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谁为王 第四章夜话,拜师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乱世谁为王小说简介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小说在哪看,其实这本书名叫乱世谁为王,搜查小说网提供小说精彩内容阅读:武功也没一丝的向往,反倒饱含了被人嫌弃,“功夫再高,老子一枪就给他崩了。”陈一统天下心里默默的的心里想。  “啥玩应,这叫武功,不叫蛮力,你要学蛮力,你去跟你二牛叔学去,他那力气,牛都比不上他,还热武器,你是也不是和你爸学傻了,武器煅造完了,要放在冷水“娘,我真要拜那个剑仙为师吗,我怎么听那些小喽啰说这个人就是个二货呢?”。...

乱世谁为王小说-第四章夜话,拜师全文阅读

  午夜,黑风寨,陈一统家中,一家三口也和普通老百姓一样躺在炕上说话。

  “娘,我真要拜那个剑仙为师吗,我怎么听那些小喽啰说这个人就是个二货呢?”

  “小喽啰知道什么,要是知道的多,怎么还会在你爸手下当个小喽啰,连你爸都不如的人,说话怎么能靠谱。”

  陈一统“......”

  陈虎“......”

  “可是娘你知道吗,这种蛮力迟早是要被时代所淘汰的,未来是热武器的时代”作为一个现代人,陈一统不仅对武功没有一丝的向往,反而充满了嫌弃,“功夫再高,老子一枪就给他崩了。”陈一统心里默默的想着。

  “啥玩应,这叫武功,不叫蛮力,你要学蛮力,你去跟你二牛叔学去,他那力气,牛都比不上他,还热武器,你是不是和你爸学傻了,武器锻造完了,要放到冷水里,然后才能成型,你那热武器是说传说中的火龙剑吧,这剑都消失多少年了,你听谁说的。”

  “娘,我说的不是这个,我说的是枪你知道吗”

  “枪就没有热的,你这孩子还是应该好好学学,你说给你请的先生都让你气跑五个了,你爹把山下的先生都抓了个遍了,你说你这孩子。”

  “娘,我说的是会发子弹的枪,可厉害。”

  “这孩子,一天天竟说胡话,都怪你爸,我怀孕那会天天给我吃猪脑,估计把你的脑子也吃成猪脑了,子弹,不就是暗器吗,那得去唐门学。”

  “好吧,我不说了.....”陈一统发现自己还是没法和这个世界的人沟通,说什么都被人以为是脑子坏了,他妈更是给他请了不少的大夫,专门看脑子,甚至有一次还请了位德高望重的道长,在他身上一顿乱画,贴了一身的鬼画符,从那以后,他就知道了不能再和老妈说这些了,毕竟那道长的疗伤圣水,陈一统一度怀疑是道长的洗脚水......

  “孩他妈,我觉一统这孩子聪明,随我,啥都懂,你看咱这炕不就去年是按他说的弄的吗,这不比以前的床要舒服多了,冬天里都不冷了。”

  好吧,这是我们陈一统来到这世界以后唯一被采纳的建议,就是火炕。原来这些人都是睡床,冬天里都是冻得有媳妇只能抱媳妇,没媳妇的都去抱别人媳妇了。在被冻了三年以后,陈一统终于在自己五岁生日的时候把这个想法作为愿望告诉了陈虎。陈虎别看是一山大王,但是这对孩子和老婆那绝对是山寨典范,儿子说完这愿望,即便他觉得是胡闹,也让人连夜弄了个炕出来。当时陈虎只以为是孩子胡闹,也没多想,但是过后在儿子的强烈要求下住在这炕上,也就爱上了这冬暖夏凉的火炕了,随后也就在这黑风寨里推广了下来。

  “你快行了,孩子这聪明肯定是随我啊,这炕啊,我看指不定就是我哪天做梦梦到了,不小心说梦话说出来的,让这孩子听见了,白天又说出了。”

  “那是,媳妇,我也觉得,这四岁的孩子知道啥,我之前还怀疑哪个高人告诉一统的,原来是夫人你做梦梦到的啊。”

  “......合着我这火炕就是这么出来的啊。”陈一统弱小的心灵也是被夫妻二人给摔得稀碎。

  第二天一早,这黑风寨里就张灯结彩,大家伙都知道今是少当家的拜师的大好日子,脸上都乐开了花,毕竟这晚上就能吃肉喝酒了。

  陈一统也是极不情愿的被带到聚义堂看他的师傅,剑仙白玉飞。

  白玉飞昨夜和陈豹连夜赶回了黑风寨,正充满了好奇的打量着黑风寨,土匪窝嘛,还是第一次见啊,有点意思。

  “你就是白玉飞啊,哟,这好好脸蛋,学剑干啥,不如去学唱戏啊,当个大明星多好。”陈一统那叫一个一脸不爽啊,拜师就算了,还拜个小白脸,你当哥们以前没看过电影啊。

  “呦呵,这就是我徒弟啊,不错不错,这第一眼就发现了你师父最大的优点,长得帅,你是不知道啊,我劝逍遥子多少次了,除了逍遥榜,美人榜和将相榜,再出个帅哥榜多好啊,师傅稳妥排第一是吧,徒弟。”

  陈一统发现自己很不想说话,只想早点发明出来手枪,一枪崩了这个贱仙。

  “怎么说话呢,一统,快叫师傅,人家剑仙可是逍遥榜第十六位的高手,十六岁成名,那太上神剑用的是出神入化,你要是学到一半,就比你爸我强了。”陈虎赶忙教训陈一统。

  “陈大哥客气了,其实准确说我是十五岁就成名,我当年那可是一剑就刺死了桃花剑刘成风,我这太上神剑那岂止是出神入化,那简直就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剑道百年第一人,白衣剑仙白玉飞是也。”这话从白玉飞嘴里说出来那叫一个流畅啊,肯定不是第一次这么说了。

  这陈虎也是一时之间愣住了神“对,对,对,白兄弟说的对,我们还是快举行拜师仪式吧。来人啊,把拜师酒给端上来。”

  “等等,这就拜了啊,谁知道这什么剑是真的假的,那个小剑啊,你会飞不,像电视里演的踩剑那种?”

  “电视?那是啥?你说御剑飞行,这个简单,但是今天你师傅我身上有伤,再说了,你这黑风寨太小,等改日师傅带你去天上看看。”白玉飞一脸不屑。

  “改什么日,我看你是不会吧,就现在,你不飞,我不拜。”

  “白兄弟,别听一统胡说,孩子小,不懂事,你做师傅多批评着,这酒也上来了,咱先喝了再说。”陈虎实在是怕陈一统再乱说什么东西,赶忙把酒碗递给白玉飞。

  “行啊,来大哥,这一统,太小,我看是喝不了酒,要不我喝两碗算了。”

  “不行,谁说我小,我能喝着呢,你可别跑,今天我们喝个痛快”陈一统心想“哥们以前那可是喝二锅头的人,这小小的黄酒你还跟我嘚瑟上了,本来就看你小子不爽,看我不喝死你”

  说完,陈一统,抢过酒碗,一口就干了“好酒,再来一碗,喝个痛快”

  “咦,姓白的,你小子还真会飞,你还会分身术?怎么满天都是你小子呢,快给我下来,喝个痛快。”

  “砰”陈一统往地上倒去,醉了个不省人事,也幸亏白玉飞身手好,一把接受了他,不然这拜师第一天就摔伤,这师徒二人的面子可丢光了。

  陈一统啊,以前是能喝,但是他现在这一五岁小孩的身体,哪喝的了酒啊,还一大碗,还分身术,这师徒名分就在这闹剧里定了下来。

  五岁的陈一统,二十五岁的白玉飞。日后江湖里让人闻风丧胆的师徒,这第一次拜师实在不是太愉快。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