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卿一世烟花 负卿一世烟花(3)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负卿一世烟花小说简介

搜查小说网小编推荐女生小说负卿一世烟花,负卿一世烟花小说是著名作家更新.QD的一本历史军事小说,小说主角是,小说精彩片段:血通常,犹如雷霆像的欢呼声,呐喊声声,尖叫声声,基本上将整个夜空炸开。  夜空,也确实炸开了。  只但是,也不是被那些声音,不是被一支响箭。  叶文广从肩头取下硬弓,搭箭,举起来,抽射而出。  箭头上的哨子,在风里已发出惨嚎的叫声,犹如是从黑幕里传“那么,我要你们皇帝的宝座。”。...

负卿一世烟花小说-负卿一世烟花(3)全文阅读

  “真的只要说一声,就能马上送来?”

  “是的。”

  “那么,我要你们皇帝的宝座。”

  德王没有接话,因为这话根本没有办法接下去了。

  久久地,久久地,马背上的启泓,与地上的辛扎巴彦,谁都没用说话,只有凛冽的风,夹杂着不知从哪里飘来的点点火星,从他们两人之间经过。

  “那,就是谈不拢了?”

  “哈哈哈哈,大漠的子民要的东西,从来不是靠施舍得来的,而是靠双手抢来的!”

  这句话,如同给族人们打了鸡血一般,如同雷霆一样的欢呼声,呐喊声,尖叫声,几乎将整个夜空炸开。

  夜空,也的确炸开了。

  只不过,不是被那些声音,而是被一支响箭。

  叶文广从肩头取下硬弓,搭箭,举起,劲射而出。

  箭头上的哨子,在风里发出凄厉的叫声,如同是从黑幕里传来的不详的诅咒声。

  接着,是烟火,巨大的烟火,在箭矢飞到尽头的时候,炸开,那是鲜红鲜红的烟火,在浩瀚的夜幕的衬托下,那抹鲜红,让人想起了血,鲜血,猩红猩红的鲜血。

  烟火绽放,却迟迟没有落尽,如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那纷纷扬扬的烟火,点亮个无数同样星星点点的红点。

  起初,是萤火虫似的红点,一个,两个,三个……接着,数量越来越多,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直到最后,汇聚成了一道红色的海洋,将包围住德王与叶文广身边的人海,团团围住。

  黑暗里,没有人能看清到底来了多少人,如果非要用一个数量词来形容的话,那就是无边无际,无边无际的人。

  在火把的照耀下,一个个整装待发的士兵们,严正以待,好像一支支绷紧弦的弓,静静等待着一声号令,然后,摧毁眼前的一切。

  “最后问一次,你们,是要叛乱吗?”

  这回,哪怕是耳哈默伽也选择了沉默。

  是的,沉默,所有人都沉默了。

  眼前的景象,深深地镇住了所有人,谁都没用想到,德王会率领大军,出现在自己认为最安全的大漠腹地,而且,形成了合围之势。

  这场战争,没有开打之前,便已经划下了失败的休止符。

  可是,这样的休止符,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接受的。

  “是的!是的!是的!是的!你就算问一千次,一万次,回答都是一样,是的!”

  辛扎巴彦的咆哮,近乎歇斯底里,明明是最接近神的男人,有着最强壮的体魄,最伟大的灵魂……这样的自己,又怎么能在这一开始就失败了?

  这,一定是神对自己的试炼。

  试炼,对的,试炼,既然是试炼,那就一定有解决的方式。

  “德王!德王还在我们手上!”

  一下子,原本沉寂的人群,重新升腾起了希望。

  德王,德王还在这里,不管德王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他现在是在这里,孤身犯险,落在了辛扎巴彦的手上,汉人们不是说,擒贼先擒王吗?有了德王在,外面的千军万马,也不多是个摆设。

  叶文广也知道这个道理,身为副将的他,在临刑前,不止一次地提到过这个问题,德王深深地点头,同意他的顾虑。

  “兀贺屠人与我汉人素来没有恩怨,甚至可以说是友好,在一个人的野心下,两国开战,生灵涂炭,这样的仗即便打胜了,指望两族人民还能重修旧好也不可能了,漠北蛮荒,我等又不好常驻,只能依靠当地人来管理当地,要是能够在人员最小伤亡的前提下,化干戈为玉帛,这陷也是值得冒的。”

  叶文广对这个道理并没有多少的赞同,在他看来,兀贺屠人,乃化外之民,和野兽没有什么二样,或许真的是野兽也说不定,想想吧,兀贺屠人一个个自称是"虎"、是“狼”、是“鹰”……都是凶猛的野兽,就是没把自己当人。

  和这样的人,自己都没拿自己当人的人,讨论那些大道理,无异于对牛弹琴。

  这典型是那些在京城长大,不知漠北情况的纨绔子弟天真的想法。

  这里,是漠北,就是战场,甚至没有纵容呱呱坠地的婴儿撒娇的时间,那些出生就有残疾的婴儿,降生下来的命运,就只有抛弃在荒野,成为野兽的食粮。

  生存,或者毁灭,很简单的道理。

  前者意味着掠夺。

  后者意味着被掠夺。

  显然,没有人会希望毁灭,也没有人希望自己被掠夺。

  那么,现在的情况就很明了了,兀贺屠人想要掠夺,叶文广可不希望自己被掠夺,那么,唯一能做的,便是让被掠夺者变成掠夺者,掠夺者变成被掠夺者——杀光那些兀贺屠人,一劳永逸,不是吗?

  不过,这些话,叶文广都没有对德王爷说过。

  有说的意义吗?

  倘若说,一件事,明明知道,说出来的效果和没说一样的话,那么,又有什么意义去说呢?给自己找不痛快,不是吗?

  一个久居京城,养尊处优的王爷,能对塞北了解多少,仗着出身高贵,读一些圣贤之书,翻了几页兵法,就觉得自己是诸葛再世?呵呵,知道赵括的故事吗?

  有道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只有真正给撞疼了,知道现实没有书本上轻描淡写的几句那么美好,这才会老老实实地收起玩票的心思,乖乖回到自己的安乐窝,去当个闲散王爷。

  叶文广想的,只是让德王爷撞到南墙上面,撞疼了,知道疼了,怕疼了,那就好了。

  出乎他意料的是,德王爷不是撞疼,而是像要撞死在南墙上面。

  千里奔袭,深入腹地,打兀贺屠人一个措手不及,彻底瓦解对方的战心。

  想法确实很美好,可千里奔袭,这一路都是茫茫大漠,人烟罕至的地方……

  一将功成万骨枯,这话是没错,可一想到自己,很可能因为一个纨绔子弟,上下嘴皮子那么轻轻一碰,便要马革裹尸,叶文广都为自己感到不值。

  就在叶文广寻思着找寻什么借口,好让自己不去的时候,德王爷拿起令旗,给叶文广下了第一道军令:“你,镇守大营。”

  “啊?”

  这道军令,让叶文广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