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枝寒 第六章·上课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北枝寒小说简介

湊湊作家的一本男生小说是北枝寒,目前处于连载,搜查小说网已经上架北枝寒,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沈娘子,又是一个快被她被遗忘了的旧人。唐家但是从政,但对子女但是有其要求的。倒也不求多努力上进,但但是要认几个字,以后嫁了人也能看懂账本管家。唐学萍将要要嫁去的张家,是所以明白唐学萍打得左手好算盘才请了媒人来上门提亲。但是时下国内已陆陆续续有女校会出现,但唐家虽然从商,但对子女还是有要求的。倒也不求多上进,但还是要认几个字,以后嫁了人也能看懂账本管家。唐学萍即将要嫁去的张家,就是因为知道唐学萍打得一手好算盘才请了媒人来提亲。。

北枝寒小说-第六章·上课全文阅读

沈娘子,又是一个快被她遗忘了的旧人。

唐家虽然从商,但对子女还是有要求的。倒也不求多上进,但还是要认几个字,以后嫁了人也能看懂账本管家。唐学萍即将要嫁去的张家,就是因为知道唐学萍打得一手好算盘才请了媒人来提亲。

虽然当下国内已陆续有女校出现,但唐家家风严谨,自然不会将女儿送到外面去读书,于是就请了一个女先生到家里授课。

白蓉萱和唐学茹的这位女先生就是沈娘子。听吴妈说她的丈夫常年卧病在床,全靠汤药吊着一条命,为了给丈夫治病救命,沈娘子才不得不出来授课赚钱。她学问很好,尤其写得一手好字,在杭州城颇有名声,一天要走好几家,时间安排得很紧。

白蓉萱一直不太喜欢沈娘子。她外表虽然给人一种高傲冷漠之感,但实际上非常势力,是典型的‘只重衣衫不重人’。唐学茹是唐家的幺女,受尽宠爱,沈娘子对她自然十分关爱,常说些讨她喜欢的话。但白蓉萱的身份却不是个秘密,沈娘子对她就冷淡了许多。而且沈娘子常年来往于各家之中,许多家族里不好的传言都是由她传出去的,是个非常两面三刀的人。

因此听了唐学茹的话,白蓉萱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积极热情,只是应付地哦了一声,就忙着思考该怎么把吴妈的儿子弄到唐府来。

倒是唐学茹见白蓉萱这副模样,以为找到了知心人,立刻坐下来说道,“你是不是也不喜欢沈娘子?也不想上她的课?要不咱俩去跟祖母说,就说我们年纪大了,沈娘子的学问已经教不了我们了,怎么样?”

白蓉萱见她一副神采飞扬的模样,似乎以为自己想了个绝佳的主意。白蓉萱在内心深处翻了个白眼,“即便祖母同意了,不过是辞退了沈娘子,再找一个张娘子、李娘子来,要是这样,还不如跟着沈娘子,最起码我们已经熟悉她的节奏,也不用太过辛苦。何况你去跟祖母说,祖母会信吗?”

唐学茹的不学无术在唐家是出了名的。不但如此,给沈娘子到外面一说,杭州城的商户里十户有八户都知道唐家的么女是个专爱上房揭瓦的混世魔头,也正因为如此,舅舅和舅母对唐学茹的颇为头疼,时常约束着她的行为,就怕她毁了名声,将来不好找婆家。

唐学茹顿时像是霜打的茄子,蔫蔫地倒在了白蓉萱的床上,“也对,我声名狼藉,是不成的了。”

白蓉萱忍不住轻轻掐了她两下,“胡说什么,声名狼藉这种词是这样用的?”

过了两日,沈娘子果然过来上课了。为了白蓉萱和唐学茹,唐家特意将一间小会客厅改成了书房,因为房子小,就只能勉强摆下两张桌椅,这样一来沈娘子上课时就只能坐凳子。白蓉萱猜她是不高兴的,但脸上却一点都不表现出来,只是上起课来难免会有些怠慢。休息时崔妈妈奉了黄氏的吩咐送了茶点过来,沈娘子也是一脸的淡然,只是喝茶的时候看似随意地说道,“这可真是难得的好茶,我昨儿去张家上课时,他们家端来的是铁观音,可不如你们家的这个味道纯正。”说话时一脸的真诚,听得崔妈妈一愣一愣的。

崔妈妈送来的是红茶,远不如铁观音名贵,沈娘子这么说,分明是嫌弃唐家没有送好茶来招待她。

“张家?”偏崔妈妈还没听出来,好奇地向她打听道,“哪个张家?”

“就是延龄路的那个张家,他们家有个小女儿,也到了读书认字的年纪了。”沈娘子神情自若地喝了茶,等崔妈妈退出去,这才又慢悠悠的开始讲起课来。

白蓉萱在心里十分瞧不起她这副样子,但面上却一点没有显露。只不过沈娘子这会儿所授的课程,她前一世已经听过了一次。更何况她后来走南闯北,阅历见识比沈娘子还要多出几倍。因此听得并不十分认真,一会儿想着写给哥哥的信他收到了没有,一会儿又想着怎么才能把吴妈的儿子弄到唐家来为自己所用,一会儿又琢磨怎么帮莉姐抓到相氏的马脚……

她走神的模样全落在沈娘子的眼里,她自然十分不喜,只不过她也不喜欢白蓉萱,自然不会多事的去指点她,只当自己看不到,等到了下课的时间,分秒不误的去了下一家。

又等了几日,哥哥那边还是没有什么消息,心急的白蓉萱跑去问舅舅怎么回事。

唐崧舟笑道,“现在世道不好,杭州到南京的信件一来一往少说也要一个月,若是给耽搁了,半年也是常有的事儿,你急什么?”

白蓉萱不好跟舅舅说什么,闷闷地回了房。

天气一天天变暖,窗外的桃花开了又谢,长了一枝头嫩绿的叶子。临近清明时,哥哥的信总算寄了回来。

唐学荛气喘吁吁的找到白蓉萱时,她正在跟沈娘子练字。有了前世的基础,白蓉萱的进步自然非常快,沈娘子虽然惊讶,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只当她是背地里偷偷练习过了。等唐学荛在外面敲门时,沈娘子就有些不悦地皱眉问道,“是谁?”

唐学荛在外面礼貌而客气地说道,“沈先生,蓉萱的哥哥写了信回来,给送到了铺子里,我特意给她送回来的。”

沈娘子面色不快,“信既然寄到了,什么时候不能看……”

只是没等她把话说完,白蓉萱已经跑了出去,沈娘子的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了。白蓉萱才懒得搭理她,跑到唐学荛的身前焦急地问道,“信呢?信呢?”

“你眼里就只有信,你看看我这一头的汗。”唐学荛不满地仰着头,“知道你天天惦记着,信刚送到铺子里,我爹就让我赶紧给你送过来……”

白蓉萱连连道谢,“真是辛苦了。”

“一句辛苦就完了?哪有这样的好事?”唐学荛提出了要求,“你给我绣一个五毒荷包吧,等端午节时我好戴。”

“行!我给你绣两个!”白蓉萱一心惦记着哥哥的信,别说是五毒荷包,就是要龙袍她也会想办法绣一件出来。

唐学荛笑了笑,店铺中还有事,他不敢多待,从怀中取出信交到了白蓉萱的手里就匆匆离开了。

白蓉萱急忙将信拆开,在房檐下读了起来。

信中哥哥极其详尽的回答了她的问题,甚至连每天吃了什么都原封不动的告诉了她,末了还让她不要担心,他已经成年,足以照顾自己。还说如果时间允许,他今年的中秋节可能会回杭州团圆。

中秋节……

白蓉萱的心中一痛,上一世就是哥哥就是在中秋节的前一天去世的。她将信叠好,重新放回到信封里,如果将上一世也算上,她有很久没有见过哥哥了呢,她真的好想他呀。

白蓉萱握紧了信封,再次坚定了自己的信念。这一世无论如何,她都要改变命运,救回自己的哥哥。

她回到屋子里,唐学茹已经放下了笔,探头过来说道,“你答应给我哥绣两个荷包了?我不管,你也得给我绣两个。”

“哎呀,我哪有那么多时间。”白蓉萱不同意,“何况荛哥特意给我送信来,我怎么也要表示一下感激呀。”

“那下次有信,我也给你送。”唐学茹不依不饶。

“咳!”沈娘子在一旁不悦地咳了一声,屋子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等下了课,白蓉萱和唐学茹去给唐老夫人请安,没想到黄氏和唐氏也在。

唐老夫人和蔼地问道,“今天都学了些什么,要好好学,可别辜负了好时光。人这辈子啊,能由着自己的日子就这么多,过完了就没了,可别等将来后悔。”

白蓉萱微微一怔,觉得外祖母今天的这一番话说得颇有道理。上一世她很多时间都是随波逐流,根本不由自己本心。要是她能早些明白这个道理,是不是很多事都会不一样呢?

她受教地答应下来。

唐学茹则被桌子上的糕点吸引,含糊地答应了两声,就吃糕点去了。

黄氏瞪了她一眼,正要教训,唐老夫人已经开口,“听说治哥来信了?说了些什么?”黄氏做儿媳的自然不好再说,只能作罢。

看来这一次哥哥的信只写给了她,其他人都没有。

白蓉萱把信拿出来,恭敬地递到唐老夫人的跟前儿,“就是上次回信时我问了哥哥的生活起居,他特意给我回信,巨细无遗地说了。”

唐老夫人并没有接信,“我年纪大了,眼睛不好,也看不清几个字。”白蓉萱却明白,外祖母是不想看,怕她和哥哥的信中说了私密,给她和哥哥留着说体己话的空间。

倒是唐氏把信接了,很快看完了,忍不住啼笑皆非地说道,“杭州到南京一来一往不容易,你们哥俩倒好,连每日早上吃几个包子都写了,怎么不写些有用的?”

白蓉萱很想告诉他,这些都非常有用。但是她什么都不能说,否则非吓到母亲不可。

倒是黄氏在一旁看了几句,得知白修治中秋可能要回来之后,高兴地说道,“这可是大事,我都有两年没见过治哥了,今年中秋他要是能赶回来,我说什么都要准备些螃蟹才行。”

哥哥白修治特别喜欢吃螃蟹。

唐老夫人问了是怎么回事,得知白修治在信中写了可能会回来过中秋节后,也十分高兴,“治哥住的房子也要提前收拾出来,好好粉一粉,最好夏天就找工匠把事情办妥当了,免得治哥回来时房间里有味道散不出去。”

黄氏笑着答应下来。

唐氏在一旁坐立不安,“娘,治哥又不是小孩子,可别为了他让一家人手忙脚乱。”

黄氏却道,“这一家人还是忙点好,显得亲热。再说了,我这个外甥将来是有大出息的,我这会儿多为他张罗些,他心里感激,等我老了,他还指不定要怎么孝敬我呢。”

几句话说得唐老夫人一脸春风,“是这么道理,咱们把身子养好,就等着这些小的长大好享福吧。”

屋子里的气氛其乐融融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