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隐婚暖妻 《总裁的隐婚暖妻》第一卷-第1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总裁的隐婚暖妻小说简介

连载中小说总裁的隐婚暖妻是网络作家柚子文学的一本纯原创小说,这本书的主角是沈云笙,裴心悠,郑如兰,郑诗雅,杜泽铭,,该小说归类在女生小说,搜查小说网小编推荐目录总裁的隐婚暖妻精选篇章:沈云笙裴心悠小说名字叫作《总裁的隐婚暖妻》,提供更多沈云笙裴心悠小说,沈云笙裴心悠小说名字。总裁的隐婚暖妻小说沈云笙裴心悠摘选:沈云笙。也可以想像,上次那画面根本也不是梦,不是真实突然发生的事情,裴心悠“啊”的一声,狠狠地房门…...

总裁的隐婚暖妻小说-《总裁的隐婚暖妻》第一卷-第1章全文阅读

沈云笙裴心悠小说名字叫做《总裁的隐婚暖妻》,这里提供沈云笙裴心悠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总裁的隐婚暖妻小说精选:第一卷-第1章城市的夜晚番话璀璨,霓虹灯的光芒远胜过天上繁星,国际大都市H市尤是。希尔顿酒店,一间总统套房的卧室内。舒缓的轻音乐萦绕在大房间中,月光透过落地窗洒落在房间里洒落在宽大柔软的床上。身材健硕好看的男人,覆着一个娇小玲珑的女人,正温柔的缱绻着……裴心悠觉得自己做了一场梦,一场从未有过的旖旎的梦……她从没有过这种经历,怎么会做这么羞人的梦呢?但梦中的感觉实在太真实,可以清楚听到的男人性感低沉的喘息……这一切都真…

第一卷-第1章

城市的夜晚番话璀璨,霓虹灯的光芒远胜过天上繁星,国际大都市H市尤是。

希尔顿酒店,一间总统套房的卧室内。

舒缓的轻音乐萦绕在大房间中,月光透过落地窗洒落在房间里洒落在宽大柔软的床上。

身材健硕好看的男人,覆着一个娇小玲珑的女人,正温柔的缱绻着……

裴心悠觉得自己做了一场梦,一场从未有过的旖旎的梦……她从没有过这种经历,怎么会做这么羞人的梦呢?

但梦中的感觉实在太真实,可以清楚听到的男人性感低沉的喘息……这一切都真实得太蹊跷了。

带着满心疑惑,裴心悠缓缓睁开双眼。

入目的,是那个和自己同床共枕的沈云笙。

可以想象,刚才那画面根本不是梦,而是真实发生的事情,裴心悠“啊”的一声,狠狠推开了他。

“沈云笙,你……禽兽!流氓!”

“裴心悠……”

沈云笙刚要解释,但话还没出口,就已经被裴心悠打断了。

“白天相亲的时候,我还觉得你这人不错呢!我真是瞎了眼了!没想到你居然会这么卑鄙!”

她是裴氏集团的大小姐,因为集团最近遇到了迈步去的坎儿,需要一笔外援资金来走出困境。没办法,为了尽孝,只能听从父亲的意思来相亲。

她相亲的,是本市第一豪门的大少爷——沈云笙。现在已经可以被定义为衣冠禽兽沈云笙了!

“这是个误会……”

下午的相亲中,他和裴心悠相谈甚欢。裴心悠是旅游记者,几乎跑遍了全世界,有见识,说话也幽默。她说的工作中的趣事他很愿意听,他说的关于他在纳斯达的公司上市的事,她也能给出一些中肯的意见。

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不出两个月,他们正式完婚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他怎么可能这么沉不住气,当晚就要把人家搞到床上来?

但现在的情况是很明显的,他真的睡了裴心悠。

这完全是一个意外,只是这滋味似乎不错,裴心悠这个小女人,已经完完全全是他的了。

“沈云笙,事情都发生了你还和我说误会?你……你……你怎么会这么没种的?我真是看错你了!你……”

裴心悠气得不轻,用浴巾紧紧裹着自己,话说得有些混乱。

看到裴心悠露在浴巾外面的如同白雪一般的肌肤上,有一些他刚刚留下来的吻痕,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抹笑意……

裴心悠看到了他脸上的笑意,更觉得他是个衣冠禽兽、是个臭流氓了,所以她红着脸,紧紧裹着浴巾,捡起散落在地的裙子就冲进了卫生间。

裴心悠起身后,床单上的一点鲜红就映入到沈云笙的眼中,他竟然是裴心悠的第一个男人,虽然以这种方式来得到她,实在并非他的所愿。

是郑诗雅……郑诗雅递来的酒,然后告诉他,裴心悠就在楼上的总统套,对他白天相亲的印象非常满意,但一觉醒来他就已经占有了裴心悠……

所以说,郑诗雅的酒一定有问题!

“你居然有胆量害心悠,很好,郑诗雅……你完了。”

沈云笙冷冷地说了这一句,脸上仿佛挂满了寒冰一般。

他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心悠,就算是裴家人,他也不会放过。

裴心悠换好了衣服,看向仍旧躺在床上的沈云笙,一脸轻视……

沈云笙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忙裹着浴巾下床。

“裴心悠,听我解释!”

沈云笙起身,裴心悠看到了床单上那刺眼的鲜红,水灵灵的大眼中,此时更是水润了些,但她不能在这个时候哭。

“沈云笙,事实摆在这里,你还有什么可解释的?我告诉你,就算我老死在家里我也不想嫁给你!别让我再看见你!”

强忍着泪说完这些话,转身快步向房门走去。

听了裴心悠的话,沈云笙心内一阵抽痛。伸手抓住了裴心悠的手腕。

“在上楼之前,我喝了一杯郑诗雅递过来的酒……”

“沈云笙!有种做去没种承认?居然还要往诗雅的身上推!你不是个男人!”

裴心悠用力挣扎……

一时急切,沈云笙将她拉入怀中,想要让她镇定。

裴心悠仍在挣扎。忽然,沈云笙裹在腰间的浴巾掉了下来。

看到他如此**的身体,裴心悠的脑海中,立刻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

该死,她竟然还能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感觉!

“啊……”裴心悠捂住眼睛痛苦的低喊一声,“你放我走,我可能还对你抱有一点好感!”

沈云笙听完这句话,顿时松开了手。

裴心悠怔怔地看着沈云笙……

这男人,的确是难得一见的人间极品。如同欧洲中世纪雕塑一般的面庞,鼻梁挺拔、轮廓分明,身体更是匀称健美,一丝赘肉都没有,简直是男模一般的身材。

抛去刚才的事情,裴心悠必须承认,这家伙的帅得人神共愤!

“这件事,以后再说吧!”

裴心悠狠狠踢了沈云笙一脚,拿起自己的包,快步离开了酒店。

一直到回到家中,强忍着的那一滴泪才掉落了下来。

幸亏现在已经夜深,家里的佣人都休息了。

虽然不相信沈云笙的话,但裴心悠还是想要问问姐姐,为什么她会在酒店,沈云笙会在她的房间。

未免吵醒别人,悄声到了三楼姐姐的房间。

房门虚掩着,没等敲门,裴心悠就听到了房里有交谈的声音。而且,只是这一句,就已经听得她整个人僵住了。

“我和裴心悠都是裴家的女儿,为什么我就要姓郑?我长得也不比她丑,身材更是比她好得多了,人也不比她笨,可是只要有她在,谁的目光都不会放在我的身上!都把我当做庶出!我真是要恨死她了!妈你现在已经是裴夫人了,可是外界还把我扣成私生女,把她当成正经的裴家千金!我真是恨不得掐死她!”

裴夫人郑如兰,看着自己女儿漂亮的脸蛋儿因为仇恨而变得扭曲,很心疼。

忽而嘴角现出一抹狠辣:“女儿,你放心,当年妈妈能成功解决了裴子衿,现在也能成功解决了裴心悠!本来是打算把她卖给那些有钱老总玩一玩儿的,没想到这丫头这么好运气,居然遇上了沈云笙,白费了我们的安排。”

郑诗雅狡黠一笑:“哼哼……她还以为,真的可以钓上沈云生这个金龟婿?我哪儿能那么便宜了她?只要过了今晚,沈云笙对她的好感,一定消失得一点儿不剩。他一定会以为,裴心悠只是我们裴家用来和他换钱的东西而已。有谁会对一个用来交换的便宜东西动心啊?”

郑如兰点点头:“沈家不是一般人家,那沈老太爷,可是出了名的高要求,一旦知道裴心悠和沈云笙已经发生了婚前关系,是一定不会让裴心悠进门的。”

“就是!”

听到房间里的交谈,裴心悠愤怒极了,猛地推开房门。

“你们……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兰姨,姐姐……我有哪里做的不好,让你没这么恨我?”

“心悠,你听兰姨解释,事情不像你想到那……”

“哎呀,妈,有什么可解释的啊?”郑诗雅拦住了她妈妈的解释。

曼然走到裴心悠面前……不得不承认啊,裴心悠真的是个大美人儿。小巧的瓜子脸、精致的五官,白皙细腻的皮肤……看着,怎么这么想用刀子给她划破呢!

“就是我们算计了你,可那又能如何呢?心悠,你也是裴家的女儿,难道你不应该为我们裴家做点儿什么吗?只要生米煮成熟饭,沈云笙一定会看在一夜之情的份儿上,帮帮我们的。”

“好,就算你这么做是为了裴家,但是将哥哥赶走呢?也是为了裴家好?”

“心悠,话可不能这么说啊。当年是家里的佣人弄丢了你哥哥,和我有什么关系?什么叫赶走?”郑如兰道。

“我听地清清楚楚。”裴心悠肯定道。

郑如兰笑道:“心悠,你一定听错了。兰姨怎么可能做这种事儿呢?这些年,兰姨可是把你们当做亲生儿女的。”

“当做亲生儿女,就把我卖给别人吗?”

她总算看清了这对母女的真面目。原来这么多年她以为的好后妈、好姐姐,竟然是这样一副让人作呕的丑陋嘴脸!

“大半夜的,吵什么吵?”裴政军沉遮脸,恼火地责怪道,“心悠,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兰姨为你相亲的事情操碎了心,你这么说话多伤人?还不快给兰姨赔罪?”

“爸!你清醒一些吧?她们原本是要把我卖给那些有钱老总的!而且一计不成,还……还……还算计我和沈云笙发生……”

“政军,心悠原本就不愿意为了拯救裴家而去相亲,回来自然脾气不好了。你别和她吼,就让她那我撒撒气吧,心里还能舒服一点儿……”

“心悠,你听到没有,你兰姨多维护你!”

“爸!你怎么这么糊涂啊!郑如兰到底给你施了什么媚术!她卖了你女儿,你还要为她数钱啊!爸,哥哥的丢失就是她害的!她亲口说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