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1862 第四章 初战来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穿越1862小说简介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小说在哪看,其实这本书名叫穿越1862,搜查小说网提供小说精彩内容阅读:字跟绝大都数的义军都扯不上关系。烧杀抢掳,半个土匪也!  是太平无事军都是这么干的,充其量‘杀’气上少一些。他们卷人!  柳林镇在城固县的最西面,地势平坦开阔,临靠汉江,挪近州府,整个城固县内都是一等一的农商富地。里面的财富钱粮,砸开后肯定能让苏杀机盈野,杀气腾腾。。...

穿越1862小说-第四章 初战来临全文阅读

  声音呐喊第一开始只从柳林镇西面发出,但没多久,南面北面就也传出了激昂亢奋的呐喊。如果刘暹此刻手中有一支望远镜,哪怕是最最落后的单筒望远镜,他都能清晰地看到李蓝军无数的人那涨红的脸庞!

  杀机盈野,杀气腾腾。

  “杀——”

  苏义挥动手中马刀,向柳林镇一击虚劈。军心鼎沸,好似烈火燃烧的李蓝军,立刻抬起长梯、木排,水涌而出,冲向柳林镇杀来。

  起义军,不是天朝字面上解释的那么美好的。纪律军规这四个字跟绝大多数的义军都扯不上关系。烧杀抢掳,半个土匪也!

  就是太平军都是这么干的,顶多‘杀’气上少一些。他们卷人!

  柳林镇在城固县的最西面,地势平坦,临靠汉江,挨近州府,整个城固县内都是一等一的农商富地。里面的财富钱粮,砸开后绝对能让苏义一部人吃个肚饱。

  苏义已经话明白放开大抄了,所有的李蓝军士卒精气神自然是都迸发出来,一股狂热感直扑在砖墙顶上站立的刘暹。

  “义军、暴徒……”

  两眼中划过一抹深邃,刘暹内心深深愕然。成年人,知道历史书上的东东有一定的政治色彩,可李蓝军适才大喊大叫的嚷声,还是真真打碎了刘暹的‘心’。

  如此起义军跟暴徒有何异别?

  自己昨个中午‘污蔑’式的收拢军心,原来不是污蔑,而是事实!

  突然地,刘暹心里没负担了。

  上百人的马队在后压着阵脚,柳林镇正面,七八百李蓝军赫然是全都扑上。刚念头通达了的刘暹一瞬间眉毛都要挑破了,还有这样打仗的?对手会打仗吗?

  刘暹真不敢相信对面的李蓝军大头目,苏义,是如此来指挥手下人马作战的。

  难以置信之后,刘暹内心里大松一口气。这李蓝军首领就这水平啊,比他这从没真正见过血的,只在‘梦’里杀人和‘网’上谈兵的人都臭十里,配合这两个月自己做下的准备,他敢保证,柳林镇此战无忧,绝对不会有失!

  李蓝军驻足地距离柳林镇约概有一里左右,可这些热血冲昏头脑的人竟一开始出阵就使足劲的奔涌,他们又不是经过严格训练的田径运动员,就是困于长梯木排移动速度较慢,在最初的百十米奔跑后,李蓝军呐喊声也降低了下去。不过让刘暹意想不到的是,当李蓝军靠近柳林镇墙差不多二百米的时候,他们低落下去的士气和心劲赫然再度蓬发了起来。

  刘暹刚刚放松下去的脸色肃穆了起来。不能小看自己的敌手,再怎么说对方也是经历过阵仗,连续打败上万清军团练的队伍。

  柳林镇砖墙上,一块块木板已经竖了起来,全是儿臂粗的树干并排勒成。李蓝军有火器,也有一些弓箭,全是清军‘送’给他们的。在陕西省里,布政使毛震寿就是如卧底一般的运输大队长,在汉中府是连续的大败而输,送了一半的县城和好大一批的粮草军械给李蓝义军,让刚从四川跑出来的李蓝义军迅速在汉中府站稳了脚跟。

  甘陕清军的火器威力,木排是绝对挡不住的。刘暹也没想指望着木排来建功,这些是为了防弓箭。

  他是要放李蓝军近到砖墙根脚下,才会还施霹雳的。

  “啪啪……”

  鸟枪放响。伏在墙垛后的刘暹没听见墙上有惨叫响起,甚至没听到弹子打中木排的洞穿声。

  仰起头往外一看,百十步的距离,一百米绝对开外,一股股白色的硝烟正袅袅升起,随风飘散。

  一百米外,就清军那鸟枪的性能,城头没有一点的危险性。李蓝军对火枪的运用跟刘暹印象中的无能清军真是有的一拜。

  但不管有多差,这场战斗打响了。

  一百步,九十步……五十步,四十步……

  弹子越来越多的打在砖墙、木排上,刘暹满耳络绎不绝的噼啪声。第一次**战争都过去二十二年了,第二次**战争都结束了,火枪的连环排击之法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军机秘钥了。虽然以李蓝军的军事素养根本玩不转连环排击,但粗糙的做一做连环射击还是行的。

  于是噼里啪啦的火枪声塞满刘暹的耳朵。

  不时的移动位置伸头探看,李蓝军越来越近了。刘暹都能清晰看清楚下面义军战士的面容了,但砖墙上继续按兵不动。第一中队全体战士依旧隐伏在墙垛下面。

  墙头没有惨叫声传出来。这里很安全,鸟枪根本打不透一尺多厚的驿墙。李蓝军杀来中也没带火炮,哗啦啦打来的弹子,唯一的作用就是将砖墙外表打出一些盅口大坑洼,将木排洞穿出一个个眼子。

  四口黝黑的铁炮静静的蹲坐在墙头上,这种以劈山炮为模制,用铁模铸造法制造出的铁炮是刘暹部压箱底的底牌之一。

  每尊重百五十斤,可吃火药两斤半,炮子三斤。

  自从刘暹进驻柳林镇之后,老巢在铁家山的他就陆陆续续的调进了八门火炮。这已是刘暹眼下所有的家当了。

  这不是说刘暹制造火器的速度慢,来不及多造,而是官府不允许民间自制火器。虽然有火枪火炮的团练多了,上到西安城,下到小县城,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规矩是不用说明的,潜规则是不能打破的。刘暹二百人的队伍,八门劈山炮,已经是严重超制,明面上,这八门炮刘暹也只是露出了两尊。

  再有,城固也不是产铁重地。眼下甘陕四川河南到处烽火,铁料可是一项重要的管制物资,市场流通量很少。刘暹就是想多造些,也没那么多的铁。

  "啪嗒、啪嗒……"

  木排重重落地的声音。就是在火枪声响和呐喊声中,墙头上刘暹等人也是听得清清楚楚。

  "五哥,乱匪到城下了。"齐大林大声在他耳旁叫道。刚才那啪啪的落地声,就是李蓝军放倒木排铺垫镇墙前堑壕的响动。

  "开火--"

  半边脑袋伸出垛口,嗖嗖的弹子箭矢在头顶呼啸飞过。刘暹心头竟然没有一丝害怕,也无一丝的紧张。是刘暹就有记忆作用,还是他本心深处就追求刺激?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