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记 第三年 第十五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没有了 | 目录 | 下一章

八年记小说简介

《八年记》是作者哈嘿大爷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本网提供更多了哈嘿大爷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八年记》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五年 第十五章在线阅读。...

八年记小说- 第三年 第十五章全文阅读

皇后倒是毫不惊慌,好像就能料到陈贞珑的想法一样

“妹妹此话有理,那本宫就不留妹妹了”

陈贞珑听这话就很不爽了,这不摆明了把兰贤妃的生死直接扔到了陈贞珑手里,这太不要脸了,平时的锅陈贞珑接接无所谓,可今天陈贞珑没心情,完全不想接盘,但是有的时候也不防将计就计

“你这话说的没道理,既然是你和廖嫔的戏,两个主角都不在,留我一个十八线算什么意思,跟我走吧”陈贞珑扔下一句话掉头就走了,廖嫔倒也爽气,笑了笑也跟着出了门

皇后可就憋屈死了,后悔自己怎么没听廖嫔的话,要多拍拍陈贞珑马屁,不过说是这么说,皇后这么在乎自己正室地位的人怎么可能愿意拍这破小姑娘的马屁,简直是人被脸憋死的典型案例,只能不情愿的跟了出去,倒是秋梅懂主子的心思,为了挽尊还对着底下的嫔妃说

“皇贵妃年幼,恐无法一力办案,皇后娘娘疼惜妹妹自然要去帮着看看,诸位也都累了,早些回吧”

这整个过程,陈贞珑都看在眼里,奇怪啊,皇后今天,好似一点都不紧张,这是为何

西苑终日燃着加了骨巷的龙鳞香,浓烈醇厚,却不刺鼻,隐隐约约还有一股子药的味道,初闻奇怪,闻得多了竟然觉得身心放松,甚是愉快,这是廖嫔第一次来西苑

她原本以为千波殿已是奢华至极,没想到这西苑却是有过之无不及

“我这瓦可是用了龙鳞,凤羽并着黄金宝石,又和琉璃一起烧至而成,白天可映照出天际,晚上则在夜光之下熠熠生辉,真的是杰作啊,大师之作啊!”陈贞珑看廖嫔对着屋顶发呆,还特地凑上来表扬了自己一下

廖嫔轻轻一笑,她竟然在这个变态身上看出了一丝的可爱和纯真,兰贤妃已经被陈贞珑叫了太医去救治了,她还专门叫人烧了兰贤妃旧的衣服首饰,又换了套全新的给她,就是生怕皇后在衣服里动什么手脚,弄的兰贤妃不干不净的死在西苑

廖朱玦叹道这陈贞珑看似不靠谱,可是做起事来却是相当有章法,虽说陈贞珑在兰贤妃这件事上,还是太傻,以为自己会把毒下到衣服之上,毕竟兰贤妃是一步重要的棋,皇后虽傻,但是也明白,若是让兰贤妃活下去,活到皇上来,皇后可就不好做了

不过廖朱玦还是觉得,她虽然有些放水,把有些东西做的略有遮掩,诱陈贞珑发现,可是陈贞珑竟能反应如此快的查到此处,还能接住她抛过去的所有梗,也确实不易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花流就进来说,兰贤妃皮外伤已经处理好了,也已经沐浴更衣了,可以审问,陈贞珑便叫人带她进来

“郑犀乔,我问你,你是否杀了华嫔”陈贞珑直入主题

“臣妾没有!”兰贤妃已看到皇后和廖嫔就情不自禁的暴躁,这也是相当可以理解的,要是陈贞珑,当然这肯定不会发生在陈贞珑身上,但是要是发生了,陈贞珑一定会扒了她们的皮做鞋

“那华嫔是怎么死的,我知道你与华嫔有过争执,是什么?”

“华嫔偷窃财物,又走私到宫外,她以为是我透露的消息”兰贤妃见皇后和廖嫔都被陈贞珑牢牢的牵制住,竟然胆大了不少,突然觉得面前的,不是那个要打她三百大板的深井冰,而是青天大老爷

“我记得华嫔到天香阁之前,先去了端妃处,此事有意思啊”陈贞珑一脸奸笑的看着花流,花流想着剧情土得很,不就是最老套的挑拨离间么

也就是华嫔好心好意的去看端妃,不知端妃说了什么,还不是端妃给了什么,让华嫔认为自己偷窃事情败露是兰贤妃所谓,所以气冲冲的去质问自己表姐,那这说明华嫔认为只有她表姐才知道偷窃之事,想来兰贤妃手脚也不够干净,不过不是重点,重点是所以华嫔是怎么死的

“对了,我到忘了,华嫔的尸首呢?”

皇后正欲答话,却被廖嫔接了下来,还送了她一个休要开口的眼神,廖嫔可是怕死了皇后的毒奶玄学

“华嫔死相惨烈,又身为嫔妃,仵作不可玷污妃嫔身躯,所以皇后娘娘为保全华嫔的面子,赐了火葬,如此一来尘归尘土归土,倒也干净”

“这么快就烧了??怎么没见你干正事儿这么快呢?”陈贞珑一脸鄙视的数落皇后

“所以话说回来,兰贤妃那你手中的簪子却是为何?”

“呵呵,说起这事儿,华嫔到臣妾处厮闹,突然之间说自己身上瘙痒不堪,臣妾本欲揽住她,可是她却向发了疯一样,力大如牛,到处乱撞,还浑身乱抓,臣妾根本抓不住,臣妾呼唤侍卫可却无人前来,臣妾只得自己去护她,谁知她拔了臣妾的簪子就往身上戳,臣妾好不容易把簪子夺了过来,她就已经死了”

霸王一样的兰贤妃不知为何突然瘫倒在地,低低的抽泣,双手掩着面,不停的哭,陈贞珑实在是无法理解这种感情,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亲情吧,虽说与表妹不睦,可是表妹真的死了,她却无比的痛苦

“这不摆明了,华嫔是在端妃宫里中毒的么”

陈贞珑觉得很是无聊,瞥了一眼皇后,可是皇后一开始还眼色清明,可慢慢的暗淡下去

陈贞珑自然知道他们为何暗沉,兰贤妃竟然还没毒发而死,皇后很紧张的看着廖嫔,廖嫔面上不为所动,还撇了一脸看好戏的陈贞珑一眼,便明白了,这位少神尊可是比自己厉害多了,竟然放松下来,喝了口茶

“娘娘是如何得知,兰贤妃会中毒而死的”皇后听了廖朱玦的话,整个人都蒙了,这不有毛病么,陈贞珑还没查到,自己倒是承认了

“你以为呢,在我西苑动手脚,我怎么会不知道你们做了什么”陈贞珑又翻了个白眼,不过确实是个好办法,实在是个人才,她们调包了皮外伤的药,就相当于把剧毒涂在了伤口之上,也算是个不错的计谋,可是错就错在她们低估了陈贞珑的护卫,历来入西苑的陌生人都是要自证清白的,这不那个太医被迫涂了一点儿在身上,结果就挂了,光荣的挂了

“可是娘娘,郑犀乔活着,似有不妥”

“郑犀乔死不死的我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王琉玉”

“娘娘可是在问嫔妾”

“废话,我不问你问谁啊”

“王琉玉与罗安私通,被皇后娘娘发现,娘娘为六宫表率,自然要处置,谁知此人却暗夜通报罗安,想让他逃命,又被发现,娘娘就处置了罗安”

“所以你们威胁她,让她帮忙处理掉兰贤妃,就可保她一命是么?”

“王琉玉从小和罗安一起在母家长大,罗安死了,王琉玉也就死了,一个母亲最想保的可不是自己”

廖嫔还是四平八稳的说着话

“娘娘,嫔妾把能说的都说了,剩下的,还要请娘娘自己来,才有趣”

陈贞珑陷入了沉思,这怎么听都觉得有种绿帽子的感觉,她现在可是没心思管兰贤妃的事,随便打发了几句,就让皇后她们走了

花流还记得,兰贤妃那绝望的眼神,那种眼神,就仿佛你以为自己抓住了最后一颗稻草,可是到最后却发现那是一把锋利的刀,到门口时,她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天地,她亲眼看着西苑的门在她面前关上,就预示着,她生命的终结

没有了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