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影刀 第十二章 神秘的夏家庄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鬼影刀小说简介

搜查小说网小编推荐男生小说鬼影刀,鬼影刀小说是著名作家落魄幽灵的一本古典仙侠小说,小说主角是,小说精彩片段:尹莲和无名找了一家农户家住了下去。他们毕竟不想让过多的人明白这件事情。无名每日都出来练剑,他突然间意外发现一件事情。那个教他武功的人给他的那本书,像是对他的内伤很能有效。自然而然意外发现这一点,无名毕竟也就反复练习的更勤了。没过多天他便觉得身体也有力气了,精无名离开,可是尹莲坚持不准。尹莲认为他现在的伤还没有完全好。无名只能又呆了几天。他向家户的老大娘告谢后就离开了。九城府里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传出一个消息。夏家庄十分的诡异。无风不起浪,既然江湖上许多人都这样说。夏家庄一定有什么秘密。无名不是一个喜欢打听别人秘密的人,但还是决定要到夏家庄一趟。他想起那次有黑砂门的人到夏家庄的事情。。...

鬼影刀小说-第十二章 神秘的夏家庄全文阅读

尹莲和无名找了一家农户家住了下来。他们毕竟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这件事情。无名每天都起来练功,他忽然发现一件事情。那个教他武功的人给他的那本书,好像对他的内伤很有效。自然发现这一点,无名当然也就练习的更勤了。没过少天他便感觉身体也有力气了,精神也比充足了。甚至比以前都要充足。这些天尹莲当然一直在无名的身边照顾他。无名忽然感觉到,有个女孩子照顾自己是一件多么愉快的事情。

无名离开,可是尹莲坚持不准。尹莲认为他现在的伤还没有完全好。无名只能又呆了几天。他向家户的老大娘告谢后就离开了。九城府里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传出一个消息。夏家庄十分的诡异。无风不起浪,既然江湖上许多人都这样说。夏家庄一定有什么秘密。无名不是一个喜欢打听别人秘密的人,但还是决定要到夏家庄一趟。他想起那次有黑砂门的人到夏家庄的事情。

无名本来不想让尹莲一起去的,在他看来这件事情实在是了。夏家庄里单说钱镖和曲志风两人就够难对付的了。更不要说还可能有其他的高手。

可是尹莲却一向不是一个喜欢听话的女孩。她当然也不愿意让无名一个人去冒险。或许在她的心中已经将无名放到一个不可取代的位置了。她决定允许无名出什么问题。

夜已深,天很黑,黑的让人看不清面目。无名和尹莲便在这时候出去了。就是十五的那天夜里,竟然有十几个人被紫蝠王吸血而死。无名和尹莲当然没有睡好,他已经养成了夜猫子的习惯。一个人若是习惯了黑暗,那么黑暗对于他来说也就没有那么可怕了。无名和尹莲已经习惯了。

夏家庄的围墙很高,差不多有一般围墙的两倍高。没有人知道夏家的主人为什么要建这么高的墙。不知道是因为怕别人看到里面的东西,还是这里面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夏家庄的外面是一片树林,无名和夏莲就藏在树林里的一棵大树下。大树枝繁叶茂,现在又是黑夜,他们相信决定没有人会注意到自己。

即便是这样,他们还是没有行动。他们并不能确实夏家庄的所有人都休息了。而他们这次的目的是在悄无声息的情况之下,夜探夏家庄。江湖险恶,小心些总是好的。

夜更深,除了枭鸟的怪叫之外,再也听不到夏家庄有一丝的响动。两人从树上面跃了下来,就像一只夜里的灵猫一样,速度很快。尹莲看着无名道:“木头,你先等着,我上去看看情况。”

没有人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形,因为他们根本都没有进去过。无名没有让她上去,他是男人,而且自认为轻功又比尹莲强。

“你等着,你上去。”

这次尹莲竟然没有阻止,无名在向他招手,夏家庄很大,可是看起来却很安静。安静的跟别的地方的房子没有什么两样。尹莲也飞身而起,当两确定没危险的时候才跃了下去。

可是许多事情根本不能从表面上看,或许一个人从表面上看像一个真君子,或是他却是一个实小人。夏家庄里有危险,每个地方都存在着危险。无名和尹莲甚至听人说,紫蝠王的老剿就在夏家庄。

夜还是一样的夜,两人的脚步声还是一样的轻灵。夏家庄里有高手,高手的耳朵通常都是比较灵敏的。无名和尹莲尽量使他们不被发现。

夏家庄很大,无名和尹莲走的漫无目的。忽然间铃声四起,无名和尹莲愣了一下,然后便下意识的躲到屋檐下的yin影里。原来尹莲不小的踩住了地下的细线,线是黑线,又黑又细,若不注意还真的很难发现。线连着报警铃,外面进来的人当然不会知道。

也就是铃声刚响起的时候,向条人影已经飞跃而出。他们都是高手,从他们的身法动作便可以看得出。尹莲心道:“这里果然不安全。”

世上最可怕的危险就是看不见的危险,夏家庄里果然有暗卡。几个人已经在外面四外寻找,尹莲示意无名不要动。她相信,这么黑的天气,有yin影遮挡对方应该不会看到他们的。

几人果然没有看到他们,几人聚在一起小声议论了一阵然后就离开了。他们离开的和他们来的一样迅速,就好像他们从来没有来过一样。或许他们认为是猫狗什么的碰到子警戒绳也说不准。他们当然不是在夏家庄呆了一两天,他们可从来没有见过有人有胆量夜探夏家庄。

无名看了看尹莲道:“他们走了!”

尹莲小声道:“你怎么知道他们走了?或许他们藏起来正等着我们出现呢?”

尹莲毕竟比无名聪明,也更小心。无名没有做声,只是呆在那里一动不动,尹莲道:“再等一阵,若是没有事,我们再下去。”

无名嗯了一声,已经过了良久,没有动惊。一点动惊都没有,看来夏家庄并没有那么可怕,夏家庄里的高手多半也是徒有虚名。

两人跃了下来后,向左边拐去。无名也不知道怎么的,他是被一种莫名的感觉引到那里的。是死亡,还是什么。

夏家庄里有坐废弃的宅院,这个宅院很偏僻,宅院后面不远处是大山。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宅院已经被封了,宅院门顶的扁上写着两个虽然已经有些陈旧,却十分醒目的大字。

“禁地!”

字是用朱红写的,写的很大。保准在一百米之外就可以看到。没有人想到夏家庄里会有禁地。夏家庄本来就有些神秘,宅里有禁地,更使夏家庄变得神秘万分。

越是神秘的东西越能引起人们的好奇心,无名和尹莲更是觉得十分的好奇。尹莲向无面示间,然后看了看前方。无名明白尹莲的意思,她是要进去看一看。

两人已经向禁地飞跃而过,他们没有进去。当然不是因为他们的轻功不够高,也不是因为院墙太高了。只是因为已经有几个人拦在了两人的前面,也就是几人拦在前面的同时,另外几个人已经悄无声息的到了两后面。可以看得出他们不但武功高强,而且训练有素。

无名和夏莲已经有几人的包围之中,他们现在是前不能进,后不能退。无名认得其中的两人,钱镖和曲志风。两的的脸没有变,但两却好像总有什么不对劲。

无名终于看清楚了,钱镖腰间已经多了一条拐杖,而曲志风左边衣袖在随风飘扬,很显然里面并没有手臂。两人虽已经不能算是一个完整的人,但两脸上去仍然是神气十足,或许他们认为即便自己现在这样子,还是有百分之九十多的人不是自己的对手。这无疑是一件值得兴奋的事情。

是谁砍掉了钱镖的腿?是谁砍断了曲志风的手臂?世上能砍断钱镖腿和曲志风手臂的人并不多。更何况他们都是夏家庄的人,有谁敢找夏家庄的事情呢?

钱镖的声音很冷,冷的让人发抖,“什么样的人?竟然也夜闯夏家庄?”

他说话的同时手也已经向怀里揣,他手上的暗器功夫在江湖上是数一数二的。这时他当然是用自己的绝数来对付这两个胆大妄为的家伙。

曲志风却道:“还用说,他便要我们要找的人。上次被你逃了,这次却没有那么幸运了。”

曲志风只所以认出无名并不是因为他知道无名是谁,而是看到了无名背上的那把紫红色的手柄的刀。现在江湖上可能很少有人不知道这把刀了。因为这把刀已经不知道救了多少好人,杀了多少恶人。

无名亦冷冷的道:“上次没有取你们的命,算你们命大。今天识相的话最好离开。”

曲志风耳朵的的金环已经在随风摆去,金铃已经随风响起。无名忽然大叫一声,他当然知道曲志风耳朵上的是魔铃。是用来迷惑别人心智的。曲志风还没准备念,无名已经道:“别念了,没用的。”

尹莲已经向前面的几个男子扑了过去,也是无名的一声叫喊救了尹莲。无名当然不会让尹莲单身独斗,他也跃了上去。这些人虽然不像紫蝠王那样,但却也是一流的高手。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若不先发制人,那可真大失先机。对敌就向打仗一样,先机是十分重要的。

也就是在尹莲扑过去的同时,钱镖手中的铜钱已经飞掷了过来。是铜钱,但决定不比其他的暗器力量小。无名道:“小心!”

他身体已经飞跃向前,手中的刀已经拔了出来。刀影刀把动,火光四溅,十余枚铜钱已经向四面击去。只听到两声惨叫,两人已经被反击回去的铜钱击中。

其他的人却一点也不畏惧,这里毕竟是夏家庄,他们根本没有怕的必要。无名手中的刀武的很快,曲志风忽然大声喊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无名当然不明白曲声风为什么问他这句话。

尹莲却道:“是要你命的人。”

难道曲志风看出了什么?钱镖也好像看出了什么,无名和尹莲可以感觉到他们的功势明显比以前弱了。难道他们心里在胆怯?无名尽身体在空中转了数圈,已经飞出两丈开外,他落下来的时候,众人就好像被万刀包围。只听见数声惨叫,又有几个人被无名的刀法中。这一刀“千刀斩万鬼”,这些人即便是高手也是万万敌不住的。剩下没有受伤的人已经飞跃到一边去了,他们虽然只剩下七人,但却还是没有退开。现在虽然有几人倒下去了,但并不代表着他们就会败。无名显然也已经有些受不了,他的xiong口又在痛了,每次他内力发作过猛的时候,他便可以感觉到xiong口隐隐的痛。他当然清楚是毒砂掌的余毒未解。

就在这时听见一人道:“他中毒了,我们一起上,将两拿下。”

几人又冲了上来,刀光剑闪,黑夜里仿佛也有了一些光明。但这光明决定不是人们想看到的。尹莲当然也知道无名中的毒没有解彻底,她也看出无名现在xiong口一定很痛。她虽然知道,可是也只能在心里难受了。尹莲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为无名难道,难道自己喜欢上这个木头了?或许在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便已经喜欢上他了。男女之间的感觉有时候就是这样的,来的特别快。可是不幸的是无名却一无所知。世上也可能只有他那么笨的人才不知道了。

无名挨了一刀,鲜血已经不住的向外流。一个人无论武功有多么高,都难免有受伤的时候。这就是江湖,江湖上有许多卧虎藏龙。

尹莲在拼命,她想要护住无名。一个人若不顾自己的性命去保护另一个人的性命,便可以看得出那个人在她(他)心目中的地位。尹莲虽然伤了两人,但也受伤了。鲜血已经从他的臂上流出来。

若说两个人今天不死,那可真是一件怪事。可是天下却偏偏就有许多怪事,就好像一个十八岁的少女和一个八十岁的老头发生感情一样。一个男子已经飞跃了过来,他是一位风度偏偏的富家公子。也是夏家庄的少主夏新,奇怪的是他没有帮助夏家庄的人来对付无名和尹莲,而是帮着外人对付自己的家人。这确实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世界上有胳膊向外拐的人,但决定是少数。更何况夏新是个浪荡公子,经常干一些令人不耻的事情。一次因为丐帮弟子打死他家的给,便与丐帮弟子打了起来。逍遥仙子相救时,后遇到了钱镖和曲志风。幸好无名及时出现,不然丐帮的弟子可真要遭殃了。

无名这次当然会奇怪,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一个卑鄙的富家公子会救他。但这是事实,是不能否认的。

钱镖已经暴跳如雷,“少主,你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帮着外人打自己人?”

夏新道:“我喜欢!管你什么事?”

夏新的话,一样的冷。

“少主,你这样做,老主人知道了,可不会放过你的。”

夏新道:“少废话,别在这里提我父亲。”

无名和尹莲心里都感觉到奇怪,夏新与他父亲有什么误会,还是其中有别的隐情?

夏家庄的人与他们少主对敌,当然会心存顾忌。招式,内力当然也大不如前。他们毕竟不能对夏新下重手,那样的话夏渊当然不会放过他们的。这些人当然也十分了解夏渊的脾气。夏渊便是夏家庄的庄主。

夏新看着两人道:“无名侠客,我早已经仰慕你的英名。你们快走,这里我抵着。”

无名是个很容易感激别人的人,无论他曾经是什么人。若救过你的命,便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便应该感激他。无名没有走,他当然不是那种只会逃命的人。

无名道:“夏公主,我们不走,我们不能连累你。”

夏新大声道:“快走,我没事。我是这里少主,我父亲能对我怎么样呢?”

就在这时,一个白发长须的老者已经来到这边。他来的很快,无名竟然没有看清楚他是什么时候来的。看来这老者身手一定不错。难道他便是夏新的父亲夏渊?

没有等夏新说话,夏莲已经接着道:“快走,再不然就来不急了。”

尹莲已经shen手一拉无名道:“木头,你想死在这里?夏公子父亲再怎么狠也不会对自己的儿子下毒手。”

无名好像很听尹莲的话,或许是他觉得尹莲的话很正理。他摆着刀已经向后退了去,钱镖手中的铜钱已经又击了过来。无名手中的刀挡在了地上,就在两后退的时候。那个白发长须的老头已经向两扑了过来,他身法很快。好像比这些人的身法都要高出许多。几乎是在同时夏新也扑了上去。

“快走!”

他拦在了老头的去了,也那老头斗在了一起。无名和尹莲见夏新被白发长须的老头击倒在地上。无名本来想回去相救的,可是一想到尹莲的话只能硬着头皮走了。

夏新已经被夏家庄的人抓了起来。无名和尹莲逃脱了,那些人并没有追上。两人虽然没有在夏家庄发现什么,却知道夏家庄却被是个神秘的地方。夏家庄里的高手,也不知道有多少。

无名已经改变了对夏新的看法。一个人改变对另一个人的看法往往是在一瞬间的事情。

尹莲给无名的刀伤上擦了些金疮药,也给自己擦了些。无名则开始聊起伤天,那个教他武功的前辈给他的那本书好像对他所中的毒很有效。没多久无名便感觉好多了。

没多时天便亮了,尹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得非常懂事了。他已经将饭端了进来,放在了桌子上,叫无名吃。他是官宦人家的小姐,以前可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一个人若要心甘情愿的做一件事情,即使是吃苦也会ting开心的。

没过两天,夏新便来客栈里找无名和尹莲。谁也不知道他们来找无名和尹莲干什么。难道他已经知道无名便是那无名侠客?

无名和尹莲当然感觉到很意外。夏新见无名和尹莲奇怪的表情便道:“少侠见到我一定感觉到很奇怪吗?其实我也是费了很大的周扎才知道你便是那无名侠客的。”

无名说不出话来,他真的不知道自己现在该说什么。尹莲看阗夏新道:“上次还多谢夏公子相救。”

自然对方已经知道无名的身份,而且又没有害无名的意思。当然也没有必要再隐瞒了。

夏新道:“哪里,无名侠客在江湖上不知道做了多少好事,若说谢了应该是我替江湖人士谢谢无名侠客。”

夏新根本不向是一个仗势欺人的富家子弟,他懂事,说话很到位,也很得体。和无名先前见到的完全是两个人,无名不得不重新认识夏新。其实每个人的性格都不止一面,就算是一个恶人也有值得钦佩的方面。因为世上根本就没有决定的恶人。

尹莲和无名的想法有些不一样,夏新今天来找两人一定有什么事。而且一定是需要两帮忙的事。

尹莲道:“不知道夏公子今天来找我们有什么事?”

她问的很直接,夏新也回答的很直接。“是因为我的家事。”

一个人一般是不会让别人cha手自己的家事的,但夏新却让无名和尹莲cha手他的家事。看来他确实是一个奇怪的人。

无名对夏新感觉,便道:“夏公子有什么事情说就是了。只要我能帮上忙的决定不会说个不字。”

有的人就是这样,只要别人给他一点小小的恩惠他便会全心全意的去报答。无名很显然就是这种人。

夏新笑道:“我就知道你是个真正的英雄。”

夏新忽然意识到还没有问无名的名字呢?“还未请教少侠大名?”

这确实是一个令人尴尬的问题,无名本无姓无名,又何怎么会有名字呢?无名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一向比较木讷,不会说话。

尹莲笑道:“当大侠的怎么会有名字呢?要叫就叫他无名好了。”

夏新笑了,笑着看着尹莲。她确实是一个聪明的女人。

无名道:“夏公子的家事,我们恐怕帮不上忙。”

夏新笑道:“无名少侠,你别先急着拒绝,这件事情除了你还真没有合适的人选。”

见夏新这样说,无名怎么能推辞呢?

尹莲道:“那就请夏公子说了。”

夏新将事情的原委向无名和尹莲说了。他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他的叔叔夏候竟然是紫蝠王。他也是在一天夜里的时候发现的,当时夏候正在吸一个家丁的血。夏新见到当时的情况后几乎吓傻了,他当然也听江湖上说起紫蝠王。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紫蝠王竟然是他叔叔。幸好夏候并没有发现他,更可恨的是夏候竟然将阻止他害人的哥哥夏渊给打成重伤。关了起来。夏渊现在已经不知是死是活。

说到这里,夏新脸上已经显得无比的愤怒。

无名看着夏新道:“夏公子想让我怎么做?”

夏新道:“我知道无名少侠一向行侠仗义,除暴安良。我想请无面少侠帮忙杀死我叔叔,救出我父亲。”

夏新的牙已经咬的紧紧的,他的心中充满仇恨。

无名道:“这个不用夏公子说,行侠仗义,维护江湖道义是每个江湖人士的责任。”

夏新道:“多谢无名少侠。”

尹莲看着夏新问道:“你叔叔一直呆在夏家庄?”

夏新道:“他一向很少出去的。”

尹莲道:“那天晚上拦我们的人便是你叔叔了?”

夏新点了点头。

尹莲哦了一声,夏新走后尹莲看着无名道:“木头,我总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蹊跷。”

无名疑惑的看着尹莲道:“蹊跷?有什么蹊跷的呢?”

无名一向老实,而且头脑也没有尹莲那样聪明。

尹莲道:“那天夜里我们根本逃不出来的。紫蝠王的身手你是知道的,当时我们三人都敌不住。那天那里都是他的人,他怎么可能让我们走掉呢?”

无名道:“或许,紫蝠王上次受的伤没有好。”

尹莲道:“根本就没有这种可能,逍遥公主虽然武功不错,可是还并不能伤到紫蝠王。紫蝠王受的是外伤,你应该知道外伤应该比内伤好的快的多。”

无名是习武之人,当然清楚了一点。他受了那么重的内伤都已经好了,以紫蝠王那样的身手,受点外伤又怎么会好不了呢?

无名看着尹莲道:“难道你迟疑夏公子在说谎?可是他根本没有那个必要。”

尹莲道:“我到是希望他没有说谎。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小心些好。江湖险恶,不可不防。”

无名没有做声,他怎么也不相信夏新是在说谎。可是尹莲说的话又不无道理。夏新惹是说谎,又是为什么呢?

尹莲看着沉默的无名继续说道:“夏家庄与黑砂门有瓜葛夏新也没有说。夏新还说他是最近才知道他的叔叔是紫蝠王的,这怎么可能的?江湖人士都知道紫蝠王好像每隔十年便要进行一次大量吸血,按理来说夏莲不可能一点风闻都没有。”

无名什么话都没有说,因为他觉得尹莲的话确实是很有道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