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元纪 第一章 慕容轩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没有了 | 目录 | 下一章

启元纪小说简介

《启元纪》是作者长空远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军了。  长安城,汉唐时期就了是世界上唯一的都市,古丝绸之路的起点,商贾熙来攘往,万国来朝。  今时的长安行政大区,城区范围基本上涵括了整个关中地区,拥用五千多万人口,了是最著名的全球性大都要,更是华国的九大超级都市之一,西北唯一都要,成了与大饥荒过后,人类科技呈爆炸式的发展,有了先进的气候干预系统、又经过数十年的治理,曾经黄沙漫漫尘土飞扬的西北地区已经处处可见青山绿水、成为一片绿意盎然的生态宝地。。...

启元纪小说-第一章 慕容轩全文阅读

  公元2141年,由极超新星引发的史无前例的全球大饥荒已经过去了70年。

  大饥荒过后,人类科技呈爆炸式的发展,有了先进的气候干预系统、又经过数十年的治理,曾经黄沙漫漫尘土飞扬的西北地区已经处处可见青山绿水、成为一片绿意盎然的生态宝地。

  得益于生态科技的迅猛发展,围绕绿化形成的生态农业、生态制药、生态工业等领域已经成为炙手可热的生意,许多高科技产业早已向更加广阔的沙漠腹地、荒漠乃至戈壁滩腹地进军了。

  长安城,汉唐时期就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都市,古丝绸之路的起点,商贾如织,万国来朝。

  今时的长安行政大区,城区范围几乎涵括了整个关中地区,拥有五千多万人口,已经是著名的全球性大都会,更是华国的九大超级都市之一,西北最大都会,成为与硅谷、特拉维夫、斯图加特并列的全球四大生态产业技术中心之一。

  科技促进了城市化进程,可超大都市区本身形成的漏斗效应也带来了一些区域内发展的不均衡,这是一个世界性的发展问题。

  六月的关中气候宜人。

  一年一度的全国大会考已经结束,高高瘦瘦的慕容轩已经回到家中,在家一边帮着家里干着农活,一边等着放榜的日子。

  慕容轩一家六口人:七十多岁的爷爷和双目失明的奶奶、五十岁的母亲、姐姐慕容栖凤,弟弟慕容启。

  父亲慕容长清在一场突发疾病中不幸去世,家中只有靠七十多岁的爷爷和母亲种的几亩果林支撑着生活。

  小两岁的弟弟慕容启跟自己同一所学校,读高一;大三岁的姐姐慕容栖凤原来在长安城一所著名中学读书,在高三的第一个学期还没有读完就突然退学,如今在长安打工,早早就承担起了挣钱养家的重任。

  其实姐姐的成绩一向都非常好,考个重点大学绝不会是件难事。

  这原本是一个清贫却充满欢睦的家庭,不想,天有不测风云,就在慕容轩读初三那年,父亲慕容长清在果林劳作时突然昏迷,然后就被检查出一种罕见的血液病,用尽了办法,在医院里昏迷了一个多月后仍然离开了他们,除了一大堆的债务,一句话都不曾留下。

  家里的顶梁柱塌了,奶奶为此伤心过度,生生把眼睛给哭瞎了,这是雪上加霜,所有的憧憬顿时梦碎,面对欠下的一大堆债务,老的老、小的小,这样的家庭同时供三人念书,根本不可能。

  在安葬了父亲后,当时的姐姐一句话也不说,抹着眼泪把所有的书都放在箱子里锁上,悄悄的退了学,一个人偷偷地留在长安城打工。

  直到快过了半年,在长安城另一所著名中学念书的慕容轩与姐姐的一次偶遇,这才得知真相。

  姐姐为了他们两兄弟,还有这个家,放弃了自己的理想,牺牲了自己来成全他们。

  为此,慕容轩兄弟两人心里一直愧疚,特别是慕容轩,他是男人,是慕容家的长孙长子,生活的重担应该由他来扛,而不是单薄瘦弱的姐姐。

  他曾经劝过姐姐重返校园,甚至为此去她的学校找过校长,但姐姐决心已定,一切都不可能再回去。

  父亲死后,全家都被巨大的债务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每每看到单薄瘦弱的姐姐,总会想起这事,慕容轩心里都极不是滋味。

  念了高一后,慕容轩利用课余的所有时间拼命勤工俭学,每天都是行程匆匆的样子。

  回想起当初在武馆兼职当陪练的事被姐姐知道后,姐姐心痛得哭得一塌糊涂。

  那还是前年高二第一个学期,姐姐跟踪他到了一家武馆,见到只有十七岁的他穿着护具站在训练场上被人当沙包一样的拳打脚踢,心都要碎了。

  当他一脸疲惫地从武馆拿到一百二十块钱的时候,姐姐举起手几乎要扇在他脸上了,但又突然顿住,流着泪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头发,让他发誓不再打这样的工。

  后来,他实在不舍得,毕竟当陪练挣得比较多,趁周末的时候又偷偷地找了另一家叫做无极限潜能训练武馆的地方当陪练,那里一小时能挣一百五十元,但对陪练的抗击打要求更高,还好,他完全能够胜任这份工作。

  不过,武馆为了保证安全,规定了每个陪练人员每天只能接受两个小时以内的陪练时间,毕竟要承受学员如此强度的击打,就算再能扛,也会造成身体的损害。

  在无极限武馆,作为陪练,可以有两个好处,一是能够免费使用训练器械,并能够得到免费指导,另外还能得到一份免费的营养餐劵。

  慕容轩很看重无极限的免费营养餐劵,不过,每次领到餐劵,他都与弟弟一起分享,弟弟正长身体,饭量相当大,之前每次见他都说食堂的饭量不够吃,他还好,能够坚持住,但读初二的弟弟需要足够的营养。

  他非常珍惜无极限的兼职机会,也一直很小心,再没有被姐姐发现。

  当然,在无极限武馆兼职虽然待遇较高,但有时面对一些实力很强但却脾气古怪的学员,还是免不了会受到一些言语上的折辱。

  遇到这样的情况只能是忍,比较有实力的学员大多家里条件很好,陪练员的存在其实就是为了这些人,这点陪练费用对他们而言根本算不得什么,他们是上帝,如果陪练员因为工作态度的问题被投诉,很容易就会被武馆辞退。

  慕容轩能够做的只是少说话,就算是有什么难听的话也只是左耳进右耳出。

  不过,大多数学员纯粹打小被家人惯出来的毛病,倒也不是真的故意针对陪练员,事后倒是经常会将武馆的营养餐劵送给他。

  有钱拿还能积累到不少餐劵,慕容轩也挺知足的。

  慕容轩虽说出身于穷家小户,但却人如其名,长的很是气宇轩朗。

  他给人带有一点混血的感觉,一双眼睛微微凹陷下去,皮肤很是白皙,有着挺直的鼻梁,脸型的极具线条感。

  他有一头微卷的长发,眼神非常清澈深邃,长长的眉毛剑一样斜插到发鬓前,微微锁起的眉头更是衬托出他的一种奇异的复杂气质,有点冷漠、带点忧郁和落拓,还有一点艺术气质。

  农家的劳作使得慕容轩磨练出了一副好身板,再加上当地自古以来都保留着习武的风气,看似瘦瘦的他,自幼便熟习武艺,身体底子好得很。

  冬天不管多冷,他都是两件衣服,一件内衣、一件夹克或者休闲西服,如此而已。

  一米七九的个子,气宇轩朗的外形,一副早熟的面容,在学校很是受女生的青睐。

  可慕容轩却从未在学校发展过男女之间的恋爱故事,他每天都是行色匆匆,除了上课,课余时间总是不见他在学校。

  许多人知道他家境不太好,全班就属他穿得最朴素,但并没有影响同学们对他的好感,除此外,他还是班上的学习委员。

  女生们给他取了个外号叫“大侠”,首先,他会一身拳脚功夫,身上有一种古典气质,就像是古代那种毕生忠于剑道的侠客。

  第二个原因则是他一直不爱多说话,微微锁起的眉头,像是总有一些心事藏在心底,正是最容易勾起女生的好奇感。

  而男生则封了他一个外号叫“金蝉长老”,因为从来没有见过他与哪个女生走得近。

  作为学习委员的慕容轩,学习成绩非常好,一直以来都是文理科非常均衡,但他打小就喜欢有关考古探险方面的知识。

  选科的时候,他权衡再三,又征询了姐姐的一些意见,最终还是选择了文科,为的就是能够实现他心中的梦想-----成为一个历史学家或考古探险家。

  姐姐知道弟弟的喜好,有些事,不完全跟金钱有关,她很支持弟弟的想法,只要他喜欢的,她从不多加干涉。

  成长过程中,并不是总要按照别人的路去走,跟着自己的内心走自己的路,哪怕遭遇了挫折或者失败,这也是一种经历。

  在这个世界上,总是有各种各样的人时时刻刻给你指东道西,让你接受他们的想法,让你实行他们的准则,苦口婆心地说是“这是为了你好”,好像不听他们的就是不思进取。

  事情没有好与不好之分,都是自己的选择,自己的事就让自己来决定,方向错了,就自己去承受、去改正。

  许多人都好像不愿意正视这样一个事实:你觉得好的,别人就未必这样认为,别人觉得好的,你也不一定赞同。

  就好比和尚喜欢敲木鱼念经书,他觉得这就是好的,但不是所有人都应该去喜欢敲木鱼。

  慕容轩选择了尊重自己的内心,虽然这个选择或许在今后不能为家庭、为他自己带来更多的物质利益。

  比如说考当下最热门的大学和最热门的专业,毕业后找一份高薪的工作相对容易一些,而选择历史人文与考古,哪怕你是名牌大学毕业,你也很难得到一份好的工作和好的薪水,当然,如果在这个行业有了深厚的积累那又另当别论。

  一个经验丰富的考古工作者同时也会是一个具有相当鉴赏能力的人,出类拔萃者,自然不用担心挣不到钱,可这样的人毕竟还是少数,他们一个个也都在这个行业浸淫了数十年的功夫。

  选择了历史与考古,你的天地就是荒郊野岭,你的伙伴或是一把洛阳铲和一把刷子。

  一层层的黄土被剥开,逝去的往事尘烟在眼前逐渐呈现,你和古人跨越时空对话,却不能因它而让你的物质生活更加丰富。

  不出意外的话,他会填报有华国最高学府之称的京城大学考古系,依他一贯的成绩表现,考入这所著名学府并不是什么难事。

  要知道,他就读的中学每年都有好几十人能够进入京城大学的,而他慕容轩的成绩一直稳定在全级的前五名。

  并不是说长安的大学就不好,贵为全球四大生态产业技术中心,其高等院校的密集程度丝毫不亚于京城。

  在生态技术的研究应用方面,长安可是远胜于京城的。

  “江南的才子北方的将,长安的黄土埋皇上”。

  周秦汉唐,整个华夏古代历史最为强盛的时期都是发生在这片土地上,自然沉淀了大量的古代人文底蕴。

  整个长安行政大区的地下共埋葬了数十位帝王,将相王侯达官显贵更是难以计数,文物底蕴之厚重,完全可以与古代埃及的底比斯相提并论,举世闻名的帝王谷,埋葬着整个古埃及新王国的辉煌。

  就是这样一个完全可以媲美卢克索的地方,居然没有一所大学可与京城大学的考古专业相媲美!

  这也是慕容轩心里一个小小的郁闷。

  要是长安有能够在国际上叫得响的考古专业,他就在长安读大学,也能帮家里做些事情,让年迈的爷爷也能够减轻一些劳作。

  因为这两年以来,爷爷的干枯的身影在她的眼中已经日渐佝偻起来,他本心不是太想去外地念大学。

  还要过两天才放榜,慕容轩假期中的计划依然是打工积攒大学所需的食宿费。

  放假前就已经和一个旅游机构联系好了,做文化导游,高一第二个学期的时候他就已经拿到了文化导游的资格证书。

  这是给一个京城来的学生团,有十七八人的样子,是一个叫做“历史的天空”的游戏论坛京城分论坛组织的一个散团。

  旅行社的勤工俭学中心考虑到慕容轩也是学生,年轻人沟通起来更加方便,就跟慕容轩进行了联系,问他愿不愿意带?

  慕容轩自然愿意,说起这个“历史的天空”这个游戏,恰好也玩过几次,它是一款商业游戏,就是可以整合世界范围内古代任何一个军事家和名将来开展战役攻略的游戏。

  在这款游戏里,你可以让亚历山大大帝与秦始皇PK,你也可以在秦始皇麾下配备孙武、白起、韩信、、霍去病、李靖等这样的组合。

  当然,不仅装备要花钱,人才配置更需要花钱。

  攻城掠地得到的土地、财产、人口等等可以折算成财富值,游戏里的一切都可以用来交易,每个人都有一个独立的成长值,能力越强则成长值越高,财富值也越高。

  玩家的身份可以是奴隶、农民、商人,也可以是将军、王侯或者一国之君,有钱可以直接购买一个国王来当,没钱只能是普通农民或者手工业者,至于奴隶就是那些负资产人群,他们只能通过“卖身”来偿还债务等等。

  总而言之,它是一款商业游戏,根现实世界没什么两样,如果某个玩家在某场战争中俘获了像韩信这种级别的人才,那就发了。

  慕容轩玩了几次,还是大兵一个,因为到处都要花钱,一旦“战死”,复活后就成为奴隶。

  后来由于要勤工俭学,所以就几乎不上游戏了,只是偶尔会以游客的身份跟论友们发表一些探讨,他的深厚历史知识博得了论友们的一个美称:老夫子

  虽然已经好久没有浏览过“历史的天空”论坛,但慕容轩对论坛里一个叫做“猛将兄”印象深刻,也聊过两次。

  这位“猛将兄”实在很奇葩,也猛得一塌糊涂,大概是被里面天马行空的游戏所混淆,他居然把刘邦当成是刘备的后代,以为关羽是死在项羽的手上诸如此类的白痴问题,每次都是有十万个稀奇古怪的问题,很是天马行空,实在很让人崩溃。

  导游这份工作虽说没有武馆的工作挣得多,但是他还是很喜欢,他对长安城周边的名胜古迹可说得上了如指掌如数家珍,只需要规划好线路,随团吃住外带一天120华币的报酬。

  内容及行程安排得到了旅行社和驴友团的认可,就叫做“长安怀古之旅”,为期半个月的时间,这趟活能挣1800华币,慕容轩很是满意。

  两天后,终于迎来了放榜的时刻。

  成绩和录取线都已经出来了,慕容轩的总分之高,居然高居整个西北片区第七名!分数远远超出了京城大学的录取线!

  会考成绩对于慕容轩来说有点意外,比预想的还要好一些。

  以去年京城大学在长安城的录取线来看,以他的分数选择这么一个比较冷门的专业,铁定能被该校的考古学专业所录取。

  慕容轩回了趟学校,在学校的网站上填好了志愿表并办理了相关的一切手续。

  他是第一批录取线,应该很快就会得到电子通知。

  放榜的第二天,黎明。

  东方刚吐出鱼肚白,天空没有一丝云彩,还有着几颗星星在闪烁着。

  一道人影在黎明的晨曦中身形快速游走变幻,动作或刚猛或轻柔,腾如蛟龙、闪似猛虎,进退有据。

  无论是在家或是在校,每天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练练手脚功夫,风雨无阻。

  十三年的苦练,慕容轩的拳脚已经颇有气势,运转起来虎虎生风。

  随着时间的过去,天色越来越亮,慕容轩的动作也越来越迅猛,越发圆转自如。

  舞到极致之处,慕容轩心中畅快淋漓,忍不住清啸起来。

  这时,太阳自东方地平线慢慢爬起,初升的太阳把最后一丝眷念不已的黑暗一扫而空。

  这是崭新的一天。

没有了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