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隐婚暖妻 《总裁的隐婚暖妻》第一卷-第6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没有了 | 目录 | 下一章

总裁的隐婚暖妻小说简介

《总裁的隐婚暖妻》是作者柚子文学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沈云笙,裴心悠,郑如兰,郑诗雅,杜泽铭,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沈云笙杜泽铭小说名字叫作《总裁的隐婚暖妻》,提供更多总裁的隐婚暖妻沈云笙杜泽铭,总裁的隐婚暖妻沈云笙杜泽铭小说。总裁的隐婚暖妻小说沈云笙杜泽铭摘选:沈云笙把她搂在了怀中,那种失而复得的兴奋是难以用语言二字来的。在…...

总裁的隐婚暖妻小说-《总裁的隐婚暖妻》第一卷-第6章全文阅读

沈云笙杜泽铭小说名字叫做《总裁的隐婚暖妻》,这里提供沈云笙杜泽铭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总裁的隐婚暖妻小说精选:第一卷-第6章“裴小姐,对不起了!”海哥在听到外面的车子启动之后,枪口一转对准了裴心悠的额头。“你根本就没打算放我离开对不对?”“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这个道理永远都不会变,裴小姐,要怪只能怪你时运不好!”裴心悠这个时候想到的却是她如果死了,女儿要怎么办?可她又能怎么办?自己现在被人控制住,想要逃走,别逗了,能逃的话她早就逃了!“我这都要死了,你就让我死个明白,告诉我是谁指使你杀我的吧!”“还能有谁?这不是很明显嘛!”海哥虽然没直…

第一卷-第6章

“裴小姐,对不起了!”

海哥在听到外面的车子启动之后,枪口一转对准了裴心悠的额头。

“你根本就没打算放我离开对不对?”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这个道理永远都不会变,裴小姐,要怪只能怪你时运不好!”

裴心悠这个时候想到的却是她如果死了,女儿要怎么办?可她又能怎么办?自己现在被人控制住,想要逃走,别逗了,能逃的话她早就逃了!

“我这都要死了,你就让我死个明白,告诉我是谁指使你杀我的吧!”

“还能有谁?这不是很明显嘛!”

海哥虽然没直接说,但是目光却意味深长地看了地上的绳子,裴心悠顺着他的目光随即就明白了,果然又是郑诗雅……

苦涩地笑了下,任命般地闭上了双眼,可是久久都没有听到枪响,她疑惑地睁开双眼,就对上了一双幽深又带着关切地双眼。

“心悠……你没事就好!”

沈云笙把她搂在了怀中,那种失而复得的激动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

在杜军告诉他,裴心悠被人绑架的时候,沈云笙那一刻心像是被掏空了一样,生怕裴心悠有个三长两短,好在有杜军这个地下皇帝在,轻而易举就找到了裴心悠被绑的地点。

“好在来得及,好在你没事。”

想到进来时裴心悠被人用枪指着头,沈云笙就一阵后怕,如果他晚来那么几分钟的话……也许这辈子他就彻底失去了这个小丫头!

不,他沈云笙的女人绝对不能让任何人再有机会伤害到,谁都不可以!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

海哥被沈云笙带来的警察带走之后,裴心悠也跟着他一起坐在了车子里,回城的路上她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女儿告诉我你今天回来,在机场没等到你,就让杜军去查了下,好在赶得及时。”

“没想到我只是想回来看看爸爸,却也让人记恨上了。”

裴心悠靠在椅背上,有些无奈地说着,她知道郑如兰一直担心她会来争夺裴家的财产,只是没想到她会大胆做出绑架的事情。

“那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裴心悠的目光望向窗外,这么多年来,裴政军的身体也不是很好,一直也都是郑如兰和郑诗雅陪在他身边,以前还有子墨,可现在子墨也成了植物人,裴心悠一时之间真的不忍心让他知道这一切都是一向和善的郑如兰母女所为。算了,等抽空去看看他,然后继续回美国和女儿过无忧无虑的小日子的好!

“怎么,现在就心软了?心悠,你是忘记了你哥哥裴子衿了吗?”

“哥哥?不忘记又能够怎么样,毕竟他都失踪了这么多年,是生是死也不知道。”

裴心悠轻叹,沈云笙扭头看着她颓废的模样,突然停下了车。

“心悠,如果我说你哥还活着而且活得很好,你会怎么做?”

“真的?大哥他还活着?”

激动的裴心悠一把抓住了杜泽铭的胳膊,眼中闪着晶亮的光芒,沈云笙点了点头。

“对,虽然我没有查出他现在到底在哪里,但是他确实是还活着!心悠,为了你大哥为了你自己,你也应该夺回裴氏。”

“夺回裴氏?”

“对,有我在你身边帮你,你一定可以夺回裴氏的。当然了,前提是你也得承认我的身份不是?”

裴心悠瞥了他一眼,就知道这个男人没有这么好心来帮自己夺回裴氏,原来是在打这个主意。

“你……”

话没说完,沈云笙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他一接通,那边就传来了沈子衿小大人一样的声音。

“爹地,你找到妈咪了吗?爹地,你一定要保护好妈咪哦!”

“宝贝放心吧,爹地一定会保护好你妈咪,你在那边也要听话乖乖读书好不好?”

“爹地,虎妈跟我说,妈咪回去之后会很危险,说是妈咪有个白雪公主那样的后母,还有个什么白莲花的姐姐,最最重要的是,虎妈让我告诉爹地,子衿有个姨夫已经结婚了可还是对妈咪不死心噢!所以,爹地,虎妈说了,你前进的道路很艰难……”

“子衿,你胡乱说什么呢?”

“oh,妈咪,我还要写作业呢,拜拜!”

听着电话那头的电话声,裴心悠也是无奈得很,这女儿不知道是遗传谁,整天一副鬼灵精的模样,真是让她头大。

“心悠,不如……你跟我一起搬回沈家住吧,怎么说你也是沈家名正言顺的少奶奶!”

裴心悠无奈地看了沈云笙一眼,当年她知道自己怀孕之后,准备将那枚几千万的钻戒卖掉出国逍遥去,却在刚到美国的时候就被沈云笙知道,并且借着孩子需要一个完整的家,一番威逼利诱下,裴心悠居然鬼差神使地跟他在美国注册结婚了,而沈云笙也在美国守着子衿出生,这些年俩人也会因为女儿时常见面。

真是……入了虎狼之口啊!裴心悠心里那个悔啊!

“别忘记了,我们当初注册的目的只是为了子衿。”

“好吧,不过我真的是想提醒你,你完全可以把我当成你真正的老公……”

“我累了,送我回酒店吧。”

“心悠,不如你考虑下吧,我对你真的是认真的……”

“沈云笙,对于一个第一次相亲就谋算着把我往床上拉的男人,我没兴趣!”

“可你那时不也是很舒服的嘛……”

“你说什么?”

裴心悠一个眼神扫过来,沈云笙立刻闭嘴朝她讨好般地笑了笑。

“没什么,我是说虽然过程不愉快,但是我们这女儿都生了,你说我只做挂名丈夫是不是有点……”

“不愿意?那我们随时可以终止这个挂名的婚姻!”

裴心悠靠在门边上,娇媚地朝他笑了笑,只是那笑容沈云笙怎么看怎么觉得渗的慌,他立刻整了下衣服咳嗽了几声。

“你折腾了一天肯定累了,我明天还有个会要开,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有没有搞错,他可是好不容易哄得这丫头跟他注册结婚了,现在想要离婚?别说门了,就是条窗户缝都没有!

目送沈云笙匆匆离开的背影,裴心悠有一刹那的失神,不过她还是很快就关上了房门,躺在床上的时候,她满脑子都是杜泽铭和郑诗雅今天恩爱的情景。

这么多年了……终究还是有些放不下啊!

裴家,郑如兰搂着不断掉眼泪的郑诗雅,看着面色不悦的裴政军,有些不高兴地。

“心悠被绑架又不是诗雅的错,这泽铭和诗雅是夫妻,偏向她一点也不是什么错事,再说了心悠现在不也是没事了吗?你就不要怪这两个孩子了。我看诗雅也是受得惊吓不小。”

“爸爸,都是我不好。我当时不该看到诗雅有危险就只顾着带她回来。留下心悠一个人在危险中,我……爸爸对不起。”

杜泽铭说着,突然就跪了下来。郑诗雅一看,也坐不住了,立刻扑到他身边和他一起跪在了地上。

“爸爸,这不怪泽铭,都是我不好,我……我当时就是太害怕了,才会忘记了心悠……我……”

“好了,都起来吧。”裴政军抬了抬后,郑如兰立刻过来把他扶了起来,这身体真是一日不如一日了。“好在那个沈云笙带着警察及时把心悠救了出来。难为他还记得这丫头,如兰啊,你找时间安排下让他们两个一起吃个饭,说不定这两个人还真能有个好结果呢!”

笑话,这次绑架就是为了除掉裴心悠,现在老头子居然还想着让裴心悠嫁给沈云笙?如果真的遂了他的愿,这以后的裴氏还会有他们一家的容身之地吗?

可郑如兰还是笑着答应了,脸上的笑容也是格外的优雅大气。

“也是,这俩孩子六年前就有过相亲的缘分,这保不准啊,政军你可又多了一个好女婿。”

“哈哈哈……好不好无所谓,只要对心悠好就行。”

郑诗雅低着头站在杜泽铭身边,眼底有着冰冷的恨意,裴心悠想要嫁给沈云笙?休想!

第二天,裴心悠早早地等在了裴氏集团的门口,在看到杜泽铭的时候,立刻笑着迎了上去。

“泽铭。”

“心悠?你怎么来了?”

在看到裴心悠的时候,杜泽铭很是意外,今天的她穿着一身白色雪纺长裙,利落的短发非但没有显得硬朗倒还多了几分娇俏的味道。六年不见了,当初爱缠着他的小丫头,也长大了啊!

“你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谈谈。”

当年杜泽铭一声不响地和郑诗雅在一起了,裴心悠也没有问过他,只是笃定他一定是有着难言的苦衷,只是事过多年再来看,裴心悠依然在心里觉得杜泽铭不会是那样贪慕虚荣的人。

“好,你去对面的咖啡馆等我一会,我上去开个会。”

裴心悠点头离开,看着她的背影,杜泽铭的眼神慢慢地变冷,有些事情总是这样牵扯不清对她对自己都不好。

等了一个多小时,杜泽铭终于来了,裴心悠想要喊服务员却被杜泽铭拦住了。

没有了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