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影刀 第二卷 朝廷的举措 第一章 皇上的封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鬼影刀小说简介

鬼影刀这本男生小说目前处于连载,这本小说是一本古典仙侠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几位主角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江湖上也没过多的一个秘密,也许昨天但是一个秘密,但明日了是众人尽人皆知了。无名就是无名侠的事情现在的了也不是一个秘密了。人怕出道猪怕壮。人太最有名了总也不是一件好事情,有许多人来找无名。有些找无名帮着,又些却是来交恶。江湖上这样的人很多,你穷的时候也没人理视江湖上这样的人很多,你穷的时候没有人理视你。你富有了,有本事的时候便会有很多人围在你身边。好像对你很亲热的样子。无名他们已经不在原来客栈住了,而是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他还有许多正事要办,当然不会和这些人在那里闲聊、弄谈。。...

鬼影刀小说-第二卷 朝廷的举措 第一章 皇上的封赏全文阅读

江湖上没有太多的秘密,或许今天还是秘密,但明天已经是众人皆知了。无名便是无名侠的事情现在已经不是秘密了。人怕成名猪怕壮。人太有名了总不是一件好事情,有许多人来找无名。有些找无名帮忙,又些却是来交好。

江湖上这样的人很多,你穷的时候没有人理视你。你富有了,有本事的时候便会有很多人围在你身边。好像对你很亲热的样子。无名他们已经不在原来客栈住了,而是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他还有许多正事要办,当然不会和这些人在那里闲聊、弄谈。

夏通没有查询夏家庄遇火灾的事情。这确实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是他已经知道放火的人是他二哥了,还是因为别的原因。

无名他们住的地方虽然很隐蔽,但不是被人发现了。一队官兵骑马飞驰而来。他们显然是有什么急事情。难道他们要通缉罪犯?

或许是这,江湖上并不安宁。除了紫蝠王的事情外,还发生了许多的事情。都是可怕的事情,死了好多的人。听江湖人士说是黑砂门下的毒手。

当一件可怕的事情足以掩盖另一件可怕的事情的时候,另一件事情就不再变得可怕。就好像地震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情,可是与世界末日相比起来便不再变得可怕。紫蝠王就像是世界末日,已经不知道有多少的人死在他的手上。都是被他吹完血而死的。紫蝠王也消失了,或许夏家庄真是他放的火。可是他又到哪里去了呢?他会不会再出来害人呢?谁也说不准。

这些差役都是皇宫侍卫打扮,难道他们是来抓紫蝠王的?他们没有抓紫蝠王,而是来到了无名他们住的客栈。

无名见到这皇宫些侍卫后吃了一惊,他吃惊的是皇宫侍卫怎么会来找他们。在无名看来朝廷里的官员通常都不是一些好角色。这些人或许是来找自己麻烦的。

有人还比无名更吃惊,她已经变得非常的警觉起来。是尹莲,她不能不警觉。她现在应该是个死人,可是她并没有死。她的丫环替她死了,难道皇上知道她还活着。现在来通缉她?

无名看着尹莲,还以为她被吓坏了。关云飞却上去陪笑道:“几们官爷有什么事?”

为首的皇宫侍卫道:“无名少侠可在这里?”

他说话很客气,也没有一点官架子。到有些不像是做官的。尹莲总算将悬在半空中的一颗心放在了肚子里。看来这些人并不是找自己的。

无名道:“在下便是,不知道几位官爷有何事?”

那位皇宫侍卫道:“圣上有事请无名少侠进宫,这是圣旨。”

说着便从衣袖里掏出一个黄布卷好,上面绣着黄long的圣旨。

皇宫侍卫道:“无名少侠接旨。”

无名还在那里傻傻的,他回头看了看尹莲三人全都已经跪在了地上。关云飞道:“师父,还不跪下接旨。”

一位侍卫道:“圣上圣旨,还不下跪?”

无名没有跪,他或许会跪乞丐,但决定不会无缘无故的下跪。他当然也不懂这是皇宫礼数。

无名道:“皇上有什么事说就是了。”

那个皇宫侍卫还想说什么,却被为首的那个侍卫拦住。皇上早已经料到了无名可能不肯下跪。江湖上有许多人都是这样的,宁死都不肯下跪。

“奉天承运,皇帝召曰:‘江湖侠士无名立刻进宫面圣。’。”

圣旨上并没有说明要无名进去干什么。无名将圣旨接了过来,关云飞三人谢恩后站了起来。

无名道:“不知道皇上叫我所谓何事?”

为首的侍卫道:“这个无名少侠到了皇宫后便自会知道。”

关云飞和夏新有些兴奋,皇宫里毕竟比九城府好玩多了。

关云飞激动的道:“师父,我去收拾东西。”

没等无名开口为首的皇宫侍卫已经道:“圣上口谕,只允许无名少侠一人。”

关云飞和夏新不免有些失望。

无名道:“几位先回去复命,我马上便去。”

“还请无名少侠从速!”

几人说着已经转身离开了。无名并不是一人云的,因为尹莲说什么都要跟着去。无名没有办法只能带她一起去。关云飞和夏新两人虽然不乐意,也没有办法。

无名不喜欢坐马车,他总感觉马车里特别的闷。但他还是坐马车了,因为尹莲喜欢坐马车,她总觉得坐马车比骑马舒服些。马车行驶的并不快,到了都城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行了。已经有人向皇上去通报了。皇上已经是个花甲老人,可是他的精神到是还ting饱满的。

一位公公已经来传无名,皇宫虽美,无名却没有心思欣赏。他想的是皇上叫他到底是所谓何事。尹莲要跟着进去,却被看守的侍卫拦住了。

尹莲道:“在江湖上行侠的是我们两人。还请公公通报一声。”

尹莲已经换了一身打扮,他已经扮成了一位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在江湖上行走,男人总是比女人方便一些。

无名跟着公公进去了,公公将尹莲的话说了。皇上传尹莲进去。

皇上已经叫宫女给两赐坐。皇上很少这样对人客气过。尹莲的脸色不好看,她这次硬要跟着无名来见皇上当然是有目的的。只不过无名木讷并没有想到而已。皇上杀了尹莲的父母,杀父杀母之仇她又怎么能不报呢?

尹莲没有动,他一直没有动。因为他没有必胜的把握,他当然也已经听说了皇上身边有个武功深不可测的高手。五人就是死在那人的手上的。

皇上看着无名和尹莲道:“两为少侠维护江湖正义,朕实在是感激不尽。自然两位有心要为回出力,那朕明天早朝时便给两位英雄安个官职。两位也好安心为朝廷做事。”

无名道:“皇上,草名一向自由惯了,若在朝廷为官恐怕不太合适。”

尹莲亦道:“确实不合适。更何况皇上身边现在已经有好多江湖好手,又何必再用我们?”

皇上道:“江山社稷,需要人才。人才何愁多?只要两位为朝廷做事,以后必定大有作为。”

无名没有做声,尹莲道:“是吗?真的会大有作为吗?”

皇上也已经看出尹莲的脸色有些不对劲,“当然了。”

尹莲道:“跟一个不明是非的昏君,还会有作为?”

尹莲话还没有说完,人已经飞扑了过去。“狗皇帝,去死吧!”

尹莲手中的扇子已经直cha皇上的脖子,无名竟然愣住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尹莲会这样做。皇上已经吓的不住的后退,他当然也没有想到江湖上的英雄竟然会是这样的。若他知道尹莲是什么人的话他便会想到了。

皇上没有死,因为就在尹莲飞扑过去还没有刺到皇上脖子上的时候,已经有三人飞跃而出。三人的三把剑已经闪电般的将皇上护住,尹莲已经挨了一剑。剑十分的快,快的有些像鬼影。无名见过快剑,可是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快的剑。他现在总算是明白了,皇上身边的高手并不是一个,而是三人个。

他已经冲过去,将尹莲抱了起来。他忽然想到了尹莲为什么要向皇上下手。其实他早就应该想到了,他根本不应该带尹莲来的。

“幻影三魔”也愣了一下,他们当然是见过世面的人。可是还是忍不住吃一惊,这青年决定不在当年的杨不悔之下。

尹莲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无名,不知道想说什么,可是终究没有说出来。她是不是想说是自己害了无名的?

皇上看着尹莲道:“你是什么人,竟然敢来行刺朕”

尹莲的脸上已经被仇恨覆盖,“我爹是九城府尹,你说我是什么人。”

皇上愣住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有人会替尹景报仇。在他的记忆中,尹景只有一个女儿,而且已经同尹景和他的夫人一起被斩首了。那这个人是谁呢?难道、、、、

尹莲咬咬牙道:“不错,我便是尹景的女儿,你没有想到我还没有死吧?告诉你,杀不了你我是不会死的。”

皇上现在总算明白了,这个男人其实是女人。人为什么总会被表象所迷惑呢?尹莲想挣脱无名,她今天已经无路可走了。刺杀皇上,只有死路一条。不管怎么样都是死,那还不如拼一下,或许还有活的余地。

他没有挣脱,尹莲恶狠狠的看着无名。或许她现在心中已经被仇恨添满了,再也想不到别的了。一个人被仇恨添满的时候是六亲不认的。无名是为她好,无名知道眼前的这三人决定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事实上,三人联手,江湖上恐怕没有一个是他们的对手。

皇上本来对被对两人封赏的,可是现在却是不了。对一个刺杀自己的人来说,根本没有分赏的必要。皇上虽然英明,可是并不仁慈,更重要的是他疑心很到。先前怀疑江湖人士对朝廷不利,便要向灭绝江湖。现在他老了,一个老人的疑心病通常更重。‘幻影三魔’看着皇上。他们都然是在等待皇上发号时令。皇上当然也不会放过尹莲。

皇上看着杨不悔道:“无名少侠,这件事情跟你没关系。你就别蹚这趟浑水。”

皇上毕竟还不想与无名为敌,这当然是不因为皇上怕无名。有‘幻影三魔’在,皇上根本没有必要怕任何人。可是无名对他来说确实很有用。皇上精明,他想将无名留为己用。

尹莲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无名,她要看无名怎么做。若无名真的为了荣华富贵,而将自己不顾的话。那自己便瞎了眼,看错了人。一个人若是看错了人,无疑是一件十分可悲的事情。尹莲没有看错人,无名并不是贪图名利的人。

无名看着皇上道:“什么浑水?我不清楚,我却知道她是我带来的,我一定要带她走。”

无名也确实是一个胆大的人,这一点到与杨不悔ting像的。皇上笑了,“朕很佩服像你这样不怕死的人。也很需要你这种人,可是朕却不喜欢不识相的人。刺人皇上是诛九族的大罪。她是非死不可了。”

无名还想说什么,却没有说。他本来就不是一个会说话的人,他的手已经握紧了背上的刀。刀不离身,江湖上的许多都是这样的。无名是个另外,以前还从来没有人能带着兵器接近皇上的。‘幻影三魔’没有动,他们根本没有动的必要。因为无名武功虽高,便决定不是三人的对手。三人的剑法不但神秘莫测,而且三人已经达到了心心相通的地步。无论什么样的人,要战胜这三个人都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尹莲看着无名,眼角里已经流下了晶莹剔透的泪水。泪水已经流到了她的脸夹上。都说女人是水做的,看来这话到是真不假。尹莲当然的是十分的感动,更重要的是她找到了一个可以依靠终身的人。世界虽大,这样的人却并不多。人总是遇到困难,在生离死别的时候才能看清楚彼此的心里。有的夫妻虽然相处数十载,可是一有大难便各自逃走。夫妻好比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有些人却不是这样的,生生死死都会在一起。有句话说的好,没有经过患难的夫妻算不上真真的夫妻,应该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无名看着尹莲道:“别哭了,我不会丢下你的。”

皇上看着无名道:“无名少侠,朕再问你一句。你是愿意陪着罪犯一起死呢?还是留在朕身边尽想荣华富贵呢?”

无名笑了,笑的有些凄惨。千金易得,知己难求。世上是有许多贪图名利的人,但无名决定不是。在一些人的些中,会将一些事情看得比名利、荣华更为重要。无名真是这种人。这种人虽然不多,但决定有。

‘幻影三魔’和皇上都看着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少年。

皇上道:“朕本不是打算分赏你的,没想到却会为你送葬。”

世上本来就有许多令人想不到的事情,皇上向‘幻影三魔’点了点头。

幻影三魔在皇上身边那么久,当然会明白皇上的意思。三人已经飞身跃起,三人的年纪虽然不小。可是身法却轻灵的向个燕子。令人害怕的当然不是他们的身法,是他们那杀人不眨眼的快剑。这三把剑上死去的冤鬼亡魂决定不会比,鬼影刀上死去的少。无名的速度也不慢,四人在空中根本看不清楚谁是谁。

无名大叫一声道:“尹莲,你快走!”

他当然知道自己决定不会是三人的对手,一个人只有知道自己在无能为力的情况之下才会说这种话。尹莲没有走,尹莲当然也不是怕死的人。能和无名死在一起她已经心满意足了。尹莲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迷恋上一个看起来木讷呆傻的少年。更可恨的是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心情。像他这种人,若是你不说,可能永远都不会明白你的心情。

尹莲已经扑了上去,尽管她受了伤,尽管她知道以他的身手根本就无能为无。一个好心的人,有时候却会办坏事。尹莲已经又挨了一剑,她的背在流血,她已经摔了下去。再也起不来了,无名也受了一剑,鲜血已经流出来。他本来就不是三人的对手,便何况尹莲让他分心。无名已经摔了下去,动也不能动了。他的穴道也被点住了。‘幻影三魔’又落到了皇上的后面。

皇上看了看两人,好像有些惋惜。

“来人!”

已经有一个侍卫的头目带着几个侍卫进来了。无名和尹莲见过他们,他们便是皇上派去请他们进宫的几人。

为首的皇宫侍卫姓史,是史将军的手下。是那次镇南王的反叛,皇上差点儿便没命了。国难思良将,家贫思贤妻。皇上本来觉得没有机会了,没有想到,史将军带着十万将士进入皇宫,将反叛的镇南王一伙全给清剿了。

也就是值到那个时候他才发现,原来他信任的人竟然没有一个能靠的住。王大人,曹公公,最亲近的人却是出卖他的人,背叛他的人。史明是史将军的爱将,那次他立了大功。皇上十分看好他,便上他留在皇宫当侍卫总管。

史明也确实没有辜负皇上,他确实为皇上出过不少力。皇上确实也是一个会用人的人。

史明道:“圣上受惊了。”

史明的脸色并不难看,他们先前当然不是没有听到皇上寝宫里的打斗。只是他们根本用不着帮忙,这些人自然会有人处理的。

皇上道:“将两人拖下去,关入天牢,没有朕的命令谁都不许靠近。”

史明道:“遵命!”

史明一摆上,几个皇宫侍卫已经过去将无名和尹莲给拖了下去。

幻影三魔看着无名和尹莲,他们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却没有人清楚。无名已经被同人带来下去,他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蛟龙失水遭虾戏,虎豹离山被犬欺。看来正是这个道理。

天牢在都城南面,被关进这里面来的人当然都是些十分重要的要犯。还没有人活着从这里逃出去过呢?这里不但有许多高手把守,而且牢门亦都是金钢所铸。无论你武功再高都逃不出去。天牢里很黑,大白天的也要点火把。现在天还没有黑,火把依然在燃着。因此这里看起来也并不算太黑。虽然不黑,却有一种yin沉,恐怖的感觉。更令人难受的是,这里的气味十在有些不好闻。令人恶心的想吐。天牢里没有犯人,看守天牢的人却决定不少。这些人就在这里看着个空天牢。这里当然有过人,只不过他们现在可能都已经是死人了。

皇上并没有立刻杀他们,不知道是因为觉得他们本已经是网中鱼,桌上菜。还是另有别的目的。

无名和尹莲已经被靠上了十余公斤重的手链、脚链。来这里的人当然少不了这个。

史明看着无名和尹莲道:“两位圣命难违,也只有对不起了。”

在官场上做事的人通常都比较精明。史明当知识得无名是落难英雄。一个人若想令一个感激,那便要在这个时候帮助他。比起锦上添花,他们更喜欢雪中送碳。

无名看着史明笑了笑,“我到无所谓,能不能麻烦大哥将她身上的手链、脚链弄掉?她受不了。”

无名好像有些难受,无名也不知道怎么的,是可怜尹莲,还是感激她。史明脸上有难色,没有皇上命令,他当然不敢擅作主张。

史明道:“无名少侠,没有皇命我也十在是不敢作主。”

尹莲笑了,她笑的很开心。女人总是很容易感激的,有时候你一句话便会令她感激的为你去死。

尹莲道:“无名大哥,你别担心我。我能受得了。”

无名不知道该说什么,史明已经出去了。他交待看天牢的要好好的招待无名和尹莲。事实上,这已经是对两人莫大的开恩了。来这里的人,可能也就是只有两人才享受过这种额外的开恩。

史明等人走了,尹莲看着无名道:“无名大哥,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你。”

无名笑了笑,样子傻傻的。他好像就会傻笑,无论在高兴的时候,还是遇难悲伤的时候,都可以看到他傻笑。

若在平时尹莲保证会说无名就会傻笑。可是她这次竟然没有说。她当然也不再叫无名木头了。尹莲知道无名并不是木头。尹莲已经笑了出来,好像也已经忘记皇上要杀她。

尹莲道:“无名大哥,你陪我死你不后悔。”

无名道:“我的命是你救回来的,就算你让我去死我也决定不会说个不字。”

尹莲心里不禁的感觉到一丝的难过,她当然不希望无名是为了感激自己的救命之恩才为自己的死的。

无名看着尹莲脸色有些不对劲,急道:“怎么了?是我说错什么话了?”

尹莲道:“没有,你没有说错。”

尹莲当然知道无名这个傻子是有什么讲什么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天牢里也已经有人送了来饭菜。饭菜很不错,不知道是因为史明的关系?还是这中他们的最后一顿饭,最后一顿饭叫断头饭。这顿饭通常会吃的好一些。

无名也没有多问,他已经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就算死,也要做一个饱死鬼。尹莲的穴道也已经被无名解开了。一个人武功高强确实是一件好事情。

夜已深,尹莲却没有睡。她一直在看无名,好像无名脸上长了花似的。事实上她是怕她永远看不到无名了。她已经是个将死之人。无名竟然也会脸红,就像是一个含羞的少女。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尹莲睡着了。这里的环境虽然不好,但人若是太困了,就算将你扔在杂石中你都能睡着。无名没有睡,他看着睡着自己身边的尹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金疮药治外伤确实很有效,两人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了。在天牢里跟本不知道时间。无名估计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因为他这已经是吃的第四顿饭了。

史明来了,这顿饭特别的丰盛!有鱼,有ròu,有山珍,有海类,有好菜,有好酒。酒沌而香,本来令人恶心想吐的天牢这时候却充满了酒香。

无名本来现在可以跑的,可是他并没有跑。他当然不是一个为了自己不顾别人的人。他知道自己这一走,史明肯定不好交差。说不准他还会因为这件事情而被皇上砍头。

史明的神情很难看,整个脸上连一点笑容都没有。好像全家人都被皇上砍头一样。无名虽然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尹莲却已经清楚了。这顿饭是送行饭,吃了这顿饭后便是yin阳两别了。

史明已经向无名和尹莲说明了皇上的意思。皇上要杀尹莲,就在明天正午。两虽然身上有伤,不能喝酒,可是却还是喝了不不酒。许多人都是这样的,心里有什么伤心事情的时候总会喝很多的酒。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难怪,那么多的人会怀念杜康老祖。史明离开了,他已经在这里呆了太久了。

尹莲喝了太多的酒,她心里本来就有好多话要对无名说的。现在她不能不说了,因为今天是最后的机会。过了今天,她的话便可能永远烂在心底了。那是一件多么令人难受的事情。

尹莲看着无名道:“无名大哥,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无名笑道:“ting好的。”

尹莲嘿嘿笑了两声,“无名大哥,我也觉得你ting好的。你知道吗?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对你的印象不错。你虽然看起来有些木讷,有些傻傻的。可是我知道你并不傻。你确实是一个值得人爱的男人。”

无名再也笑不出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尹莲会说这话。“尹莲,你喝醉了。”

尹莲shen手抓住无名的手道:“我才没有喝醉呢?我知道你只是感激我可陪我死的。可是我爱你,到这时候我不能不说了。过来今夜我便是个无头鬼了,一个无头鬼当然不会将自己心里的事情说出来的。我不能死不瞑目。”

无名没有在说什么,他本来就不太会说话。现在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尹莲笑道:“无名大哥,我不奢望你喜欢我。能认识你,能和你呆一起这么长时间我已经够满足了。若是有下辈子,我还愿意认识你。”

无名结结巴巴的道:“我、我、、、、”

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尹莲抬起手来按住无名的zui道:“无名大哥,你别说了。你不用可怜我,也不用骗我。我就要死了,你亲我一下好吗?”

一个人,在临死的时候总会尽量的将自己想做的事情做完。这样他才可能瞑目。无名的头已经揍到了尹莲的zui边,轻轻的在尹莲zuiba上吻了一下。

尹莲整个人都有一股少女的香气,无名有些罪了。他忽然感觉到自己心神有些恍惚,以前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只有一个男人,在遇到自己心爱的女人时才会有。无名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喜欢尹莲。

尹莲睡着了,他就躺在无名的xiong前。她在笑,笑的很甜。尹莲一定是在做什么好梦。今天晚上很可能是她最后一次做梦了。不管怎么样,她已经心满意足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