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女的烟火爱情 第四章 天才的烦恼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宅女的烟火爱情小说简介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小说在哪看,其实这本书名叫宅女的烟火爱情,搜查小说网提供小说精彩内容阅读:第二日,四张朝气蓬勃的面孔穿着军装整齐划两地站在宿舍楼下。“姐妹们兴冲冲冲,向着操场前行!”王羽杉像一匹脱缰的野马的野马,把右手纂成拳头高高地举在空中跑在最前头,时不时折回催着自己那三个“慢吞吞”的舍友,引得诸多颇富兴致的目光。徐梦葭忍着着笑意,努力装作“姐妹们冲冲冲,向着操场前进!”王羽杉像一匹脱缰的野马,把右手纂成拳头高高举在空中跑在最前头,不时折返催促自己那三个“慢吞吞”的舍友,引来诸多饶有兴致的目光。徐梦葭强忍着笑意,努力装出一幅不认识这个疯丫头的样子,却又担心王羽杉跑的过快磕到腿脚,便拉着另外两个捂脸叹息的舍友远远掉在后面。。...

宅女的烟火爱情小说-第四章 天才的烦恼全文阅读

次日,四张朝气蓬勃的面孔穿着军装整齐划一地站在宿舍楼下。

“姐妹们冲冲冲,向着操场前进!”王羽杉像一匹脱缰的野马,把右手纂成拳头高高举在空中跑在最前头,不时折返催促自己那三个“慢吞吞”的舍友,引来诸多饶有兴致的目光。徐梦葭强忍着笑意,努力装出一幅不认识这个疯丫头的样子,却又担心王羽杉跑的过快磕到腿脚,便拉着另外两个捂脸叹息的舍友远远掉在后面。

601著名哲学家兼流行歌手殷咏絮曾经说过,“在王羽杉身上,激情来得有多快,去得就有多快。”经历了一天的曝晒,元气少女~王成功变身霜打过的茄子,有气无力地摊在殷咏絮的背上。“这这这也太累了叭,完全和我高中军训不是一个量级的。那军官还是人嘛,那么大个太阳,居然要求我们站军姿三个小时不准动啊!再这么搞下去,不用两周,一周过后我们就会集体变成咏絮姐了”王羽杉埋怨之余任然不忘内涵一下室友的肤色,结果差点被直接放倒在地。

一边的陈亚男和许梦葭也好不到哪去,陈亚男还能勉强接受,毕竟高中三年都在顶楼,每天上下楼外加冲刺食堂的功夫不是盖的。而许梦葭就没这么好运了,从小养尊处优的她哪里受过这么高强度的训练,通红的俏脸上布满晶莹的汗珠,一双桃花眼里蓄满泪水,每走一步都仿佛耗尽了全身的力量。望着眼前这位莲步轻摇,娇喘微微的大美人,陈胜男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风吹断梗折娇翠,雨打枯蓬瘗馥香。”的景象。

许梦葭此刻像极了一只受伤的小兽,那副可怜巴巴的神情,激起了周围许多男生的保护欲。加上本身姣好的外貌与温婉的气质,男生们几乎是一个接一个地凑上来献殷勤。就在众人不胜其扰的时候,敦厚的男声响起,“抱歉,她有男朋友了,请大家让一让,给我们一些安全距离可以吗?谢谢!”

那是一个丢在人群中就会立刻被淹没的男生,个子不高,眼睛不大,身材微微有些发福。他穿着浆洗到发白的衬衣和牛仔裤,全身都散发出好闻的肥皂味。许梦葭的眼睛却一下子就亮了起来,用最后的力气扑到男生怀里,再也不愿把头离开那温暖的怀抱。

此情此景,陈亚男睁大了自己的眼睛,王羽杉嘴巴大的能塞进一颗鸡蛋,殷咏絮一脸的难以置信,周围的男生们也在错愕和失望中缓缓散去。

看着两个人在昏黄灯光下依偎着慢慢走远,王羽杉咽了咽口水,“这,和我脑海里的,呃,郎才女貌有点区别哈,我梦想中的男朋友…………”

“是不是一个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彩祥云的盖世英雄”殷咏絮没好气的打断了某人的话语。

“欸?你怎么知道,我就说你是我的知音嘛!“王羽杉一脸惊讶,“别,我只是如实描述了每一个中二少女内心的世界罢了。人不可貌相,平凡的外表下或许有着一颗不平凡的心,或许真正吸引梦葭的正是他有趣的灵魂,亚男你觉着呢?“陈亚男下意识点了点头,脑袋里又想起了楚辞的笑脸。

“亚男你想什么呢?心不在焉的。哟,你脸红啦,不会是想到小情郎了吧?”,殷咏絮察觉到了陈亚男的异常,难得开起了玩笑。

“没有没有,怎么会呢?我这种每天吃了睡睡了吃,闲下来就看看书的宅女,哪有接触到大帅哥的机会。”陈亚男把脑袋摇成拨浪鼓,努力加大音量来掩盖内心的慌张。

“也对哦!”,单纯的殷咏絮很快便接受这略微蹩脚的解释,和王羽杉聊起了另外的话题。但是陈亚男却难以释怀,许梦葭脸上的幸福感深深刺激到了这个情窦初开的女孩,“我也好想要一个男朋友啊啊啊,我记得高中时老班说过大学有社团招新来着,届时我一定要擦亮眼睛,找一个帅哥如云的社团!”陈亚男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晚上九点,三个女孩早早洗漱上床开始做自己感兴趣的事,许梦葭终于姗姗来迟。她脸上的疲倦和委屈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幸福。看着三张脸上整齐划一的暧昧笑容,许梦葭娇哼一声,提着衣角低头跑进了浴室。四位少女的军训第一天,就在痛与快乐中结束了。

第二天清晨六点,一阵清脆的闹铃把四人从美好的梦中惊醒。“难受啊,都说上大学就解放了,哪知道还要起那么早,这和高三有什么区别嘛!”王羽杉探出半个脑袋,慵懒的伸着自己的腰肢。

陈亚男望着天花板一阵恍惚,旋即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在家里了,没有丰盛的早餐在桌子上等着自己去享用。机械地穿好衣服,她拔腿就向食堂跑去。

清晨地食堂没有陈胜男想的那么拥挤,除了少数几个穿军装的大一新生,几乎看不到其他年级地学子。昨日的剧烈运动让陈亚男胃口大开,油条,炒粉,肉包……各色各样的食品在陈亚男的盘子里堆成了小山。在大妈惊异的眼神里付完帐后,陈亚男满足的吸了一口让自己食指大动的香味,她早已按捺不住开动的渴望,迅速找了一个没人的位置坐了下来埋头苦吃......

“啊,舒服了,食堂真不错啊真不错!”,陈亚男满足的擦了擦嘴巴,准备起身去操场帮几个还没到的室友们找好站军姿的位置。

“哇,你好能吃耶,我早上这么都吃不下这么多东西。”桌子的对面,一个男孩双手托腮,微笑着看着她,“我也来吃早饭,被你豪迈的吃法震撼到了,坐过来才发现原来是你。”。

“楚……楚辞?!”陈亚男惊讶的跳了起来,内心波涛汹涌。“完了完了,这下形象全毁了,社死现场啊!”

“我,我平时不吃这么多的,主,主要是昨天运动过量了才一时没刹住,你能理解吧?”陈亚男挥着双手,慌乱的解释。“哈哈哈,吃多有什么不好的,我要是能和你吃一样多,我妈妈一定会高兴坏的!”楚辞看着女孩手足无措的窘样,嘴角微微上扬,“刚好我也吃的差不多了,一起去操场吗?”

就好像馅饼砸到了脑袋,惊喜感让陈亚男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过了一会才忙不迭地点头,“好呀好呀,那走呗。”

七点钟的太阳没有正午的炎热,把辉光抛洒在略有凉意的大地上。陈亚男虽然不停地在心里提醒自己要矜持,却还是忍不住偷瞄那英俊的面容。偶然间的四目相对让她迅速把头扭开,心里小鹿乱撞,她多么希望这条林荫路可以无限制的延长,就这么一直岁月静好地走下去。

“对了,你为什么叫楚辞啊,我叫这个名字是因为我爸希望我事事不弱于男生,也是变相的弥补他对于没能生下儿子的遗憾,你呢?”陈亚男有些好奇的抬头,看向男孩棱角分明的侧脸。

楚辞脚步明显顿了一下,嘴巴无声地蠕动着,似是在做什么心里斗争。过了大概一两分钟,就在陈亚男以为自己的问题要无疾而终的时候,“我出生在一个单亲家庭,我爸爸在我没有出生的时候就已经远走高飞,从此杳无音信,是妈妈一个人含辛茹苦地把我养大。虽然这样,妈妈还是让我随了那个从未谋面的父亲的姓,并给我取一个单字‘辞’作为名。她常说,楚辞楚辞,辞楚辞楚,这是她对于生活的一个分界线。而我,就是那个分界点。我是她与年少无知的告别,是对我父亲从此两不相见的决心。她也希望我能像名字一样,学会告别,同时也沾沾《楚辞汉赋》的光,努力把自己变成一个更加博学的人。”

陈亚男发现眼前的那个大男孩好像情绪忽然间低落了下来,没有了一贯的阳光开朗。她试着组织语言去安慰,却突然间意识到在这种事情面前,再多的语言都显得如此苍白无力。于是她只能默默抬起手,拍了拍男孩的肩膀以示鼓励。“好了好了,不说这些扫兴的话了。前面就是操场,你左我右,看来咱们要就此别过了,少侠。期待与你再次相见!“陈亚男站在操场入口向着楚辞用力挥手,特意在句子里加了些王羽杉元素来冲淡低沉的氛围。楚辞笑着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旋即扭头向着男生方阵走去………

晚上,回到寝室后,楚辞照例给远方的妈妈打了个电话汇报平安,“妈,我最近在学校里认识了一个女生,和我们一个市的,人挺有趣的……”

电话那头的音调瞬间提高了一个八度,“啥?辞儿,你什么时候开始关注女生了,高中那个姓洛的小姑娘那么漂亮你当时都没关注过。我跟你讲大学只是起步听到没?你越优秀,将来遇到的另一半就会更好。你呀,要把重心放在学习上,妈妈不希望你犯和我当年一样的错误。”楚辞本想解释,最终还是放弃了,打着哈哈把妈妈敷衍了过去。

“说起来,这还是第一个拍我肩膀的同龄女生呢,”躺在床上慢慢入梦的楚辞,嘴角勾起一抹难以察觉的弧度。

军训还在继续,不过从站军姿过渡到了走正步,为即将到来的扛枪打基础。虽然依旧很累,但是601的女孩们已经可以苦中作乐,笑着面对。

“陈亚男,你怎么老是同手同脚呢?再这样下去你会被教官开到替补队去的。”殷咏絮看着亚男别扭的正步痛心疾首,数次上手纠正动作中的错误。

“我也想改呀,我这天生就没啥运动神经,怎么可能上午发现问题中午就改正完毕呢?”当事人理直气壮地表达了自己的委屈。但是教官可不会耐下性子听理由,皱着眉头看了两遍后,一声哨响,便把陈亚男发配边疆——去操场边上自个练习,等熟悉了再归队。

练了一个下午,大部队都开始学习扛枪第一式了,陈亚男的右腿还在和右胳膊过不去。就连一向严肃的教官都看不下去了,在边上默默捂脸。

“今天就到此为止把,解散!记得回去勤加练习!“伴随着哨响,众人呈鸟兽散开。

“亚男,别练了,先去吃饭吧,可别累坏了身子。”,许梦葭有些担忧,但是陈亚男心里却憋着一口气,”为什么大家都能做到,就我不行呢?这一定是我的问题,而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多花时间,勤能补拙。”

“你们先吃叭,我还不饿,放心噻,这点强度还不至于把我怎么样。等晚上我自然会吃的饱饱的回去“,打发走室友,陈亚男又坚持加练了两个小时,当右手第一次和左腿同时挥出的时候,激动的泪水夺眶而出。”呼,终于初步跟上了,先去吃饭,回寝洗个澡继续练。“陈亚男一边盘算着给自己奖励一只鸡腿加餐,一边慢慢向着操场出口走去。

白日里无比热闹的操场人影稀疏,陈亚男惊讶的发现左边男生部的路灯下有一个笨拙的身影也在练习着走正步。“噗,原来本小姐不是肢体协调性最差的嘛,我要悄咪咪地走过去,看看那是何方神圣。”她心中暗自欢喜。

慢慢摸到男生后面,陈胜男故作老成地清了清嗓子,“咳咳,这位同学,我看你正步踢得不大好啊,需要帮忙吗?”

“不用了,谢谢,我自己可以的!”男生的语气里大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他转过头来,刚好和陈亚男四目相对。

“怎么是你!”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