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女的烟火爱情 第五章 军训那些事儿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宅女的烟火爱情小说简介

宅女的烟火爱情这本女生小说目前处于连载,这本小说是一本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几位主角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空气突然安静下去,在这个连风都也没的夏日的夜晚,仅有一旁的湖中时不时传来几声欢快的的蛙鸣。昏黄的路灯下,楚辞脸上密密的绒毛被色彩渲染成了淡淡的鹅黄色,他稍显低沉的呼吸着,微温的气流呼到陈亚男脸上,怪痒的,她伸出手手挠了一下。“我我以为你运动很好来着。”,陈亚“我以为你运动很好来着。”,陈亚男抱歉道,但弯弯的眼角出卖了她内心的那一丝窃喜,“原来看上去如此完美的楚辞也有笨拙的一面,可能那些女孩做梦也想不到梦中男神苦练踢正步的景象吧!”陈胜男暗想。这个发现让她愈发觉得楚辞亲近可爱起来,不在宛若谪仙下凡,难以触及。。...

宅女的烟火爱情小说-第五章 军训那些事儿全文阅读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在这个连风都没有的夏夜,只有一旁的湖中不时传来几声欢快的蛙鸣。昏黄的路灯下,楚辞脸上细密的绒毛被渲染成了淡淡的鹅黄色,他略显急促的呼吸着,温热的气流呼到陈亚男脸上,怪痒的,她伸出手挠了一下。

“我以为你运动很好来着。”,陈亚男抱歉道,但弯弯的眼角出卖了她内心的那一丝窃喜,“原来看上去如此完美的楚辞也有笨拙的一面,可能那些女孩做梦也想不到梦中男神苦练踢正步的景象吧!”陈胜男暗想。这个发现让她愈发觉得楚辞亲近可爱起来,不在宛若谪仙下凡,难以触及。

“人无完人,况且我没说过我体育好。”楚辞大声辩解,语气中带上了些许羞恼,“听你这么说,你很会哦,陈~教~练~?快走几步让我观摩一下。”

走就走,陈亚男傲娇地抬起了自己的下巴,小腰一扭便开始得意展示自己特训一下午的成果。但不幸的是,兴许因为乐昏了头,没走几步她动作就开始变形——先是摆臂略大于踢腿幅度,然后愈发离谱,左右手逐渐放飞自我,各自为政,远远看去宛如月下醉拳。

沉浸在表演欲中的陈亚男显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错误,自我感觉相当良好。她一脸得瑟地站在楚辞面前,撅起嘴巴,“怎么说,还勉勉强吧,楚大帅哥?“

楚辞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伸出手揉了揉自己因为憋笑导致僵硬的脸部肌肉,“挺厉害的。不过我想起还有点事要处理,先告辞了。”

在陈亚男略显疑惑的目光中,楚辞转身离开,从急步到小跑,最后变成狂奔,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身后追赶一样。他嘴角慢慢咧开一条缝,肩膀不规律地抖动着,终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在一处无人的角落,楚辞停了下来,喉咙深处迸发出一阵压抑已久的笑声。由于用力过猛,他不得不弯下腰来,伸手扶在一棵树上,防止自己摔倒。“真是一个娇蛮可爱的女孩啊!”他心想。“一定是被本小姐的标准正步惊到,羞愧难当才离开的吧!原来楚大帅哥也有这种难为情的时刻,太奇妙了。”陈亚男觉得自己演出非常成功,在去食堂和回寝的路上,她蹦跶得像一只打了鸡血的兔子。

次日,“这位陈同学,你的正步怎么还是同手同脚?是不是昨天晚上回去偷懒了,没有继续练习?”教官看着面前把正步踢成广播体操的女孩,有些不满。

陈亚男瞪大眼睛,似乎无法理解现状,几秒后,“啊!!!!!!!!!!!”,高亢的尖叫声响彻了整个操场,众人纷纷为之侧目。同学们都不理解这个平时挺文静一女孩怎么突然双手捂脸蹲在地上,还“嚎”的如此响亮。教官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反复思考是哪个字刺激到了女生脆弱的神经。

此时,一旁的男生方阵。

“报告!”

“说!”

“教官,我肚子有点疼,想吐,请求下场休息。”

“去!”

楚辞弯腰捂嘴,迅速离开了操场,他担心自己再留下来会憋出内伤吗。

“亚男,你说啊!是不是那个教官私下里欺负你了!老娘这就向我爸告状去,我爸军衔可比他高,让我爸来还你一个公道!“王羽杉是个暴脾气,一回到寝室就嚷嚷开了,一个劲地吵着要去告状。幸好有殷咏絮拉着,才一直没的冲门。

“傻妞,你冷静一下,就算事情真的如你所说,我们也应该优先向老师反应而不是找父母哭诉。何况当事人这边还没说什么呢,你就坐不住了,成何体统!”。望着除了脸红的像要滴出血没有半点不正常的陈亚男,殷咏絮若有所思。用几句话暂时安抚了义愤填膺的王羽杉和心忧不已的许梦葭后,三双眼睛重新又转移到一直捂着脸的陈亚男身上。

“感谢大家的关心,我真的没事!”害怕二次社死的陈亚男赶忙摆手制止舍友们的追问,“不过是早上觉得自己练了一晚上还是原地踏步过于丢人罢了,教官是个好心肠,你们可千万不要错怪了他!”

“哦,是吗?本大人姑且相信你吧,要记住,我们永远是你最坚强的后盾!有什么困难说出来大家一起解决。”王羽杉将信将疑地结束了追问,这让陈亚男心里长舒一口气的同时,涌过一股淡淡的暖流。

当晚,结束了一天军训的胜男照例拒绝了三个室友恰饭的邀请,选择继续灯下“苦修”。

“一二一,一二一”,少女清脆的口号为万籁俱寂的夏夜平添了几分生气,莹白的月华被密密匝匝的叶片揉碎,投下无数混有微小尘土的细碎光柱为女孩伴奏......

不知从何时起,灯柱旁多了一个嘴角噙着笑的男孩,安静地看着这幅美好画面。“楚,楚辞?!你什么时候来的?你来干嘛?!”刚结束准备回寝的陈亚男转身发现背后悄无声息的多了一个人,惊得跳了起来,不断拍着自己的起伏不定胸口,显然是被吓得不轻。

“路过,顺便看看。你昨晚不是走的挺标准的吗,为什么今天还要练?”楚辞一脸的“无辜“。

“哎,别提……?等等,我昨晚走的没问题吗?”陈亚男顿了一下慌忙追问,神色像极了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的溺水之人。

“奇怪的问题,你昨晚不是来教我的吗,自然没问题。此外,我觉得我今天较之前有所进步,想再请你帮我指正一下不足,谢谢。”楚辞答得一脸坦然,旋即不等陈亚男做出回复便自顾自地走了起来。

昨日的同手同脚已经没有了,只是动作还是略有僵硬。楚辞走得很慢,似乎想把每一个细节都展示出来,陈亚男在旁边专注地看着,不时指出需要进一步改正的地方。一些自己单独练习时注意不到的点都通过这面“镜子”一一映射出来,给了陈亚男极大的启发。

仿佛达成了某种无声的默契,楚辞第二天依然准时出现在老位置,没有过多的交流,一个踢正步,一个提意见。陈亚男每天有很多话想说,但看着那张严肃的脸,总是只憋出一句“晚安,再见。”便草草离去。

就这样“传授”楚辞知识三天后,女生方阵的教官欣慰地发现,自己队伍里最后一个“问题队员”终于初步达成了手脚协调,可以跟上大部队的节奏,开始练习抗枪了。

是夜,陈亚男躺在温软的被褥上回想种种,下定了决心,

“羽杉。”

“喊老娘干啥?”

“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这有何难?说!”

“…………”

“什么!你不会是……”

“嘘…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哎呀,你帮不帮吧。“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翌日,楚辞和室友司马长风正走在去往食堂的路上。突然,“嘿,前面那位,站住!就你叫楚辞是吧!“

楚辞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面无表情的转过身去。看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姑娘——迷彩帽反戴,两眼朝天,嘴里不时吐出一个口香糖圈出的泡泡;她两手叉腰,上半身外套像围裙一样系在腰间,左腿不住地抖动,全身上下大写着“叛逆”两个字。

“是我,敢问阁下有何贵干?“楚辞忍着不满礼貌回复。

“嗯,长得确实不错,勉勉强强配得上吧,老陈还算有眼光。哝,有人托我把这个送给你,拿好咯!”女孩很明显不想搭理他,说了几句莫名其妙的话,丢了一个淡蓝色的信封就扭头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楚兄对异性之吸引力,吾若能得十之一二亦甘之如饴。“一旁的司马长风像极了酸溜溜的秀才,满脸的嫉妒。楚辞没有说话,低头看了眼信封上的署名,眉稍微微一挑,不动声色地收入怀中。“老楚,你突然走那么快干嘛,是不是写信的是个大美女?喂,等等我啊,兄弟之间无须隐瞒对不对,我又不会抢你的!“司马长风气喘吁吁地跟在后面,一路大呼小叫。

楚辞自然不会同意司马长风的要求,回寝后一直等到上铺传来雷鸣般的鼾声,他才从内里口袋拿出信封,用小刀仔细裁开。

“好吧,我还是想说句谢谢你,其实我正步踢得并不好,比你差多了。那天晚上只是想调戏一下你,没有别的意思,如果给你带来了困扰,我在此郑重向你道歉。另外,感谢你连续几天晚上给我展示了你的正步,让我发现了自己身上隐藏的问题。哼,算本小姐欠你一个人情,我会还给你的!”淡粉信纸的字迹从娟秀楷书到豪迈狂草,楚辞仿佛看见了女孩从一开始的拘谨纠结到最后挥动着粉拳张牙舞爪的样子,眸间略过一丝笑意。

“干嘛呀老楚,都这么晚了还摇床,白天不让我看信,晚上还不让我休息吗?我可没有你的外貌,天生丽质,咱这种普通人只能靠保养来缩小和你的差距……”司马长风从上铺探出脑袋,一脸不满地碎碎念。

“帮个忙,谢谢。”

“……,唉.真是拿你没办法,说吧,工具人待命。谁让我是你兄弟呢!”

PS:欢迎各位读者大大评论啊,我会听取大家建议的。如果可以投投推荐票就更感谢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