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杏闹春光 第六十八章 仲夏之节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红杏闹春光小说简介

《红杏闹春光》是作者禾早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深秋转眼间就从眼前飞逝的的过去的的,天气早上比早上热,温柔如水如水身上的夹衣也渐渐地地穿都忍了,改为了单裳。天气天气冷了,不不愿意出门时时的人也愈少,夜市看去倒是更加热闹的场面的场面出,她赚的钱自然而然也多了,而已忙绿双倍。这天温柔如水如水到街上买了点调料回去去,意外意外发现外头人流竟比较往年还得多上一这天温柔如水到街上买了点调料回去,意外发现外头人流竟比往年还得多上三倍,许多已婚的少女都四三结伴同行的出门时去游玩。算一算日子,原来是已是农历五月初六,倘若在原来是的世界里,这天是端午节,她找温妈妈问过后,才明白这里也没端午节的说法,但农历五月初六,也算个节日,在这里被称作盛夏节,讲求吃各色凉虾,因而大街上到处由此可见卖凉虾的摊子,不仅种类种类繁多,颜色是五花八门,红橙黄绿青蓝紫,七色具全。。...

红杏闹春光小说-第六十八章 仲夏之节全文阅读

春天一转眼就从眼前飞逝过去,天气一天比一天热,温柔身上的夹衣也渐渐穿不住了,换成了单裳。天气暖和了,愿意出门的人也愈多,夜市看去倒是更加热闹起来,她赚的钱自然也多了,只是忙碌加倍。

这天温柔到街上买了点调料回家,发现外头人流竟比以往还要多上一倍,许多未婚的少女都三二结伴的出门游玩。算算日子,原来已是五月初五,若是在原来的世界里,这天是端午节,她找温妈妈问过之后,才知道这里没有端午的说法,但五月初五,也算是个节日,在这里被称为仲夏节,讲究吃各色凉糕,因此大街上四处可见卖凉糕的摊子,不但种类繁多,颜色也是五花八门,红橙黄绿青蓝紫,七色俱全。

“要不,今日就歇息一天,不用出去摆摊了,咱们也过个节吧?”小环这段日子来也十分忙碌,虽然忙碌使她暂时忘记了心里的伤痛,淡却了她与娘亲分离的思念,但她毕竟还是个孩子,心性又十分活泼,偶尔也会想出门去闲逛一下,买点零嘴吃食,过节对她来说,是值得期待的。

“哎,过节也要吃饭过日子,怎么能不出摊呢?”温妈妈凑过来道:“我这两日在心里盘算着,往后可以多卤点下酒菜,白天闲了,我提到外头酒楼里卖去,多换两个钱回来,也能贴补着给刚儿买些纸笔,他近来练字,纸张费得太厉害了。”

小环听她这么一说,低下头去不言语了,怔怔站了会,便继续动手清洗起食材来。

温柔看见她失望的模样,心里有点难受,她希望小环与她住在一起,能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而不用总是感觉在寄人篱下,可是现在看来,这些日子她太过忙了,有点忽略了小环,忘了她只是个孩子,每天这样早起晚睡的辛苦,又没有什么娱乐,日子过得甚至还不如她在赵府之时呢!

“不出摊了,今日咱们过节。”温柔撂下手里端的盆子,将小环拉到身边,问她道:“想去哪儿逛?一会咱们把刚儿也叫回来,大家一起出门热闹上一天。说起来,到京都也有好几个月了,你压根就没出过门,都是我这个做姐姐的疏忽了,该打!”

“姐姐,你怎么这样说?若不是你,我早就……”小环想起伤心事,神情就黯淡下去。

“好啦,不说这个,快收拾一下,趁天色还早,咱们能多逛一会。”温柔轻拍拍小环的背,似要将她心里的郁结拍去,笑道:“晚上回来,我再下厨给你们做点新鲜的东西尝尝。”

小环应了一声,欢喜的回屋里换出门衣裳去了。温妈妈在旁拧着眉道:“你们去就去,别叫刚儿了,他还得专心念书。”

“书是天天要念的,也不差这么一天,还是让他出去逛逛,散散心的好。”其实还有句话温柔隐着没说,她可不想温刚念成只知道之乎者也的书呆子。见温妈妈没有再坚持反对,她也转身回屋去换衣裳了,打算男装出去,这样不至于惹出什么麻烦。

片刻后两人从屋子里出来,正在做针线活的温妈妈抬起头来,只觉眼前一亮,平时也没怎么仔细打量她们两个,今日见她们换了干净整洁的衣裳,双眸晶亮,脸颊也因兴奋而升起了淡淡的红晕,若是不知她们真实身份的,真要将眼前这对“男女”,视为一对璧人呢!

温妈妈心念一动,似乎想起什么事来,只是张了张口,却没有说出来,光望着她们两个微笑。

温柔觉得她笑得有些古怪,奇道:“娘,你笑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温妈妈连忙摆摆手。

“娘,你同我们一起出去吧?”

“我不去!我老了,走不动长道了,再说那街上人挤人的,有啥看头?我留下看家吧!”温妈妈摇头拒绝,继续衲她的鞋底。

“我留下看家。”这时一直在旁劈柴的叶昱接了一句。

这个少年的脾气十分古怪,常常能一天都不说话,偶尔插一句话,语气也是生硬冷漠之极,但温柔与他相处了这一段时日,早就见怪不怪了,笑道:“你不能不去,还指望你替我们拎东西呢!”何况,多个人跟着,她也感觉更放心一些。

三人辞了温妈妈一起出门,先绕到私塾里寻温刚,还未进门,先听见一阵琅琅的读书声,温柔探头再一看,只见一群大大小小的孩子,都聚在一处摇头晃脑的念书,而教书的许秀才则坐在椅子上,左手拿了册书,右手端着戒尺,听面前站的一个孩子在那里期期艾艾的背诵,背错了,那孩子就战战兢兢的伸出手去,让许秀才拿戒尺在手心里打一下,书未背完,手心已经被打得红肿不堪了。

好暴力啊!温柔倒吸了一口凉气,幸好眼下天气暖和,若是冬天,手僵冷的时候被打上这样一下,真是会痛彻心扉的!但不赞同归不赞同,她也知道古代教书用的都是死记硬背的法子,而且体罚对教书先生来说是极正常极必要的,她也不至于跳出去大骂许秀才不人道。

三人走进私塾,看见他们的孩子都停止了诵读,相互交头接耳起来,温刚则有些坐立不安了,瞧他那样子,似乎立刻就想冲到温柔面前,问他们怎么来了。许秀才很快也发现了秩序异常,还以为又有学生在捣蛋,双眉一拧,抬起头来就想喝斥,结果发现室内多了三个人,他看到温柔的时候一怔,目光转到小环身上又是一呆,再看叶昱,才依稀想起此人上回领着温刚来拜师,还带了不少好吃的糕点,便放下书册,起身向他们施了一礼道:“三位这是……”

“我们想替温刚请一日假,还望先生应允。”温柔学着男人施礼的样子,拱了拱手。

“请假?”秀才微一沉吟,点点头道:“好吧,不过他先要背完这一段书才能走。”说着,他沉声向温刚道:“你开始背吧!”

*——*——*——*——*——*

推荐作品:《招财猫》

书号:1437639

作者:宝妮

厚颜无耻的狸猫招财碰上腹黑主子花容,注定被欺压的永无天日,招财伸出肥爪,抓住各位大大的脚——

请留步,生活所迫,求包养,喵呜@_@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