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至尊 第4章初次下山(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武侠至尊小说简介

武侠至尊这本女生小说目前处于连载,这本小说是一本古典仙侠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几位主角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第二日一大清早,山上五人用过早饭,就拾掇东西上山而去。华山山势险峻,若不陌生路途,极容易生险情,因而岳方兴和岳灵珊出生于以来,还从来没有下过山。这一次岳不qun抱着岳方兴,宁中则抱着岳灵珊,至于令狐冲,就没办法再受一番磨炼了。但是这半年来他努力练剑,吃的五人一路且走且停,时时停下来欣赏华山的景色,悠然自得,待走到山下集市,看日头已近正午,就到市集上寻了一家客栈,用了午饭,订了两间客房,毕竟五人下山一趟实属不易,怎么说也要住两三天,顺便了解一下江湖状况。。...

武侠至尊小说-第4章初次下山(二)全文阅读

次日一大早,山上五人用过早饭,就收拾东西下山而去。华山山势奇险,若不熟悉路途,极易生险情,因此岳方兴和岳灵珊出生以来,还从未下过山。这次岳不qun抱着岳方兴,宁中则抱着岳灵珊,至于令狐冲,就只能再受一番磨练了。不过这半年来他努力练功,吃的比以前好了许多,身子骨也开始育,比以前强壮了许多,虽然在有些险要的地方还需要人扶持,也比半年前强太多了,到了山下虽然大口大口地吸气,却仍是神采飞扬,不知是兴奋的还是功力深厚,不过想来应是前者,毕竟他才习武半年,连内功还没有修习,纵然资质不错,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有有大成就。

五人一路且走且停,时时停下来欣赏华山的景色,悠然自得,待走到山下集市,看日头已近正午,就到市集上寻了一家客栈,用了午饭,订了两间客房,毕竟五人下山一趟实属不易,怎么说也要住两三天,顺便了解一下江湖状况。

安顿下来后,又休息了一会儿,岳不qun、宁中则带着三人到市集中闲逛。三小只觉得兴奋异常,岳灵珊看见什么都感到新鲜,时不时的要这要那,令狐冲东奔西跑地给她拿东西。岳方兴虽然前世就了解一些关于古代的状况,今世又在华山呆几年,半年来也看了许多时人的游记、杂记,但他常年在山上,没有亲历过山下生活,今日一见,只觉和影片上大为不同,丝毫没有刻意做作之感,尽显生活自然,平时书中的一些不懂的地方也恍然大悟。当下细细观察,与书中所说仔细对照,只觉大有感触,果然“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古人诚不我欺,岳方兴心想。

正想着,忽然前方传来一阵喧闹声,只见一名身着号衣军役模样的人纵马奔驰而来,街上行人纷纷急忙向两旁躲避。但见那军役骑在马上,身子随着马的纵横跳跃起伏不定,手中马鞭不时响起空气甩动的声音。显然骑马之人本心不坏,只是可能确实遇到了什么急事,故而纵马快行。眨眼之间一人一马已是飞驰而过,街上行人一片混乱,纷纷攘攘,细细数来却没被马碰到一个,多半是躲避时众人拥挤跌了脚的,凸显出骑者高深的骑术,又过了一会儿街上行人才骂骂咧咧四散而去,却是集市要结束了。

岳方兴在一旁却看的呆了,毕竟他在前世今生加起来也没有见过过如此高深的骑术和惊险的场面,脑海中思绪不由一僵,待看到马蹄飞扬,军役伏在马上上下起伏,半年来扎马的感悟顿时如潮水般奔涌而来,一一展现在眼前,身体不自觉的摆了个扎马的姿势,却是比平时自然多了。

岳方兴这时只感觉自己不是在枯燥的扎马,而是乘坐在一匹骏马上向前飞奔,身体随着马的纵横跳跃而上下起伏,浑身意气风,神念通达之极。他感觉周围是如此的干净纯粹:温暖的阳光、厚重的大地、和煦的微风……一一都展现在他的眼前。他时而策马随风奔驰,时而勒马享受阳光,时而又纵马奔向天边……一切都是如此的自然,他感觉自己就是一匹野马,在广阔无边的草原上肆意飞奔,无拘无束,自由的飞扬……

岳不qun站在一旁,看到那军役已然远去,转过头来,却看到岳方兴神情木然,以为他被这惊险的场面惊呆了,心想到底是个孩子,没见过世面,却不知江湖上大风大浪、血雨腥风海了去了,下定决心以后要在这方面对他多加训练。转眼就见岳方兴摆出马步,心中一动:莫非兴儿领悟到了什么,这次下山他不就是要看人骑马吗?

仔细一看,只见岳方兴上身微微起伏,全身松松垮垮,脚下却仍稳若磐石,和他那日所教一模一样,甚至某些方面犹有过之。又过了一会儿,只见岳方兴将身体重新摆正,神情微笑,像是遇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一般。

岳不qun见状,心中再无怀疑,知道儿子是进入了常人难得一遇的悟道状态,醒来后必然会有所领悟,不过这种状态持续时间越长收获越大,期间最忌受人打扰,连忙喊过妻子守住这里,有行人路过就引向旁边,幸而现在集市已散,又生了纵马事件,街上已然冷清了下来,若不然还真有些困难。街上行人见了,虽感觉有些奇怪,却也没有多问,毕竟大街上奇怪的事情多了,又不是什么热闹可看。

就这样岳不qun四人直守了两个时辰左右,期间见岳方兴表情来回变幻了几次,有时还用手向空中抓去,身体做一些奇怪的动作,虽然看起来怪怪的,却让人感觉非常自然。直到日近黄昏,才见岳方兴身子一歪,倒了下来。

岳不qun心中一惊,连忙抱在怀里,细细一看,却是昏睡过去,毕竟是小孩子,精力不足,一个下午也累坏了,不由与妻子相视苦笑,却又松了口气。

直到次日早晨岳方兴才悠悠醒来,只觉得自己的头脑前所未有的清明,身体也前所未有的轻松,却不知是怎么回事,隐约间感觉自己好像骑过一次马,又仿佛自己曾经化为了野马……想到这里不由得摇了摇头,把这种想法驱出脑海,人怎么可能变成马呢?

“兴儿,你醒了,快来洗漱一下”,正在这时,宁中则走了进来。

岳方兴闻言才想起自己好像睡了一觉,心中惊疑:我不是在大街上看到人骑马吗?怎么现在在房里睡起觉来了?还有现在怎么变成早晨了?难道我已经睡了一天?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只听宁中则说道:“兴儿,你昨天看人骑马,却是得了大机缘,入了悟道状态,直站了两个时辰马步,你师兄也从未站过这么长时间,这下练他也比不过你了,你爹爹夸你福缘深厚、悟性奇佳呢!”

岳方兴闻言迷迷糊糊,难道自己的感觉都是真的?是自己在脑海中模拟的?没想到我还真是个绝世天才,随随便便看人家骑马就能进入悟道状态,心里不由得美滋滋的。

这点却是岳方兴想岔了,这次他进入悟道状态是他半年来日思夜想厚积薄的结果,他虽然悟性较好,但侧重于思维的系统性,灵性却不是很高,只是比普通人略强罢了,比之令狐冲还是大有不如,原书中令狐冲可是几天功夫就学会了残缺的五岳剑派剑法和独孤九剑这种至高无上的剑法,无师自通学会了吸星**这种精微奥妙又凶险之极的内功,在战斗中内力尽失的情况下剑法还能不断突破,灵光一闪就刺瞎了十五位一流高手的眼睛……这种灵性可不是岳方兴所能学到来的。他这一世虽然从小就开始有意识的开大脑,得益于成年人的思维方式和前世的系统学习,让他思考更全面,更稳健,记忆力和理解力可以说比令狐冲还强,但也限制了他的灵性,那种绝世天才的天赋灵性却不是后天锻炼所能达到的。

岳方兴这一次悟道不仅使他的扎马功夫趋于大成,最大的收获却是心灵受到了一次自然的洗礼,念头更加通达。虽说他上次朝阳台观日出已然下决心真正融入这个世界,三个月前的教训更是让他决定学习这个世界人的眼光思考问题,但毕竟灵魂来自现代,杂念比这时侯的人多得多,又被困在一个幼小的躯体里,极大的限制了他的挥和成长,虽然现在还没有看出什么异样,但时间长了必然会引一些心理与身体不协调的问题。

这一次他进入悟道状态,受到自然的洗礼,心灵受到了净化,那些杂念虽在,却不会再成为困扰他的难题,而且能够让他从不同的角度多方面的思考问题,把前世一些有用的知识融入今世所学,而且他再和令狐冲、岳灵珊玩闹时也不会刻意显得有些幼稚,而是自然而然,随心所欲。可以说直到现在岳方兴才可以说是是彻底的融入这个世界。

除此之外这次悟道还有其它收获,会在以后一一显现出来,当然现在的岳方兴还没有意识到这些,他只是高兴自己的扎马终于大成,同时对易筋十二式也隐隐有了一些新的想法,不过好不容易下山一次,现在还是好好玩玩吧!连他自己也没察觉自己怎么会这样想,要在以前他是不可能产生这种想法的。

放下了心头杂念的岳方兴玩起来显得更加活泼自然,再加上他阅历丰富又素来足智多谋,连令狐冲这个师兄也时常要听他的安排,隐然间成为了三人中的领导者,这下更显出他的聪明伶俐。不过他也没有忘了巩固昨日所得,仍是每日清晨早早起来扎马,连带着令狐冲和岳灵珊也不好意思偷懒了。

岳不qun夫妇见此,甚是欣慰,同时也感觉到了儿子的变化,觉得他更加活泼,更像个小孩子了,心下暗叹自己平日间竟没有注意到儿子过于老成沉闷,不像个孩子,下了山这才显出孩子的天性。就这样五人在山下住了四五日,又购买了一些生活物资才在令狐冲、岳灵珊的依依不舍中返回华山。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