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记 第四年 第四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八年记小说简介

八年记这本男生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这本小说是一本历史军事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几位主角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本网提供更多了哈嘿大爷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八年记》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五年 第四章在线阅读。陈墨莫最不喜的就是陈贞珑的懒,这简直是太懒了。...

八年记小说- 第四年 第四章全文阅读

陈墨莫刚问出口,就后悔了,他明白陈贞珑的意思,可是他看得出陈贞珑狂喜的表情之下,略有暗淡的眼神,陈贞珑这个人在他眼中是越来越清晰了,说她情商太高吧,她有的时候是真的傻,说她没有情商吧,却特别有语言的艺术

这是个综合体,陈墨莫忽的想起麟渊君的一句话

“大哥太聪明了,她太知道这人的矫揉造作,所以有的时候宁可选择听不见,听不懂”

至理名言啊,不得不承认,这世界上最了解陈贞珑的并非她自己,而是麟渊君,陈墨莫狠狠的咬了一下牙,所以说此人终究是个祸害

陈墨莫不想想这些略沉重的事情,今天是个好日子,他没听陈贞珑哔哩吧啦的说了些什么,反手就把她抱了起来,放到了主座之上,陈贞珑还欲说些什么,陈墨莫却拿出一根手指抵在她唇边

“嘘,好吃的要上了”

这时的陈贞珑,不由自主的脸红了起来,果然陈墨莫就是适合酒红色!这种红的艳丽却高贵的颜色,丝绸中明亮的金龙,映衬着陈墨莫的紫金冠,松松的一条辫子交织着孔雀金线,眼角处略微的一抹红色,是个女的看了都会呆掉

这太帅了,要知道她为了这个寿宴的造型花了多大的功夫,陈墨莫睡的和死猪一样的时候,她可是捋着他的头发编出了无数的不同的发饰,果然这一种最是妖孽,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啊,说的就是此情此景了

陈贞珑不禁感叹自己怎么能这么有才,干脆改个名算了,陈有才,好名字

没有神尊的寿宴,永远都是这么开心,青神主虽在可是她在不停的喝酒,喝醉了还唱了两句古老的童谣,也不知道今天是刮了哪门子的风,大家没多久就都醉醺醺的了,陈墨莫逞着大家都醉眼朦胧的,就带着陈贞珑遁了

陈贞珑和个鼻涕虫一样的赖在陈墨莫身上,皇帝无法只得一路把她抱回千波殿,那股浓烈的香味入鼻,倒是让陈贞珑清醒了不少,突然记起来自己还有好几个惊喜没献给皇帝,立马就搜的一声跳出了陈墨莫的怀抱,拉着他的手就往千波殿三楼的露台走去

陈贞珑那么小的一个人,使了好大的劲儿,骑上了皇帝的脖颈,小小的手遮住了陈墨莫的眼睛,她好像对着花流说了些什么,不一会儿的功夫,歌舞声响起,还伴随着一股烟味,她忽的放开了陈墨莫的眼睛,又一个转身,面向他,露出了这辈子最无邪的笑容

“看”

皇帝一瞬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明明还是二月,面前却是一片花海,姹紫嫣红,彩灯环绕,千波殿俯览整个皇宫,他往天际看去,所有的屋瓦上都泛着金光,配着大红色的彩灯,熠熠生辉,陈贞珑褪下了酒红色的外衣,里面穿的却是一件金色孔雀尾的流裙,她随手拿了支花挽起了长长的头发,露出了鬓边金边描的龙

陈贞珑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两根烟花棒,又不知是谁给她点燃了,她开心的在一片大红色的灯海中,翩翩起舞,她闪着绿光的眸子,映衬着天际绽放的烟花,陈墨莫在那一刻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人间天堂

“墨莫,喜欢吗”

皇帝的视线仿佛有些模糊,他看着那一抹金色的身影跳跃着向他而来,那一股熟悉的香味扑鼻,他已经无法思考,也无法冷静,这是他这么多年以来,最开心,最激动,最心旌摇曳的一天,他俯下身,抬起了陈贞珑的头,慢慢的吻了上去

“我喜欢”

他孔雀羽编织的发和那条金色流裙交织在一起,便是这世上最美的画。。。。。。。。

陈墨莫最不喜的就是陈贞珑的懒,这简直是太懒了

冬天叫她出去滑冰,她说“这么冷的天为什么不在殿里喝茶烤火,还要出去,是不是有病”

秋天叫她出去赏红枫,她说“还要爬山啊,好多虫子哦,为什么不在殿里喝茶看落叶,是不是有病”

夏天叫她出去赏荷花,她说“荷花哦,我最不喜欢了,池塘边上都是虫子,出去一下午,咬了八十几个包,太可怕了,为什么不在殿里喝茶吃西瓜,是不是有病”

好不容易三月了,春猎了吧,陈墨莫想叫她出去打猎玩,踏踏青,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她肯定说,春天,开花了啊,都是虫子,蚊子多得一塌糊涂,还有蜜蜂,为什么不在殿里喝茶看花,是不是有病

然而这次她不是这么说的了,皇帝扶额,他的毒奶能力真的是师从皇后,越来越精进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是陈贞珑吃错药了,她竟然主动提出要和皇帝一起去春猎,这也怪了,自陈墨莫生日之后,陈贞珑对皇帝提出的所有事情一点意见都没有,都是,好好好,是是是,你说的太对了,陛下明君啊

陈墨莫一开始还是相当的不习惯,心想这人是不是最近脑抽风,不过谁能敌过拍马屁,渐渐的也就异常享受了,不过陈贞珑再吃错药她也还是陈贞珑

一日陈贞珑非常乖巧的在帮皇帝按摩,突然整个人都叠在了皇帝身上,陈墨莫吃痛,这小丫头人小,怎么这么重,看来要让膳房的人给她多吃点减肥餐了,突然陈贞珑笑了起来,头歪到皇帝边上道

“墨莫,我们自己骑马去猎场好不好!”

“你会骑马么?贞儿”

“会啊!我跟你讲我最近改名叫陈有才了,我都会!”

陈墨莫憋着笑看着一脸正经的陈贞珑,还是忍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陈有才!你怎么不叫陈有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名字取得”

陈墨莫不知道为啥最近特别喜欢揉陈贞珑的脸,一边揉还一边笑

“贞儿,你真的是有才!太有才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陈贞珑对这种莫名其妙开始狂笑的事情,一直都跟不上节奏,还是一脸懵,一脸正经,想说些啥,可惜皇帝揉的太厉害了,搞得和揉馒头一样,陈贞珑挤了半天挤出了一句

“所以,骑马,吗”

没成想,皇帝笑的更厉害了,跟点了笑穴一样,头点地和拨浪鼓一样

“骑骑骑骑骑骑骑骑骑骑”

陈贞珑呆不下去了,她觉得皇帝今天一定是有病,结果还逃不出去,只得乖乖的一脸无奈的,翻着白眼的被笑的颤抖的皇帝抱着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