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女的烟火爱情 第六章 纸短情长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宅女的烟火爱情小说简介

戏看烟火人间作家的一本女生小说是宅女的烟火爱情,目前处于连载,搜查小说网已经上架宅女的烟火爱情,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陈亚男,楼下有人找!”宿管阿姨陡然响起的破锣嗓把601三个正在享受周末美女吓得一激灵。“哟,这才放假就有人找,想不到我家胜男也有如此之魅力啊!”王羽杉最先反应过来,八卦之火

宅女的烟火爱情小说-第六章 纸短情长全文阅读

“陈亚男,楼下有人找!”宿管阿姨陡然响起的破锣嗓把601三个正在享受周末美女吓得一激灵。

“哟,这才放假就有人找,想不到我家胜男也有如此之魅力啊!”王羽杉最先反应过来,八卦之火熊熊燃烧,顾不上打扮便火急火燎地冲了出去。“走走,去看看是何方圣神,希望是个大帅哥!”。陈亚男无奈地摇了摇头,在两道意味深长的目光里含羞地跟下了楼,心里半是期待半是好奇。“如果,如果是楚辞找我,那我就人生圆满了!”她心想。

门道口,一个高挑的男生轮廓逐渐映入眼帘。细细看去,只见他身材颀长,面容白净,修长的手里握着泼墨山水团扇,不住微微摇晃着,颇有民国遗风。陈亚男刚准备开口夸赞,却突然发现那对狭长桃花眸里骨碌碌转动的眼珠正悄悄追逐着女寝门口进进出出的靓丽身影流连忘返,顿时印象分暴跌,大感扫兴。

打算客套几句就离开的陈亚男还未来得及做出什么动作,就听到身旁的王羽杉嚷嚷开了。“欸!你不是昨天那个楚什么辞旁边那位吗?怎么一个人来找我室友啦!话说,你,不会……是和你那个朋友来抢亚男的吧?!“王羽杉笑得一脸奸诈,像一只发现了惊天大秘密小狐狸。

“姑娘,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我司马长风自认不如楚辞俊美,却也算得上玉树临风,一表人才,断不可能做此卑劣之事影响兄弟情谊。况君子所重者,不外乎礼,义,廉,耻四者而已,背礼弃义,吾辈所唾弃也。今日来此,不过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罢了。陈姑娘,这张便笺是楚辞托我转交给你的,望收下!在下就先行告辞了!“

男生迅速收回乱窜的目光,白净的面皮涨得通红,眼底掠过一丝愤懑,大声辩解以示清白。大概是为了证明自己确实对陈亚男没有想法,他丢下便笺后扭头就走,只听得风中隐约传来气愤的咕哝声,大致是“好男不跟女斗,不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云云,陈亚男不禁莞尔,脑袋里浮现出孔乙己的影像。

“噫,就这还玉树临风,一表人才!你不说我还没注意到他眼睛都在往哪些地方瞟呢。堂堂一个大男生,说话婆婆妈妈,办事猥猥琐琐,像极了古时的穷酸秀才。不是我说,这种罗里吧嗦的老色胚,送给我当男朋友我都不要!”后知后觉,才发现眼神有问题的王羽杉认为自己幼小纯洁的心灵受到了蒙蔽,很是不忿。

“行啦羽杉,差不多得嘞,他也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堪,没有谁规定不能欣赏美女不是吗?再说了,你这才见过几面就下定论也太武断了,古人还说人不可貌相呢!你呀,这暴脾气真该改一改了,一天天的,将来谁敢做你男朋友?”拿到便笺的陈亚男心满意足,抬手堵住了室友喋喋不休的嘴,脚步轻快的走上楼去。王羽杉把嘴巴鼓成一个球,脸上写满不服气三个字,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跺了跺脚紧随其后。此刻,她一定想不到,这个让她万分不爽的男生,最后会变成自己的男朋友。

“如烟往忘却,心底无私天”,素白的便笺上,十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把本就不大的空间挤得满满当当,三个人一脸懵逼,面面相觑。“啥意思?”陈亚男思考一阵后发现没背过这首诗,开始场外求助。

“不知道!”回答声整齐划一,干净利落。

“怎么了吗?哦,先来吃早饭吧,给你们带了包子和烧饼。”徐梦葭推门而入,把右手拎着的一袋早点搁在桌上,好奇地凑了过来。

“这我有点印象,不过应该不是原诗。原诗我记得是‘如烟往事俱忘却,心底无私天地宽。‘出自陶铸先生的《赠曾志》。现在多用来表示自己心怀坦荡,不计较过往的得失。“徐梦葭皱着秀气的眉头,一边思考一边给三个”文盲“做文化科普。

“这句诗肯定找了好久吧,算是对我文会上让他尴尬的小小报复吗?”陈亚男低头会心一笑,默契尽在不言中。

“哦?怎么回这么早,不是说要到众多美女面前一展风华的吗?“楚辞正窝在椅子里对着桌上厚厚一本《中国古诗词鉴赏》转笔发呆。看着摔门而入的司马长风,眉头轻挑。

“呵,不过是朋友的任务罢了。你坑的一手好队友啊!“司马长风冷笑回应,脸上还残留着剧烈运动后来不及消退的晕红,像一个受尽委屈的小媳妇。

“怎么了吗?我记得陈亚男是一个文静的姑娘啊,难道她把你怎么了吗?这不应该啊?“楚辞有点不解,伸手按了按略感酸痛的眉间。

“你的‘小情人‘自然还算知书达理,可她旁边站的那个丫头真真是牙尖嘴利。你来评评理,老楚,我看美女怎么了?从古人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到现在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追逐美丽的事物一直是人类的天性。好家伙,到她嘴里我就变成了老色胚!这不算什么,我走的时候她竟然还在我背后嚼舌根,说我婆婆妈妈!不是,我这明明叫腹有诗书气自华,才情外溢有木有?!真的是气煞我也。老楚,我和你讲,咱俩之间兄弟情谊不变。但你这活,我是万万不会去接了。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司马长风越说越激动,最后直接站到了椅子上慷慨陈词。本就颇有历史的椅子顿时显得不堪重负,摇摆着发出了“嘎吱嘎吱“的抗议声。楚辞连忙把亢奋的朋友从椅子上请下来好言安抚,“抱歉长风,这次算我的,对不起!以后这些事情一定不会麻烦你了,你放心。此外,作为赔礼,我请你去墨香茶庄小酌一杯如何?”

“‘墨香一处坐,看尽十城花‘的墨香茶庄?既然楚少爷难得大方一次,那这些前尘旧事我就一笑而过吧!品茗谈诗画,煮酒论英雄才是我等文人雅士心之所向。”司马长风闻言狂喜,再加上本身也不是一个小气的人,不多时便把不快抛之九霄云外。

时间透过指缝静静流淌,毒辣的太阳晒黑了年轻人的肌肤,也磨砺了他们的精气神。操场上整齐划一的步伐,清澈嘹亮的口号,无不在展示着两周以来的辉煌成果。凭借的高亢的热情和标准的动作,王羽杉如愿以偿地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排头兵,站在教官身旁“耀武扬威”。而剩下的三个懒人则在陈亚男的带领下躲到了方阵最后一排快乐地划水摸鱼,可谓是各得所乐,呜呼快哉!

“哎,你们听说了吗,电气学院昨天有学生出校门后被小混混打了,腿上流了好多血,学校正在追查这事呢!“休息间隔中,消息灵通,被大家冠以”小喇叭“这个外号的女生向众人传递了这则爆炸新闻。”依我看呐,大家最近都老实点,尽量少出校门,实在迫不得已也一定要集群行动。在官方彻底查治前千万不要和那些混社会的起冲突。“小喇叭不断用手轻拍着自己的胸脯,满脸后怕。周围女生大多家境殷实,从小在父母的呵护中长大,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哪里见识过这种事情。当即唧唧喳喳炸成一团,又害怕的,有好奇的,更有甚者想去现场看看......

“怪吓人的哟,等会我们去告诉一下羽杉丫头吧。她在教官边上休息,听不到这件事。”徐梦葭心有余悸地拍着微微起伏的胸口,看着远处躺在操场上懒洋洋地晒着太阳的王羽杉,表达了自己内心的忧虑。陈亚男和殷咏絮深以为是地点了点头——她们可太清楚那丫头的性子了,要真被她撞见这种事,不撸起袖子冲上去和混混贴身讲理都不符合她的风格。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陈亚男们永远也想不到平时前一秒还在第一排对她们挤眉弄眼的王羽杉哨声一响便消失的无影无踪。这让三个人站在无能狂怒,在心里默默祈祷她不要赶在这时候去外面惹上什么麻烦。

“呼,还好老娘我溜得快,不然肯定要被她们仨拉住一起走,那就不叫惊喜了嘛!好不容易问老爸要的空弹壳,等回去分一分,让那几个成天到晚不是看书就是唱歌的家伙开开眼!”王羽杉大步走在去往校门口的路上,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离校门口还很远,喧闹的声音便遥遥传来,王羽杉迅速改变了自己的计划,决定先去那人声鼎沸的地方凑个热闹再去取快递。

“小伙子,你可不能凭空污蔑他人清白。”,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大爷站在空地上,颤颤巍巍的用拐杖指着他面前几位嚣张跋扈的精神小伙。“我不过是蹭了一下你的车,连个划痕都没有,你就非揪着说我碰瓷吗?人心不古,人心不古啊!。“大爷气的满脸通红,手抖个不停,围观者也是群情激愤,可碍于小伙的淫威,愣是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腔。“老头儿,歇歇吧您嘞,就这群怂包,你指望他们在我的地盘上替你出头?我没碰你是怕你的老骨头经不住折腾,弄散架了多少有点麻烦,劝你别不识抬举,赶快交钱走人!我们可没什么耐心,“为首者言语轻佻,身着花衣花裤,裸露出来的两个膀子各纹着条张牙舞爪的大青龙,一股纨绔之气。

“正义或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我警告你们,我爸爸可是当兵的,小心我告状!“对于正义感爆棚的王羽杉来说,是可忍,熟不可忍?她当即拨开拥挤的人群,对着小混混娇喝道。

“噢哟,好怕怕哦,你爸爸真了不起!来来来,快去告状,我都迫不及待了,看看我会不会被打死。“小混混颠了颠手里的球棍,”我记得前几天一个和你同校的男生也说了差不多的话,要不要哥哥送你去医院问问他的感受啊?“周围其他的小混混哄堂大笑,旋即眼神变得凶历起来,呈半包围状向王羽杉缓缓靠拢。

虽然平时大大咧咧,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但到底还是个女生,平日里在亲朋好友面前耍横总会被让着的王羽杉当即就被这群凶神恶煞之徒吓红了眼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君子者,当知何为何不为,当行侠仗义,敢为人先!诸位爷,冲一个女生发脾气算什么本事,不如和在下比划比划?“,斜刺里突然窜出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伸开双臂把惊慌失措的王羽杉挡在身后。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