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八零后 《遇见八零后》第四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遇见八零后小说简介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小说在哪看,其实这本书名叫遇见八零后,搜查小说网提供小说精彩内容阅读:你!”申思边说边狠狠地地扯下一条大秫叶。  “来,小四,我说你蝎子是怎么放进桶里的。”申思冲我眨一眨眼,神秘的地说。  我心领神会地弯下腰,将耳朵贴着他的嘴巴。“我尤其恨那死皮球,每一年都让我们帮他干活儿,哼!凭什么!每次都如果抠门,给点水喝就完“小四,你放心,我心里有数。那个破皮球,能抓住我?”申思满不在乎地说,“告诉你,我早就想好怎么整他了”申思注视着远方默默地说,嘴角浮起一丝得意的笑。。...

遇见八零后小说-《遇见八零后》第四章全文阅读

  我从申思那愤恨的眼神读懂了,这个家伙是头犟驴,凭我之力是不可能把他拉回来的。只好懦懦地说:“申思,悠着点,报仇可以,别被发现了,不然,他会扒了你的皮的。”

  “小四,你放心,我心里有数。那个破皮球,能抓住我?”申思满不在乎地说,“告诉你,我早就想好怎么整他了”申思注视着远方默默地说,嘴角浮起一丝得意的笑。

  “你真是太厉害了!”我赞叹说,“你看,除了你,谁还敢整校长啊。”

  “哼!跟我斗!搞死你!”申思一边说一边狠狠地扯下一条大秫叶。

  “来,小四,我告诉你蝎子是怎么放进桶里的。”申思冲我眨眨眼,神秘地说。

  我会意地弯下腰,将耳朵贴着他的嘴巴。“我特别恨那死皮球,每年都让我们帮他干活,哼!凭什么!每次都那么小气,给点水喝就完了,我知道他们每次都是在庆云山山涧里打水,每次打水都把桶盖放在涧边的草地上。”

  “哦,我知道了,你躲在草地里,趁他们不注意,放进去,对不对?”我自诩聪明,接过话说。

  “屁,那不被他们发现了?”申思马上反驳我,“我是把蝎子事先抓好,放在玻璃瓶内,藏在草丛。昨天我搞了点面筋,,知道吗,蝎子最爱这东西...”

  “哦,我知道了,你把面筋放在桶盖上,蝎子就会老老实实地吃。”我赶紧插嘴,想为自己的智商讨个说法。

  “屁!蝎子会老老实实?我把面筋揉成小碎块,趁着他们下去打水的空儿,把蝎子粘在桶盖上,这样,蝎子吃完面筋后,随便挣扎几下,就会掉进桶里。”

  “所以,才会看到在桶里游泳的蝎子,对吧?”我依然想扳回一筹。

  “屁!你见过哪只蝎子会游泳?那是被淹死的好不好?”申思斜了我一眼,轻蔑地说。

  我顿时感到备受屈辱,觉着自己似乎一下子成为永远也开不了窍的笨屁。于是便不再说话,默默地扯着大秫叶。

  申思拽断一根狗尾草,叼在嘴里,看了看田埂,神秘地说:“小四,知道待会校长在哪条河洗澡吗?嘻嘻。”

  “那不管我的事,我没兴趣。”我继续扯大秫叶。

  “别这样嘛,告诉你,等一会校长洗澡的时候,我会把校长的裤衩偷走,怎么样,想看吗?”

  “真的!”我一下子来了兴趣,“怎样偷,我能一块吗?”

  “你肯定不行,跑得太慢!”申思看了我一眼,发现我很不高兴,赶紧又说:“不过,你可以给我打掩护。”

  “怎…怎么掩护?”我立刻来了精神,好像执行了一件极为光荣的任务,说话也开始不利索了。

  申思笑而不答,只是看了看我,看了看田埂,看了看远处低矮的青山。

  青山有些荒凉,估计是长期干旱所致。山脚下横斜着几间房子,稀稀拉拉的,显出衰败的模样。山涧里一条清澈的小溪倒是令人眼前一亮,像一条白练缓缓地穿过贫瘠的土地。

  不知不觉天已晌午,玉米已基本收完,冰棍尚不见踪影。学生们在田埂上互相闲聊,或追逐打闹,老师们也懒懒地坐在秫秸杆上休息。

  “哎呀,你看,快到吃午饭的时间喽。”毛校长一脸兴奋,圆圆的大脸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先干好的可以先回家,没干好的抓点紧。”

  “冰棍呢?”一个学生扯着嗓子喊,毛校长一脸愠色,提高了一个声调说:“活还没干完,吃什么吃,怎么一点奉献精神都没有呢?”

  刚老师木然又低沉地说:“你们回家吧,等了也没有,都回!”队伍开始松动,几个大个子的学生骂骂咧咧地走了,像一只只斗败的公鸡。

  “奶奶的熊,又骗人!”申思用力地吐了一口吐沫说,“每次说话都不算数,还他妈当校长。看我怎么收拾你!小四,走!”

  “好嘞。”我轻轻快快地回答,似乎听见心脏在胸脯里有力的撞击声。一阵秋风掠过玉米地,卷起一阵爽朗的笑声,我紧紧地跟在申思后面,奔赴一个光荣的使命----偷校长裤衩。

  钻出玉米地,越过田埂的高岗,穿过一片草地,眼前便出现一条广阔的河流。这是庆云山山涧里流下的山泉水,路过此段时河面颇为广阔,岸边几棵老柳树遮出不少阴凉,每到中午或晚上,忙了一天的农民吃罢饭,来到河边,融进那一片清澈,洗去一身疲惫。

  “看,就是那。”申思指向河流的拐弯处,“皮球最喜欢在哪儿洗澡。”申思把嘴里的狗尾草嚼断,啐在地上说:“死皮球好面子,不愿意在人多的地方洗澡,那儿草深树高,他喜欢一个人洗,哼!我早就发现他的秘密了。”

  “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我问道。“走,我们先躲在树上,皮球看不见。”申思斩钉截铁地说。

  不知怎地,我又有点担心,害怕被发现后得挨打,或是校长告诉家里人,那会挨打得更狠。“申思,要不……就算了吧,咱们……跑得没他快。”我慢吞吞地说。

  “屁!你个熊包!”申思瞪了我一眼,“你认为校长会光着屁股追我们吗?”

  “那……他要是真光着屁股追呢。”我依然不放心。

  “好,我来想办法。这样,我们拆些树枝,做成帽子,趴在草丛里,这就不容易被发现,等到校长下水,我们抢了衣服,撒腿就跑,保准他追不上。”申思深思了一下说。

  这似乎是个无懈可击的办法,我也害怕再退缩,真的会被申思看不起了,于是就狠下心,决定干这一票。

  秋日的高阳像是巨大的火球,烤灼着大地,热度丝毫不输给夏天。大河的水面清澈得如镜子一般,站在河边,顿觉凉风扑面,若不是任务在身,我真想下去洗一洗。

  “皮球来了!”申思一声呵斥,把我唤到现实中来,我赶紧缩在申思后面,小腿瑟瑟发抖。

  “瞧你个熊包。”申思不满地看了我一眼,将一个柳条编织的帽子戴在我的头上,然后说:“跟我来,走小路。”

  于是,我便弯着腰跟在申思后面,从一条野路穿过去,路边的茅草比我高出许多,像一把把利剑一样朝我砍来,顿觉脸被刺得火辣辣的疼。

  快到大河拐弯处的时候,申思一声轻轻呵斥,我便收住脚步。这个位置果然是洗澡的好地方,一眼望去,河水清澈碧绿,岸边杨柳依依,因为离村子较远,人迹罕至。岸边,摆放几块整齐的青石板,显然,这是洗澡的人为方便下河用的。

  远处,毛校长晃悠悠地走来,外套斜披在肩上,双手靠在背后,看着路边的玉米地,想着自家的活儿今天已完工,不禁心花怒放。一群大雁从头顶掠过,在蓝天白云间摆出美美的队形,像一幅精彩绝伦的图画,皮球悠闲地迈着步子,唱起皖北民歌《摘石榴》

  姐在南园???????摘石榴

  哪一个讨债鬼???隔墙砸砖头

  刚刚巧巧??????砸在我的头哟

  要吃石榴??????你拿了两个去

  要想谈心??????随我上高楼

  何必隔墙??????砸我一砖头哟

  呀儿哟????????呀儿哟???咿得咿得呀儿哟

  我和申思趴在草丛,看着校长越来越近,我的心陡然紧张起来,不由地想向后撤。

  “小四,你现在要是乱动,一定会被发现的。听我的,屏住呼吸,啥事没有。”

  于是我不敢再撤,只得僵硬地趴在草丛深处,几只蚊虫见缝插针地向我扑来,我分明感到脸上长了几个包包,却又不敢动弹,实在难受极了。

  毛校长继续哼着他的石榴小调,径直走到河滩,随意地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茅草深处的我一下子把心提到嗓子眼,拼命把头埋在草丛里。等我再抬头看时,校长早已脱去了外套,挂在柳树枝上。

  我真没想到一个大男人,居然穿红裤衩,真他妈流氓。申思说,好像校长是什么本命年,可以穿这个。我才不去管什么年不年的,总之,穿红内裤的就不是好人,连环画里都是这样的。但我的愤愤很快被校长那圆鼓愣登的肚子吸引了。

  毛校长的肚子那可真叫一个圆,像轮胎、像锅盖,像怀上了双胞胎。肚皮很白,像晒干的红薯片。由于肚子太大,显得手脚好短。最难为情的是脱裤衩非常费力,慢慢脱吧,退到一半另一只脚便吃不消,快速退吧,却是闪了一个踉跄差一点就掉进水里。

  就这样,河滩边,柳树下,青石板上,一个圆圆的动物张牙舞爪地挣扎着脱裤衩,狼狈极了!我不禁哑然失笑。申思赶紧捣了我一下,我这才发现校长警醒地向我这边看,赶紧又卧倒在茅草丛里,半天不敢吭声。

  等我再抬头看时,校长已经沉浸在河水里。真是可惜,错过一场好戏。那条红红的裤衩此刻就挂在柳树上,像一面鲜艳的旗帜,神气极了,似乎在向我们招手。

  “奶奶个熊,怎么挂得那么近,这我怎么偷。”申思轻声骂着。

  “要不就算了,我们还是回家吧,被发现了,可就完了。”我怯懦地说。

  “那不行,说好的事怎能改呢?你等着,我去去就来。”说完,申思就窜到草丛里去了,摸索了一会,把一个硬硬的东西递了给我。

  “拿着,我有办法。”申思眨巴眨巴小眼睛说,“等一会,我爬过去抢内裤,接近柳树的时候,你把这块石头扔到河对岸去,这样校长一定会注意对岸,我就趁机把他内裤偷走,怎么样?”

  “石块这么大,我怎么能扔那么远?”我掂了掂石头说。

  “那你就使劲,有多大劲使多大劲,就行了,记住没,到时候,你看我一招手,就立刻扔出去。”申思说完了话,就像泥鳅一样溜走了。

  我只好紧紧攥着石块,紧张地注视着申思的动向。那家伙真是个做贼的好手,匍匐前进,爬得不快不慢。那身破军装和草丛的颜色相仿,相得益彰,真假难辨。我分明感觉手心冒汗,头皮发麻,眼睛迷离,呼吸急促。我知道,该我出手的时候,马上到了。

  很快,申思爬到距柳树只有两三米的距离。胜利,似乎已是唾手可得,只需把校长的注意力分散即可。而此刻,申思已经蜷缩着双腿,呈半蹲样式,双手前探,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我盯住前方,目不转睛,等待最后的指令,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已经凝固,大地已然是一片死寂。终于,我看见申思扬起了右臂,像一位出色的指挥官一样,直指前方。我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拼劲全部的力气,把石块向着河对岸的方向狠狠掷去。

  “哎呀妈呀!”一声凄厉的杀猪般的惨叫声,划破了死寂的大地。我赶紧睁开眼睛,眼前的情景已绝非我能想象,只见校长站在水里,一动不动,双手紧紧捂住脸部,几股殷红的鲜血从指缝间缓缓流出。?

  再看申思,正在费力拽衣服,而衣裳却被树杈勾得死死的,怎么拉都拉不下来。我眼前一阵漆黑,知道这下可闯大祸了,三十六计,跑为上计。

  “申思,快跑!”我哑着嗓子低低的喊着。“这就好了”,申思这头犟驴关键时刻却不听使唤,只见他努力地撕扯衣服,而衣裳却被勾得紧紧,整个柳树似乎也被拉得有点倾斜。

  “刺--啦”一声,我真真地看到校长的外套被生生撕成两半,申思也被重重得摔在地上,爬将起来,不由分说,抓起衣服,撒腿就跑,转眼间就跑到我眼前。

  “小四,看,死皮球的衣服。”申思得意洋洋地说。“我闯祸了”,我带着哭腔说:“我把校长鼻子打破了。”

  “奶奶的!敢打老子!有种你出来!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校长已经在下面咆哮着、嘶吼着、狂躁着,像一头发怒的狮子。

  申思也吓了一跳,旋即又惊醒过来。“啊,你怎么不早说,还不快跑!”申思拉着我的手,向庆云山深处跑去。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