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八零后 《遇见八零后》第三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遇见八零后小说简介

搜查小说网小编推荐女生小说遇见八零后,遇见八零后小说是著名作家鬼谷瘦菊的一本历史军事小说,小说主角是,小说精彩片段:张脸就像是以鼻子为圆心,鼻子到耳朵的长为半径画圆。肚子球状,远看此人,活脱一石碾子。  毛校长的招牌动作就是嘴巴微张,呈O型,作思索状。也许他会觉得那样很酷,而实际情况的情况却是大圆套着小圆,奇丑无比。每当毛校长做此动作,老师们都以上齿紧咬下唇毛校长的长相若能用一个字形容,那就是圆,两个字那就是太圆。圆圆的脑袋,圆圆的脸蛋,圆圆的眼睛上罩着一副圆圆的眼镜。鼻子奇小,凸显脸部巨大,整个一张脸就像是以鼻子为圆心,鼻子到耳朵的长为半径画圆。肚子球状,远看此人,活脱一石碾子。。...

遇见八零后小说-《遇见八零后》第三章全文阅读

  我真不知道校长是用来干什么的,印象中,只有在两种情况下会想到他。一是翻毕业证时,会对着那枚印章想上好一会,这名字是谁呢。二是看毕业照时,弄不准前排中间的这个老家伙是谁。不过,毛校长可绝对是个例外,他在我的记忆小河中就像是一瓶打翻了的墨水,很难洗净。

  毛校长的长相若能用一个字形容,那就是圆,两个字那就是太圆。圆圆的脑袋,圆圆的脸蛋,圆圆的眼睛上罩着一副圆圆的眼镜。鼻子奇小,凸显脸部巨大,整个一张脸就像是以鼻子为圆心,鼻子到耳朵的长为半径画圆。肚子球状,远看此人,活脱一石碾子。

  毛校长的招牌动作便是嘴巴微张,呈O型,作深思状。或许他觉得那样很酷,而实际的情况却是大圆套着小圆,奇丑无比。每每毛校长做此动作,老师们都以上齿紧咬下唇,努力使自己笑不出来。作为学生,我们当然不会那般矜持,不但不控制,还要学他的丑样子。

  申思那小子学得最像,于是,我们经常会看到,那家伙腆着肚子,伸长脖子,迈着八字步,在教室里晃悠,一边晃悠一边还要装腔作势拖着强调说,“某某某,你这个是怎么回事嘛,这个样子很不好嘛。”惹得全班哄堂大笑,刚老师见到,也会哈哈大笑,也不骂他,只是简单地说句“你这家伙!”

  有一次,毛校长正在给老师们在操场开会,一脸严肃。老师们战战兢兢,毕恭毕敬。开着开着,校长又开始歪着头,半张着嘴巴,作深思状。

  老师们紧绷着脸,努力不笑出来。恰好申思从旁边路过,可能是技痒,或是条件反射,只见他晃晃悠悠地迈着八字步,腆着小肚皮,圆张着小嘴,吸着鼻涕,从旁边慢慢腾腾地经过,那画面滑稽极了。

  毛校长也发现了申思在学他,脸上顷刻间乌云密布,怒睁双眼,像要冒火,颧骨向两侧拉伸,整个脸部狰狞成了椭圆形。申思那家伙倒是不解风情,继续装腔作势,指手画脚,竖起食指指着老师们说:“我说你们这几个老师呀…”老师们实在是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女老师笑得捂着肚子,男老师也直不起腰,那笑声就像决堤的洪水哗啦哗啦响。

  校长实在是忍无可忍,像疯了一样追上申思,扒掉他的裤子,漏出屁股蛋儿,随手退掉皮鞋,狠狠地抽打好几十下才解气。以至于申思那段时间都是站着上课,问他为什么,申思昂着头说:“站着上课,那才叫爽”当然,这都是后话,现在,我们还得接着聊那次帮助毛校长干农活的事。

  那还是我第一次见到如此壮观的场面,五个年级近两百名学生,零零散散地走在乡间小路上,拿着自家农具,浩浩荡荡地去帮校长干活。学生们似乎特别兴奋,说笑的,打闹的,吵个不停。路面的鸟雀叽叽喳喳,也在好奇地看着这支奇怪的队伍。

  我紧跟在刚老师后面,木讷地随着队伍往前走。突然,申思那家伙不知一下子从哪里冒出来,吓了我一跳。“嘿!看我这衣服,咋样?”我这才注意到申思不知从哪里弄了件破军装,穿在身上,好像很牛气,连走路似乎也变了样,眼神发光,像是抹了油。

  “嗯,不错,哪弄的?”我轻描淡写地问了一句。

  “买的,旧货摊上,好几块呢!”申思一边说,一边还臭美似地转了一下,似乎是想让我看仔细些。

  “你昨天说什么乐子呢?不会就是干活吧。”我问道。

  “等会你就知道,别急嘛。”申思依然神秘。

  “先透漏点,好不?”我有点着急。

  “肯定不行,这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申思似乎很不领情。

  我于是不再多说,默默地跟着懒懒散散的队伍,不一会儿,便到了校长家的玉米地。

  毛校长看起来似乎特别高兴,脸上堆满笑容,像是一张揉皱的卫生纸。“孩子们,你们都来了!”毛校长站在田埂边的土堆上亲切地说。老师们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兴奋起来,其中一位巴结地说:“我们请校长给我们作指示吧,大家鼓掌。”

  众人便起哄似地吆喝或鼓掌。毛校长笑得嘴巴咧得更大了,挥挥手示意大家安静,扯着嗓子说道:“指示谈不上,大家…”

  一群乌鸦很扫兴地从毛校长的头上掠过,留下一片呱声。学生们不由得昂起小脸,追寻着乌鸦的痕迹。毛校长解嘲似地干笑了几声,接着说道:“指示谈不上,大家…大家还是赶紧干活吧!”

  那位老师立刻热烈鼓掌,说毛校长的话言简意赅,一言九鼎,大家赶快干活,好好干活。毛校长很满意地看了那位老师一眼,对着人群说:“来,班主任带队,一年级收大秫叶,二年级掰大秫,三年级装大秫,四年级扛大秫,五年级学生和全体老师砍大秫。开始干吧!”

  大秫是我们那的方言,普通话里叫玉米。这是1989的秋天,皖北黄土地上真实的画面,蓝蓝的天空下,是一望无际的原野,原野上是望不到边的玉米,饱满的玉米穗像是婀娜的少女那般迷人。秋风吹来,玉米杆随风扭动它迷人的身姿,那画面真是精彩极了。

  一年级力气最小,只好收大秫叶,这活儿轻,可很重要,大秫的叶子是极好的饲料,收好回家喂驴,保准膘肥体壮。我明明记得我是和申思一组的,可那家伙哧溜一下不见人影了,旁边几个女老师一边慢腾腾地把我们扯下的大秫叶打成捆,一边闲聊。

  “你那转正办好了吗?”其中一个问道。

  “没啊,唉,都急死了。”另一个回答。

  “是年限不够吗?”

  “哪里,早就够了,”

  “那…会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还能哪里,不就是他卡住了呗。”

  不知谁从后面拍了我肩膀一下,吓了我一跳。回头一看,见是申思。“你干嘛,一惊一乍的,刚才躲哪里去了,懒家伙。”我不满地说。

  “别吭声,乐子来了。”我于是不再说话,不时地观察周围的动静。这时,毛校长远远地走来,脸上堆满笑容,迈着八字步,双手背在后面,一副和蔼可亲又盛气凌人的模样。

  两位女教师赶紧麻利地把大秫叶捆成捆,站了起来,亲切地说“校长好”,毛校长从他肥嘟嘟的脸上挤下几滴笑容,眼睛也眯成一条缝,故作亲切地说:“干得不错嘛!很好,很好!”

  “校长,我的…转正申请…批下来了吗?”刚才说话的女老师怯生生地问道。

  “这个嘛…”校长半嘟着嘴巴,微微皱眉,“这个好说…你先好好干活,一切好说。只要你…认真工作,认真…”

  校长顿了一顿,小眼睛快速地在女老师丰满的胸脯上扫了一眼,“嗯…认真…听话,转正肯定不是问题。”

  “那就全拜托给您了。”女教师点头鞠躬,千恩万谢。说完话,赶紧弯腰接着捆大秫叶,校长兀自又看了女教师两眼,然后抬起头来,看了看热火朝天的劳动场面。

  “同学们,大家辛苦了!我来送水了,赶快来喝,冰凉的山泉水呦。”校长扯着嗓子喊道。

  “噢…”,学生们纷纷扔下手中的农具,胡乱擦了擦脸颊的汗滴,涌上前来。田埂上不知何时出现了好几只塑料水桶,一字儿排开,桶盖盖得紧紧的。

  几个大个子学生迫不及待地打开桶盖,舀了满满一瓢水,正准备豪饮一番,猛然间,一声凄厉的尖叫震住了抢水的队伍,大家一时惊呆了。

  “咋的啦,咋的了?”校长滚动着球形的身躯,一脸紧张,慌忙问道。

  “蝎子,哪来这么多蝎子。”我好奇地挤上前去,只见桶里泉水清澈,几只蝎子在睡眠奋力游泳,尾部的毒刺像是高高举起的大刀,只是找不到发泄的目标。

  校长怒火中烧,指着一个老师便破口大骂:“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屁大的事都办不好!”那老师一脸委屈地辩解:“不应该啊,我是仔细查看过的啊。”

  “看,看,看!看过了怎么会有蝎子!别解释了,没用的家伙!”校长依然不解气,指着老师的鼻子又杂七杂八地骂了一通,然后转过身,挤出一堆笑容,亲切地说:“同学们,这桶脏了,咱们喝其余几桶吧。”

  校长小心翼翼地打开另一桶水,旋即又合上,说:“这桶咱们也别喝了。”一老师战战兢兢打开另一桶水说:“还是换一桶喝吧”一个学生打开桶盖,惊喜地说:“耶,这桶也有嘿。”

  顷刻间,校长反应过来了,笑容随即收敛。指着人群说:“这是哪个兔崽子干的缺德事!有种你站出来!你给老子站出来!”人群木然,每一个人吱声,只是静静地看着校长。

  “跟我斗,哼!查到是谁,看我不搞死你!有种你来明的,别他妈来暗的!”校长继续愤愤骂人。我轻轻捣了一下申思,申思立刻向我眨巴眨巴眼睛,示意我别吭声。

  校长骂了好大一会,估计是骂累了,况且又没有人接话,只好有气无力地说:“赶紧去换干净的水来吧,这次要仔细喽!”几个男教师唯唯诺诺地应着,一挥手,召集几个大个子男生,倒掉水,提着空桶远去了。

  校长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马上赔上笑容说:“你看你看,这事弄的…这样吧,咱们一会干完活,我请大家吃冰棍,每人…”校长顿了顿,好像是思考了一下,接着说:“每人一根,吃完冰棍,咱们去大河洗澡,好不好?”

  “嗷…噢”人群立刻亢奋起来,好像是捡到了莫大的便宜。

  我们便继续扯大秫叶,我见周围没人,轻轻地捣了申思一下,“嗨,你是怎么把蝎子放进水桶里的?”申思没有理会我的问题,只是咬牙切齿地说:“****的皮球,你敢骂老子,有你好看!”

  我惊恐地说:“申思,你想干嘛?可别犯浑啊,他可是校长啊!”申思咬着牙说:“校长就了不起了,等会我搞他,你等着看戏吧。”

  欲知申思如何报仇,请看下集。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