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1862 第五章 时代的优势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穿越1862小说简介

穿越1862这本女生小说目前处于完结,这本小说是一本历史军事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几位主角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排后露着的炮口,他心里一瞬间揪了一下。他的手下要有死伤了!  此外苏义和非常一部分的李蓝军都得紧不去理解,对面那就有火炮,他怎么直到人冲进墙底下了再用呢?不该早已轰出来了么?清军都是这样的。  无数的碎石铁角从炮口里喷勃而出,在空中漫散成一“放——”。...

穿越1862小说-第五章 时代的优势全文阅读

  耳边枪弹箭矢穿梭,刘暹自己也说不上来,自己为什么一点也不紧张。但只要是眼下最有益就行了,何必穷究这一点呢。

  “放——”

  号令声都没有落下。“轰轰轰轰……”极短的时间内,百步距离不到的柳林镇镇墙顶上,四门小型劈山炮轰然炸响。

  相隔二十步安置的劈山炮,炸响声震耳欲聋,绝不是李蓝军的鸟枪能比的。

  “火炮?!”

  苏义大吓了一跳,还这么多声!看着柳林镇砖墙顶头升起的四股硝烟,看着四个垛口放到木排后露出的炮口,他心里瞬间揪了一下。他的手下要有伤亡了!

  同时苏义以及相当一部分的李蓝军都好生不理解,对面既然有火炮,他怎么等到人冲进墙底下了再用呢?不该早就轰起来了么?清军都是这样的。

  无数的碎石铁角从炮口里喷勃而出,在空中漫散成一张大网。是霰弹!

  不错,就是霰弹。

  劈山炮是连清军都主要用它发射散弹的存在,刘暹又怎么可能用百多斤的劈山小炮打铁弹呢?妥妥的散弹,只是比清军的铅弹,刘暹用的料是更碎更贱的石子与碎角铁。

  四门劈山炮,无数碎石铁角越过三四十米的距离,以不大于三十度的扇形面,渔网样撒罩在了诸多李蓝军战士的头顶。

  毫无防备,毫无着甲持盾的李蓝军倒下了一大片,损失惨重。

  薄薄的衣衫和纯血肉之躯抵挡不住碎石铁角。

  不管是石子还是碎角铁,打中了头部都是脑浆飞溅,碎烂一地。红的、白的,头颅似熟透的西瓜被铁棍一棍抽中了。

  身体到不被打穿,但血肉上也如是枪弹击中,血洞连连,血雾哧溅。

  这一击就让超过百名的李蓝军倒在了地上,其中过半数的更是李蓝军中的技术兵——鸟枪手、弓箭手。这些人不敢距离砖墙太近,在铺镇,城固民团的装备里就出现了一些鸟枪和弓箭。他们惧离砖墙太近,会受到墙头鸟枪弓箭攻击,所以就在四五十米的距离处持续对砖墙顶头保持压制,却正好落在炮击的范围内。

  正面炮击刚刚响起,柳林镇东西两面也传出了炮响。苏义痛心疾首,但紧接着他就不再为沉重的损失心疼了,不再担忧城头出现的火炮了。

  “轰轰轰……”

  十数个火药包从镇墙墙头上撂下,长梯、木排,被炮击惊着了的当先李蓝军,全消失在了一片剧烈的爆炸声中。

  苏义翻身从马背摔到地下,坐骑被骤然的连声巨响吓的撂了蹶子。而他自己则是手脚冰寒彻骨,牙口紧咬,悲痛的无以复加,身子瞬间里都僵住了。周边亲卫连将他从地上扶起,苏义目光紧紧盯着尘土硝烟笼罩的柳林镇,这才如受伤的野兽一样,一声痛号。

  他手下除几十亲卫外最悍勇敢战的精锐啊,就这么的全部丧失在了镇墙下啊。

  “跳涧虎——”

  “刘暹——”

  “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拔出腰刀狠狠一划,割开自己额头,皮肉翻开,鲜血顺着鼻梁直流,眼睛浸血的红,苏义却感觉不到一丝的痛,只有如此的作为,才会让他悲痛的心好受一些。

  “呜呜呜……”

  古老的号角声响彻来,李蓝军部队迅速向北后撤去。柳林镇西面的攻防战进行才一刻钟头就宣告结束,东西两翼的李蓝军也快速的往中军回赶。

  就像苏义在正面吃的亏一样,两翼的李蓝军也同样吃了一遍,只是损失没有西面那么重罢了。柳林镇西面镇墙上可是安置有四门劈山炮,而东西两面就只各安置了两门。

  “五哥,派俩弟兄往西面瞅一瞅?看这群乱匪在哪里安营。”

  整个柳林镇一片欢呼,轻而易举的打下这打胜仗,整个的军心民意都沸腾了。在这一片欢呼中齐大林这样进言道。天已经要黑了,李蓝军即便败得再惨,底子也雄厚的很,不可能连夜就往铺镇退的。

  “先出镇子把缴获收拾了。晚上,再派弟兄。”虽然派不派人根本没必要,刘暹手中自有金手指在,但金手指自己知道就行,不必要这点小事上搞得自己太神。

  齐大林、张忠奎等齐点头。就是天黑了派好,弟兄们地理熟!

  刘卓带领着十个班奔出镇子北墙。这些败勇精神头明显旺盛了许多,刘暹如此个轻松无比的大胜仗冲淡了他们心中太多的对李蓝军惧怕。刚才打仗他们是派不上用场,现在收拾战场,就绝对管用。

  墙下尸群中不时还有惨叫声发出,一种是李蓝军伤兵的痛嚎,一种是败勇送李蓝军伤兵上路,李蓝军伤兵发出的。

  不是刘暹心狠手辣,而是镇外头躺地的伤兵,绝逼的都是重伤员。

  劈山炮打中的就不说了。只说镇墙下的。

  他那从顶上撂下去的火药包,装的可不仅仅是火药。在丝绸裹紧的火药之外,足足一斤的碎石子和铁砂填装着,外头用粗麻布再裹层。

  五斤的颗粒火药,一斤的外料,加上丝绸和粗麻布,一个火药包在七斤左右,换算成二十一世纪的市斤,就是不到八斤半。这才是一个火药包!

  轰然炸响的同时,石子铁砂四溅,绝逼比冲击波杀伤更具有威力。

  就算是那些侥幸不死的人,身上也一定沾不少碎石子和铁砂。刘暹手中可没精通外科手术的好医生来救他们,靠镇子里的大夫,便是救也不定能救活。因为火药包中的铁砂石子,装进去之前都是被刘暹吩咐浸泡过屎尿的。

  如此能增大多少的伤口感染效应,刘暹不知道,但内心里真心的觉得救不活。所以补刀了事,还可算入战功中,拿来向官府请功邀赏。

  天还没黑透,也就两刻钟的时间,此战的战果战利就全被统计了出来。

  有多少脑壳收入没能精确的太细致,但四百个绝对是有的。刀枪缴获的更多,李蓝军败退的时候,不知道多少人为了‘轻装上阵’丢下了手中的家伙。也是初步统计,不下千件!

  弓箭六十三张,其中损坏的有二十张。鸟枪一百一十五支,只从外观上看几乎没有损坏的,到具体的讲还要等试放之后才有确数。

  刘暹乐得嘴角都合不拢了。

  之前的他部,除了八门劈山炮,几乎没有远程力量。而现在,他就是把手下老兄弟全都换成鸟枪兵弓箭兵也够了!

  什么鸟枪太差劲,弓箭太落后?

  拜托!自己不是富翁是乞丐,有的吃就不错了,还敢挑?!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