦。”

虽然应声,但胡桃还是不敢直呼其名。

“报仇了?”砚灵兮问。

胡桃:“是的,我以为他们多多少少会有些愧疚的......是我想多了。”

“如果他们真的对你愧疚,你还会动手吗?”砚灵兮问。

胡桃沉默了。

她生性善良,做鬼这些年,最出格的也就是硬要柯元思和他结婚这件事了,从没害过别人。

如果胡老头胡老太真的心有愧疚,她不一定能下得了手。下不了手,她心中的结解不开,苦的还是自己。

所以说,冥冥中,一切自有定数。

想通之后,胡桃释然地笑了一下,真心道:“谢谢你,灵兮。”

砚灵兮很潇洒地一挥手:“小事。你要现在去投胎吗?”

胡桃想了想,就现在吧,她已经没有留恋的东西了。

于是砚灵兮双手结印,要把胡桃送走。

胡桃也是个苦命人,所以砚灵兮想让下面的人多多照顾她一下。

突然,房间里凭空多了一团黑雾,依稀能看出是个人形,除此之外,连是男是女都看不出来。

黑影“看到”砚灵兮,似乎有些奇怪地向前走了一步。

但因为他全身都黑黢黢的,这一步其实也看不太出来。

“阴差大人?”砚灵兮喊道。

黑影顿了一下,片刻后,“嗯”了一声:“何事?”

是男人的声音。

胡桃一看到黑影人,就从内心深处涌上一股惧怕和恐惧,身子不受控制地颤栗,想要离他远远的。

她躲在砚灵兮身后,看砚灵兮面色如常,不由得在心里佩服,不愧是能把她打的没有鬼样的人,就是厉害!

砚灵兮:“阴差大人,劳烦你带她去投胎。她人生地不熟,胆子也小,麻烦你多照顾照顾,我会给你烧金元宝的!”

黑影:“不必。”

“这怎么能不必呢!”砚灵兮不愿意,“你是不是怕我耍赖?等着,我现在就给你叠!”

砚灵兮从抽屉里拿出一张黄纸,三两下就叠成了圆滚滚胖乎乎的元宝,可谓是上品。

“看!”

“所以你不用担心,我是专业的。现在能帮我多多照顾她了吗?”

胡桃看着砚灵兮帮自己打点阴差,几乎要感动地热泪盈眶。

黑影没有说话。

砚灵兮莫名有种他正在“凝视”自己的感觉。

可分明她连他的眼睛都看不到。

砚灵兮:“不可以吗?”

这么难搞的哦?

黑影说:“好。”

黑影要带着胡桃走,临走之际,又对砚灵兮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难道你以后都要给我行方便吗?”砚灵兮弯眼一笑,声音脆生生的,“我叫砚灵兮。”

一般来说,人是不能随便把自己的名字告诉鬼的,容易出事。

但砚灵兮不怕,一般都是鬼怕她。

砚灵兮......

“好,我记住了。”

黑雾散去,房间里只剩下了砚灵兮一个人。

砚灵兮活动了一下,换了身衣服,下楼去吃饭。

刚打开门,旁边的门也开了。

一个女生从那扇门后面走出来,看到她稍稍一愣,随即扬起甜美的笑容:“灵兮,你起来了。”

这就是砚家的养女——砚梓晴。

和砚灵兮带着点幼态的脸不同,砚梓晴是很符合当下审美的长相——大眼睛,尖下巴。

一眼看过去很惊艳,但看久了总觉得她披着一层皮。

砚灵兮瞥她一眼,没搭理。

她第一眼见砚梓晴就知道,对方讨厌她,远没有她表现出来的这么和善。

砚灵兮最讨厌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对她也从没好脸色。

见她没有搭理自己,砚梓晴的笑容顿时沉了下去,阴沉地盯着砚灵兮的背影。

哪成想,砚灵兮突然扭过头来,黑黝黝的眼睛像是看透了一切。

砚梓晴吓了一跳,心脏砰砰直跳。

“怎、怎么了?”

砚灵兮淡淡道:“我不喜欢别人盯着我,你以后最好不要再这样。”

“我......”砚梓晴想解释,砚灵兮却没有听的意思,直接下楼。

楼下。

砚母看到她,直接皱紧了眉头,嫌弃道:“你就不能收拾一下自己?天天这么邋里邋遢的!”

砚灵兮看了看自己,怀疑她是有那个大病。

她既洗脸刷牙了,也没有赤身裸体衣冠不整,怎么就邋里邋遢了?

她懒得辩解,坐到餐桌前吃饭。

砚母看见她这个样子就火大:“长辈和你说话你没听见是不是?礼貌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

“妈,怎么了?”下楼过来的砚梓晴柔声问道。

砚母:“你看看她,也不知道甩脸子给谁看,和她说话也不搭理!”

砚梓晴给砚母抚着胸口,劝解道:“灵兮不一直都是这样吗?应该是还没习惯吧,或者是想家人了,妈妈,你再给灵兮一些时间嘛。”

“想家人?”砚母怒道,“我们才是她的家人!天天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连学都不上,难道指望我们养她一辈子吗?!”

砚梓晴看了一眼砚灵兮,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

她有没有在听啊?

“妈,你别生气了。”砚梓晴说,“灵兮,你也赶紧给妈陪个不是。”

砚灵兮放下筷子。

砚母冷着脸。

砚灵兮......理都没理她们,上楼回屋去了。

啊,吃饱了,就是旁边老有苍蝇嗡嗡叫,让人心情很不美妙。

砚梓晴:“......”

她真的搞不懂砚灵兮,她是真的不在乎吗?如果真的不在乎,当初何必回来呢?还是说,只是想用这种手段吸引爸妈的注意力?那未免也太拙劣了。

砚母火冒三丈:“她,她!你看看她,还有一点晚辈的样子吗!”

“梓晴,还是你好,你说你怎么就不是我的亲生女儿呢?”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